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六章 寻找弥水玉的目的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4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人们这才明白为什么王莲和冰言那么亲厚,原来冰言是护玉人。文史君道:“冰言,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你乃一介凡人,就算有些法力,也并不很高,所以我一真没把你瞧在眼中,却没想到你是弥水玉的护玉人,真是出乎意料,你说得对,我找弥水玉确实有我的目的,但我并不像世人所想的那样,将弥水玉的真气吸尽提升自己的修为,何况我文史君平生最爱美人,莲妹妹明知我隐瞒身份还不怪我,仍然随我来文史门,我感激不尽,怎会狠心伤害她,其实我找弥水玉只是因为想救我的一个朋友。”

冰言与王莲听文史君找寻弥水玉的目的居然是为了救他的一个朋友,大感意外。想起以前和文史君在一起时,他总是很讨厌道士,在青水河上更是和渡新赌气杀死青水怪,难道是为了那位他极看重的朋友吗?只是每次问他,他都不愿多说,又看他提到这位朋友一脸落寞之色,问道:“你说的那位朋友可是被道士骗过的那人吗?”

文史君重重地叹口气,刚要说话,左清接口道:“这位朋友是我魔教中人,还是由我来说吧。

我们要救的这人是魔教上一代魔尊无情,她不仅是文史君的朋友,更是我魔教的主心骨,她美丽温柔,性情温和,我们众人都很敬爱她,但三百多年前被道士所骗,一时想不开,竟自刎身亡。

现在的魔尊发现后为时已晚,只好将她的魂魄收集起来,但无情不想再记起这段伤心往事,她就是因往事伤透了心所以才自刎,可想而知她因此事受了多大的打击,她说她不想为鬼,也不想再为魔,她想重新投胎,转世为人。

魔尊和我们百般相劝,她都不肯改变主意,无奈之下,魔尊只好把她的魂魄送往冥界,并拜托冥王让她投胎到一个好人家,那冥王刚开始答应的很好,可是不知为何他居然把无情的魂魄囚禁在炼域,让她时时处在地火的炙烤中受苦。

我们当时并不知情,魔尊按冥王所说的人家去看望重新投胎的无情,却发现无情根本就没有转世为人,魔尊这才知道上当受骗。

我奉命查访此事,才知一切都是蓬莱掌门华唐搞的鬼,他请求冥王将无情的魂魄打得烟消云散,并许诺以后蓬莱岛任冥王差遣,冥王因此答应了,但无情毕竟是上一代魔尊,魔法很高,哪有那么容易烟消云散,冥王用了几次方法都没有成功,最后无奈把她关在炼域。

炼域分为三层:水域、风域、火域,一层比一层痛苦,冥王见屡次不能得手,居然将无情囚禁在最狠毒的火域,那火域中的火全部是地火,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抵抗。

炼域本来是冥王为了对付那些极其厉害的鬼魂所设,不管多厉害的魂魄在里面也会被折磨的形神俱灭,无情是一代魔尊,虽然自杀,但魂魄所蕴含的能力也不小,而且在送她去冥界时,我家魔尊为防不测,又为她的魂魄加了好几层结界,所以那地火才没有将她烧尽,但她时时受地火炙烤,却也受尽煎熬,只是知道被冥王所骗,心中充满愤恨,才凭着她的魔力和魔尊形成的给界勉力支撑。

我家魔尊知道上当后,带着魔兵攻打冥界,冥王仗凭有炼域,竟不加拦阻,魔尊法力高强,带着我和左冷闯入炼域,虽然勉强闯过水域和风域,但到达火域时我们真气所剩无已,根本无力与地火相抗,更别说救出无情,眼睁睁地看着无情在熊熊烈火中受苦,我们却束手无策,最终无奈退出。

待魔尊恢复了法力,和冥王终于大战了一场,抢去了他两颗抹灵珠,但我们的魔兵也死伤甚多,那些死去的魔灵也被冥王留在了冥界,魔尊虽然大败冥王,但没有救出无情,自也无法开心,又见损失了许多魔兵更是大为恼火,回到翠屏山,我们也开始招揽那些四处游荡的幽灵,将他们用抹灵珠抹去记忆训练成一支鬼兵,想着将来再去冥界时可以用他们来对付冥王的手下。

为了救回无情,魔尊又来到文史门向文史君求助,文史君一直以为无情早已转世为人,他觉得无情上一世活得太痛苦,因此想在她为人的这一世就不再打搅她,让她快乐的度过一生,待见到魔尊后,才知道原来无情居然在炼域中受苦,他本想和我们一起闯炼域,但魔尊拦住了他,因为这根本无法救出无情。

