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八章 何去何从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一向慈悲心肠,本想将青水怪长舌扯去,叫他不能作恶,再把他幽禁在蓬莱岛,留下他一条性命,哪知行事偏激的文史君竟然将青水怪杀死,他这才和文史君答话,却不料为文史君引来麻烦,此时见文史君冷言相对,他也不与他一般见识,轻轻一笑道:“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只要能做到这四个字,即便不是善事,也绝不会是恶事。”

文史君冷哼一声道:“问心无愧?你们蓬莱人各各良心丧尽,没有心哪来的愧,即便做了恶事,也可光明正大的说一句问心无愧,但首先你们应该问问你们自己,你们有心吗?”

他的话恶毒无比,渡新没想到他对蓬莱还有这么深的恨意,他长叹声道:“万事不能强求,就算青水怪做错了事,但如他翻然悔悟,一心向善,我们也要给他机会,而且人的一生中,谁又没有做过错事呢?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我们蓬莱岛人一心向善,所做之事皆问心无愧。”

文史君怒道:“如果你们的错给别人带来巨大痛苦,让别人日日处于煎熬之中,而你们却只是一句知错能改就完全化解了吗?错有大有小,小错可改,大错难饶,你说你们蓬莱岛人做事问心无愧,那三百年前你师兄华唐抛l妻弃子,也是一心向善吗?对于你们蓬莱我决不可能原谅,你不要说了,快走吧!”

渡新无言可对,他重重地叹口气,说道:“我说得是给青水怪一个改错的机会,你却借题发挥,说了这么多辱我蓬莱的话,你这么多年能和蓬莱相安无事,我还以为你已将前事放下了,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恨蓬莱之人。”

文史君脸如寒霜:“我与你们相安无事,只是因为答应过我的朋友,不与你们蓬莱道人为难,否则我岂能饶你们!”

渡新看他一脸的恨意,不由叹了口气,说道:“你执念太重,这未必是件好事,但愿你能早日放下仇怨。”说完转身要走,突然文史君叫道:“且慢!”

渡新一脸愕然,回头望着他,只听文史君问道:“如山几个道人出岛所为何事?不会是你们蓬莱岛又要害人了吧?”他虽然对蓬莱众道人心生反感,但知渡新乃正人君子,如山是华唐得力助手,不是大事华唐绝不会让他下山,因此他想问个究竟。

哪知渡新也是一脸茫然,道:“如山离开蓬莱岛了吗?我刚出关就来青水河,实不知如山他们出岛做什么?”

文史君知他从不说假话,他哼了一声,道:“你们蓬莱岛人一向心里阴暗,表面伸张正义,内心实则小人,我看那如山鬼鬼祟祟未必安着什么好心,倘若叫我文史门中查到他们又要搞什么阴谋,我必不轻饶,我虽答应我的朋友不在蓬莱岛内伤你们众道士,可没说过在岛外不杀他们。”

渡新一笑,说道:“如山乃正人君子,可能师兄派他做什么重要之事,但我敢肯定绝不会是坏事,请你放心!”说完凌空跃起,飘然而去。

文史君这才看向王莲,王莲已经止住泪水,立在一旁望着河水发呆,冰言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而璃落却一直在听文史君和渡新的谈话,此时见文史君过来,对他一笑,道:“天下闻名的文史君此刻要向王莲低三下四的认错,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我可要好好欣赏,不能错过。”

文史君瞪了一眼璃落,却拿她毫无办法,他走到王莲身边,王莲正自伤心,不知该何去何从,她最初想去文史门问问文史君,看看能否找到家人的下落,可文史君此时就在她身边,他骗了她这么久,要她如何再相信他?可是若不去文史门只能再回到鄱阳湖边,但家都没了还回去做什么?她顿时觉得天大地大,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见文史君向她走来,她把头扭向一边,不想看他,但突然之间又觉得伤心委屈,万种愁绪一起涌上心头,忍不住泪水又流了出来。

文史君尴尬地笑了笑,柔声说道:“莲妹妹,哥哥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怪我没早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只怪哥哥这个人喜欢开玩笑,爱故弄玄虚,但即使我告诉你实情,也不能立刻告知你刘家庄消失的原因。”王莲一听,不觉一愣,心想,你是文史君,天下事你都知道,为何偏偏不能说出刘家庄消失的原因。她不由怒道:“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说。”

文史君抬起手想擦去王莲脸上的泪滴,但王莲往后退了两步,避了开去,文史君只得将手放下,想到她肯和自己搭话,心里放松了些,知道她涉世未深,心地善良,他只需把话题引开,让她把心里的疑虑先放下才行,见她还在生气,他叹了口气说道:“当然不是,我文史君之所以能知天下事,并不是因我本身有什么特异之处,只是在我的文史门中有一个软玉石,那软玉石是万年神石,我和那软玉石心意想通,它能告知我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果然王莲立刻将头扭过来,好奇地问道:“那你为何不把这软玉石随身携带,岂不方便得多?”

