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八章 冥水何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3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众人点头,不敢大意,好在河面虽宽,施法也能过去,他们刚要过河,突然笑声突起,众人大惊,左清道:“奇怪,以前冥王从不派人把守此地,怎么今天会突然有人?”

只见几个人影从半空飘落,大家一看竟然是如山几位道长。王莲道:“如山道长,是你?”她和如山只见过一面,但见他们几位道长仙风道骨,不自觉地多了几分尊重之意。

如山冲她点点头,“王莲姑娘,多日不见,不知你的事情办完了没有?”

王莲道:“已经办完,但我现在要帮朋友一个忙。”

如山一笑,“我曾说过,你天生异禀,若是能修道,必成正果,何必要和魔教中人混在一起,难道你不知魔教臭名昭彰吗?”

左清怒道:“如山,你乃我手下败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快叫你的人闪开,否则别怪本护法对你不客气!”

如山并不理他,又对王莲道:“我们蓬莱人一向以救天下为已任,除恶扬善,而魔教却残害生灵,甚至连魂魄都不放过,不仅不让魂魄进入冥界重新投胎,反而用抹灵珠抹去他们的记忆,训练成鬼兵祸害天下,谁好谁坏,姑娘难道分辨不出吗?我曾想让姑娘去我蓬莱修道,如今我还是不改初衷,希望你离开这些魔头,去我蓬莱,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莲听他语气诚恳,想起渡新道长在青水河上虽拔掉青水怪的长舌,但仍想留下他一命,也是心存善念之故,而如山此时又诚意相劝,更觉蓬莱道人并不像文史君所说的那么坏,反而文史君因无情被道士骗过就恨尽天下所有的道士,行事未免偏激。虽然她答应帮文史君等人救无情,但文史君一路对她照顾目的并不单纯,她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介意,此时听完如山的劝说,她竟有些动摇了。

文史君见王莲不语,知道她被如山说的有些心动,便道:“如山你不要蛊惑人心,若是你蓬莱以天下为己任,何必跑到冥界来,这也是你的责任吗?”他自从见到如山几人后,便觉得他们有什么阴谋,如山虽然看出王莲奇特,却不知道她就是弥水玉,只是一味地让她去蓬莱未必安着什么好心,在见到渡新时,他曾问过渡新,如山出岛的目的,但渡新却浑然不知,今天他才明白,原来华唐不知怎的知道他们救无情的消息,居然让如山在此拦截。

如山轻蔑地撇了一眼文史君,“那日你对我蓬莱讽刺挖苦,我便觉得你可疑,后来才知你就是文史君,天下谁不知文史君暗恋大魔头无情,今日你救她只是一已私欲,若无情被你们救出肯定会在世间掀起腥风血雨,我蓬莱人断然不会让你们做此恶事。”

他说的义正言辞,斩钉截铁,王莲更加怀疑,魔教既然称魔,自然有些魔性,像那左清第一次见她就对她呵护备至,正常人怎会这样?虽然文史君和左冷曾说她对左清有过恩惠,但她从不记得有此事,至于无情,自己更不认识,仅是听左清和文史君说过,但她究竟是好是坏,自己却不得而知,今日见左冷时,她明明对所有的人都冷冰冰的,可是却突然对自己亲热,是不是因为要利用她救出无情才转换态度?

她心中正自猜疑,忽听文史君冷笑一声,“臭道士,我告诉你,你在蓬莱修行还不到三百年,三百年前的旧事你自然不知,我可以不怪你,但今天我们就算拼死也要救出无情,就凭你,还那个本事能拦住我们,识趣的,快闪开,否则我们可要动手了。”

那日左清与华唐大战后,左清负伤逃走,华唐却没有赶尽杀绝,而是一脸忧色的叫如山去办一件更重要的事,原来华唐已感觉到弥水玉现身,虽然他不知弥水玉的确切方位,但却知有了弥水玉,魔教和文史君肯定会救无情,他心中担忧,但他是一岛之主,事务繁多,脱不开身,才派如山几人到冥界提醒冥王做好准备,并助冥王一臂之力,防止无情被救走。

如山到蓬莱还不到三百年,而文史君经过那场旧事后曾答应无情不去蓬莱闹事,故而如山并不认识文史君,但他曾经向冥王提及在路上遇到他们的事,冥王哈哈大笑,告诉他无花水就是文史君的真名,他这才知道,不禁暗自后悔没有在当时除去文史君。今日见这些人果然来救无情,又见王莲也在其中,他总觉得王莲心思澄明适合修道,因此极力相劝。

