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四十章 风域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4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岸上的如山等人一见他们上岸,立刻攻了上来,没有了黑水浪的攻击,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看清,原来缠住左冷的软鞭是璃落的,只见璃落收回软鞭,伸手抱住左冷,将她轻轻放在地上,伸手施真气护住她的内脏,不让毒气攻心。对冰言和王莲道:“照顾好她。”左冷全身真气耗尽,又中了黑水之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冰言一到陆地,立时神清气爽,胸口畅快许多。

这时如山等人攻到,文史君和左清冲上去迎战,这次文史君再也不敢大意,他拽出腰间玉笛,和如山和个道士战到一处,左清却被几名使者包围,他们几人经过刚才的水域,真气耗散了二三成,现在又和敌人打斗,对方数量又多,二人不禁显露疲态。

璃落手提软鞭加入战团,她与人相斗从不用兵器,今日凶险万分,却也不敢托大,这软鞭名为凤羽鞭,长有一丈多长,乃是用凤凰的羽毛所打造。

虽然她也损耗了一些真气,但毕竟几人中她法力最高,此时挥开长鞭,人未到鞭先及,一鞭一个,先打退了几个冥界使者,左清立感轻松,挥动黑魔剑将剩余几人打退。

璃落又攻向如山几人,那长鞭威力极大,如山等人围住文史君,文史君一时到也杀不死这么多人,但身边的几个道士接连被长鞭击中,发出阵阵惨叫,文史君挥动玉笛和如山相斗,如山知道再打下去不是他们的对手,他纵身一跃,退出老远,和那些冥界使者径自消失不见。

众人见敌人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赶忙过来查看左冷的伤势,左冷此时已近昏迷,璃落刚想为她输送真气,她却摇摇头,勉强说道:“不用管我,赶快去救无情,小心刚才对此人又使什么诡计,我在这等你们,待你们救了无情再来找我会合,我们一起回去。”她气息微弱,众人不禁难过,刚才要不是她冲出结界推开大浪,他们也许就会被那浪头卷回,后果不堪设想。

璃落对左清道:“我们闯下面二层,你留下照顾她。”

左冷道:“不谁也不用,这次的水域比我们之前时厉害了好几倍,风域和火域肯定也会威力加强,多一人多一此力量,不用管我,我们来时不是说好,要拼尽全力救出无情吗?你们不要忘了。”

璃落眼中含泪说道:“左冷,那你就在这休息,等我们先去接无情,回来再接你。”

左冷点点头,闭上了双眼,璃落在她身体四周布下结界,让外人无法看到她的存在,这才站起身对众人道:“我们虽做了准备,但冥王等人也做了准备,接下来会更危险,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只是苦了冰言与王莲。”

王莲忙道:“我和冰言也是心甘情愿的帮忙。”她见这几人为了救无情都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而左冷宁可中黑水毒也要送他们上岸更是感动,若说她在见到如山时曾有几分怀疑,现在则是完全消除了,只想一心一意的要帮他们把无情救出来。

璃落道:“我们刚才耗费真气太多,现在先稍事休息,再去闯风域。”众人点头称是,几人休息片刻,元气恢复了一些,虽不能功力全复,但也不再有疲累之像。

几人向前走去,左清道:“风域比水域威力更强,里面的风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世间的大风,而是冥界特有的阴风,这阴风和刚才的阴风相比不可同日而语,风域中的阴风更强更大,不仅能将人吹得毫无踪影,而且能将人的心凉透,生命全息,以往我们闯风域虽费许多真气,但最终也能闯过去,今天看水域的能力增强数倍,恐怕风域也比过去难闯,我们要多加小心。”

众人点点头,怪不得冥王将无情关在炼域,这炼域易守难攻,而且还能磨损无情的元神,真是一举两得。

几人往前走了一阵,忽觉前方阴风大作,呼啸不绝于耳,左清停住脚步,道:“各位,前面就是风域了。”

众人还没有走到风域中便听闻风吹过的呼呼之声,就知风域中的阴风必然强劲无比,王莲和冰言都很担心,不知通融通过风域。

文史君笑道:“虽然我对水域有些不了解,但对风域却做了一些准备。”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里面是几个小瓶,他取出两个,倒出几粒黄色药丸和蓝色药丸,“黄色的是护心丹,可护住心脉,不管风有多大,都不会伤及心脉,蓝色的是复力丸,这可是我文史门中仅有的复力丸了,我们大家都分了吧。”

每人都服下两种药丸,立时觉得心脏之处有股暖流,知道是护心丹的作用,又过了一会儿,又觉得神清气爽,体力复原。不禁赞叹药力的作用。左清突然回身问璃落:“用我的黑魔剑和王莲的绿剑再加上你的软鞭不知能不能过风域?”王莲和冰言不知其意,文史君却笑道:“好主意,可以一试。”