文史君见她脸上还挂着泪痕,却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伤心失望,他稍稍松了口气,轻轻一笑,温柔地说道:“妹妹,你不知道,那软玉石很大很沉,我扛不动它,而且这软玉石只有在文史门中才会有灵力,所以就算你知道哥哥是文史君,也得随我去文史门,哥哥才能告诉你想知道的事情。”

王莲一听还要到文史门,不由说道:“原来文史君是靠着软玉石才知晓一切的。”

“对呀,对呀,所以我是不是文史君对你一点帮助也没有,再说哥哥一路上对你照顾颇多,这一点你可不能否认,而且哥哥可以对天发誓,哥哥每次对你好,都是认真的,绝不是假心假意的维护你。”文史君一脸郑重地抬起了手。

看他难得一脸认真严肃的举手发誓,王莲的心不由软下来,但依旧不依不饶,说道:“可是你毕竟隐瞒了我这么久。”

文史君听她语气缓和,柔声道:“不错,哥哥是隐瞒了一路,但我也一直尽心尽力的保护你,你仔细想想,每次你有危险时,哥哥是不是都陪在你的身边?就连你刚才被青水怪抓下河去,哥哥也是奋不顾身的下水去救你的!”

见文史君温柔地注视自己,王莲不禁脸一红,她在水下被青水怪控制时,虽然璃落先下水救援,但文史君随后也是冒险来救自己,而且刘家庄消失时,她无依无靠,要不是遇见文史君,恐怕自己还在为失去家人悲痛欲绝,他当时陪在自己身边,时时说些有趣的事逗她开心,想起这些,她觉得文史君还是在意她的。她本就心思单纯又善良,加之对文史君心生爱慕,想起这些往事,竟然慢慢地原谅了文史君,

她突然又想起刚才渡新道长与他的对话,不禁问道:“刚才渡新道长说你执念太重,可是和你的那位朋友有关吗?”文史君温柔之色立时黯淡下来,点头道:“我是有些执念,确实和我的朋友有关,我也讨厌蓬莱道人,认为他们虛情假意,但这都是三百年前的事了,说出来只是徒增伤感,和现在的你我又没有关系,待日后我慢慢告诉你就是了。”

见文史君明显不想说,王莲也不好勉强,只是隐隐觉得他很看重那位朋友,以至于他的朋友和道人有了冲突后,让他对所有的道人都厌烦之极。

冰言和璃落没想到王莲这么轻易的原谅了文史君,璃落一脸失望的说道:“唉,王莲总是一心为他人着想,心地太好了,要是换成我,起码三年不理他,我还想看文史君被骂一顿,没想到王莲宽容,这么快就不生气了,好无趣!”

文史君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也别妒忌,因为莲妹妹和我认识的早,感情也最深,你们都比不了的。”

冰言却若有所思,说道:“听说文史君能通晓古今,故被世人尊重,但文史君此人一贯笑里藏刀,从不顾人死活,他邪气至盛,王莲,你不要轻易相信他......”他话还没说完,文史君就打断了他,怒道:“喂,冰木头,我还没说你,你反倒说我,我哪有那么坏?一路上你可都看着呢,我可有什么笑里藏刀?哪里又有什么邪气?别忘了,你被催西鬼的黑气控制时,是我扶你走出黑气救了你的命,你不但不感恩,还说我坏话,还有,刚才见莲妹妹被青水怪抓走,你不但不救,还在水边袖手旁观,我看你才是不顾莲妹妹的死活!”

璃落在一旁笑道:“对对,王莲,你说得太对了,文史君,看你如何分辩。”

文史君不理璃落的嘲笑,对王莲说道:“对催西鬼之事,因我有把握,所以才要听元刚讲,而黑鹰是个例外,我不知它受伤太重,所以差点害了它,但后来我不也和你一起极力救治它吗?而青水怪他恶贯满盈,害死多少人?我杀死他难道不应该吗?莲妹妹,你不要总听冰木头所言,好歹也要考虑一下哥哥的心情。”他这一席话,说得王莲哑口无言。

璃落笑道:“好了,你们都说半天了,现在要何去何从?是赶往文史门还是就此分散,快做个决定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