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九章 文史门到了

作者:秋月照 字数:331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文史君无奈说道:“这要看莲妹妹的心意,别人不能勉强她。”

王莲见众人都望着她,想到她的初衷是去文史门找到家人消失的内幕,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危险,她仍不想放弃,何况文史君还在身边,她内心深处更不想和他这么快分离,她抬眼看了一眼文史君,见他一脸期盼之色,更下定决心,说道:“我还想去文史门问个究竟。”

文史君闻言立刻轻松地笑道:“不错,刘家庄神秘失踪确实应该查个究竟。”他见王莲知道他的身份后仍要去文史门,心中大喜,心想,王莲明知我对她隐瞒了很多事,还是这样信任我,我此生定要好好待她才是。

突然空中传来几声长鸣,那只黑鹰从空中滑落,站立在王莲身侧。

自从青水怪将水面弄得波涛汹涌后,黑鹰就飞上了天空,再也没有飞回,王莲以为他伤势完全恢复,决意要翱翔天际,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此时复又见到它,心中极是喜乐,抱住它的头,亲昵的抚摸,口中说道:“黑鹰,你不离开我了吗?”黑鹰低低鸣叫似做回应。

璃落笑道:“既然黑鹰回来了,文史君有法力,冰言也可御剑飞行,王莲可坐在鹰背上,那我们就不用再走路了,不如直接飞到文史门吧。”

文史君也道:“不错,莲妹妹以前不能飞行,现在有了这个小黑鸟,就省力多了,我看小鸟体力也回复的差不多了,应该能远距离飞翔,只是便宜这小鸟了。”

王莲搂着黑鹰道:“它费力驼着我,应该是便宜我了,怎么会便宜它呢?你太不会说话了,怪不得黑鹰不喜欢你。”

文史君见王莲彻底不再提他隐瞒身份之事,知道她完全原谅了他,他心中一松,又恢复了以往的无赖之色,笑道:“他不喜欢我有什么打紧,只要我的莲妹妹喜欢哥哥就行了,再说将来它会感激我的,因为没有我,它就不可能认识这么漂亮的莲妹妹。”王莲脸色绯红,但心中却感到甜蜜,她望着黑鹰说道:“你愿意驼我去文史门吗?”因黑鹰能懂人言,王莲对它甚为尊重。她刚问完,黑鹰低鸣一声伏下身子,王莲坐了上去,搂着黑鹰的脖子道:“谢谢你啦!”

三人见她坐好,也都准备起身,冰言拔出长剑,御剑飞到空中,璃落和文史君却不用剑,直接腾空而起,姿态优美,冰言心中叹道,人外有人,没想到他们二人能御风飞行。王莲见他二人并排站立,如仙人一般,心中自卑感又生,她努力甩去自卑,笑道:“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四人一鹰向着文史门的方向飞去,王莲看着空中的白云朵朵,地上景物小如画上之作,不禁又新奇又感叹,在空中飞了近一个时辰,地面景物突变,再也没有了绿草如茵和高山绿水,映入眼帘的却成了漫无边际的黄沙,原来他们已经进入沙漠。文史君飞到王莲身边说道:“莲妹妹,从现在开始可就进入哥哥的地盘了,知道我为什么叫无花水了吧,在我的大沙漠中,无花又无水,不叫无花水又能叫什么?”

王莲听他名字起得有趣,笑道:“无花水三字果然适合你。”突然想起一事,问道:“你当初为何要离开文史门去鄱阳湖边?我们相遇真得是巧合吗?”

文史君一笑,说道:“当然不是巧合,我遇到你是因为发现弥水玉在鄱阳湖边出现,我想一查究竟,哪知竟碰到你。”

王莲突然想起出现在刘家庄和青水河面上绞断铁链的蓝色烟雾,不禁问道:“为什么弥水玉的蓝色烟雾会在我的身边出现多次?而且在青水河面还救了我的性命?”

文史君摸了摸脑门,思索了一会才说道:“我追查弥水玉的下落,却无意遇到你,你身上有种特别之处和凡人不同,我总觉得弥水玉和你有莫大的关联,或者弥水玉就在你的体内也说不定。”王莲闻听此言,差点从黑鹰背上摔下去,她啊的一声,赶忙稳住身形,脸色却已大变,惊道:“弥水玉怎么会在我的体内?”

