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九章 水域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左清拉着王莲向前走去,越往前走眼前越开阔,竟似这是地底的另一个世界,但阴风阵阵,冰言有些抵挡不住,他虽是护玉人,法力却不如其他几人高强,只觉体内被阴风侵袭,这阴风不同于弥水池中的寒水,寒水冷冽,可以运功相抗,但阴风却直往五脏六腑渗透,他屡次运功却无法将它们完全赶出体外。他正觉得难受,忽然一只小手拉住了他,正是璃落,她也不讲话,只是将真气源源不断地灌输到冰言体内,璃落法力高深,不一会儿就将他体内的阴气驱散干净,冰言顿时感觉通体舒畅,他刚要说多谢,但见璃落的目光正望着前面呆呆出神。

冰言也赶忙向前望去,只见前面一条大河拦路,再走近些,才发再那河水竟黑如墨汁,而且水流湍急,波浪涛天,让人不寒而栗。

左清停住脚步,“这就是水域,里面的黑水能侵蚀魂魄,让魂魄大伤元气,不知有多少妖魔鬼怪的幽灵在此烟消云散。”突见文史君欲向前看个究竟,他赶忙叫道:“文史君小心。”

文史君一愣,“黑水虽对魂魄有害,但我们并非魂魄,也非凡人之驱,催动真气飞过去即可。”

左清道:“文史君不知,炼域厉害无比,否则冥王也不会这么任由我们闯过来,这黑水虽主要对魂魄有害,但它对人危害更大,魔尊和我们第一次闯水域时就差点葬身在这,因为这黑水能吸走人的真气,我们第一次闯时因为没有准备,竟有大半真气被黑水吸走,而且这黑水对我们人来说更是毒水,只要沾上点便会命丧黄泉。”

大家听左清说水域这么难闯,都不由担忧,又看黑水滚滚,波浪翻腾不止,更加没有把握。

文史君道:“我们可以飞昨高一些,离水面远了,自不会沾上黑水。若黑水吸我们的内力,我们也可运功相抗。”

左清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黑水的水浪不会一成不变,你飞多高,水浪就会长多高,黑水也会跟着往上涨,让你防不胜防。”

文史君一皱眉,“那你们第一次是如何过的?我虽知你们闯过炼域,因为你们总是强调弥水玉的作用,我居然没有问过其余两层要怎么过。”

众人听左清把黑水说得可怕,都不敢近前,只听左清又道:“我家魔尊法力高深,第一次魔尊和我兄妹二人渡河时,因不知水浪会随人升高而升高,所以耗尽真气压制水浪,险些丧命,后来魔尊和我们兄妹催动真气,在我们三人周围形成层层结界才过了此河,但也是危险重重。”

文史君一听笑道:“魔尊果然聪明,用真气形成结界,自可以抵制水浪,还不用怕沾到黑水,我们六个人要比你们三人真气多,等会儿我们在周遭布下层层结界不就行了。”

左清点点头,“正是如此,只是布下结界就要耗损真气,那下一关风域就更难闯了,所以我们要最少的人耗损真气,剩余的人保存体力过风域才行。”

璃落道:“我和文史君耗损真气布结界,你们剩余之人留到第二层再出力。”

文史君点头道:“也好,为了救出无情,我连性命都不顾,耗损些真气也不算什么。”

但左清不同意,“弥水玉是关键,所以王莲一定要保存体力到第三层扑灭地为救出无情,但第一层水域乃是最简单的,你们二人是我们中法力最高的,所以我想这一层由我和左冷来保护你们闯过,然后第二层我和左冷就不去了,由你们去闯剩下的两层。”

文史君道:“不行,我和璃落法力高一些,我们先闯第一层,你们闯第二层,到时我和璃落也可以借助你们之力闯入第二层,这样我们谁也不会落下。”

王莲听他们为了救无情争着布结界,心中感动,不管无情是不是大魔头,单是有这么多人为她舍身忘死的这份情谊就让人感动。

璃落也道:“不要争了,就这么定了,我和文史君打头阵,大家准备飞到黑水上空。”

冰言突然道:“我法力低微,即使闯过黑水,也无法闯进风域,而且我去不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不如我再这等你们,这样布结界时可以少耗损一些真气。”

璃落望碰上他一口回绝,“不行”,又轻声劝道:“冰言,你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你是护玉人,弥水玉在哪,你当然也应该在哪,我总觉得护玉人肯定不会仅仅陪着弥水玉修炼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作用,我们这一次有了王莲,也算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不能再出一点差错,你这护玉人一定要跟在身边才行。”

冰言听她之言一愣,她居然说不能再出一点差错,就好像她曾经闯过这炼域一样,但见她一番好意,认为她又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维护自己,于是说道:“好吧,那我去就是。”

