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三章 另一半弥水玉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1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除了王莲与璃落无暇看他们,其余三人都紧盯着文史君手掌上的那滴血,文史君心中紧张万分,他虽一向荒诞不经,但此时双眼望着那滴血,连眼皮也不敢眨一下,左清与冰言也是十分紧张,既盼着那滴血融进去,却又有些担心它融进去。

只见那滴血在文史君手掌上纹丝不动,左清道:“文史君,别妄想了,你要是弥水玉岂不成了天下奇闻?”

若在平时,文史君自会他有来言我有去语,但他却一句话也没说,仍死死盯着那滴血,他总觉得这滴血会有变化的。

左清看他将眼睁得很大,连话也不肯说一句,不由也起了疑心,专心的看那血滴。

鲜红的血突然开始在文史君的手掌上滴溜溜来回旋转,最初转得慢些,但越来越快,可是那血虽是血珠状,并不散开,三人只见他手中红点闪动,说也奇怪,周围地火炙烤,那血在他手上却始终没有被蒸干。

冰言突然道:“你要平心静气,不要运用丝毫内力。”他见自己的血在文史君手上来回旋转,既不散开也没有被蒸干,心中起了疑心,暗想,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古怪,莫非他真的是另一半弥水玉?只是自己离他这么近,却丝毫感受不到他身上有弥水玉的气息,难道是因为他比自己的修为高出许多之故吗?

文史君听冰言所讲,赶忙沉心静气,他刚才因为心中紧张,不自觉得已运功相抗,他将内力收回,只觉得眼睛盯得生疼,几乎要落下泪来,但还是不敢眨一下眼,生怕错过一点。

果然,在他心绪平静后,血珠渐渐停了下来,重新在掌心静止,但突然之间,血珠开始向他掌心内渗去,向下渗时那血珠并不散开,而是整个血珠一起向下渗入他的皮肤中,片刻之间,血珠已完全渗进他的手掌中。

冰言见自己的血完全渗进文史君的手掌中,大喜过望,一把抓住他的手叫道:“你真得是另一半弥水玉!你真得是另一半弥水玉!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左清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大声道:“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大名鼎鼎的文史君居然是另一半弥水玉,我,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璃落和王莲听后更是惊奇不已,璃落笑道:“吉人自有天相,这下我们不用死了,冰言我早说带你来肯定有用,你的护玉人的身份果然不简单,这下你可立下大功了。”

王莲更是感叹,她从来没有听冰言向自己提过世间还有另一半弥水玉,原来自己还不是完整的弥水玉,更没想到文史君居然是自己的另一半,怪不得她初见文史君时对他暗自倾慕,但恢复记忆后这种倾心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原来他们是一体,同是弥水玉。弥水玉怎会爱上另一半弥水玉呢?她心情大好哈哈大笑,“以前,我做刘家庄的梦时,就是因为自己太想有个家,如今,文史君,你我是真正的家人了,永远也拆不散了,我们都是冰言守护的人,我简直太高兴了。”说到这,她几乎要落下泪来,但一想众人还要靠她压制火势,赶忙平复心情,挥掌推出,口中笑道:“文史君,你既然是另一半弥水玉,就快点来帮我吧,我真得是累坏了。”她虽有璃落不断的输真气给她,但她自身的体力几已耗尽,此时只是靠璃落勉力支撑。

别人都高兴不已,文史君却兀自呆呆发愣,他虽然对自己的身份起了疑心但始终不敢肯定,直到亲眼见冰言的那滴血真的融入自己的皮肤这才相信自己就是另一半弥水玉。他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此刻他只剩下震惊,心中激动久久不能平静。但更多的却是后悔,若他早些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会早些救无情出去,也不会让她在冥界白白的多受三百年的折磨。

璃落听到身后始终没有动静,怒道:“文史君,你不要发呆,等把无情救出去再发呆吧,现在赶紧帮忙闯出炼域再说,你要再不过来,连无情都会怪你并非诚心帮忙。”

文史君一听璃落生气,这才平复心情,笑道:“急什么,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怎么也得让哥哥感慨一会儿吧,现在又一时三刻死不了。”话虽这样说,他还是走到璃落身边,“好了,你退后,该我文史君发挥作用救你们出去了。”

璃落拉着王莲退后,让王莲暂时休息,王莲已累得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文史君摧动掌风推了出动,他此时已知自己就是另一半弥水玉,加之他耗费真气最少,双掌推出,火势明显小了许多,众人急速穿过去向出口而去。