文史君扶住她笑道:“你可是在半空中,要小心一点。”看到王莲平稳下来,才又说道:“你不怕催西鬼的黑烟,已让我怀疑,刘家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唯独你安然无恙,难道你就从未想过此事吗?何况青水怪一心想要抓你,必定也是看出你有特别之处,但弥水玉若在你体内,对你毫无害处,反而处处帮你,弥水玉是至阴至寒之物,不怕鬼怪。不过究竟如何,还是要到了文史门中才能知道答案。”

王莲心中忐忑不安,充满疑惑,自从听文史君说刘家庄消失可能和弥水玉有关后,她对弥水玉三字就上了心,现在文史君却说弥水玉竟和自己有关,难道刘家庄消失居然是自己造成的?那么多人此刻是生是死?她从痴傻变为正常难道也是弥水玉所为吗?若是弥水玉在她体内,她怎么从未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但弥水玉的蓝色烟雾在自己身边出现已非一次,这又作何解释?在路上遇到如山几个道人时,如山曾说她最适合修道,在青水河青水怪百般纠缠,难道也是因为他看出自己体内有弥水玉的能力吗?突然又想起初见冰言时,冰言说他一直都在,只是自己未曾注意罢了,难道他也知道自己和弥水玉有关吗?否则他怎会恰巧在湖边出现?想到这,她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冰言,见他正在观看沙漠景色,王莲正在胡思乱想,忽听璃落喊道:“哇,好大的绿洲!”又听文史君说道:“亲爱的莲妹妹,哥哥的文史门到了。”

王莲一听文史门到了,赶紧住下看,只见遥远之处仍可见黄沙漫无边际,但脚下已大不一样,一大片绿洲映入眼帘,还有几条小河在中间流淌,各种奇花异草争奇斗艳,绿洲中间一座金光闪闪的建筑巍然耸立,竟似全是用黄金打造。王莲不禁赞叹道:“好美呀!”

文史君听她夸赞,得意地说道:“哥哥的家不错吧,我早和你说过,哥哥很有钱的。”璃落笑道:“要说文史君富可敌国一点都不夸张。”文史君道:“璃落,你终于说了句真心话,求我办事的人那么多,黄金珠宝自是不在话下,我的财富即使一个国家都无法和我比肩。”

四人往下飘落,正好落在大殿前面,王莲下了鹰背,站在殿前观看,只觉大殿高大雄伟金光闪闪,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万道金光,又看到周围的绿草和流水,说道:“从前只从书上看到过沙漠中有海市蜃楼,不想今日竟亲眼得见。”文史君哈哈大笑,说道:“莲妹妹,你太可爱了,这哪是什么海市蜃楼,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真实美景。”

王莲脸一红,没有答话,璃落在旁笑道:“文史君,你真是不懂女孩子的心,人家王莲是夸你的文史门堪比海市蜃楼呢。”文史君恍然大悟,道:“那可多谢妹妹夸奖了,哥哥知道,在莲妹妹眼中,哥哥的家是天下最美的,没关系,莲妹妹,哥哥的家也是你的家,欢迎你长住。”

王莲一脸羞怯,一时不知说什么,假装抬头看大殿,只见大殿的最上面写着“文史门”三个大字,字的旁边居然刻画着各种文史君的形态,有端茶沉思的,有微微含笑的,有飞在空中吹奏玉笛的,......各种姿态,维妙维肖,甚是逼真,她不觉好笑,心想,文史君可真是自恋到家了。突然听到文史君在旁边问道:“妹妹,哥哥是不是很英俊很迷人?”王莲还没答话,璃落笑道:“一个人自恋到你这种程度也真是够无耻的。”

文史君嘻嘻一笑,说道:“没办法,谁叫我长得如此英俊?”他走到正门前,只见大门上印着两个手印,他将双手放到手印上,门自动开了,只见里面灯火辉煌,几人跟着踏入大厅,那黑鹰却展翅飞到空中,瞬间消失在天边。王莲见黑鹰飞走,怅然若失,不知它还会不会再回来。

大厅的地板上和墙面上都镶满了黄金,奢侈之极,他们刚一进来,空荡荡的大厅中立时闪现出十几个美女,她们均身穿华服,脸上肌肤吹弹可破,眼神柔情似水,躬身向文史君行礼,恭敬地说道:“参见帅君!”

“帅君?”王莲和璃落二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连冰言也忍不住嘴角上俏,谁也没想到他竟会让手下人这样称呼他,璃落讽刺道:“文史君,你真不怕人笑掉大牙,帅君二字,也亏你想得出!”

“谁敢笑我?”文史君不服气地问道:“到文史门来的人都是有求于我,巴结我都来不及,哪敢笑我?小心我不告诉他们所求之事!”

王莲见那十几个美女都貌美无双,心道,别说比璃落的法力,就是这十几个美丽女子我也是自愧不如,又如何与他相配?也许他一路上都在开我的玩笑罢了,想到这不由黯然神伤,只盼能快点找到家人的下落,然后回到刘家庄。她看着文史君问道:“你什么时候能告诉我刘家庄消失之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