几人准备停当,站成一排,璃落和文史君站到两边,他们二人催动真气,在众人周遭布下层层结界,腾空而起飞到黑水的上空。

突然间,波浪迅速升高,向着他们几人掀来,但那黑水浪只碰到二人设下的结界,却无法侵袭众人之身,但那黑水浪更加汹涌翻腾,形成更大更更强的水浪向他们拍去。王莲见那水浪比一次的不知要大多少倍,心中突然紧张起来,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黑水吞没。

璃落和文史君眼见这番水浪强大,不敢大意,又在在周围布下几层结界,但见水浪翻天盖地地袭来,将他们卷在浪中,虽有结界护体,众人还是感觉呯的一声,似有什么重物击在了他们的身上,结界顿时被水浪冲破好几层,二人只好又用真气填补上,加快速度向对岸飘去。

黑水浪两番没有将众人击下,变得咆哮起来,四面八方的水浪一层高过一层,全部向他们砸来,霎时间他们被困在浪中辨不清方向,只能乱闯,但刚突破一层浪,新的一轮更大更强的浪又向他们袭来,他们步履艰难,四周全是水浪,顿感压力增大,呼吸受阻,胸闷气短,其中冰言最为难受,他只觉得摇摇欲坠,若没有结界保护,他早就被大浪卷走了。

璃落和文史君一看大急,左清大喊:“以前浪头虽强,但也不像这次这么凶猛,这可如何是好?”但四周全是浪涛之声,众人根本没听清他的话。

原来如山奉师命出岛来到冥界,就是为了提醒冥王小心魔教再来救无情,并告诉冥王弥水玉可能被文史君等人找到要冥王多加防范。

冥王一听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们会真行去找弥水玉,这弥水玉可是地火的克星,若是弥水玉灭了地火,无情肯定会被救走,他这才对炼域施法,使炼域力量更强大,阻止他们救人。

眼见浪头奔流不息,众人却无计可施,他们前进速度变得更加缓慢,正在这紧要关头,左清和左冷也耗损真气助璃落二人把结界布得牢固一些,结界极速增强,前进速度加快,片刻之间冲出了层层大浪。他们眼前没有水浪,顿时看到对岸,赶快调整方向向着对岸加速移动。但黑水浪却不肯罢休,重又聚起大浪拍来。在这危急时刻,除去王莲冰言,剩下四人再也不惜耗损真气,他们推动结界冲出大浪向岸边移动。

忽然,有无数支利箭向着他们射了过来,虽然利箭碰到结界立即落入水中,但这些箭力道强劲,削弱了结界的力量,众人皆知今日必然是一场死战,王莲本想加入他们,但想到自己是救人的关键,若是此时耗费真气,只怕即使闯入火域也无法扑灭地火,救不出无情,那时岂不前功尽弃?所以她着急地看着四人布结界,却不敢轻易相帮,而冰言自身早已被水浪压迫的胸口难受,别人虽能勉力支撑,他却已面如死灰,极其难受,几欲晕倒。

黑水浪和利箭轮番进攻,众人速度又慢下来,文史君大急,心道:“我费尽千辛万苦找到弥水玉来救无情,难道今日变成一场空吗?”

众人正在心急之间,忽见左清往前迈了一大步,挡在前面,双手向前推去,只见前面的水浪立时降了下去,他紧接着又一掌拍出,把几人前面的利箭也击落,但新的浪头又集结起来,向他们扑来,左清一掌一掌的推出,不肯停歇,他们眼前顿时开阔起来,众人加快速度,眼看就要到达对岸,这才看清,原来几位冥界使者和如山几位道士正一同向他们放箭,但他们自顾不暇,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放箭而不能攻击敌人。

幸亏有左清连续不断的掌力,他们慢慢的开始降落,眼看就要落到岸上,突然身后的黑水像发了怒一般怒吼碰上翻天覆地的向他们卷来,他们的结界已不如刚开始强大,此时前有利箭后有大浪,万分危急,突然左冷一个纵身,从结界中冲出来,对着身后的大浪用尽掌力推了出去,她用上了十成十的力,若在结界中用力,因为有结界的阻碍,攻到水浪上最多只剩七成力,但她此时冲出结界,力量丝毫不受阻,全部真气都打到了大浪上,大浪顿时四散喷水,瘫软下去,但左冷的身上也被黑水溅上不少,她身子摇摇欲坠,眼看就要落入水域中,突然从结界中伸出一条软鞭,将她卷回结界中,同时几人也平稳地落到了岸上,他们刚一上岸,黑水立刻停止进攻,安静了许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