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七章 闯入冥界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3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左清道:“我要回去准备一下,拿上翠屏山的护灵瓶,当初无情自刎后,我们用护灵瓶盛载无情的魂魄,有助于她元气的复原。我还要通知左冷,这样万一有什么变故,人多些也好照应。”

王莲心中却还有一个疑惑,“就算我们把无情从炼域中救出来,她已是魂魄,再也不能复活,要怎样投胎为人?冥王肯定不会再帮忙了。”

左清一笑“这你不用挂怀,其实她就算不投胎,也能重新为人,只是不能除去记忆,当初是她一心想要忘记往事才执意要去冥界投胎的。”说到这,他突然回身问璃落,“不知你可有什么帮忙要带的?”他的语气和神情甚是尊敬,璃落摇摇头,“不用,你只带好护灵瓶就行。”

王莲和冰言一脖子狐疑,并不太懂左清所言,只听他又对文史君说道:“明日一早,我和左冷便过来与你们会合去救无情”

文史君道:“也好,我今日正好多带些寒潭水,顺便带上复力丸,希望一举能救出无情,这一天我实在是等得太久了。”

王莲见他一提到无情便伤心不已,心想,难道无情才是他的心上人?否则为何他对无情之事这么上心?她对文史君本已暗自倾心,但自从恢复记忆后,不知为何,这种感觉忽然变得很淡,此时虽隐隐感觉无情是文史君的心上人,但心底却已不再伤心难过。这主要是因为她恢复记忆后,乏力也随之恢复,觉得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柔弱,再加上左清众目睽睽之下对她呵护爱慕。她本就是一个喜欢被人呵护的女孩儿,此时身边有了左清与冰言,自然对文史君的感情变淡了。

左清临走时望了一眼王莲,突然说道:“你放心,在炼域,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会保护你,你不用害怕!”说完化为一阵黑烟消失在半空中。

王莲见左清看向自己时深情无限,不禁有些脸红,想到今日初见左清,他就毫不遮掩对自己的关心,心中又感动又害羞。文史君笑道:“莲妹妹真是好福气,有冰言这个护玉人紧随身侧不离不弃,又有哥哥处处维护你,如今连左清都对你青眼有加,唉,哥哥可真是羡慕你。”

王莲一笑,“你也不用羡慕我,你不是一心要修道成仙去见嫦娥吗?怎会羡慕别人?”

“啊?”文史君一愣,想起他们初见面时,他曾对王莲说过,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见天上的嫦娥,此时见她重提旧事,不禁莞尔,“你自从恢复了记忆变得有些调皮了,还敢取笑哥哥了,不过我还真想见见嫦娥,看看她究竟有多美?”

璃落讽刺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门中到处美女如云,犹嫌不足,还妄想什么嫦娥,难道你把自己当作癞蛤蟆不成?”

“你,你才是癞蛤蟆,我文史君英俊潇洒是白马王子。”文史君说不过璃落,气呼呼地说道。众人哈哈大笑。王莲的心情也不由的变好很多。

几人回到大殿之内,各自休息。王莲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想到自身的经历觉得奇妙无比,自从听文史君说刘家庄消失可能和弥水玉有关后,她就对弥水玉上了心,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就是弥水玉,而刘家庄也只是她的一场梦境而已,而冰言原来是护玉人,怪不得她第一次见他就对他充满信任,原来他才是自己最亲的人。她胡思乱想,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待王莲收拾好来到大厅时,左清已从翠屏山赶回来,身旁还站着一位紫衣女子,那位女子虽然美貌无比,但却是冷若冰霜,左清介绍道:“这便是我的妹妹左冷。”

王莲见她一脸的冷漠,正不知如何是好,但左冷却走到她身前拉住了她的手,打量她一番笑道:“你就是弥水玉?果然甚是奇特,昨日我哥哥回去后,将你的事都告诉了我,又说你帮了他很多,对他很是照顾,我哥哥虽是魔教中人,但为人正直豪爽,有恩必报,你既对我哥哥有恩,就是对我魔教有恩,现下你又肯帮忙去救无情,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王莲见她对自己亲热,这才放下心来,但心中却是奇怪,左冷说她对左清有恩,这是怎么回事?她和左清昨日才第一次见面,什么时候对他施过恩惠了?她正想问个明白,突然文史君把脑袋凑过来,瞪大双眼张着嘴,一脸惊讶,王莲问道:“文史君,你怎么了?”

