作品相关 第四十七章 璃落受伤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三人体力将已耗尽,飞得再快也无法与如山几人拉开距离,璃落不由着急:“左清,你带冰言先走,回翠屏山等我,待我打发了这几人再回,否则这几个跟屁虫阴魂不散,实在是个大麻烦。”

左清答应一声,却没有动地,璃落怒道:“你怎么还不走?”

左清一脸担忧:“魔尊,属下知你神功,但我们鏖战这么长时间,谁都疲惫不堪,何况你费力最多,一直在打头阵,此时叫我走,我无法从命。”

璃落见他为自己担心,轻轻一笑。“他们几个杂毛还不能把我怎样,我说过杀咱们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生呢,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但左清说什么也不肯和冰言先走,正在争执之间,如山等人已经赶到,璃落急道:“再不走,可就谁也走不了了。”

左清哈哈大笑:“生死由命,能与魔尊死在一起,也算死得其所,何况冰言也是我朋友,朋友应该肝胆相照,生死同命,想必他也不会介意。不如我们死战到底,死一起死,生一起生,魔尊,这次恕我难以从命,我左清此生就抗命一次了。”他虽然是魔教中人,但却极讲义气,不肯独自逃生。

冰言更是不放心璃落一人,她曾经多次帮助过自己,虽然已经知道她就是魔尊,但眼中的璃落却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当做翠屏山的大魔头看待。璃落虽然对冥王说话歹毒了一些,但情有可原。是因为冥王伤无情在先,璃落天真活泼,心性可爱,他怎能放心她一人面对强敌?见左清不肯走,他也说道:“我和左清都是大男人,决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为我们挡着,左清说的对,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璃落见冰言都不肯走,心中又生气又着急,但更多的却是感动。她豪气大发:“好,那就一起迎敌!”

话刚说完,如山的长剑已向他们袭来,三人背靠背手挥兵器与众道人战在一处。

冰言法力最低,早已耗尽真气,璃落的凤羽鞭和左清的黑魔剑同时将三人照住。虽然几人体力不支,但璃落毕竟是魔尊。又有奇特兵器凤羽鞭相助,一时之间,如山等人也奈何不了他们。

双方打成平手,如慧急道:“师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有没有更好的主意?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这句话突然提醒了如山,他离岛时师傅华唐曾给过他一件秘器,说是到万不得已时方可打开。他虽然多次拦阻璃落等人,但一想到后面还有机会,也不算万不得已,就没有打开。而现在就像师妹如慧所说,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再让他们逃了,他们上哪儿追去?想到这,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一寸见方的盒子,对众位师弟师妹喊道:“你们快闪开!”

众道人闪在两旁,只见如山把盒子冲着璃落三人打开。霎时间从盒子里突然射出了无数只透骨钉向三人打去。璃落三人赶忙用兵器拨打迎面而来的透骨钉,但这透骨精和普通的暗器不同。华唐在这些透骨钉上注入了自己的大部分真气,而且透骨钉上还有剧毒碰到之后皮肤就会溃烂,疼痛无比。华唐知道魔教中人不容小觑。虽然有炼狱阻拦又有冥王帮忙,但他还是不放心,为了万无一失,所以才把方盒交给如山携带。你若每一科透骨钉上都蕴含华堂的真气,三人体力又不够,拨打起来十分费力。

冰言法力最低,他又已耗尽真气,刚费力将一只透骨钉打落,又一只透骨钉向他面门射来,他急忙用长剑去挡,他的长剑虽然不如黑魔剑威力大,但也是一把宝剑,哪知这透骨钉力道出奇的大,竟然将长剑穿透继续向他面门射来,他心中大惊,心中慌乱。

身边二人也都用余光看到冰言有危险,苦于自己都照顾不暇,根本无法分身去救他。而且左清还要护住左冷,眼见这颗透骨钉就要射在冰言的面门。

璃落突然左手伸出,挡在这颗透骨钉的前面,这个透骨钉正钉在了她的左手手心,嵌入了肉中。因她分身去救冰言,无暇为自己挡暗器,同时又有三颗透骨钉打在她的左胳膊上,幸亏她右手持鞭,用鞭柄打落了几颗射往身上的暗器,才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但她一连被四颗透骨钉打中,伤口处的肌肤立时发黑溃烂,疼痛异常。伤口疼痛连心,她极力忍住,居然一声也没有吭。

冰言见璃落不顾自身危险帮他挡下那颗透骨钉,救了他一命,她自己却连种四颗透骨钉,心中说不出的感动与感激,觉得璃落对自己这么维护,他就算此时为璃落而死也心甘情愿。只见璃落伤口处有黑血渗出,知道暗器有毒,他心中担忧,说道:“你,你......”他连说两次,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危机时刻透骨钉还在向他们打来,他只得将注意力集中在作战上。

