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二章 救人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6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众人不再犹豫,璃落飞身而起,第一个闯了进去,向入火中,几人只觉得两旁火苗嘶嘶作响,他们催动真气护住全身,向地火中心奔去。

那寒潭水虽洒下不少,但整个地面全是漫无边际的地火,那点水也只是杯水车薪,转瞬间,身后火苗又窜走,重新把他们包围,王莲催动真气,双掌向前推出,她的掌风果然厉害,前面的火苗被她的掌风一推,居然熄灭了。

几人大喜,顿时觉得救出无情的希望又多了几分。王莲见自己果然能克制地火,心中也高兴万分,她越过璃落在前开路,有了她的帮助快速很多,一会儿就闯到了地火中央,这里的火势比周围要强上许多,火苗也有一丈多高,王莲连续用力将火势压了下去,只见前面的半空中飘浮着一个忽隐忽现的魂魄,它非常虚弱,已没有什么生气,更可怕的是它的灵魂周围居然缠着一圈细细地如发丝一般的白绳,那绳如活物一样随着魂魄的飘动调整着方向,以便将它缠得更紧。

左清喊道:“快,那是无情的魂魄,快把它取下来。”

王莲飞身纵起去取那魂魄,一拉之下,那魂魄竟然一动不动,好像被细绳固定在半空中一样,她又试着拉了几次,仍是不能将魂魄取下,只得跃回地面,“这可怎么办?看来只有将缠住的绳子弄断才行。”

左清道:“让我来。”他飞身上去想拉断细绳,但一触之下不觉大喊一声落回地面,众人一看,他的手掌有一条被细绳烫过的伤痕,正向外滴血,他赶忙伸另一手覆在伤口上,再抬手时,伤口已消失不见。

文史君道:“怎么回事?你也不能将绳子扯断?”

左清紧锁双眉,“那绳子不是平常所见,它温度极高,似比地火还要灼热,我无法碰它,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正在发愁,地上的烈火又重新升腾起来,王莲只得挥动掌风先将这火势压了下去。

璃落道:“王莲,你扯住绳索,我将真气输送给你,然后你再用力将绳索弄断。”

王莲一听道:“好主意,那快点吧,否则地火又要起来了。”话音示落,她纵身上跃,抓住白绳,璃落也跃上空中,停在她身后,将双手抵在她后背上,王莲只觉得一股真气源源不断的传到体内,她将这股真气连同自己的一同灌注到双手之上,拼尽全力向两旁一扯,绳子果然断开,那白绳从中断开一截,再也没有了束缚力量,从魂魄身上滑落到地面。

原来这白绳是冥界宝物,名为拴灵绳,这绳最耐火烧,且越烧越结实,冥王用它缠住无情魂魄,觉得地火都不能将拴灵绳烧断,何况左清等人,哪知今日有了弥水玉王莲的相助,这宝绳居然被扯断了。

那绳一断,魂魄没有了束缚,飘散下来,但她太虚弱了,竟然不能聚拢在一起,向四周飘散,原来拴灵绳虽然将她捆在地火中受尽炙烤,但无形中也保护她的七魂六魄完好的聚拢在一起,融魂魄虚弱,早就飘散在地火中了不见了踪影,那时,就算不烟消云散,也只能剩之一二了。

璃落见魂魄要散开,赶快对左清道:“快,护灵瓶!”不等她提醒,左清早已将护灵取出对准了魂魄,护灵瓶是鬼见愁专为无情所制,自然能吸收她的魂魄,逐渐散开的魂魄受到护灵瓶的吸力,又重新聚拢到一起,化为一阵轻烟被护灵瓶收了进去,左清赶忙将瓶盖拧紧,放入怀中。

此时地火又起,王莲只得在众人四周压制火势,但她自从进入火域,还未有过一刻停歇,刚才扯断拴灵绳又耗费大师真气,此时已感不支,见无情被救,她赶忙道:“我们快点出去吧,我有些坚持不住了。”

几人见她脸色有些苍白,知道她累坏了,璃落道:“你在前带路,我们快退出去。”

王莲走在最前面,挥动掌风为大家开路,但突然间火势大增,就似那地火知道无情被救而发怒一样,似有无形的风在催动火势形成火舌向他们扑来。

众人大惊,王莲急忙将掌风加强把这火舌压下去,但前后火势刚压下去,左右火势又起,璃落等人虽推掌相助,但他们只能用掌风把火向两旁推去,却不能压住火势,转眼间众人又被困在火中。

又过了一会儿,王莲只觉得头重脚轻,挥出去的力缓了,那火势只扑闪一下,并不减小,反而又向他们袭来。

王莲喊道:“我,我不行了。”

左清赶忙将手掌抵在她后背上,助她恢复真气,王莲这才清醒一些,但火势已比原来厉害一倍有余,她只有一双手,又怎能将四面八方的火全部压住?他们在原地只能不断的将四周的火势控制,但却无法移动分毫,渐渐地,左清也有些支撑不住,“冥王加强了火势,恐怕我们都要被地火烧死了。”

众人闻听左清所言都知不假,若再闯不出去,几人真气耗尽,肯定会被地火烧成灰。

突听冰言叹道:“可惜,要是有另一半弥水玉就好了。”

“什么?”众人一齐问道,“还有另一半弥水玉?”

