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五章 魔尊问世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6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几人片刻之间已经额头冒汗,一日之中,他们在炼狱中连闯两个来回,而且炼狱每层都危险重重,在加上如山等人肆意拦截,几人体内真气所剩无几,若真气耗尽,三人都会中黑水之毒,死在水域。

渐渐地,四面八方的浪头,将他们困在中央包围起来,他们霎时分不清方向,真气心想这时再不冲出击打浪头,只怕会被巨浪将结界拍散,但就在他即将要冲出去的时候,璃落却越过冰言一把抓住了他。只见璃落摇摇头,满脸担忧大声道:“黑水浪已经合围,我们已然体力不支,你出去了,我和冰言也不可能安然度过黑水,今日要死就死在一起,有人作伴也好过做个孤魂野鬼。”

真气听见她脸上已布满汗水,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他和冰言更是好不到哪儿去,不禁长叹一声,“我们死就死了,只是今日我们来救人,,人没有救出去,自己却也活不成,我实在是不甘心。”

冰言突然想起离开鄱阳湖时,自己曾对王莲说过,要是离开鄱阳湖畔,只怕永远无法再回去了,今日果然大家都要死在黑水河中。

眼见水浪越来越大越来越厚,已是生还无望,左青突然放声大笑,“死也要做个笑鬼,可不能当哭鬼。”话虽如此,他却又催动体内仅存的真气加固在结见上,璃落和冰言也是不肯轻易放弃。

但他们所布结界别说前进分毫,就在水浪中保持安全都已不可能。结界被大浪渐渐击破了一层,但他们实在无力再加固。三人被大浪推来推去摇晃不定,宛若水中浮萍,无奈的看着结界又被击破一层。

左清大笑不止,但他的笑声被滔天的浪声盖过,璃落和冰言也放弃了希望。他们眼睁睁看着结界越来越薄。没一会儿大浪又冲破了第三层结界,还剩仅仅的两层结界,他们就要暴露在黑水中了。

左清把左冷从冰言的手中接过笑道:“妹妹,我们兄妹今日和璃落冰言死在一起也不算委屈,何况还有无情文史君与王莲,但死后我们也不会任人欺凌,做鬼也是恶鬼。大不了成了恶鬼之后再飘回翠屏山也就是了。”

他话音刚落,又一层结界破裂,大家都紧紧盯着最后一层结界,只要再破一层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这时又一股巨浪翻滚着向他们砸来,左清笑道:“这下算彻底完了。”

正在这紧急关头,众人性命堪忧时,忽然从黑水河中发出一道超强的真气挡在了巨浪面前,“哗”的一声,那大浪落了下去。

紧接着一条黑色人影从黑水中钻出扑向他们三人,那人黑衣黑帽,脸上黑巾遮面,他快如闪电般窜到他们结界之处,推掌在他们身边就又加了一层结界。

三人大骇,这人不知是谁?竟不怕黑水侵袭,而且水浪这么大,他居然可以从水底跃上来,真是让人想不通。但是这人对三人绝无恶意,只见他推动他们的结界,突破重重巨浪往对岸一去。三人大惊失色。冰言道:“这人是人是鬼?怎么会在水域中穿梭自如?”

璃落和清青也不认识,左清也是疑虑重重,“这人是不是水鬼成精?为何真气十足,又不怕黑水?”

璃落却没有说话,她仔细望着那人的眼睛,那人也不惧怕,回望璃落。璃落心想:这双眼睛,我一定见过,只是在哪里见过呢?她苦苦思索始终没想起来。但却肯定这个人一定是她认识之人。她正在冥思苦想,那人推动他们已到了对岸,离开水域上空,水浪再也不会拍向他们,那人见他们安全,迅速缩回了黑水中不见了踪影。

三人飘落到地面,彼此相望,均觉从生死门中走了一遭,左清道:“刚才那人太奇怪了,居然不怕黑水之毒,只是不知是谁,否则请到我翠屏山,一定能帮我大忙。”

冰言道:“看他身形委实不太像鬼,但却又感受不到人的气息,真是怪异之极。”

璃落仍在回想那双眼睛到底在哪里见过,但正在这时,只听如山等人大喊一声,又出现在面前。

左清怒道:“你们是跟屁虫吗?我们走哪儿你们跟哪,是闻到我们放的屁了吗?”