如山眼见璃落身中暗器,心中得意,他入蓬莱还不到三百年,因此既不认识文史君也不认识璃落,到达冥界后,他曾向冥王提及路上遇到文史君等人的事情,说天下居然还有对蓬莱岛不尊敬的人。冥王却哈哈大笑,问起文史君的长相才告诉他,遇到的人就是文史门的主人。但如山一直没有提及璃落,几人闯炼狱时他还纳闷儿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时刻,只有魔教大护法而不见魔尊,还以为鬼见愁没有出山。直到冥王亲口叫出“魔尊”二字,他才知道原来璃落就是魔尊。

他心中后悔,后悔自己在对付他们时未拼尽全力去杀璃落,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他对璃落更加注意,此时见璃落受伤,不由大喜,喊道:“鬼见愁受伤了,他们跑不了了。”

璃落三人又勉强支撑了半盏茶的时间,感到头晕眼花无力再打,璃落更是难受。她见暗器有毒已经运气护住经脉,但伤口处却越来越疼,她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但脸色苍白无比。左清心中急躁,魔尊中了暗器,冰言早已无力,现在只靠他一人保护三人,而他自己也是衣衫湿透,头晕眼花,黑魔剑挥出之势渐渐变得缓慢。眼见如山等人近在眼前,个个得意万分,他们却无能为力,他心中又着急又气愤。心想今日拼死救出了无情,却又不能安全返回,岂不是白忙一场?

就在这危急时刻,突然从远处飞来十几个美貌女子,他们个个手持长剑,挡住璃落三人,替他们拨打透骨钉,三人一见大喜,原来这些美貌女子,正是文史们中的妙心妙珠等人。这些人虽然个个美貌,但法力却不低,一会儿便将剩余的透骨钉拨打完毕,同时持剑向如山等人刺去。

原来文史君见左清要带翠屏山的魔兵去冥关内接应,他便派自己手下到冥关外接应,他手下人少,只有二十几个美女。别看文史们中都是美貌女子,但她们跟随文史君修习多年,法力并不比如山等人差多少。文史君只留守五人看守文史门,将其余的十几人都派到冥关外接应,但他知道闯冥界是一场恶斗,一时三刻出不了冥关。因此,让这让这十几人第二天午时再到。

妙心等人按时间前来接应,远远地望见左清三人受困,她们十几人赶忙飞身过来帮忙解救。她们法力本就不低,加上人又多,自然占了一些优势。

如山几人没料到对方来了帮手,都大吃一惊,他们法力虽然不低。但才七八个人,对方却有十几人。一时间文史门中人以二敌一将道士围住。这十几人刚到冥关,虽然路途中稍显疲惫,但真气充足,来势汹汹,而如山等人多次拦截,又多次打斗,人数又少,不一会儿就显现了败势。如山心中长叹一声,知道今天也无法取璃落三人的性命,只得大喊一声:“师弟师妹,我们撤!”说完带头纵了出去。

其余的人也知道今天讨不了便宜,只得纵身跳出圈外。众女子见他们撤出去,不在向前追赶,原来文史君曾经答应过无情,尽量不杀道人,因此他的手下也不想对众道士穷追不舍。

如山等人刚要走,忽听璃落喊道:“且慢。”

如山几人一愣,见璃落脸上毫无血色却一脸笑意。如山怒道:“你想怎样?”

璃落笑道:“我们也是不打不相识,你们要走了,我想送你们一件礼物。”说着右手一扬,一道金光飞向如山,如山知道不好,急忙往旁闪身,竟忘了他身后还有师弟,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如山身后的道士脑门上被钉了一颗透骨钉,顿时死于非命。

原来璃落安全后把四颗透骨钉从身上拔出来,一直放在长鞭上,她心中恨极了如山,见他们要走,这才将四颗透骨钉射向他们,以解心中恶气。

如山见师弟丧命,心中大怒:“鬼见愁,我今日不死,日后必报此仇!”说完,背起师弟的死尸和众人仓皇离去。

左清见璃落射死一个道士,心中高兴:“魔尊打得好,咱们在炼狱受尽他们的拦截之苦,此时杀死他们一人,也让咱们出出这口气。”

冰言却不赞同,说道:“他们毕竟是正道中人,既然已经放过我了,何必要赶紧杀绝?”

他刚说完,就听璃落冷冷的说道:“你是在怪我杀死那个道人吗?他们在追杀我们时,你怎么不怪他呢?难道你对道人,比对我们还要关心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