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五章 恢复法力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1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当她向冰言提及此事时,冰言笑笑,说道:“每个人和每个人的际遇不一样,你虽无父母,但有我的陪伴也不算是寂寞,何必还要一个真正的家呢?”

“不!我就是喜欢被人呵护的感觉,只有你一个人,太少了,我还想要一大家人在一起快乐热闹的生活。”她不知为何,变得无比任性。

冰言摇头笑笑,以为她在耍小孩子脾气,不再理她。她赌气地径自走开了,当晚她便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是人间的一个女孩叫王莲,母亲在她出生后就死了,父亲一个人把她带大,只是她却痴痴傻傻,直到十八岁才正常,父亲高兴之余让整个刘家庄都来为她庆祝,但却出现蓝色烟雾让刘家庄消失,她伤心至极,到处寻找家人的下落,却一个也看不见,最后她从梦中惊醒。

但不知为何,她真得化作一阵烟雾离开了鄱阳湖,跑到那个她自以为是刘家庄的空地去,也许是她不想让梦醒得那么快,也许是她太渴望有个家,她竟然真得相信了那个梦,把它作为现实,忘记了自己的真身,更忘记了一直为她付出的冰言。直到她碰见了文史君无花水,以后的事,她自然都不用再想了。但她为什么会做那样一个梦?到头来真得就像软玉石上所写:“太虚幻境梦一场”,她不禁眼圈一红,泪水夺眶而出。

池边几人见她无端落泪,都不明所以,文史君睁开双眼笑道:“莲妹妹,原来你就是真正的弥水玉,怪不得你天生特异,你虽是一块玉石,但渴望家人和朋友,如今虽然得知刘家庄是你的一场梦,但是你也算性情中人,你看看我们,冰言对你如何自不必说,就是左清左护法,第一次与你相见,便对你关照担忧,也可称得上是你的朋友,而我和璃落更不用说,虽然我隐瞒了真实身份,但从未骗过你,也从来没有伤害过你,当你遇险时,我们大家也陪在你身边,难道这不是你所要的家人的关爱吗?其实家人并不是只有父母,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也是你的家人,你也不用难过了。”

王莲听他劝慰,知道他一番好意,虽然他隐瞒身份,但在青水怪掳走她时,他也曾冲到水下去救她,而璃落也帮助过她多次,左清虽是第一次见面,却细心照顾她,时刻关注她,即使现在,见她落泪,他也一脸担忧地望着她,而冰言更是像父亲一样教导她,养育她长大,又像兄长一样逗她开心,他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了。又想起自己梦见刘家庄时,只有父亲没有母亲,难道不是因为当时身边只有像父亲一样的冰言吗?大概梦中的父亲王恺就是按冰言的形像描绘的,她有冰言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执着于有父母的家庭?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此时冰言正心疼又怜爱的注视着她,眼中分明也闪动着泪光,这正是父亲对女儿的神态,他对自己付出了所有的爱,可是她却因为一个虚无飘渺的梦境就把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冰言给抛到了脑后,冰言不但不怪她,还甘愿陪着自己来文史门寻找答案,一路上对她言听计从,从来没有苛责过她半句,现在真相大白,她内心除了自责还是自责。她从软玉石上站起身,飞身而起,凌空飘在了水面上,向着冰言飞了过去。

众人听文史君刚才说王莲就是弥水玉,无不吃惊,虽然知道她和弥水玉关系密切,但她毕竟为人形,又是单纯善良之人,谁也没料到她本人就是弥水玉修炼而来。此时见她腾空而起,完全已不再是之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孩儿,愈加惊奇,原来王莲恢复记忆后法力也随之恢复了,只见她轻飘飘地落到冰言身边。

冰言一脸喜色,“你知道我是谁了?记起我们之间的事了?”王莲点点头,飞身扑到他的怀中,搂着他的脖子,轻声问道:“冰言,我是不是还像鄱阳湖的莲花一样美丽漂亮?”冰言眼中含泪,宠溺的把她搂住,“我家的玉儿此刻比鄱阳湖的莲花更美更漂亮,因为我家玉儿长大了。”

王莲闻听眼泪夺眶而出,满足的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玉儿在冰言的眼里永远是美丽的,我差点就失去你了,你对我那么好,我却如此无情,你不怪我吗?”

