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七章 文史君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8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花水在旁边插口道:“天下都说蓬莱岛的华唐掌门慈悲为怀,以天下为已任,又说渡新道长一心向道,几以成仙,没想到蓬莱派人来杀别人就可以,别人杀死你们,你们就要来算账,原来你们蓬莱人竟是睚眦必报之人,真是失敬失敬。”

青水怪听无花水居然站在自己一边挖苦这位道长,不禁奇怪,心道,难道他们不是一伙的吗?只有王莲等人明白无花水讨厌道人,因而抓住机会不肯放过。那道人却不生气,反而对无花水一笑,道:“你说得对,我虽闭关三年,却还是看不透生死,有些迂腐。”无花水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那道人对青水怪道:“生死由命,我门中弟子既然被你所害,说明他们命中有此劫数,也不能全怪你,但你残害无辜百姓,我却不能让你再在这青水河作恶,你跟我回蓬莱受审吧。”青水怪哈哈大笑,“跟你回蓬莱受审就免了,有本事你就把老子给抓去,否则我连你一起杀了。”

那道人右手一伸,手中已多了一把长剑,他将长剑对准青水怪道:“你既冥顽不化,可不要怪我动手了。”说罢,飞身而起,长剑直刺向青水怪,青水怪刚才制造水浪,又对抗无花水的笛声,耗费了太多真气,此刻已然不支,见道人来势凶凶,知道不是道人的对手,他向下一缩,退回到水下,向水底蹬去。

那道人在水面徘徊,似乎在考虑是否要下水,无花水在旁冷笑道:“口口声声说要抓妖,妖就在水里,你却在这举足不定,不肯下水,任由妖怪从眼前逃走,岂不让人耻笑!”那道人一笑,说道:“多年不见,你的嘴还是不饶人,我只是不愿伤他性命,想等他出来再抓他,并非要放走他。”

无花水怒道:“他本就是水中妖怪,一百年不出水也不会饿死,难道你就在这等他一百年吗?他若是一生不出来,你就在这陪他一生吗?道人行事好不荒唐!”那道人一皱眉,说道:“不错,我确实不能在这浪费时间。”他语气和顺,丝毫没有动怒之意,王莲在一旁观看,不禁暗自敬佩他的修养,无花水如此毒舌,他居然都不生气。

那道人将手中长剑指向水面,突然之间,那把长剑自动伸长,向水下延伸,待伸到一丈左右不再变长,那道人又将长剑用力一扯,长剑顿时在水下搅动起来,片刻之间,水下暗流涌动。

璃落眼神一亮,说道:“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好主意?这样也不用弄湿衣衫,更不用下水,真是一举两得。”无花水又冷笑一声,道:“这算什么好主意,只是他太懒不愿下水而已,再说,天下也只有他的长天剑能无限伸长,他以兵器取胜有什么好得意的。”

原来那道人手中的长剑名为长天剑,能随意伸长到一丈多长,是蓬莱的宝贝,那道人也不理无花水,只是专心观察水下。

青水怪在水中本想躲一会儿,哪知这长剑搅得水下泥沙四起,水流飞转,他再也无法呆下去,只得浮出水面,他刚一露头,那道人立刻快如闪电扑向他,一把拎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扯上来,青水怪大惊,口一张,伸出长舌卷向道人的手腕,那道人却反手将他的长舌一把揪住,稍一用力,竟然将他的长舌扯了下来,青水怪大叫一声,疼痛难忍,险些晕了过去。那道人一抖手,将他的长舌扔入水中。

璃落在旁边惊道:“好恶心,好恶心!”无花水也怒道:“天下都说蓬莱道人心善,谁能想到他们居然能做出这种狠毒之事,真是道貌岸然!”那道人将青水怪控制在手,说道:“除恶即是扬善,这青水怪没了长舌就不会再做那么多坏事了,我现在要押他去蓬莱,请我师兄发落。”说罢,将长剑一提,那长天剑迅速恢复原状。

他刚一转身,无花水突然快速向前划过水面,玉笛一挥,竟然击在了青水怪的后脑,青水怪本就体力耗尽,又被这个道人拔去长舌,神情萎靡,被玉笛重重一击,顿时命丧黄泉,身子扑通一声沉到水中。

那道人却是一点防备也没有,只觉得手中一松,青水怪已沉了下去,他脸色愕然,望着无花水问道:“我即已擒住他,你为何还要害他性命?”

无花水哈哈笑道:“你拔掉他的长舌,说他不能再做更多的坏事,我如今杀死他,让他以后一件坏事也做不了,岂不正遂了你的心愿?”

