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一章 火域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9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璃落突然向着左清抬了抬脚,左清会意,立即抓住了她的一只脚,身后几人纷纷效仿都抓住前一人的一只脚,此时冰言拔剑在手,也想学璃落将剑插进地中,但用力一插,却只将剑尖插了进去,剑身大部分还在外面,他这才知道为何让璃落走在最前面,原来只有她才可以将剑插入地中,而他们这些人若在平时自也可以,只是现在体力耗尽,地面又如石头一般坚硬,他又怎能插得进去?他们趴在地上,他的剑又是长剑,此时剑柄高出地面两尺多,他伸手去够,就必须抬起身子,可若抬起又怕再次被风吹走。他正为难,忽见身后伸过一支玉笛,冰言想起玉笛曾在青水河上击折玄铁铁链,想来也能击进坚硬的地中,他接过文史君的玉笛,奋力一插,果然玉笛插入地中半截有余,他心中大喜,拽着玉笛向前挪动。将要爬过他的长剑时,他心中难过,这长剑虽不像文史君的玉笛这般富贵,但自从他修炼起就陪伴他一直至今,没想到今日却将它弃在风域,但他一手抓住王莲的脚,一手还要拔插玉笛,更不敢起身去拔长剑,只得看着它消失在身后。

他们缓慢地向前又爬了一会儿,觉得风力减小许多,原来已爬过中心最强的风带,风力一减,他们顿时轻松不少,再往前爬了一会儿,风力更弱了,璃落率先站了起来,身后之人也都站起,但见风力虽然减弱,却也是飞沙走石,呼啸不断,根本无法张口说话,他们又往前走了半里左右,只觉得呼啸声减弱许多,璃落喊道:“风域闯过了。”

众人欢欣鼓舞,溢于言表,但突然间,冰言身子一软,倒了下去。文史君离冰言最近,赶忙扶住他,只见冰言脸色苍白,神情萎靡,文史君道:“他内力耗尽,恐怕要休息一会儿。”几人点点头,全都瘫软在地,刚才虽然没有敌人和他们打斗,但那强风比一些高手还要厉害,他们的衣服也是被汗水湿透了好几次,但强风一吹,衣服上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只是他们体内真气为了抵抗强风而大量外泄,虽然他们几人内力比冰言高出许多,此时也已累极,他们刚想高处打坐,忽听璃落道:“不好,有人来了。”

众人一听赶忙站起,只见那几个冥界使者和如山等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些人知道他们五人连闯两层炼域已是精疲力尽,故而趁机挑战,五人只好打起精神迎敌,这次不比闯出水域之时,那时几人真气还大量存在,只有左冷耗尽真气推动他们索贿,但现在见冰言倒在地上,剩下四人均已累极。所以强敌在前只有速战速决,左清挥动黑魔剑迎战如山,文史君去战几名使者,璃落甩开长鞭护住冰言和王莲。

他四人虽想速战速决,无奈体力消耗太大,只与如山等人打了个平平,璃落突然道:“文史君,你的美人香带没带?”文史君大笑,“三百年没用,你若不提醒我都快忘了。”话音示落,他手一抖,如山几人突然间闻到一股极烈极浓的香气,众人只觉得鼻子发酸,接连打了几个嘻嘻,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原来这香气是文史君提炼多种美丽女子身上不同的香料调制而成,再加上一些玉池花的花粉,便形成了这种刺鼻的香气,让人在半个时辰内鼻涕眼泪齐流,喷嚏不止。

几人见对方根本无法作战,都哈哈大笑,挥动兵器向前,如山等人见中了他们的圈套,只得撤退逃走。

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和王莲坐在地上调息打坐,同时等待冰言恢复,这一次他们休息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缓过精神。冰言也恢复了大半体力,他刚一睁眼,只见文史君手拿他的长剑对他一笑,“顺势帮你带的,不要太感动。”冰言大喜,突然觉得文史君这人只是嘴损心却不错,他不禁抚摸长剑,说道:“多谢。”

文史君笑道:“我比较喜欢实在的,不喜欢动嘴,如果你要谢我,就在我的文史门中帮我打杂,可好?”