冰言笑道:“我是为了保护你而生的,我一辈子都会为你而活,怎么会怪你?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你也并非无情,只是你当时太渴望融进人类世界,所以才把梦境当真,忘记了原来的你,也怪我当初没有及时了解你的心事,忽略了你的感受,不管是福是祸,庆幸的是你又想起了我,我还和以前一样,会永远守护你,陪在你的身边。”

王莲点点头,心中又是感激又是自责,她把头抬起来,伸手擦去冰言眼角的泪滴,笑道:“我想做回以前那个无忧无虑,一心只想修炼的小玉石,可以吗?”

冰言也擦去她脸上的泪水,顺便刮了刮她的鼻尖,笑道:“当然可以,有我在,你想怎样就怎样,天塌下来,有我冰言替你顶着呢。”说完二人哈哈大笑。

旁边几人见王莲回来和冰言相拥而泣,此刻又哈哈大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不知发生了什么。左清更觉心头发堵,只觉得看到冰言把王莲搂在怀中,心里莫名的不悦,又听他口口声声叫她玉儿,更是不喜,觉得冰言在有意彰显他和王莲比别人更亲密。

这时文史君也已从软玉石上回到池边,见左清面露不悦之色,心中好笑,他知道左清的心意,故意说道:“冰言和莲妹妹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相识,他们的关系亲厚,无话不说,冰言爱莲妹妹,而莲妹妹也爱着冰言,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不是家人胜似家人,恐怕世上再也没有比冰言对莲妹妹更亲密的人了,而且莲妹妹最爱的人也应该是冰言,哎呀,看他们二人抱在一起,莲妹妹终于记起了冰言,这一幕可真是感人呀!”左清脸色越发阴沉,文史君更是好笑,又添油加醋的说道:“我以后再不能叫冰言为冰木头了,他为我的莲妹妹付出了这么多,我以后应该称呼一声冰言大哥才行,你说呢,左护法?你看他们紧紧相拥是不是也很感动?”

左清脸色难看之极,眼中充满怒意,他见冰言和王莲亲密,明白王莲想起过去之事,也断定她和冰言关系非浅,但还是感觉心中不舒服,此时又听文史君一口一个“莲妹妹”的叫着,更加气恼,虽然明知文史君是在激他,但他还是忍不住,挥掌向文史君打去。

文史君哈哈大笑,躲到璃落身后,“要打就打她,她法力高不怕打,我可是靠脸吃饭的,还准备迷倒更多美人,你可不能把我打坏了。”见左清不敢打璃落,他又笑道:“左清,你才第一次见莲妹妹,怎么火气这么大?我觉得你应该跳到弥水池中用寒水洗洗去去火才对。”说完又大笑不止。

左清拿他毫无办法,见他站在璃落身后就是不出来,只顾一味取笑他,他生气不已,璃落说道:“文史君,你嘴下留德吧,还是快点把王莲的事情向我们讲清楚。”

这时冰言和王莲也走了过来,冰言道:“还是我来讲吧,虽然我没有去软玉石,但大概的情形我也知道的差不多。玉儿其实才是王莲的真正名字,她是弥水玉修炼而成,这弥水池是她出生之地,顾而她对这里很熟悉,因为我是护玉人,是为保护弥水玉而生的,所以能找到弥水玉的藏身之地,为了找到弥水玉,我先是感觉到了弥水池的存在,但当我长途跋涉到了沙漠中,才发现这已是文史门的范围,而且弥水玉的气息完全没有了。

只可惜当时没有亲眼见到文史君,否则也不会被他所蒙骗。原来那时玉儿已到了鄱阳湖中修炼,待我赶到鄱阳湖中与她相见后,我们就一直在湖边安身,她日日修炼,我就在旁边陪伴,引导她不要修炼成妖,待她修成人形,到十八岁时,我让她先去附近的村落感受一下人类的环境,但她却被人间深厚的亲情所吸引,企图得到一个真正的家,有父母,有邻居,所以才会做了一个刘家庄的梦。

只是她太执着,竟把此梦当真,忽略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真实的自己,她梦想找出刘家庄消失之迷,当时我见她难过,身边又跟着文史君,而玉儿已经完全忘记了我,执意要和文史君到文史门中问个究竟,我因为担心她,自然也跟了过来,此后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现在玉儿已恢复记忆,法力自然也就恢复,文史君出现在她身边时我就看出他并非凡人,如今我更加断定,文史君利用玉儿来弥水池只是想找到弥水玉,他是弥水池的主人,自然知道弥水玉的作用,所以,文史君,现在你可以说出你找弥水玉的目的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