但文史君等人早已不耐烦,左清手一挥,黑魔剑在手,剑尖直指如山猛地刺了过去。

王莲听如山说天下人皆知文史君暗恋无情,更加印证了心中猜测,无情果然是文史君的心上人,怪不得他每次提到无情都会黯然神伤,还为了她费力寻找自己,只是不知为何,她自从恢复记忆后,已不再对文史君倾心,此时心中也并不再难过,但见左清刺向如山,不禁为他担心。

却见如山哈哈大笑,霎时冥水河上阴风大作,几个冥界使者突然出现,左清陡觉阵阵阴风,感到心里发冷,他暗自运气抵挡,剑势便去得缓了,眼前一闪,却见如山和冥界使者凭空消失了。

左清只得退回岸边,“不知为何,他们这次有了准备,我们要小心些!”

文史君道:“大概华唐和冥王知道我们已找到弥水玉,他们二人法力高深,一定也感到弥水玉重现人间,只怕此次危险重重。”

璃落道:“不管如何,我们既然来了,就绝不打退堂鼓,快过河吧。”说完带头飞到冥水河上空,众人紧随其后,突然河面上阴风大起,向他们吹来,王莲心中一惊,险些身形不稳,冰言是众人中法力最低的,也有些摇晃不定,璃落一把托住冰言,左清扶住王莲,二人这才站稳。到了对岸,几人落下身形,文史君道:“我们要争取时间,左清,你快些带我们去炼域,否则只怕发生什么变故。”

左清答应一声,突然拉起王莲的手,“跟我来!”王莲心跳加快,没想到在这危急关头,他会做出这种举动,他的手掌宽厚,手指粗大,完全把她的小手包在里面,她脸上发红,却不便甩开,任由他拉着往前走去。

往前走了一段路,经过了几个宫殿,再也无人拦阻,几人都明白,虽然无人拦阻,冥界却早已准备万全,忽然左清停住脚步,回头说道:“这就是炼域了。”

众人只见地面上有一个圆形大洞,洞口最宽处约有五尺,里面闪着阴森幽暗的微光,左清道:“我们要从这跃下去,但洞内有很多恶灵,你们要多加小心。”又嘱咐王莲,“千万不要松开我的手,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王莲见他目光坚定,手掌更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心想,不管他们是否利用我,但在危难之时,他们不曾抛弃我,这就够了,她对着左清点点头。

左清拉住她,往洞内跃去,文史君和左冷也跟着跳下去,冰言和璃落最后,王莲只觉得降速极快,下落所带之风和洞中阴风混合在一起向他们吹来。王莲闭上眼睛,突然感到四周伸手无数只手来拽她的衣服,她吓得大叫一声,顿时觉得口中吸进了一口阴气,难受之极,她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只见无数的幽灵游走在他们四周,有的拽他们衣服,有的向他们脸上吹着阴气,还有的试图往他们身体里钻。王莲哪见过这种场景,吓得浑身发颤手脚无力,幸亏左清抓着她,否则她一定会吓晕过去,左清听到她一声喊,立刻用右手挥动黑魔剑在她身边划了几下,那些幽灵害怕黑魔剑的魔气,纷纷闪避,离开王莲,左清在王莲耳边说道:“放心,有我在!”虽简单的五个字,但顿时让她心安。

文史君却和她不同,他见那些幽灵向他们抓来抓去,笑嘻嘻地和他们打招呼,随手抓住身边幽灵的一只手,“你的手太凉了,哥哥给你暖暖。”但也奇怪,他一抓那手,那手便消失了,众幽灵知他厉害,不取再来抓他。

璃落却讨厌这些幽灵,她双手画了个弧形,顿时一道白光照亮洞内,那些幽灵怕光,再也不敢近前,冰言在他身边,见她的白光也将他护住,心中感激,知她有意保护自己。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他们才落到洞底,待几人站定,左清道:“你没事吧?”他神情关切的望着王莲,王莲点点头,“没事。”她想抽回自己的手,但左清却不肯放,“越往里走越危险,有我拉着你,会好一点。”王莲不便再说什么,而且内心觉得有他拉着她,她会更安心。

左清见众人没事,说道:“往前再走就是炼域的第一层水域,大家小心些。”文史君道:“无论什么样的水都难不到我和莲妹妹,我们可都是在弥水池长大的,快走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