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三章 坐上软玉石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6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王莲站在池边,内心突然升起一种欲望,她要去到软玉石上,如果成功,她便会想起往事,如果不成功,大不了死在弥水池中,也算死得其所,也许那样一来,文史君多少能够记住她,只是她死后,不知文史君会不会为她伤心落泪?

她望着软玉石,此时软玉石已恢复原状,丝毫看不出有左清摸过的痕迹,塌陷之处也完好如初,她低头看看池中的寒水,问冰言道:“我真得就这样走过去吗?你不用帮我吗?”此刻她已感觉到,她和冰言在很久以前就认识,而且她心中对他亲切之极,只要是他说的话,她丝毫都不会怀疑。

只听冰言温柔地说道:“放心去吧,这本是属于你的地方,不用我帮忙你也会很安全的。”

王莲点点头,她深吸一口气,抬腿就要迈入水中,但她刚抬腿就感觉胳膊被人拉住,只见左清正一脸担忧地望着她,说道:“这寒水连我都过不去,何况是你?我不管你有什么奇特之处,都不许你冒险!”

王莲心中不禁大为感动,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这样斩钉截铁地对她说不许她冒险,虽然今日和左清初次见面,他又是魔教中人,但她却相信他是真心对她好,不像文史君有利用她的想法。突然她觉得刚才为文史君而死的想法有些可笑。

她轻轻笑了笑,不再羞怯,说道:“你放心,冰言是我的亲人,他不会害我的,而且若是我有危险,你们都在旁边,可以随时救我。”说完轻轻推开他的手。

左清仍不放心,说道:“要不我和你同去,也好过你独自冒险。”刚才落水的心悸让他无比担忧,他法力高深尚且不能安然闯过弥水池,她一个小姑娘,万一发生意外受到惊吓可就不好了。

王莲听他此言更觉心中温暖,见他一心维护自己,心想,我和他虽初识,但若是有这样的一个人在我身边,我心足矣,为何非要想着并不在意自己的文史君呢?

文史君见左清不放心,劝道:“左清,你放心,有我在,自然不会让她出什么危险,你让她姑且试试,我会仔细瞧着,若她稍有下坠之势,我一定救她上来。”

璃落也道:“正是,我也会像刚才救你一样去救王莲,但现在,你还是让她试试,我相信冰言,他不会骗王莲的。”说着她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冰言,冰言向她点点头,对王莲说道:“玉儿,我们都会保护你,不会有事的。”

左清这才不再拦阻,但仍担忧道:“你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喊出来,我们也好救你。”

王莲点点头,抬脚迈入弥水池中,她心中虽然相信冰言,但待鞋底真得碰到水,心中却又紧张起来,那池水果然冰凉,却不刺骨,而且还有一些舒服,似乎池水在温柔地抚摸她一样,不知为何,她的心慢慢安定下来,她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左脚完全踏入水中,紧跟着右脚也踏了进去,两脚全部进入池中,众人紧张地在池边盯着她,看她会不会沉下去。因为弥水池的吸力之强,刚才几人都已经领教过了。

王莲双足进水,立刻下沉,左清啊的一声,就要伸手去拉她,但身边的璃落迅速按住他的手,道:“你看她的神色。”左清抬头看王莲的脸,只见她一脸惊奇与迷惑,但完全没有恐惧之色,他这才放心。

只见王莲迅速下沉,池水片刻之间已经没过她的小腿,但突然池水起了大的波动,似乎有种不明力量在推动池水向王莲流过来,转眼间,王莲竟被一股池水如喷泉一般托了起来。众人一见王莲居然被寒水托起,离池面足有一尺高,无不惊奇,不明白为何吸力极强的池水没有将她吸进水中,反而还能让毫无法力的她站在水面上。唯独冰言微笑地看着王莲,似成竹在胸。

王莲站在小小的水浪上不再下沉,她突然感觉这种情形很眼熟,仿佛在很久很久之前,她就经常这样玩耍,那水浪托着她在池水水面上滑来滑去,池边几人只觉得王莲像在踏浪游玩一般。

文史君笑道:“我竟不知池水也可以这样玩耍,以后有时间我也要这样玩会儿。”

那水浪推动王莲在水中滑了几圈,突然向着软玉石的方向极速奔去,眼看王莲就要撞到软玉石上,软玉石突然变形塌陷,懈了这股水力,稳稳地接住了王莲,然后又奇迹的恢复了原状。王莲站在软玉石上,更加觉得熟悉之极,好像在记忆深处,她也曾经在软玉石上玩过这种抛接的游戏。