璃落思索片刻,“如今炼域力量加强,我也不敢保证,但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王莲问道:“你们说得是何意,我怎么不明白?”文史君笑道:“莲妹妹,一会儿你就明白了。”王莲不便再问,只听璃落对冰言道:“我本想让左清保护王莲,我和文史君闯炼域,但如今形势大变,我们需要左清帮忙,所以只能由你保护王莲,你只需紧紧拉住她的手别让风把她吹走即可。”冰言点点头,到现在他一丝力未出,心中不安,要他保护王莲这是他份内之责,自然应允。

左清从怀中取出一根手指粗细的银绳,“风域中的风特别大,有时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为了避免意外,我们用绳子绑在各自的腰间,顺序前行会稳妥许多。”

文史君笑道:“左清,你变聪明了。”左清道:“这都是我家魔尊想出的主意。”文史君一笑,“我说呢,你要变得比我聪明,我会不甘心的,但是魔尊就算了,我不和那家伙比。”

众人按顺序将绳子绑在腰间,璃落在最前面,左清第二,王莲和冰言在中间,文史君垫后。璃落向王莲要一她的绿剑,“大家小心,我要进去了。”

冰言和王莲见左清没有打头阵,心中奇怪,好歹他也曾闯过风域,在前带路应该会好些,但又一想璃落法力高深,有她在前也许更有把握。

众人小心翼翼地步入风域中,刚进去就觉得耳边传来巨大的呼啸声,阴风夹杂着尘土向他们扫来,幸亏众人吃过护心丹,虽觉得阴风阴冷无比,但有护心丹护住心脉,纵然身上难受但心脏之处却觉得温暖异常。

众人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眯着眼向前走,越往里走风越大,如鬼哭狼嚎一般甚是恐怖,而且风吹在身上如刀割一般生疼,渐渐地,几人速度慢下来,又勉强支撑了一会儿,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几乎要被阴风吹到半空中,前面的璃落突然停住了脚步,她把绿剑取出,用力插在地中,那地面坚硬无比,常年被阴风吹袭,已比石块还硬,但那绿剑却被璃落按到地中只剩一截剑柄。她又取出长鞭绑在剑柄上,抻了抻,觉得结实了才放心,她把手向后一伸,左清立刻把黑魔剑递给她,她接剑在手,看准距离,剑尖朝下向前插去,黑魔剑正好插到离他们一丈左右的正前方,在如此强劲的风中,那剑竟稳稳地插进地中,同样只剩一个剑柄露在外面,她又将手中的软鞭甩了出去,正好缠住黑魔剑的剑柄,她抻抻长鞭觉得很结实,然后趴到了地上,拽着长鞭向前向前爬去,左清也趴了下来。

冰言和王莲这才明白,原来璃落用二剑一鞭做了一个固定,让他们可以拽着绳子前进,心中不禁佩服,他们也趴下来,几人就这样拽着绳子向前爬去,后面没有绳子拉的人因为腰间有绳子和别人相连,也不会被风吹走,待璃落爬到黑魔剑之处,身后之人已把绿剑拔出递了过去,璃落接过又向前掷去,同样只剩剑柄露在外面,然后又继续拽着往前爬去。地面的风力比站立时所受的风要小多了,他们用这种方法迅速前进,果然事半功倍。

就这样爬了一刻钟功夫,风力陡然又强,璃落虽法力高深,但也无法将剑掷出一丈远,那剑刚一掷出,便被风吹回,虽然剑身上带着她的内力,但只要一松手,内力便不能连续从体内获取,余存的内力被狂吼的风一吹变散。璃落无奈只得将长鞭往回拉,待黑魔剑到近前,她伸手抓住,插在离绿剑不到一尺的地方,然后向前爬去,但两剑离得太近,长鞭便松出太多,她只好把多出来的长鞭缠在手腕上,她离两剑最近,身后的左清等人却已够不到剑,全靠真气抵御阴风向前爬,但没一会儿,璃落连一尺的距离都已插不到,只好改为半尺一插剑,如此一来,行动更缓,突然缠在他们腰间的绳子猛的一紧,冰言竟然被狂风吹到空中,他一出变故,王莲被他向上一提,顺势也被吹到空中,地面上的三人拼尽全力才没有被他们带起,但却损耗了大部分内力,尤其是左清和文史君二人紧紧拉住绳子,想把他们拽下来,但这样一来苦了璃落,她用力抓住剑柄,固定在地上以方便文史君和左清去拉冰言王莲二人,她一人承受了五个人的重量,还要抵抗狂风,霎时觉得疲惫不堪,好在冰言和王莲被拉了下来,重新趴回地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