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六章 夺玉笛

作者:秋月照 字数:322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青水怪本想将玉笛折断,哪知玉笛却坚硬无比,用力之下居然还是完好如初,他这才想起,这玉笛既能将他的千年玄铁铁链击碎,肯定比玄铁还要硬上几分,他一双肉掌又岂能轻易断开,在他一愣神间,只觉得眼前一晃,手中的玉笛已被璃落抢在手中。

青水怪没料到璃落身法如此之快,慌忙之间退后几步,只见璃落手拿玉笛正对他嘻笑,“青水怪,我本不想要你的命,但你三番五次惹我生气,现在本姑娘不想放你了,怪就怪你自寻死路。”说着她身形忽起,手挥玉笛,直奔青水怪的面门打来。青水怪大惊,往后一给落入水中,将两手拍打水面,霎时间水浪滔天,一丈多高的水浪翻滚着向岸上掀来。

冰言见状不好,拉起王莲向后跃去,黑鹰也腾空飞起,飞在水浪上空,只有无花水,一心想拿回自己的玉笛,不但没退,反而迎着风浪冲了上去,口中大叫,“璃落,快还我的玉笛!”但水浪太大,把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王莲见无花水冲上前,为他担心,喊道:“无花水,危险,快回来!”但转眼间无花水已经冲入浪中失去了踪影,王莲惊道:“无花水,你在哪儿?”但她的嗓音虽大,也被水声淹没,冰言拉住她的手,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他并非常人,不会有事,何况还有璃落在。”

想起璃落,王莲安心了一些,赶忙去看璃落,只见她站在浪尖上,手持玉笛,双目如电,正盯着青水怪,只是青水怪四周都是波涛汹涌的大浪,她一时之间还过不去。但她站在浪尖上,青水怪想要伤她却也万万不能。青水怪连续拍打水面,只见风云变色,水浪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但无论水浪多大,璃落仍稳稳地站在浪尖上,她知道如果青水怪继续耗费真气制作大浪,过不了一会儿,他的真气就会消失一半以上,到那时风浪自然就会减小,擒他就易如反掌。

突然在璃落脚下的浪头中钻出一人,竟是无花水,他全身湿透,正如爬山一般顺着浪头爬向璃落。青水怪大惊,他一直以为这个无花水没什么真本事,不料他在浪头淹没这么长的时间后还活着,不仅活着,甚至还能爬上浪尖,这水浪又不是台阶,他怎能爬得上去?难道他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吗?

王莲见到无花水却很高兴,看他笨拙地爬到璃落身边,居然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去抢璃落手中的玉笛。

璃落正盯着青水怪,突然见无花水冒出来,笑道:“你要抢玉笛吗?还你也可以,只是你要吹响它,让青水怪停止水浪,我虽不惧水,但却讨厌在水里面钻来钻去。”

无花水点点头,笑道:“这有何难?我的本事可大着呢!”璃落听他吹牛,不禁一乐,将玉笛放到他的手中,无花水接过玉笛,欣喜不已,他仔细检查一遍,发现笛子完好无损,这才放心,璃落在旁边催促道:“别看了,还不快吹。”

无花水嘻笑着答应一声,将玉笛放到口边,对着青水怪呜呜地吹了起来。青水怪正自拍浪,忽闻笛声萦绕耳边,说也奇怪,水浪滔天之中,那笛声竟能清亮明澈,让青水怪听得极为清晰,他知道这无花水必是修为极深之人,只觉得这笛声竟与金戈铁马相似,他赶忙全力相抗,顿时手上的动作缓了,大浪也减弱下来。

清水怪心中暗自后悔,刚才还不如放他们离去。现在离落一人,他都无法应付,再加上一个深藏不露看不出有多大本事的无花水,更是没有丝毫取胜的把握。笛声越来越高亢,他觉得手上也越来越沉重,再也无法掀起像刚才那样的大浪。

王莲见无花水一吹笛子,风浪立时弱下来,心中惊诧,没想到这个平常嘻皮笑脸油嘴滑舌的无花水竟然深藏不露,法力这么高,她不禁暗自佩服,觉得以前真是太小看他了。

冰言却一脸忧色,这无花水既然本领如此之高,为何还要远赴沙漠去文史门呢?他到底有什么企图?难道他也再打王莲的主意吗?他可不相信无花水去文史门只为问一问修仙得道的事,而且无花水这么久都深藏不露又是为什么?而那个璃落言谈举止中似乎知道无花水的本事,他们两个莫非早就认识?他心中胡思乱想,犹疑不定。

