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四章 弥水玉的最初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文史君笑道:”这还差不多,你若再能登上软玉石,我估计文史门的门主就该让给你做了。“说完服腾空而起,飞到软玉石上,坐在王莲身边,低声道:”莲妹妹,我也来打坐了,你若有什么想不起来的,哥哥可以帮你一起想。“

王莲睁开眼冲着他笑着点点头。对他的负心竟也有些不在意了。然后二人又一同闭上了眼睛。

有文史君坐在身边,王莲的心稳定了许多,她努力搜索脑海中的片断,终于看到了最初的自己。文史君坐在王莲的身边,他们都和软玉石心意相通,像冰言所说的一样,软玉石将王莲所想之事全部传达到他的脑海中,但当他看到王莲的最初时不禁吓了一跳。

那时王莲只是一个小小的玉石,深深地沉寂在寒潭水底,终日与泥沙为伍,突然有一天,水流奔腾不息,上下翻滚,她竟被寒水搅到了水面,寒水本是至阴至寒之水,她来到水面接受温暖阳光的照射只觉得甚是舒服,从此再也不愿沉入水底。年长日久,她慢慢地有了灵气,可以自由地在水面漂流,于是她和水流为友,终日戏耍,用小小的水浪托着她在水面来回移动,终于有一天,她在水浪上飘移之时不小心碰到了软玉石,刚开始她心中害怕,软玉石比她高出数倍,她一个小小的弥水玉碰上去只怕要粉身碎骨,但意外的是软玉石在碰撞之处忽然塌陷,并没有和她正面碰撞,而是向里缩了一些,懈了她的力道,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碰撞之声,她也丝毫未损,自此她对软玉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每日让水浪托着她碰撞软玉石玩耍,每次软玉石就像一位温柔的长者把她接住,从来不会伤寒她,她在寒潭中过得逍遥自在,快乐无比,只愿这种日子永远这样下去,突然有一天,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她无处避雨,只好躲在软玉石身侧,忽见软玉石中蓝雾涌动,她一时兴起,就想躲到软玉石中,那软玉石似乎知道她的想法,竟然从中间裂开一道缝,她顺势滑了进去,在软玉石中她四处游走,甚是快乐,外面的风雨再也无法侵袭她。

自从她知道软玉石可以栖身后,便成日里钻进钻出,把软玉石当作了自己的家,直到有一日,寒潭水不知为何开始急速打旋,而且水量骤减,迅速形成一个大的漩涡,将她裹在其中,她害怕之至,想去投身到软玉石中,苦在她已被漩涡卷进其中无法脱身,她被漩涡卷着急速往水底沉去,似乎水下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力要将这些寒潭水吸走,她不知漩涡要将她带向何处,只是头晕脑胀的翻滚着一路向下,但刹那间漩涡最深处发出一道耀眼的蓝光将她击到半空中,那道蓝光极强,这一重击顿时让她化为一股蓝色烟雾飘散到空中,失去了知觉。

旁边的文史君脑海中也闪现着王莲想到的画面,不知为何竟似感同身受,好像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事,他心中奇道:“我竟不知我软玉石可以把两个人的感受也能连到一起。”

王莲脑中继续闪现着之后的情形,自从她化为蓝色烟雾飘走后,不知身落何方,待她再次恢复玉石之状,灵气慢慢复原,才发现她身处一个湖底,这湖正是刘家庄所在地的附近——鄱阳湖。她在这安了身,每日与小鱼为伴。好在她本就无忧无虑,知道再也不能回到寒潭中,也就随遇而安,况且寒潭水冷,从未有任何生物,如今她见了这小鱼甚为高兴,每日追着小鱼玩乐,兴致勃勃,乐不思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概是几百年,又或者是几年,她突然听到水面有人呼唤,“玉儿,玉儿,我已找你多时,你该现身与我相见了吧。”这声音温和柔缓,让她不由心动,“这是谁?玉儿又是谁?”

她突然想浮出水面看个究竟,待她浮出水面,看到一个年轻人,一身黑衣,正脚踏长剑在水面上呼唤,这人居然是冰言,原来那时她就和冰言认识了。

冰言见到她展颜一笑,笑容中充满宠爱的神情,他踏剑来到她身边,温柔地说道:“玉儿,你我终于相见了。”

她一脸好奇地问道:“你是谁?为何要找我?我叫玉儿吗?”

