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六章 离开冥界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3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见冰言盯着她,嘴巴张的老大,不由一笑,伸手要去合上他的嘴,冰言赶忙闪开,只听璃落笑道:“你的嘴巴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

如山等人更是吃惊非小,怪不得璃落三人难以应对,原来璃落竟是翠屏山的魔尊,还记得以前他们曾有过一面之缘,但那时璃落一句话也没讲过,如山只听到文史君对他们的挖苦和刁难,一时间忽略了璃落,哪知她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姑娘有着大大的来头。如山更加心急,心想,若我今日能把她擒住或者杀死,那我的名声立时会名扬四海。他暗下决心,今日一定要尽全力拦截他们。

璃落是鬼见愁魔尊,这是冰言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原来璃落自小由无情抚养长大。三百年前无情自刎身亡,再也不想为魔,希望重新投胎变成人类,璃落百般相劝,但无情伤心至极,不肯将灵魂留在翠屏山中。璃落无奈,只得将她的魂魄送去冥界投胎。

冥王表面上答应了璃落,客气的把无情的魂魄留下,说是要找到一个富贵人家,许诺让无情一世为人时必定快乐富贵。璃落一直由无情抚养长大,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魔教事务,不懂得人世间的尔虞我诈,轻易地相信了冥王,哪知冥王转脸又答应了蓬莱岛掌门华唐的请求,把无情的魂魄囚禁在炼狱中让她受尽地火烤炙之苦。

璃落知道此事后大发雷霆,发誓要救出无情,否则不再长大。从此她用魔力封住了容颜,一直停留在了十五岁。因为无情是上一代魔尊,她死之后,魔教实力大损,璃落为了救无情,三百年中发奋修炼,终成新一代魔尊。

当璃落知道冥王把无情囚禁在炼狱中时,曾想向冥王要回无情的魂魄。冥王不但不给,还和她大战一场。她当时法力其实并不高,又没有作战经验,但冥王居然很奇怪的败在她的手下,她稀里糊涂的赢了一场,还抢去冥王的两颗抹灵珠。自此人们送她“鬼见愁”的绰号。她也曾和左青兄妹讨论过,不知道冥王到底搞什么鬼,讨论良久,三人也没分析出答案。但抢到抹灵珠珠毕竟是好事,他们可以招揽游荡在外,不肯投奔冥界的孤魂野鬼,留待将来救无情时对付冥王手下大量的鬼兵。

三百年间,她为了不让无情的魂魄消失,多次闯炼狱为无情送去寒潭水,让无情有片刻喘息的机会。其实若冥王执意阻拦,璃落根本无法闯进炼狱,但不知为何,每次璃落为无情送寒潭水时,冥王不但不阻拦,反而将炼狱的威力缩小一点。但却就是不肯让璃落把无情救走。

因为无法救出无情,璃落只好去求文史君帮忙。文史君一直暗恋无情是天下皆知的秘密。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情对文史君除了朋友之义,再无其他感情。文史君虽然伤心但却依然甘心为无情付出。得知无情被困地炼狱极度吃惊,他登上软玉石,得知只有,弥水玉才能扑灭地火,救出无情。于是他们只能等待弥水玉的出现。璃落又送了一颗抹灵珠给文史君,文史君大为高兴,但世间游荡的孤魂野鬼都已被翠屏山招去,他只好去和活人签订灵魂协议。

三百年年后,弥水玉终于出现。文史君即刻前往寻找,璃落不放心,随后赶来,终于王莲和冰言答应帮忙救无情。不想如山等人处处拦截,好不容易救出无情闯出炼狱,却又遇到冥王拦路。事到如今,冥王虽然是强敌,他们也只能硬闯了。

看冰言一脸惊愕,璃落心中好笑,一路上她也曾经想过要告诉冰言和王莲她的真实身份。但见文史君没有说,她也觉得没有必要,而且她担心冰言与王莲得知他们是魔教之人后,不肯再帮忙,只要能救出无情,是不是魔尊又有什么关系,况且她也多次真心帮助冰言,在他面前,璃落反而更愿意充当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的角色。

冥王听璃落说要把冥界搅个底朝天,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三百年前你已经搅过一次了,那时我有好生之德,饶了你一次,但你执迷不悟,屡次来犯,今天还妄想要把无情救走,那本王可就不能饶你了。”

璃落笑道:“你的嗓音像破锣一样难听,居然还敢扯着嗓子大声笑,不怕别人听着作呕吗?你无缘无故关押无情这么多年,就算你饶我,我们魔教也不可能放过你,我要把你抓住,先把你放在翠屏山的山谷中,让毒蛇把你的肌肤寸寸咬烂,让你亲眼看着你的肌肤一天天溃烂消失,露出白骨。等你死后,我也不会放过你的魂魄,我要把你的魂魄关在鬼炉中,用烈火炙烤三日,再用极寒之气冻上三日,若你命大,魂魄还没消失,我就把你的魂魄压在我的大殿门口,每日让我们的魔兵踩上数白脚,再吐上几口唾沫,你说好不好玩儿?”