青水怪听笛声强劲,虽全力相抗,但他刚才制作水浪已经耗费不少真气,此时只觉得真气稍显不足,再听一会儿,笛声调子陡变,不再像万马奔腾,而是将高亢之音改为低缓之音,似对他软语温存一般,他只觉得心中荡漾不已,渐渐地竟想随着笛声起舞,他面红耳赤,极力抵抗,但听笛声渐渐急促,仿佛在他耳边一连声的催促他,他终于忍不住,挥动手臂在空中手舞足蹈。他明知有异,想多次强行把舌尖咬破,提醒自己赶快停止,但那笛声实在太好听,他竟舍不得咬破舌尖,然而他心中清楚,自己已经被这笛声完全控制了。他一被控,风浪也完全停了下来。

王莲在岸上忽见青水怪在水中手舞足蹈,不禁哈哈不笑,只见青水怪扭得极其难看,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再加上他面目可憎,只觉得这场面特别滑稽,再看水浪已渐渐平息,璃落和无花水并肩站在水面上,似金童玉女一般。

王莲突然停止了笑声,不知为何,好心情居然一扫而光,竟转而自卑起来,看无花水此时的眼神专注,完全没有了平常的无赖之样,而璃落正一脸含笑的望着他。

她突然觉得这两人好登对,似乎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自己不如璃落漂亮,更不如她有法力,而且法力还那么高,她王莲遇到危险时总是躲在最后面,甚至还会成为众人的累赘,而璃落和无花水二人遇事冲在前面,此刻琴瑟和鸣,共同对付青水怪,她却只能默默地退守在后,相比之下,岂不自惭形秽,她心中对无花水生起的爱慕之心顿时压了下去。但一想到无花水为了她奋不顾身下水相救,心中多少又有些安慰。

无花水见笛声将青水怪控制,心中得意,吹奏的有力。璃落看见青水怪扭起腰肢大笑道:“好难看,丑死了。”又拉着无花水的衣袖说道:“你快瞧,太好笑了。”无花水向来好事,只是苦于正在吹奏笛子无法笑出声,更无法说话,不禁心里气恼,眼见青水怪双眼迷离,不能自已,心想,只要再吹个一时三刻,他就该吐血而死了。

忽听身边的璃落停止了笑声,低声道:“瞧,远处有人来了。”无花水抬眼向远处望去,只见一个灰色人影如大鸟般飞在空中向着他们的方向飞来。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青水怪的帮手,待那人离得近了,才看清是个道人,见他一袭灰衣,面白如玉神情慈祥,一副仙风道骨之派。他见到此人却一皱眉,心想,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又碰到蓬莱岛的道人?不知为何他竟然停止了笛声。

青水怪正为不能停止扭动心烦意乱,忽听笛声止歇,如得大赦一般瘫软在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虽然他刚才只是扭动了几下,但真气外泄,此时所剩无已,好大一会儿他才稍稍平定了心绪,这才看到了那个灰衣道人,但不知此人是敌是友,他见无花水似有停战之意,便只将上半身露出水面,下半截身子泡在水中,若情况不利可以及时逃到水底。

那灰衣道人轻飘飘地落在他们之间,他脚踩水面,但鞋面上却无一滴水,甚是让人称奇,他先是冲着无花水微笑着点了点头,无花水一向热情对人,此刻却罕见的把脸一沉,说道:“除妖行善本是你道家一贯标榜的事,如今妖就在你的面前,我且看你怎么对付他?”说罢,将头扭向一边竟不再看他。

王莲心中奇怪,她从未见过无花水沉过脸,但每次他对道人却都很不客气,上次见过的如山几位道长,想让她去蓬莱岛修道,无花水却对他们肆意挖苦,如今对这位如神仙一般的道长也沉着脸讲话,似乎他对道人有什么仇恨或偏见。想起他曾经讲过,他的一位朋友被道人骗过,所以讨厌道人,但也不能将天下道士一概而论吧。

却见那道人只是微然一笑,并不在意,反而奇怪地看了看璃落,这才转身看青水怪,问道:“青水怪,你恶事做尽,如今可曾后悔?”青水怪狰狞的一笑,说道:“后悔?老子从不知道什么叫后悔!”那道人又道:“这三年中我一直闭关修炼,不被外界所扰,竟不知你已成气候,在这青水河中为非作歹,残害生灵,我师兄曾几次派人来擒你,却都被你打败,甚至你还杀死我门中几名弟子,今天我是特意来找你算账的。”青水怪怒视他一眼,说道:“我不杀死他们,他们就会来杀死我,我何必要客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