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四章 拦截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左清问道:“他们二人怎么了?为何不能再幻化为人?”

冰言长叹一声,“他们二人变回原型用尽全部真气扑灭地火救我们出来,此时已无法再变成人形了。”

左清关心王莲,一听他们无法变回人形,急道:“那如何是好?要怎样他们才会恢复?”

冰言道:“只有将弥水玉放到软玉石上才能让他们恢复真气,才有可能让他们重新幻化为人。”

璃落道:“我们还要回去再闯风域和水域才能离开,此时对弥水玉我们无力回天,冰言,你要把弥水玉收好,你们二人的性命就托付给你了。”

冰言点点头,将弥水玉小心的放到怀中,璃落又道:“今日前来冥王已有了准备,我们刚才闯过来时尚且如此艰难,现在又往回闯,只怕是难上加难,左清,现在我命令你保护冰言,其它的事由我出头。”见左清刚要说话,她一摆手,“你不要抗命,你虽保护冰言一人,实则保护三人,别忘了,文史君和王莲也在冰言这。”

冰言听璃落命令左清,说话透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威严,而左清竟也不敢反抗,心中大奇,这左汪彩喷是魔教的大护法,怎能轻易听从璃落的话。

但左清却真的不再争辩,璃落又道:“把你的黑魔剑给我。”左清取出黑魔剑递到璃落手中,说道:“你要多加小心,我们一行六人,现在损伤一半,只剩三人了。”

璃落突然哈哈大笑,“放心,到现在为止,杀死咱们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她语气豪迈,完全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的神态。

三人向前走去,不多时到了风域,果然,只见里面的风比来时更加猛烈,来时就危险不已,此次只怕更加凶险,三人此时都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刚要进风域,忽见前面人影一闪,如山等人又拦住他们去路。

左清怒道:“如山,你自称下派之人,为何做出这种龌龊之事,三番四次拦截我们是何居心?”

如山还没答话,璃落笑道:“他有何居心你不知道吗?他们打不过咱们,只好趁我们每闯一层耗费真气时占便宜攻击我们,但如山你想错了,我们即使体力不支,你们这些小人照样占不到任何便宜。”说罢甩开她的长鞭向如山等人攻去。

如山还真是像璃落所说,趁他们闯关耗损大量真气时要将他们除掉,故而多次拦截,知道每拦一次他们的内力便少一些,再加上连闯三层炼域,更是存不下多少真气,所以如山等人才有恃无恐。见璃落挥鞭来打,他们赶忙散开,知道她的长鞭厉害,不敢轻易上前,只是围着几人转圈。

此时左清的黑魔剑也在璃落手中,左清不禁着急,“不如把黑魔剑先缘份我,我去把如山杀死。”

璃落低声道:“不用,你看准时机,退回风域中,我自可脱身。”

左清点头,忽见璃落长鞭一甩,直奔如山,如山大惊,赶忙后退,虽然他们人人手中有剑,但长鞭有一丈多长,而剑长几尺,连璃落的边都打不到,璃落的长鞭快到发如山面门时,陡然回转,长鞭却突然指向身后的一位冥界使者,那使者大惊,没想到一丈左右的长鞭居然转的这么快,他赶忙向旁边跃去,左清看准机会拉住冰言刷的一声从这个使者旁边穿过,进入了风域之中。

璃落又将长鞭甩了一整圈,将众人拦在一丈开外,她手一抖,那长鞭不知怎的竟碎成数十段,如利箭一般向敌人射去。如山几人大惊,纷纷闪避,无暇攻击,她趁机跃过众人头顶也飞入风域中,然后手一扬,那碎成数十截的长鞭竟然又自动粘合在一起,飞回到璃落手中,如山等人大怒,见他们三人已进入风域,不敢再追,只得恨恨的道:“让他们在风域中受尽折磨,待出来后我们再去找机会攻击。”

璃落三人进入疯语风域,同样用长绳缠腰连在一起,冰言法力最低居中,璃落在前,左清垫后。走了没多远,三人就无法抵抗风力,璃落只得把黑魔剑插入地中,拽着剑柄向前移动,冰言拔出自己的长剑也递给璃落,让璃落在前插剑,和来时一样,将软鞭缠绕在剑柄上,待左清爬过黑魔剑时,再把黑魔剑拔下递给璃落。

三人都拼尽全力,不敢有一丝大意,就这样一步一挪,尽管风比来时大了几倍,但璃落内功深厚,在爬行中穿插剑柄,虽然费尽艰辛,但最终三人还是再一次创出了风域。

在风域口时璃落说道“如山等人肯定还会在前面拦截,我此时体力不支,需要休息一下。到了风域外我们就无暇休息了,何况还要接上左冷,所以先在这休息片刻,再起身不迟。”