如山冷笑一声,并不答话,举剑向他们刺来,身后几人也叫嚣着向他们扑来。如山心中很是气愤,他已经带人拦截多次,但每次都不能灭掉这几人。他本想让他们死在水域中,没想到阴差阳错,他们又顺利度过了水域安全落地。他心想,师傅曾告诫我,这是消灭魔教的好时机,若错过此次机会,后果不堪设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他们在黑水河畔等候,只盼望璃落等人不要上岸,并没有看到,黑衣人救助三人的情形。黑衣人在浪中穿梭自如,如山几人隔着黑水浪根本看不清璃落等人在黑水上空的发生的事情。

璃落三人也确实累坏了,但再累也得作战,左清重新把左冷交到冰言手上,抽出黑魔剑,守在他周围。璃落知道此时时间最重要,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无情已安然救出,只要离开冥界便可安全。

她甩开长鞭,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作战,力量已大不如从前。如山几人很快就攻到了她身前的几尺,璃落故技重施,手一抖,长鞭又断为数段,向着如山等人射去,众道士只好纷纷闪避。

璃落喊道:“快走。”左清拉起冰言腾空而起,璃落也飞到空中,三人急速向冥关奔去。

如山一干人将那数十结断鞭打落后,三人已不见踪影,却见落到地上的长鞭自动合拢,恢复如初,突地腾空而起向璃落的方向飞去。

原来这长鞭具有灵性,能识主人。如山等人见璃落三人逃离,不由得顿足捶胸,愤然不已。但他们并不甘心,在后急急追赶。

璃落三人从水域死里逃生,又甩开了如山等人,心情大好。左清重新接过左冷。冰言见璃落为了救他们丢了长鞭,不禁为她惋惜。璃落一笑:“凤羽鞭随我多年,岂能说丢就丢?你瞧我的长鞭回来了。”说着向前一指,三人回头只见凤羽鞭盘成一卷儿,正向璃落飞来,她伸手接住。

冰言大奇,赞道:“你法力高深,连兵器也这么特殊,果然不是一般的厉害。”

璃落淡淡一笑:“这有什么,你才厉害呢,今日若没有你,我们根本无法灭地火,更不可能就出无情,说起来,你的功劳最大了。”

左清笑道:“不错,你帮忙救了我们魔教的无情,以后魔教上下任你差遣,我左清以后为你在所不辞。”

冰言赶忙一摆手:“这时何话,左护法,你太客气了,你虽是魔教中人,但为了救朋友不怕危险,不怕丢命,这才是真豪杰。我和玉儿一直在鄱阳湖边,很少见到生人,今日才知世间朋友之义,如你不嫌弃,我想和左护法也成为朋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左清极为高兴:“那是在下的荣幸,你是我们魔教的恩人,以后欢迎你随时去翠屏山,我一定下山相迎,你若肯和我为友,那就更好了。要是王莲姑娘恢复人形,我便可以带你们在翠屏山中游览,我们山中景色优美,最适合居住。你若不嫌弃,就和王莲姑娘住在山上,我们整日谈论岂不更好。”

璃落却紧锁眉头:“你们先不要忙着高兴,我看冥关方向阴气森森,好像有大量鬼兵,看来要闯出冥关还要费一些功夫。”

左清毫不在意:“你放心,除了闯炼狱我没有把握,别的我都准备好了,我们一定能安然离开冥界。”

二人虽然不知他做了什么准备,但听他说的如此肯定,心中多少放下心来。

他们刚到冥关,就见前面不少鬼兵拦路,一群冥界使者簇拥着冥王等待那里。

三人落到地面,冰言还是第一次见冥王,见他一身黑衣,惨白的一张脸,身形飘忽,像鬼又不是鬼,气势汹汹的站在那儿,周身不时冒着阴气。

见三人停下来,冥王嘿嘿一笑,声音嘶哑难听:“魔尊,几百年不见,没想到你还一点儿也没长大。”

冰言一听这话赶忙四处张望,但除了他们三人再无别人,又见那冥王正对着他们三人讲话,心中奇怪,不知魔尊藏身何处。

忽听璃落嘻嘻一笑:“我即使不长大,也照样能把你打得屁滚尿流,把冥界搅个底儿朝天气着你。”

冰言一听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差点儿没晕倒。这个整天笑嘻嘻的天真少女璃落居然是魔尊?他震惊过度,转头望着璃落张大了嘴,一时反应不过来。怪不得他小小年纪,法力这么高,怪不得左清对她客气又尊重,怪不得左清在弥水池中有危险时,她会奋不顾身去搭救,怪不得她那么斩钉截铁的想救无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是魔教的魔尊。又想他屡次问左清,魔尊为何不出现时,左清总是不正面回答,只是告诉他魔尊会在关键时刻才出现。原来魔尊一直和他们同行。他心中不禁有些难过,璃落法力高强,他一直知道璃落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但怎么也没把她和魔教联系起来。一路上,文史君隐藏了身份,没想到璃落也隐藏了真实身份,为什么?难道是怕公开身份就会失去王莲这个弥水玉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