冰言用手抚摸她,笑道:“我叫冰言,玉儿是我给你起的名字,我已经找了你好多年,你问我为何找你,那是因为你是弥水玉,而我是弥水玉的护玉人。”

“我居然是弥水玉?”王莲想到这里已然大吃一惊,她刚才知道自己是寒潭中的玉石时本已惊异过度,隐隐地觉得她就是弥水玉,但亲耳听到冰言这样说还是禁不住吃惊。

身边的文史君更是吃惊非小,他们一直知道弥水玉和王莲有着莫大的关联,却没想到她本人就是弥水玉修炼而来,而一向沉默寡言的冰言居然是弥水玉的护玉人。想起初见冰言时,冰言曾经说过,说他一直在王莲的身边,原来他和王莲的渊源这么深。文史君睁开眼睛看着王莲,却发现她正望着冰言,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口中说道:“冰言,我是......”

冰言柔声说道:“先不要说,待你完全想起来再说也不迟。你可以想想还有别的什么事?类似刘家庄,到底是不是你的梦境?”

王莲点点头,重又闭上双目,文史君此时兴趣大起,不肯错过一点,见她闭目,他也赶忙闭上眼睛去感受她的内心。

“你是护玉人?我是弥水玉,那你是来保护我的?”她好奇地问道。

冰言笑道:“正是,我是来保护你的。”

“你是怎样知道你是护玉人的?是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告诉我,每个人活在世间都有他特定的职责,而我的职责就是弥水玉的护玉人。”

“那你要怎么保护我呢?”

“当然是陪在你身边保护你,同时陪你修炼。”

“我现在灵气大增,还用修炼吗?”

“当然,你还只是全个玉石,虽然灵气大增,但亦正亦邪,我要陪在你身边,防止你坠入妖魔之道,所以我希望你修炼成人形。”

“人形,是像你一样吗?”

冰言终于被她充满稚气的话逗乐了,他笑道:“人有男有女,男的大多像我一样,女子便不同,像,像......”他一时说不上来,指着湖中的一朵盛开的莲花说道:“女子就像这朵美丽的莲花,你现在还未修炼成人,所以还可以选择性别。”

冰言是那样的亲切,他是她的护玉人,她立时心里高兴起来,从此,她再也不用一个人寂寞的修炼了。她认真地想了想,觉得这是她修炼以来第一次重大抉择,在寒水中,她从未见过任何花,如今这莲花美艳娇嫩,开满了湖面,她每日都要浮出水面欣赏好一会儿,终于她做了决定,“我要做女子,像莲花这么漂亮。”

“哈哈”,冰言开怀大笑,那个冰言和现在沉默寡言的冰言完全是判若两人,也许他只是在她面前才这样展示真性情,也许是怨自己忘记了他才变成现在的沉默寡言。“你要做女子?好,希望我的玉儿将来修炼成像鄱阳湖中美丽的莲花一样让人赏心悦目。”她见冰言高兴,竟也莫名其妙的笑起来。

自此,冰言日日陪在她身边修炼,她无忧无虑心思单纯,修炼进展迅速,但有时也难免心浮气躁,被妖气所迷惑,每当这时,冰言在旁就会悉心教导她平心天静气,心存善念,不要修炼成妖,不知为何,她那么信任他,那么听他的话,他在她心中似父亲,似师父,似兄长,无微不至的呵护她,教育她,陪伴她。也幸亏有了冰言,她才没有修炼为妖。终于有一天,她变为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站在冰言面前,嘻嘻笑道:“冰言,我修炼成人了,你看漂不漂亮?像不像莲花那么美丽?”

望着她灵动的大眼睛,冰言宠溺的一笑,“我家玉儿终于修炼成人了,我再也不用担心你变成妖了,而且玉儿非常非常漂亮,无人能及,和那些莲花一样美丽!”

听了他的夸赞,她开心地笑起来,“是吗?我和莲花一样美丽!太好了,我喜欢漂亮,等我长大一些,我还要变得更漂亮!”

从那以后,她再也不肯变回弥水玉的形态,终日以人形相伴在冰言身边。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在鄱阳湖畔过着世外桃园般的生活,在她满十八岁时,冰言对她说道:“玉儿,在人间,十八岁已经是大姑娘了,你想不想出去见识一下人间的一切?“

“是吗?”她问,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长大了,这么多年,冰言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和当初见他时相差无几,但自己却变得大不相同,她长高长大了,心思也和儿时不一样了,听到他允许自己去人间看看,她兴奋又期待。她先在附近的几个村庄看了看,不禁有些奇怪,原来世间的每个孩子都有父有母,不像她孤苦伶仃一直一个人,看到人间的孩子都在父母面前撒娇耍赖,而父母也是极力呵护宠爱,她突然羡慕起来,她也想有个家,也想要父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