那道人脸色黯然,说道:“文史君,几百年不见,你为何还是这么咄咄逼人?难道你对前事还终究放不下吗?”

那道人一句话惊起万重浪,冰言三人大吃一惊,王莲直勾勾地望着无花水,口中喃喃问道:“你,你是文史君?”

无花水看她伤心失望之色,他轻轻点点头,并没有过多解释:“不错,我确实是文史君,但我也没有刻意骗你,世人皆知文史门的文史君,却不知我文史君的真名就是无花水,一路上我以无花水自称,可也不算骗你。”

王莲泪光一闪,晶莹泪珠已滑出眼眶,说道:“你说你没有刻意骗我?我们初次相见,你就说你要修仙得道,于是你提到了文史门,又说文史君能解开我的疑惑,告知我家人的下落,你明明讨厌道人,却说要修道见嫦娥,这算不算骗我?过鄱阳湖时,你明明会法术,看你刚才能在浪中钻进钻出就知你本领非凡,可你却装作笨手笨脚,还让冰言带你上剑筏,这算不算骗我?遇到催西鬼,你还是插科打诨,最终引璃落现身除了催西鬼,这算不算骗我?在红蛇谷,你照样事事不肯出头,让璃落去打红蛇,救黑鹰,若是你的玉笛不被青水怪抢走,你是不是还打算站在后面观战,继续隐藏你的身份?怪不得你每次遇到危险都能付之一笑,原来你暗藏本领,根本就不怕,你骗了我这么多事,这么长的时间,如今怎能说你没有刻意骗我?不错,一路上你确实以无花水自称,可是我们又怎知无花水是文史君,文史君和无花水又是同一个人?”

那道人在旁边观察,他初时见他们几人在一起,便认定这几人知道文史君的真实身份,哪知眼前的这位姑娘听他叫出“文史君”三字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又仔细打量王莲,见她禀赋特异,体内似乎蕴含某种奇怪的能力,不禁暗暗称奇,他刚才已经看出璃落法力很高,而冰言也似有修为之人,他心想,文史君身边果然多是一些能人异士,不容小觑。可是看王莲伤心不已,而文史君也阴沉着脸,心知是自己无意中揭穿文史君的身份,才引发他们不和,他暗自后悔,几百年来,他们蓬莱岛和文史门虽然一直相安无事,但是他们也曾因为一件旧事结怨,这么多年仍然没有化解,如今刚一碰面就给文史君引来麻烦。

他心中不安,向文史君说道:“文史君,我并非有意揭穿你的身份,适才见你们在一起,我便以为你们彼此相识,哪料让这位姑娘误会你,贫道深感不安。”又对王莲道:“文史君虽然脾气古怪,但他的文史门乃是为人答疑解惑的,我也从未听过文史君骗过人,若他想骗你,自会起个不相干的名字,大可不必用无花水的真名了。”

他这几句话完全是在为文史君说话,但文史君却毫不领情,他冷冷一笑,说道:“渡新,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和我的朋友一直相处得很好,就因你这迂腐道人的一句话,我和朋友之间的感情化为乌有,甚至还被她怀疑,这都拜你所赐,你们蓬莱岛的人都是这么做善事的吗?”

无花水的话尖酸刻薄,渡新心思纯正,不善口舌之争,加上他心胸宽大,听罢只是微然一笑,没有争辩。

他是蓬莱岛掌门华唐的师弟,但很少管岛中的俗事,而是将全部心思用在修炼道法上,这三年当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炼,两耳不闻世事。出关后道法提高一大截,华唐自然为他高兴,二人言谈之间,华唐提起了青水怪,青水怪残害生灵,搅得附近居民无法安心,而蓬莱岛之人一向行侠仗义,除恶救民,名声在外,所以附近居民来求蓬莱,请求他们除去青水怪。

掌门华唐事务繁多,无暇分身,又自持身份,便让几名弟子前往,哪知青水怪修炼了五百年,法力本就不低,又有玄铁铁链相助,而且还能控制水流水草和石块,再加上他出其不意的长舌,蓬莱弟子不仅没除去青水怪,反而被他伤了好几条人命。华唐又接连派了几拨人,却都大败而归,正巧此时师弟渡新出关,便决定由他来灭掉青水怪。

渡新一向最听师兄的吩咐,闻听此事迅速赶往青水河,他很远就看到青水河水面波浪滔天,且浪尖站立二人,他一眼就认出了文史君,又看璃落小小年纪法力竟也不低,心中暗自惊叹,自己才闭关三年,江湖上就人才辈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