他只好去软玉石上寻找破地火的方法,软玉石告诉他只有弥水玉才能扑灭地火,因为地火烈性极大,而弥水玉是至阴至寒之物,正是地火的克星,只有找到弥水玉才能救出无情,只是文史门中虽然有弥水池却无弥水玉。好在软玉石提示三百年后弥水玉就会现身,所以我们别无他法,只有等待弥水玉现身。文史君痛恨冥王扣押他的朋友,从魔尊手中要了一颗抹灵珠,但凡来他门中求助之人,他都要那人签下灵魂协议,死后灵魂归他所用。

但三百年的时间又太过漫长,我们怕无情撑不了那么久,幸好弥水池中的寒水对地火也能稍微抑制一些,每隔十年,魔尊便偷闯一次炼域,把寒水带过去一些洒在无情周围的地火上,待地火抑制住的片刻让无情恢复元气,三百年间,我们就是这样帮助无情修补元气。

冥王见魔尊数次闯入炼域都无法救出无情,更是不管不顾,任由我们去闯,因为他知道,炼域厉害无比,连魔尊都无法救出无情,又何必担心。

三百年后,文史君终于得知弥水玉在东南方出现,他赶忙动身去东南方寻找,却碰到了王莲,知道她必定与弥水玉有关,所以才带她来文史门中查看弥水玉的下落,万没想到她本人就是弥水玉。既然得知了弥水玉的下落,我们肯定是想去救无情,只是不知你们肯不肯帮忙?”

左清一口气将寻找弥水玉的目的说完,王莲唏嘘不已,她心思单纯善良,在红蛇谷中遇见黑鹰受困都会相救,更何况是个人,再看文史君和左清一脸伤心,正期盼地等待自己的回答,璃落也是泪光盈盈,似乎被他们所感动,她扭头看冰言,冰言紧锁双眉,正在思索,见她看他,问道:“你要和他们一起救无情?”

王莲点点头,“虽然文史君找我的目的不纯,但我遇到危险时他也曾挺身相救,而且也是因为他才让我重新想起你,找回久远的记忆,还让我认识好几位朋友,如果你不介意,我真得很想帮忙。”

听王莲要帮忙救人,冰言有些犹豫,“说实话,我有点介意,文史君虽数次帮你,但他是怕你落入别人的手中而失去弥水玉的下落,用心并不单纯......”

“冰言,你可不能这么说。”文史君打断他的话,他知道冰言在王莲心中的地位,现在王莲已恢复记忆,要想让她帮忙,必须让冰言同意才行,“我虽然用心不纯,但我对莲妹妹真的是不存一点恶意,而且她有危险时,我也是真心想帮忙的,并不是不单纯,因为莲妹妹心地善良可爱,就算不是因为弥水玉,我也会帮她的。”

璃落道:“冰言,我知道你担心王莲,我们也都明白她是个好人,但你让她见死不救,未免不妥吧,难道你就这样教导她修炼吗?”她口中责怪冰言,心中却很难过,上一世你辜负了我,这一世难道还要这么自私吗?

璃落语气中充满责备,冰言顿时无语,他可以怀疑文史君,但对璃落却是充满好感,想他与催西鬼大战时元气大损,又受了毒气侵袭,是璃落帮他驱毒,又输真气助他复原,而且还怕文史君耻笑他,找了个借口让王莲把文史君引开,没有听到自己运功时的喊声,她那样善解人意,此时居然责备他,让他不禁汗颜,其实他也不是说不让王莲去,只是王莲是他守护多年的人,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他在身边陪伴,他只希望她能平安快乐的修炼,不受世俗打搅,不要冒险,想那炼域厉害无比,翠屏山的魔尊都不能与之抗衡,王莲若去,会不会有危险?但见璃落责怪,他又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自私了。

他望着王莲,她正等着自己的决定,现在她已恢复记忆,又和以前一样信赖他,如果他不让她去,她也一定会听话的,只是她会不快乐,会变得有心事,如果她郁郁寡欢,他岂不后悔,他长叹一声,“好吧,既然他们千辛万苦的找到你,你又能帮上他们的忙,而且也愿意去,那就去吧。”

他是护玉人,又是陪伴王莲长大的人,是师是友是兄是父,他的话对王莲至关重要,众人一听他让王莲帮忙都喜不自胜。文史君对冰言笑道:“我以前叫你冰木头真是大错特错,我今日就向你道歉,请你原谅。”说着对着冰言深深一揖,冰言赶忙还礼,文史君又道:“魔尊已闯炼域数次,对地形熟悉之极,断然不会让莲妹妹遇险,何况还有我与左清左冷兄妹,一定会护你们周全!”他语气极为真挚,半点也没有浮夸之意。

冰言道:“如此我就放心了,不知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