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二章 试过弥水池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3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妙心走过来,脸现惧色,但文史君吩咐,她不敢不听,她站在池边,深深吸了口气,凌空而起,飞向池中央的软玉石,但她刚飞到弥水池上空,突然似有一股极强的无形拉力,将她往池水中拽去,她啊的一声惊叫,极力上跃,但还是被这股无形的力量向下拉去,眼见就要落入水中,文史君飞身过去,将她拉回池边,她脸色惨白,惊魂未定,躬身道:“多谢帅君。”然后狼狈地退到了一旁。

左清见状,好胜心犹起,说声“我来试试。”话间未落,人已飞到了弥水池的上空,他是魔教的大护法,法力自然不低,他刚才见到池水似乎能将人下拉,所以做了充足的准备,凌空跃起一丈多高,他刚到空中,果然感到有一种极强的吸力将他向水下吸去,他知这是寒水所发的力量,他的法力要比妙心高出许多,刚觉有下坠之势,立刻又纵身飞起一丈多高,想迅速飞到软玉石上,但没想到离水面都这么高了,还是感受到池水的超强吸力,将他向下拉去,他奋力向前跃,眼见就要跃到软玉石上,突然喊声“不好”,池边众人只见左清急速向水面落下。原来那弥水池越靠近水中央吸力越强,左清没有防备到这一点,眼见鞋底就要沾上池面的寒水,池边几人不禁为他担心。

左清感到下坠之势极快,赶忙又提气向上纵去,但为时已晚,脚底已经沾上池水,池水刚一沾身,他陡觉吸力大增,眼见软玉石就在前面,他反应迅速,伸手便去搭住软玉石,想借力重新跃起,哪知他的手刚一搭在软玉石上,手搭之处突然塌陷,原来那软玉石竟然软如棉絮,他手一落空,身子急速向水中落去。

众人大惊,正想请文史君搭救左清,突见璃落飞身而起直奔左清。此时左清的双腿已陷入水中,正自无计可施,无奈之下,只得又去抓软玉石,但不管他碰哪儿,一碰之下软玉石必然塌陷下去。

璃落已看出左清极度危险,她如离弦之箭快速向他飞去,众人眼见弥水池的寒水吸力如此之大,都为璃落捏着一把汗,却见她飞在水面上并不见下坠之势,反而一直向前滑落到左清的身边,伸左手抓住他的衣领,想用力将他从水中拉出来,众人不由暗自佩服璃落的法术高强。但璃落刚将左清提起一点,却又落了下去。

原来璃落一边运气抵御池水的吸力,一边还要分神去救左清,加上池水中央的吸力又强,她一时不慎,险些被左清给带入水中,左清一见忙道:“不要管我,快离开!”他一说话,身子又立刻往下落去。

璃落并不答话,她悬浮在水面上,伸出另一只手也拽住左清的衣领,重新用力将他向上拉。众人见她脸色绯红,双手因用力变得毫无血色,知道她正拼尽全力。

站在池边的冰言不知为何十分紧张,虽然知道有文史君在,璃落与左清必然不会有危险,但还是忍不住对文史君说道:“你快救他们回来吧!”

文史君却淡淡一笑:“你是担心左清还是担心璃落?”

冰言一皱眉没有答话。文史君叹了口气,低声道:“世事难料,你果然还在乎她,只盼你这世不要再失去她。”

冰言一愣,不知文士君的话是何意?但明显是指向他和璃落。他心中一惊,难道他与璃落之间还有什么别的关系吗?为何他一点儿也不曾记得。他正在犹疑不定,忽听文史君又道:“你放心,璃落法力高强,她只想救人不会有事的。”

璃落的法力果然厉害,左清开始慢慢地向上升,待他的脚刚离开水面,璃落又用力拉他往池边退来。左清的下身已完全湿透,虽然他修为极高,不怕寒冷,但却觉得身上浸透的水向绳子一样缠住他的腿,仍然将他向下拽去,他不想让璃落完全承受他们二人的力量,想借助璃落的力量向上纵去,减轻她的负担,但不知怎的却没有纵起来,幸亏有璃落拉着他,他才勉强没有落下水去,但已是狼狈不堪。

璃落刚开始速度极快,但现在她已用尽全力,而且还要负担左清的重量,帮助他抵御池水的吸力,片刻之间,她的额头上面布满了密密的汗珠,脸色由红转白,飞行的速度也变慢了许多。璃落是几人中法力最高的,她都如此艰难,别人更加不敢尝试了。

冰言在旁边观看,见璃落很是费力,向文史君问道:“他们能安全回来吗?”