“正是,我当初找到未修炼成人的玉儿时,她只是半块弥水玉,另一块却不知去向,我是护玉人,理当能感受到另半块在哪,但这么多年来我却从未感觉到它的存在,所以只好守在玉儿的身边,我怕她难过,一直没有对她提过此事,现在若那另一半弥水玉在,必能压制火势救我们出去。”

璃落问道:“你既然是护玉人,为什么会感受不到另一半弥水玉的存在?”

冰言道:“可能另一半弥水玉修炼得早,真气太盛,压住了弥水玉的气息,也可能是被别的什么东西掩盖住气息,总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找到它。”

却听文史君突然道:“难道......难道......”

众人见他只说了两个难道便没了下文,急问道:“你要是知道就快说,危急时刻,不要吞吞吐吐。”

文史君却没有讲话,他突然想起和王莲共同坐在软玉石上感觉王莲的最初形态时,曾觉得感同身受,尤其是那些踏浪滑水之事更是觉得自己小时候也玩过一样,当时他只以为是软玉石的相通作用才让他对王莲的经历如身临其境,但听了冰言之语,他隐隐地有种感觉,似乎他就是另一半弥水玉,世上只有他和王莲能坐上软玉石,而王莲是弥水玉,那了就也有可能是弥水玉,又想刚才别人皆怕地火,自己却只是感到不舒服,并未觉得如何炎热,刚开始他以为自己走在众人身后,虽为垫后保护大家,但敢并不像璃落与左清耗费的真气多,所以以为是真气护体,可是刚才他与璃落等人将周围火势向外推时,只有他的掌力所到之处火势才减小,难道这一切都不是因自己真气所耗最少之故,而是因为他就是另一半弥水玉吗?

文史君自从在沙漠绿洲中修炼颇深之后,曾四处游历江湖,后又回到绿洲成立了文史门,因为他发现每次在软玉石上静坐,无论他想知道什么,软玉石都会给出提示,自此他文史君的大名天下无人不知,他有时会想自己小时候的事,但却一件也想不起来,他并不在意,认为人长大了没有几个还能记起孩童时所做之事,但现在他却隐隐明白,一千多年前的场变故,寒潭水骤减时将弥水玉抛向高空,肯定是那时把弥水玉一击为二,一块弥水玉化为蓝色烟雾飘离,另一块弥水玉重又落回寒潭水中,日久修炼成人,那个人就是他文史君,他越想越觉得有理,忽得一下推出一掌,果然前面的火势减少许多。

他突然问道:“若是你见到另一块弥水玉,那玉却不确定自身就是另一半,你要如何断定他是不是另一半?”他声音有些颤抖,不确定的盯着冰言,等待他的回答。

冰言道:“很简单,因为我是护玉人,若是我的血滴在另一半弥水玉的身上,就会融进他的体内,不会残留在表面。”

此时左清已感不支,他退下来,换成璃落,璃落把自己真气输送给王莲,助她压制火势。

文史君一听另一块弥水玉可以融化冰言的血,心一横说道:“你可以在我身上试试,说不定我就是另一半弥水玉。”

众人大吃一惊,左清道:“文史君,你疯了吗?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怎会是另一半弥水玉?今日死就死了,大家在一起也不寂寞。”

文史君突然笑道:“左清,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恨我自己为何不早些与你们一起救无情,那时炼域没有今日威力大,必然容易闯,也容易救人,好过今日受这么多苦。”又转头对冰言道:“快点滴一滴血到我手上,我要试试。”

冰言满脸疑惑,不知他为何如此,还以为他怕死,所以想赌一把,但他既然敢到炼域救人又怎会怕死?这些人中只有璃落知道文史君虽然平常爱开玩笑,但今日生死关头,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见冰言还在迟疑,说道:“冰言,你听文史君的,赶忙试试,这都什么时候了,文史君必然不是开玩笑,快点吧,死马当活马医。”

冰言半信半疑,用长剑剑尖划破手指,文史君伸开手掌,冰言的血滴在他的手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