璃落说这话时语音清脆,脸上充满笑意。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冰言在旁一皱眉,觉得她似乎把人命当做儿戏一般。心想随然无情在冥界受尽苦楚,但你一报还一报,居然也想让冥王受尽煎熬。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脸,忽然觉得她的内心太过歹毒,不愧是魔教的魔尊,也许这才是她真正的个性吧。

璃落正说的起劲,忽然见冰言对她皱眉,她突然脸色往下一沉,不再嬉笑。

冥王却丝毫没有生气,他不仅没有打断璃落的话,还饶有兴致的听完,见她闭上嘴才又接口道:“小丫头,你想让我把无情受过的苦也体验一次吗?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这些子虚乌有的话并没什么用,让我们在法力上见真章吧。”

不等璃落答话,他飞身而起,一股阴风直扑向璃落三人。但却突然看到左清将手放在口中,打了个呼哨。霎时间,三人身前身后站了,无数的魔兵与鬼兵,黑压压一片,数量要比冥王所带之人多出数倍。

左清大笑:“我们用你的抹灵珠训练了一只鬼兵,今日就让鬼打鬼,看看是谁更高一筹。”

原来这些军队是他早就吩咐埋伏在冥界的。魔兵和鬼兵要比他们早到冥界一天,这些人偷偷闯入冥界后一直在冥关隐身埋伏,虽然冥界也有夜夜巡查的使者,但魔兵四周布满了翠屏山的鬼兵,他们散发的气息和冥界的鬼魂之气所差无几,冥界使者根本不能查出来。

冥王见突然间多了无数翠屏山的兵不由一愣,他落下身形退后几步,此时如山等人也已赶到,站在冥王身旁。翠屏山的冰把璃落三人护在中间。璃落低声道:“我们三人体力不够,肯定不能冲过去,不如叫鬼兵打头阵,魔兵随后,我们趁机先离开,只要出去就好办多了。”

左清点点头把手抬起来,在半空中一挥,前面的鬼兵大肆向冥界的人扑去,冥王挥掌拍出,他是冥界之王,管理魂魄是他的职责,对付这些鬼兵自然不在话下。一掌之后就有无数鬼兵烟消云散,但随后赶来的如潮水一般的魔兵顺势把冥界众人包围。冥界之兵和翠屏山的兵战在一起,璃落三人趁乱跃上半空飞出冥关。

但如山恨透了他们几人,他几次拦截几次失手,因此他带着蓬莱几位师弟师妹只管盯着三人,并不理会翠屏山的魔兵,见他们要走,随后追来。

但冥王和如山的想法不一样。这么多的魔教手下势必要把冥界的手下全部一网打尽。他现在正挥动掌风帮自己手下灭掉更多的魔兵已无心再管璃落三人的去向。他力量强大,片刻就把魔兵和翠屏山的鬼兵除掉不少,他的身边又有不少的冥界使者帮忙,这些冥界使者法力虽然冥王差很多,但对付这些魔兵还是绰绰有余。

只是为了救出无情,左清几乎将山上所有魔兵倾巢而出,而冥王万万没有防备这一手,他今日一共才带了一千多人守在冥关,他可不想让魔教的兵把自己的冥界搅个底儿朝天,他只好在这儿保护自己的地盘儿,只好眼睁睁看着三人出了冥关。他突然想起璃落刚才说过,要把冥界搅个底朝天,她果然做到了,想到这儿,他心中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璃落三人逃出冥界,身后虽然跟着如山等蓬莱道人,但没了冥王这个强大的对手,他们三人总算稍稍松了口气。璃落和左清心中极为难过,为了救无情,他们几乎把手下全部派到冥界接应,此时只怕这些魔兵和鬼兵凶多吉少。

如山几人紧紧在后追赶,冥王和冥界使者一个也没出冥关。二弟子如泉,三弟子如慧见只有他们几个道人,心中没底,不禁问道:“师兄,冥王不是说好要联合对付魔教吗?为何他们一个也不出来?”

如山道:“你们看看,虽然咱们刚才在冥界黑天暗日,但出了冥关,现在已是白天,冥关只有晚上才会出现,就算咱们想回冥界,现在也是进去无门。虽然冥王和冥界使者不惧阳光,可在阳光下活动,他们就会昏昏欲睡。阳光越强他们的法力就会越弱。估计要是他们出来连咱们都打不过,还怎么去迎战魔教众人。再说,冥界中有铺天盖地的魔教之众,他们现在恐怕忙着对付魔兵呢,不会有功夫再理会咱们。”

几人这才不作声,看看日头已近中午,原来魔教之人在冥界闯了一夜加半天的时间,只听如山喊到。“魔教的魔头们,你们今日休想逃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