左清与冰言点头称是,左清恨恨不已:“只恨我屡次向蓬莱挑战,却没有把这个如山杀死,竟留此后患。”

璃落一笑:“你杀了他还会有别的道士来代替他,蓬莱想要派人又岂是只有一个如山可以派的。”

三人休息了一会儿,觉得恢复了一些,起身离开风域,刚一出来,果然迎面站着如山等人。

如山冷笑一声:“左清,你逃得了一次,逃不了两次,今天,我一定要除掉你们,计算你们在这死不了,前面的水域你们也过不去。”他见文史君与王莲不在其中,哈哈笑道:“文史君死了吗?怎么不见他?是不是被地火烧死了?只可惜王莲姑娘也被你们连累死了,真是可惜!”

璃落道:“如山,你不要太得意,我们的人一个也不会死,到是你们,可就说不准了。”说着挥动凤羽鞭迎上去。

冰言刚要持剑帮璃落,却听左清道:“不忙,她能对付,我们先去把左冷接过来。”

冰言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璃落,见她虽然一个人,但那长鞭甩动起来,势不可挡,如山等人一时半刻还奈何不了她。这才放心的跟着左清向左边走去,走了十几步,忽然左清停住脚步,冰言看前面什么也没有,疑惑不解,“左冷呢?”

“就在这儿!”左清蹲下身子,将手在地面一尺高的距离挥了挥,只见一只白色的大鹰在地上出现。白鹰面目已发黑,头低垂着,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冰言一愣,“左护法是只白鹰?”左清点点头,伸手抱起白鹰,“她耗尽真气,中毒又深,以至于现出原形。唉!”他长叹一声,显然为自己的妹妹担心。

冰言没想到左冷居然是一只白鹰所变,甚感惊奇,突然又想起左清和左冷是兄妹,若左冷是白鹰所变,那左清岂不是也是一只鹰。他心中陡然想起了那只陪伴他们多日,能懂人言的黑鹰,又想到左清第一次见到王莲时殷勤备至,如果左清是那只黑鹰,一切的解释都顺利成章了。但此时危险重重,他为人又极其谨慎,此话却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口。

左清将白鹰抱在怀中对冰言道:“我们马上要闯水域,来时左冷冒险把我们送到对岸。等会儿我们还要形成结界,护住我们三人。但璃落打斗良久,恐怕真气不够,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把左冷带回翠屏山医治。”

冰言一愣,“你法力比我高深,为何你不能带她回去?”

左清苦笑一声:“待会儿我怕结界力量不够,所以我也想像左冷一样,保你和璃落二人过水域,而我可站在结界外控制水浪。”

冰言一听立刻拒绝,“不行,黑水有剧毒,你在结界外必死无疑,你和璃落都比我法力高,要活也应该你们活下去,让我来护送你们过去。”

左清笑道:“冰言,你也算性情中人,怎么事到临头,有些婆婆妈妈的。这种事又何必谦让,我不怕你不爱听,就算让你站在结界外,你也无法控制水浪,只能白白搭上你的性命,这又何必呢?”

说着把左冷放到冰言手上,“别啰嗦了我们要争取时间,否则离咯,只能耗费更多渐弃。”

冰言结过左冷,突然想起一事,“不知你们魔尊为何到此刻还不露面?”他不明白,都这么危急了,魔尊鬼见愁还故弄悬虚,躲着不肯帮忙。

左清仰天大笑:“我说过,魔尊会出现的,只是可能还不到时候。”

冰言更加奇怪,六个人只剩三个人了,还不到时候?却见左清手拿黑魔剑冲璃落喊道:“我已经接了左冷,快过水域!”

璃落和如山等人打的正酣,她耗损了太多体力,好在她的兵器凤羽鞭比较占便宜,甩开有一丈多长,如山他们一时近不了身。但她要将如山等人赶尽杀绝却也是有心无力。此时听到左清的呼叫,答应一声,跃到空中,“你们这群人听着,本姑娘先记下你们,等日后必找你们算账。”

左清和冰言也跃到空中和璃落会合,左清与璃落催动真气,在三人周围布下结界。如山等人知道一到水域上空便会风浪大作,何况黑水有剧毒,不敢追赶,只得恨恨的离开,心中却盼望他们三人葬身水底。

三人刚到水域上空,黑水河的巨浪就如发疯一般像他们卷来,三人见大浪来势凶猛,只得将结界加强。冰言法力低微,却也将仅存的真气布在结界上,黑水浪不断地在他们布下的结界上来回拍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