璃落道:“文史君居然不喜欢动嘴,可真是天下奇闻,你本来做了件好事,但叫冰言打杂却又暴露了你无赖的本性。”文史君也不生气,“我只是说说,听不听在他,要是他记得我的相助之情,帮我打杂也是应该的。”

左清道:“前面就是最后一层火域了,无情就关在里面,上几次风域中的风虽强,但比今天的风也是小巫见大巫,想必冥王早已做了手脚,而无情被关的火域恐怕比以前更加难闯,我们成败在此一举,大家一定要坚持,拼死救出无情。”

几人点并没有,冰言原来并不赞同王莲相助,怀疑众人只是利用她,但适才在风域中,文史君仅把他从空中拉下,在危急时刻还将玉笛送给他用,而且还细心的帮他把长剑带出,他并不是弥水玉,对众人也没什么帮助,文史君完全可以保存体力营救无情,但他还是耗费体力帮了他,这让他还怎么怀疑文史君的用心呢?此时经过水城和风域,他们也算是同生共死共患难的人了,无形之中,他已将文史君和左清璃落三人看作了生死相交的朋友。

他们小心的向前走去,王莲心中紧张,到了火域,她就是关键,能不能救出无情就看她能否控制住地火了,她虽是弥水玉,但能不能灭地火心里却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向前走了大概半里地,左清停住脚步,“前面就是火域了。”几人往前看去,果然见前方三丈开外有无边无际的火光,那火竟不似平常的熊熊烈火,而是深蓝色的火苗,一丝红光也没有。左清道:“这就是地火,我们再往前走就会炎热无比。”他突然咦了一声,“糟糕,往常的火苗只窜起三尺多高,今天的火苗为何有六七尺高?难道冥王竟用法力把地火增加了一倍吗?”

几人无不吃惊,原来的地火他们就无能为力,现在强大了一倍只怕更加凶险。文史君道:“左清,先别担心,我们有可爱的莲妹妹,她会帮我们的,对不对,莲妹妹?”

王莲点点头道:“我从没灭过地火,实在是没什么把握,且先试试看吧。”

璃落道:“此时没有把握也要做,不管怎样,即使今天炼域的威力增加一百倍,我们也要把无情救出来。”

左清也道:“不错,我们今日拼尽全力到这,左冷性命堪忧,如果再救不出无情,有何脸去见左冷?”

文史君道:“那我们就直接冲过去吧,莲妹妹,这次就看你的了。”

王莲点头,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向着火域奔了过去,璃落不放心,“我和你一起起走。”说着并肩和她走在最前面。

越往前走,温度越高,众人越感到炎热,他们脱下外袍,只穿单衫,但行了里许,只觉得穿单衫也顶受不住炙热的气息,到后来几人只觉得心烦意乱,口干舌燥,通向被汗水浸透,又走了一会儿,几人都已气喘吁吁,被火气烤得金星乱冒,脑中嗡嗡不止。终于众人看到了火域之口,璃落道:“王莲这回需要你施法了。”

突然身后的冰言晃了几晃,险些晕倒在地,他经过两层炼域,真气所剩无已,再被烈火之气炙烤多时,只觉得眼睛生疼,头脑发木,不能思考,此时又接近火源,更觉得眼珠都要快爆裂了。王莲看他难受,赶忙转身拉住他的胳膊,将自己的手心和他的手心相对,过了片刻,冰言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流遍全身,头脑也开始清醒过来,虽仍觉得脚底发烫,但比刚才要舒适得多,他一睁眼发现王莲在给他耗费真气,连忙甩工她的手道:“不要浪费真气,你要扑灭地火才行。”

王莲见他无大碍,抽回手来,她虽是至阴至寒,但经烈火炙烤,也觉得并不舒服,只是比别人要耐受。文史君道:“火域中为何没有看到无情的魂魄?难道她经受不住烈火焚烧,竟消失了吗?”

左清听文史君语气焦急,忙道:“没有,你不要乱猜,无情就在地火正中心,那火势最旺,力量也最强,只是今天火热太强,我只担心无情禁受不住。”

璃落道:“那我们就快点闯进去,不要在这耽误时间。”

王莲走上前,挥动手掌,催动真气,就要发功,忽听文史君道:“且慢,莲妹妹,你先别忙,到了里面有你出力之时,现在先看我的。”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两个小瓶,扔向那火域之中,口中说道:“让我们先让寒潭水开路。”

这水是他清早从弥水池中所灌,这两具瓶子也是文史门中的宝瓶,看着很小,实则能盛一大桶水,两瓶就是两大桶,现在为了救无情,他连宝瓶也不再爱惜,只见两个小瓶投到地火中,忽然变得如水桶大小,破碎开来,寒潭水四面飞溅,这水果然厉害,片刻之间四周的火减弱,火苗也缩回地中,闪出一条空隙。

文史君道:“快,沿着这空隙我们冲进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