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三十章 魔教左清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0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文史君道:“别着急,好不容易回到家,当然是要大吃一顿了。”又吩咐旁边一个女子,“妙心,这都是我的贵客,你们去把咱们文史门中最好吃的拿出来,招待他们。”离他最近的一个女子答应一声下去了,文史君道:“我们吃完饭,就去软玉石上帮你问刘家庄消失的原因。”

不一会儿,妙心带着几个女子一起摆上一桌丰盛的酒菜。文史君说道:“自从离开文史门,就再也没吃过一次像样的饭,今天可要多吃点。”几人坐下,但王莲心中有事,尽管酒菜再香,却也是味同嚼蜡。饭罢,文史君站起身说道:“我看莲妹妹心不在焉,吃着也没什么胃口,还是先带你们去看我的软玉石吧。”说着向旁边一转,妙心赶忙在前带路,眼前是一个长长的走廊,同样到处贴满黄金,长廊幽静,但王莲心中却极为不安,非常紧张,心也突突直跳,但到底为什么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清,突然身后有一文史门中的女子说道:“帅君,魔教左清来了。”

文史君似乎并不意外,笑道:“他要现身了吗?妙珠,你把他带过来吧。”那妙珠答应一声,转身去了。王莲听到左清这个名字忽感耳熟,开口问道:“左清是不是魔教的大护法?”文史君道:“正是他。”突然他又一笑,道:“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他呆会儿见了你会是什么表情。”他似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嘻笑不止。

王莲不明白他话的意思,刚想问个究竟,忽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原来他们几人竟走出了大殿来到了殿处,没想到大殿外面居然还有一番天地,只见四周开满了深蓝色的鲜花,漫天遍地,足有两里地见方。那花形似牡丹,而且连叶子也是蓝色,鲜花丛中有一个圆形的水池,有一个半人多高的方形玉石矗立在水池中央。那玉石晶莹剔透,四周隐隐的有层蓝色气流涌动,整个玉石呈现蓝色,没有一点杂色,水池中的水不知本就是蓝色还是映衬的天空和玉石的蓝色。一池水像个蓝色镜面一般平静。似乎大殿外面除去蓝色就再也没有了别的颜色。

几人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王莲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花?为什么这儿只有蓝色的花,没有别的颜色呢?”文史君得意地一笑,说道:“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哥哥告诉你,这叫玉池花,常年在这开放,而且全天下只有文史门中才有,我上次给你的小鸟吃的复力丸便是用此花炼制而成。”王莲想起那一次璃落曾说复力丸炼制不易,不由问道:“此处玉池花如此多,为何璃落说复力丸炼制不易?”

文史君说道:“玉池花虽多,但我要的却非花,而是每天早上玉池花中的露水,此花与别花不同,又是处在沙漠中,露水极少,一年也不过能采集一瓶,这一瓶露水只能炼制一颗复力丸,更难的是要用五年的时间才能制成复力丸,所以炼制极为不易。”

冰言却对璃落道:“你既然能叫出复力丸之名,又知道此丸炼制不易,自是早就知道无花水便是文史君了?”

璃落轻轻一笑,说道:“不错,我一直在江湖上行走,认识这个厚颜无耻的文史君很奇怪吗?只是他也确实叫无花水没错呀!”她一脸无辜,天真无邪的望着冰言,冰言本就不善言辞,被她一说顿时无语,他们一路上都叫文史君为无花水,只是谁让他们不知无花水就是文史君的真名呢?

正在此时,忽听身后有人大笑道:“说得好!,我第一次听人说文史君厚颜无耻,果然比较贴合。”众人听到声音回头瞧去,只见妙珠引着一青衣男子走了过来,那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相貌端正,最奇怪的是他的一双眼睛,黑中透亮,炯炯有神,充满了狂妄之态。

文史君一笑道:“左护法光临,我文史门可谓蓬筚生辉,只是厚颜无耻四字用在阁下身上才最贴切,我文史君只用风流倜傥来形容就好。”他忽又神秘一笑道:“你过来,我给你引见我的朋友,这是冰言,这是璃落。”他走到王莲身前却突然停住,扭头问左清,“你可认识她?”他语气促狭,眼中充满笑意,似乎有什么好戏即将上演一样。

左清望着王莲,那双眼睛深不见底,王莲一愣,总觉得这双眼睛似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她哪里又能猜到这个左清正是陪伴她多日的黑鹰?见左清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赶忙说道:“我是王莲,久闻左护法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心中却暗自埋怨文史君,为何只介绍璃落和冰言而唯独不说她的名字。