众人见王莲果然像冰言所说登上了软玉石,而且软玉石也并没有像刚才左清碰触时的塌陷,虽说王莲刚碰到软玉石时,它也有瞬间变形,但那是为了更好的接住王莲,似乎池水和软玉石都与王莲有着某种默契一样,王莲刚一登上软玉石,水面立刻恢复了平静,那股水浪也即消失不见。

王莲在软玉石上站定,仔细打量着脚下的软玉石,见软玉石里面隐隐流动着蓝色之气,她不自觉地蹲下身子,想将手伸进石中,尽管她心中告诉自己,这软玉石虽会变形,但石头就是石头,手怎能伸到石头里面,但直觉却还是让她伸出了手,说也奇怪,众人只见石面光滑平整,但王莲的手却真的伸到了软玉石中碰触到那正在流动的蓝雾,又见她的小手在软玉石中随意摆动,毫不受限制。

文史君笑道:“冰言,你说对了,果然除去我,这世上还有另一个人能上软玉石,而且她和我一样居然能将手伸到软玉石中,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人居然是莲妹妹,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有弥水玉护体,因为弥水玉是在弥水池中形成的,所以这弥水池的池水竟不肯伤害她吗?这可真是奇怪之极。”

冰言并不答话,只是专心地看着王莲,璃落却道:“一定是这样,弥水池是弥水玉的生源之地,自然她在这会如履平地,不受阻碍。”

王莲在软玉石上玩了一会,才盘膝坐下,像文史君一样将手放在膝头,闭上眼睛,忽觉脑海中涌出了许多片段,虽然模糊,但似乎又很真实,她只觉方寸大乱,突然大叫一声,随即睁开了双眼。

左清听她大叫,不觉担心,冲口说道:“文史君,快快救她!”

文史君轻轻笑道:“不要急,她既然能安全到达软玉石,就不再会有任何危险。你好歹也是魔教的大护法,怎么碰到儿女情长之事,却这么紧张。”

左清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她虽然有弥水玉护体,但始终是凡人,我自然有些担心。我可不像你,对每一个女孩儿都嘻嘻哈哈,到最后却失去了自己真正爱的女孩儿。”

文史君苦笑一声:“你什么时候也像你们魔尊一样,变得伶牙俐齿了?”

王莲环顾池边几人,见左清深深担忧,还欲让文史君救她,心里对他充满好感,她笑道:“左大护法,不要紧,我刚才只是模模糊糊的想起了许多事情,但都是些零散片段,一时纷乱才禁不住喊了一声,我想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可能真的来过这里,因为我对弥水池中的寒水和软玉石都很熟悉,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需要好好地想清楚。”

文史君奇道:“你在很久以前来过这里?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可是文史君,是文史门的主人,文史门中发生的任何事怎会瞒得过我的双眼?这可是有些怪了。”他想起自己在鄱阳湖畔见到王莲时,她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而且她才十几岁,怎么会在很久以前到达大沙漠中,来过他的文史门呢?就算她身上有弥水玉护体,但那也是弥水玉的记忆,并非王莲的记忆。

冰言却道:“玉儿,没有关系,你的确来过这里,只是你一直不愿想起,现在你坐在软玉石上慢慢想,不用急,因为你忘记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王莲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她静下心来努力想看清楚脑海中那些零星的片段。

文史君见冰言故弄玄虚,对王莲知之甚多却不肯明言,心中不悦,问道:“你既然知晓一切,为何不直接告诉莲妹妹和我们?还要她去软玉石上费力想起这些有何用?”

冰言望着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只是想让她自己想起来,这样她才能真实的感受一切,如果我当初直接告诉她,她只是听了一个故事而已,并没什么益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弥水玉的下落吗?现在你也可以到软玉石上,你和玉儿都和软玉石心意相通,你们同在上面,她在想些什么,脑海中浮现什么,通过软玉石你也会看得一清二楚。”

“是吗?这主意不错。”文史君见冰言不仅对王莲了解很多,似乎还了解他的软玉石,心中不服,道:“冰言,你可弄清楚,我软玉石是我文史门中之物,我对它可比你要知道得多,你能坐上去吗?”不知何时,他已不再称呼冰言为冰木头了。

冰言一笑,道:“不,我当然不能上到软玉石上,我想世上除了你们二人,再也无人能上得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