文史君一笑,说道:“你放心,璃落的法力虽然不能登上软玉石,但救左清还是没有问题的。”说完,他又对左清大声说道:“原来魔教的左大护法也过不了我的弥水池,还得靠人救才能回得来。”

左清听文史君奚落,却不敢分神答话,生怕一说话再坠入池中,在璃落的努力下,二人缓慢地落回池边,待二人站定身形,都已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说也奇怪,他们一到池边,吸力顿消,原来只有在弥水池的上空,才能感受到水的吸力。

左清赶紧坐在地上运气驱寒,片刻后只见他身体散发热气,衣服也慢慢变干,王莲知他累极,见璃落只是出了一些汗并没有伤到元气,她拿下左清披在她肩上的衣服,想还给左清,刚走到他身边,他睁开眼睛望着她微然一笑,说道:“我不冷,你还是先披着,不用急着还我。”说完站起身,虽然他的衣服没有完全干透,但已不再向下滴水。王莲此时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冷,她坚持将衣服还给左清,说道:“我真得不冷了,你赶快披上,千万不要着凉。”

文史君在旁边笑道:“莲妹妹,他可是魔教大护法,不会冻着的,只是你这么关心他,只怕他要感动的痛哭流涕了。”王莲顿时红晕满面,她将衣服放到左清的手上,退回冰言身边,心中却突突直跳,暗想,难道左清与我初次相见就对我心生爱慕?不,不会的,一定是我多心了。

左清过弥水池时危险重重,再也无人上前要过弥水池。文史君向冰言说道:“你看清楚了,只有璃落可以飞过弥水池,但她却无法坐在软玉石上,这软玉石除了我,别人只要一碰它,它就会塌陷,让人无法站到上面,更别说是坐了,你让我们试过弥水池,必有用意,此刻可以说了吧。”

冰言道:“你说得不错,人人都无法坐到软玉石上,就算璃落法力高深能跃过水面,却也无法坐上去,但你不知道,这世间除去你,还有一人可以坐上这软玉石。”

众人大惊,知道他这话指的不是他便是王莲,王莲和弥水玉关系非浅,但她丝毫不会法力,刚才就差点被弥水池中散发的寒气冻坏,肯定无法跃过弥水池的池水,难道一向沉默寡言的冰言可以坐上软玉石吗?大家正在猜测,文史君笑道:“冰言,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的本事,我倒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他没再称呼冰言为冰木头,而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果然是对他刮目相看。

冰言却摇摇头,说道:“你想错了,能坐上软玉石的人不是我,而是王莲。”

这一下不仅众人吃惊,王莲自己更感意外,说道:“是我吗?冰言,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只是凡人一个,丝毫不会法力,事事都要你们帮忙,要没有你们,我可能早就在路上死掉了,怎么还能到文史门?肯定不是我!璃落都无法上到软玉石上,我更不可能了。”

冰言却冲她微微一笑,说道:“王莲,你原来的名字并不叫王莲,大概是鄱阳湖中盛开莲花,你一向喜欢莲花,所以才给自己取名王莲。也许你忘了,我一直叫你玉儿的。”

“玉儿?”王莲喃喃的把这个名字重复一遍,突然觉得脑海中似唤醒了久远的记忆,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有一个人轻声温柔的呼唤她,“玉儿,玉儿,你要乖乖的,可不许胡闹哟!”那声音萦绕耳际,她心中突然大痛,口中说道:“不错,是有人叫我玉儿,冰言,那人是你吗?”

冰言对她温柔的一笑,喜道:“你记起了吗?我一直守护在你身边,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也许现在是你该醒的时候了,你去吧,到软玉石上自会想起一切,我曾经想过要阻止你,但却一直想要融入这世界,也许你太寂寞了,不堪忍受每天的清冷,待你想起一切,再做抉择吧。”

众人听他们二人对话,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文史君道:“莲妹妹虽然有弥水玉护体,但她丝毫没有法力,她要如何过弥水池?又怎能坐到软玉石上?”冰言却道:“弥水池只会害别人,对玉儿保护都来不及,又怎会阻止她过去?”说完又对王莲说道:“玉儿,你相信我,这弥水池会渡你安然到达软玉石上,不会让你沉下去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