文史君说道:“莲妹妹,你不知道,这左冷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个冷美人,从来不笑,见谁都好像有仇一样,怎么今日却对你破天荒地例外了,真是让我吃惊,这可是我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见她笑呢!”

左冷一向对人冷漠,但左清回到山上向左冷说明王莲就是弥水玉,左冷大是惊讶。又得知王莲悉心照顾受伤的兄长时更是感激她的善良,左清又对左冷明言,说他喜欢上了王莲,想到王莲将来可能会是自己的嫂子,左冷自然将王莲当做一家人看待,态度也和别人不能同日而语。

王莲一听也不禁奇怪,她适才见左冷确实对谁都冷冰冰的,怎么突然对自己亲热?难道是因为她要帮忙救无情才这样吗?或者像她刚才所说,是因为自己帮过左清?可是她又哪里帮过左清了?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突听璃落在旁边笑道:“文史君,这只能怪你的人品太差,入不了左冷的眼,王莲心善,左冷当然会喜欢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文史君不服,“我也心善,人品也好,我也要笑着的左冷。”说着向左冷扑来,左冷往旁边一闪,他扑了个空。

璃落道:“天天玩这样幼稚的游戏,你可真是无聊!快点吧,我们该出发了。”

文史君收起玩笑,从桌子上拿起一把长剑递给王莲,“莲妹妹,这剑叫绿剑,和我的玉笛一样珍贵,你虽然恢复法力,但拿着这绿剑说不定也能派上用场。”王莲见他说话郑重,知道今天必然会是一场大战,她接剑在手,绿剑通身绿色,剑身上隐隐有一层绿光,一看就知是宝物,她明白文史君的良苦用心,也就不再推辞。

璃落对冰言说道:“你是护玉人,要时刻在王莲的身边保护她。”然后又对众人说道:“希望今日一次成功,救出无情,所以大家要拼尽全力!”她虽然年纪最小,但说话自有一种威严,众人都点头称是。

他们一路向西飞行了大半天,才降落到一片荒无人烟之地,左清道:“我们先在这休息一段时间,到天黑之时,冥界入口才会显现,到时肯定是一场大战。”

王莲奇道:“为何我们现在无法找到冥界入口?”

左清笑道:“冥界乃幽灵聚焦之地,除去冥王和冥界使者,大部分幽灵都无法见光,自古至今,只有天完全黑了之后,冥界入口才会出现,我们也只有等到那时方可入内。”

众人飞行了大半天也确实有些累了,他们席地打坐,闭目养神。天渐渐黑下来,他们精神饱满,等待着冥界入口的出现。突然璃落轻声喊道:“入口出来了。”

众人向前望去,只见一座若隐若现的黑色宫殿出现在他们前方,那宫殿飘忽不定,似有似无,犹如幽灵一般,宫殿上方写着“冥关”二字。王莲心中有些紧张,她虽是弥水玉修炼而成,但最近一段时间才闯荡江湖,对冥界根本一无所知。冰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是至阴至寒之人,冥界也是阴冷之地,你们有共通之处,你不会有事的。”

王莲点点头,有这么多人守在身边,她的胆子也大起来,只听璃璃落道:“你们做好准备,我们现在就要进门了。”不知为何,璃落年纪最小,此时却俨然成为领袖一样。

冰言向左清问道:“左护法,你家魔尊此时到炼域了吗?”因为他听左清提过魔尊为了救无情曾数次闯入炼域,现在弥水玉已现身,正是救无情的大好时机,而且左清昨日回翠屏山应该向魔尊提及此事才对,可是却一真未见魔尊现身,故而相问。

左清轻声笑道:“魔尊神功盖世,自会在紧要关头出现,眼前这些小事,我们几人就可对付。”

冰言听他不愿多讲,不好再问,只见璃落一马当先向冥关奔去,几人也赶忙随着璃落来到冥关门口,璃落双掌推出,那飘忽不定的大门忽向左右一缩,闪出入口,只见里面幽暗阴森,还有一些鬼气四处流窜,甚是诡异,璃落并不说话,直接闯了进去,他们只觉得阴风扑面,极不舒服,刚走了片刻,只见前面有一条大河拦路,河边高竖一牌,上写“冥水河”。

冥水河的河水出奇的静,不见一丝流动,犹如一潭死水,文史君道:“冥水河是幽灵进入冥界必经之地,河水虽不似弥水池中的水寒冷,但却阴冷刺骨,阴气极重,每个魂魄都会被河上的阴气所伤,若不小心掉到河里,轻则元神大伤,重则烟消云散,我们虽不是魂魄,却也要小心为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