但火域范围太大,他们闯进来时尚且费了不少力,此时拼战许久,火势又比以前增强了许多,岂能轻易闯出动,往前走了没一会儿,文史君也渐渐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地问冰言,“你既然是护玉人,应该知道怎样让弥水玉更大的发挥作用,如果仅凭这样用掌风压制火势,我们还是无法走出去。”

冰言眼见这么半天还没望见出口,心中自也焦急,他犹豫片刻说道:“要想让弥水玉更强,只能你们二人合体,但那样虽会让你们发挥的能力更强,却也有一个缺憾,就是会更大的耗损你们的真气,到最后也许你闪会现出原型。”

文史君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怕现原型?我变成人是一个英俊的帅公子,变咽玉也不会丑到哪去,何况还有貌美如花的妹妹,你快点告诉我们,我和妹妹要怎样合体?否则过不了一会儿,我们可都要变成烧鸡了。”他知道有闯出去的可能,语气也轻松不少。

冰言道:“你们分别站在我身边,我要把血同时滴在你们手上,让你们心意相连,你们自然就会合体。”

文史君道:“那快点过来,妹妹,你也来,我们不能再耽误了,我的力气快用完了。”

王莲听他不再叫自己莲妹妹,而只是叫妹妹,心中无比高兴,知道他承认了自己妹妹的身份,她笑道:“哥哥,我来了。”说着拉着冰言走过来。

文史君听王莲改口叫哥哥,心中高兴,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妹妹,虽然有不少美女给我叫哥哥,但只有你的这一声哥哥才是货真价实,听着舒服。”

王莲脸一红,心里美滋滋的,感到非常甜蜜,冰言照例用剑尖划破两只手掌,王莲和文史君同时伸出一只手和他掌心相对,文史君此时担当大任,一手与冰言掌心相对,另一手却不敢有任何松懈,仍不停的将掌风送出去,压制火势。

二人与冰言掌心相对,渐渐地,璃落和左清只见王莲和文史君身边散发出蓝光,将他二人包围,此时冰言已抽回双手退到璃落身边,璃落没有说话,只是把冰言的双手拉过来,又把自己的手盖上去,不一会儿,冰言双掌的伤口愈合如初,冰言心中感激,璃落对自己数次相帮,而且都是默默相助,从不要他回报,这种情谊是他调开鄱阳湖第一次感受到的,以前他将全部的感情寄托在王莲身上,从不求回报,王莲心思单纯,一直渴望家人的呵护,所以他极尽陪护之责,为王莲付出一切也心甘情愿,但从未想到有一天也会有另一个人默默地为自己付出,帮助他渡过难关,自从遇到璃落后,他便处处感觉她的关心体贴,他在几人中法力最低,璃落法力最高,但璃落从没有嫌弃过他,反而处处鼓励他帮助他,他心中感动不禁深情的望着璃落。

璃落放开冰言的双手,见他深情无限,她咯咯一笑,“我想到一个好玩的事,不过要等出去后才能说。”

说完,复又转头看着文史君与王莲,见他二人周围的蓝色烟雾越来越浓,已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只是见文史君那团蓝雾前面的火势总能被压制,知道他在蓝雾中也还在拼力保护众人。

突然两团蓝雾相接互相扩散,众人只见蓝雾看不到人,不知他们在蓝雾里如何。

左清喊道:“文史君,王莲,你们没事吧。”

蓝雾中的二人并没有回答,刹那间两团蓝雾已混为一团,这团蓝雾围着璃落三人转了一个圈,顿时三人周围的地火奇迹般的消失了,三人赶快向前迈了几步,但火势片刻间又从地中窜了出来拦住去路。

只见那团蓝雾突然听升到半空中,越缩越小,直到三寸见方,眼见火势就要向三人扑来,那三寸见方的蓝雾化为万道蓝光射向火域中的每个角落,那强烈的地火竟似被这光吓得怕了,转瞬之间,竟然全部缩回到了地中,火域中的火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璃落三人大喜过望,左清冲着半空中的蓝雾道:“可以了,地火全灭了,你们快现身吧。”

璃落道:“只怕他们坚持不了多久,我们还是赶快出去。”说罢向外奔去,左清和冰言也紧跟在后,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三人出了火域,那团浓浓的蓝色烟雾始终在他们上空,为他们保驾护航。

璃落三人平定气息,等待文史君二人现身,哪知那蓝色烟雾的光芒越来越弱,最后烟雾散尽,一块三寸见方的蓝色玉石从空中坠落下来,冰言赶忙上前接住,只见那蓝色玉石如弥水池中的水一样蓝,晶莹透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