不知为何,左清的脸色顿时柔和下来,抱拳道:“王莲?好名字,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虽然初次见面,我却觉得你是这几人中心地最好的人。”他语气真诚,丝毫没有客套之意,五莲不禁一愣,初次见面他怎会这么恭维自己,心中奇怪,口中却谦逊道:“左护法谬赞,我可不敢当,冰言和璃落也都很好的。”

无花水听王莲没提到自己,不开心地说道:“莲妹妹,你这就不对了,难道哥哥不好吗?”又意兴阑珊的对左清说道:“本以为能看你扭捏之态,谁知你的脸皮比我还厚。”左清哼了一声道:“文史君,你的花花肠子还是少一些的好。”

文史君嘻嘻一笑道:“瞧瞧,你到底还是忸怩了,哈哈!”文史君心思敏感聪慧,他和左清是几百年的朋友,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他早就看出左清喜欢上了王莲,而王莲却还浑然不知,居然把左清看作是初识之人。当下文史君也不点破。见左清对他怒目而视,忙又道:“好了,别生气,我不取笑你了,现在说我的软玉石。”左清这才收回目光。

王莲不知他为何取笑左清,但隐隐知道和自己有关,她一个女孩儿,自也不方便问。只听文史君道:“莲妹妹,你不是想知道这里为何只有蓝色吗?那是因为前面的那个水池,你们随我来吧。”他带头向前走去,本来他们的脚下都长满玉池花,但不知为何,他往前一走,花枝纷纷向两旁躲避,地上竟显现出一条蓝色小路,原来这地面也是蓝色的。众人甚感惊奇,跟着他向前走去。突然一阵寒意袭来,且越接近池边寒意越重,王莲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刚揉了揉鼻子,突觉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肩上,她回头一看,居然是左清。

王莲不由脸色一红,低声道:“多谢。”伸手就要把衣服拉下来还他,但左清却一把按住她的胳膊,轻声道:“池边寒意加重,你且先披着御寒,不用着急脱下。”他语气柔和,目光更是充满怜爱,王莲更觉不适,却不便再拂去他的好意,她头低垂,不敢去看别人的目光,生怕他们取笑自己,但庆幸的是没有人取笑她,就连最爱开玩笑的文史君也只顾向前走去。她心中一寒,他竟不在意别的男人对我示好?那么他是真的不在乎自己了。想到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最后才明白无花水只是一路上和她开玩笑,心中难过之极。

来到池边,寒意果然更重,王莲只觉冷极,似乎连心也在打颤,她怕大家为自己担心,强忍着没有吭声。只见水池深不见底,干净清澈,虽然水面平静无波,但却处处充满诡异之气,水池四周长满一些更大的玉池花,这些玉池花要比他们刚才见到的更加鲜艳,蓝色也更浓,映上深蓝色的水面让人感觉有些神秘。他们正在观看,突听文史君说道:“这就是蓝色的根源,因为池水是蓝色,这里的一切甚至土地都是蓝色,你们看,水池中央就是软玉石。”他指着池水中的蓝色方形玉石说道。

众人一听软玉石,都不禁仔细察看,此时离得很近,更加清晰看到软玉石周围隐隐飘动的蓝雾,文史君又道:“我之所以通晓古今,全因为这块软玉石,只要我坐在软玉石上,不管我想知道什么,软玉石都会告诉我答案,但奇怪的是,别人却无法坐上去,即使能勉强到软玉石上,软玉石也不会接受,会想方设法把那人扔下去,至于原因,我也不知。”他忽而一笑,道:“大概软玉石也被我的英俊相貌迷住了。”

他回头看向王莲,突然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惊道:“莲妹妹,你很冷吗?”王莲摇摇头,却冻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嘴唇发颤,咬得牙齿咯咯直响。无花水懊恼地说道:“都怪哥哥,我竟然忘了池水是寒潭之水。”

王莲见大家都关切的望着她,她想说不用为我担心,却力不从心,使劲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一句话,她正觉得难受,忽觉左手传来一股暖流,只见左清已拉住她的左手,将真气传输到她体内,不一会儿,她觉得身上终于不再抖了,又过片刻,她的整个身子重新暖和过来,她抽回自己的左手,冲着左清微微一笑,道:“多谢你,我好多了。”心中却觉得第一次和他见面就受他相助两次深感不安,左清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