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二章 清除毒蛇

作者:秋月照 字数:340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花水一脸无辜,“我付出了呀,刚才你没见我给这小鸟吃了一颗吗?”王莲顿时无语,她和无花水争辩又怎能争得过?

此时璃落运功完毕睁开双眼,笑道:“别难为无花水了,这复力丸炼制不易,他能拿出一颗已是为难他了。”说完站起身又道:“你们不必担心,我已无碍,现在要去溪边洗洗我身上的蛇血。”

冰言和王莲看她脸色红润,语气轻松,这才放心,冰言见璃落居然连无花水带的药丸都能叫上名来,心中疑心更大。王莲又取出她的一身衣服给璃落换上,一路上,无花水给王莲买了许多漂亮衣服,今日正好派上用场,璃落收拾停当,说道:“红蛇虽灭,但洞内肯定还有不少这蛇的蛇子蛇孙,我们进去将他们捣毁如何?”

无花水一听要进洞将毒蛇全部除去,很是高兴,只有王莲紧张地说道:“我还是在这等你们,而且黑鹰也需要人照顾,我可不敢进洞。”

无花水笑道:“莲妹妹,这小鸟可不老实,你小心它占你便宜。”

那黑鹰闻言,伸出尖尖的钩嘴啄向他的胳膊,无花水赶忙后退几步,口中大叫,“喂,喂,好歹我也帮忙救你,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王莲见黑鹰能听懂人语,欣喜不已,伸开手去搂它的脖子,没料到黑鹰把头往旁边一扭,竟不愿让她搂抱,璃落骂道:“人家王莲刚才为你掉了无数颗眼泪,现在你居然不给她抱,你要讨打吗?”

王莲见黑鹰躲开,心里多少有一些失望,此时听璃落骂它,忙劝道:“它能听懂我们说话,你千万别骂它,它虽是飞鸟,但也有尊严,我们要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它才行。”说完又对黑鹰说道:“你别害怕,我是王莲,只想和你做朋友,并无恶意。”她语音温柔,眼神真挚。

无花水在旁边大笑不止,说道:“你,你居然和它做朋友?只怕它做梦也会偷着乐的,哈哈哈!”

王莲不理他的取笑,伸手去抚摸黑鹰的翅膀,果然这次黑鹰没有躲开,王莲重又伸出两手去抱它脖颈,它高昂着头,似乎还有些不情愿,但却没有再往旁边躲开,王莲高兴不已,对这黑鹰极为钟爱,不肯离开它半步。

其余三人见王莲害怕进洞,也不勉强,冰言在最前面持剑引路,虽然冰言知道璃落比自己的法力高出许多,但内心深处仍觉得她是个需要保护的小女孩儿,不由自主想要挡在她的前面。璃落和无花水跟在后面,那洞里甚为开阔,三四人同时并排也能畅通无阻。

几人正在走,忽听身后有动静,又听王莲的声音,“黑鹰,你小心伤口,别跑那么快!”几人回头一看,原来黑鹰也跟了进来,王莲因为担心,居然忘记害怕,跟在黑鹰身后进入洞中。

无花水哈哈笑道:“这小鸟要为自己出气,以报刚才的仇恨,看来是想亲自啄死几条小蛇才开心。”洞中空旷,刹时传出他说话的回音。

突然间,从他们前面迅速爬出一堆红蛇,片刻间密密麻麻爬满了一地,如同一条血河一般,这些红蛇有粗有细,竟有好几百条,前面几只已如飞箭一般跃起,向他们袭来,走在最前面的冰言不敢大意,飞快的刺向这些蛇的七寸,但那些毒蛇倒也聪明,在快接近众人时,“噗”的一声吐出毒液,冰言乃是凡人之驱,不能抵挡,又想身后是璃落等人,不能让他们受伤,只好暗叫一声“不好”,等着毒液袭身,哪知突然间一阵巨风从背后吹来,洞中顿时尘土满天,那些毒蛇竟无法向前,毒液也被这风吹落到地面,一道黑色身影快如闪电般从众人缝隙中穿过,跃入毒蛇群中。

众人一见,正是那黑鹰,不知道为何,那黑鹰居然不怕那些毒蛇的毒液,它的大鹰钩嘴如鸡啄米般啄在那些蛇的七寸上,每啄一下就有蛇血喷出,毒蛇见这黑鹰厉害,放弃众人返回来和黑鹰战在一处,冰言也持剑将近处的毒蛇一一刺死,璃落手掌起处,毒蛇也即丧命,而无花水却紧紧守在王莲身边,低声道:“莲妹妹,让他们杀蛇,哥哥保护你。”

王莲看也不看他,知道他和自己一样不会法力,所以躲在后面,但她此时更关心黑鹰,她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前面,为二人和黑鹰担心。

毒蛇死的越来越多,转眼间二人一鸟就杀死了一大半蛇,剩的那些细小的蛇也都害怕了,有不少顺着洞壁想偷偷溜走,但却被黑鹰用翅膀扑了开去,一口一个啄死在地上,不到半个时辰,几百条毒蛇几乎全部死光,只逃走了几条而已。

待众人出得洞中,呼吸几口新鲜空气,才觉得胸口舒畅,王莲跑过去查看黑鹰的伤势,黑鹰经过刚才力战,伤口重新迸裂,血流不止,但见黑鹰欢呼长鸣几声,似在因为啄死数十条毒蛇开心,根本不在乎它的伤势。

王莲刚要给它再一次包扎伤口,璃落一把拉住她道:“不用,我能治好它。”说着将黑鹰翅膀上已经殷红的布条解下来,把手按在伤口上。

王莲惊叫,“别弄疼它。”

璃落一笑,“不会有事,你看。”说着抬起手来,只见伤口处恢复完好,皮肉已经愈合。

王莲大喜,叫道:“璃落,你太厉害了,可是你原来怎么不给它把伤口治好?”

璃落做个鬼脸,笑道:“那时它生死未卜,若是命没了,还治伤做什么,后来我为它耗费了不少真气,再无力救治它的伤口,现在我真气复原,自然有能力治它的伤,只是它体力太弱,暂时还不能飞翔。”

王莲说道:“我特别喜欢它,可不可以带上它,待它会飞了,自然就走了。”

无花水笑道:“莲妹妹,你贪心太大了,遇见冰木头就拉他上路,遇见璃落又叫上璃落,如今要是遇见人也罢了,只是个小鸟,还长得这么丑,也要带着上路,你真把自己当做收破烂的吗?”

他将冰言璃落和黑鹰都比成破烂,冰言听了只是微微一笑,不与他计较,但黑鹰迅速扭头啄在他手背上,痛得他大喊,“啊,你这丑鸟,心眼这么小,小心将来找不到老婆。”

璃落也笑道:“无花水,你刚才的话可连你自己也骂进去了,要是王莲是收破烂的,你就是她收的第一个破烂。”无花水气得瞪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王莲拦住黑鹰,对无花水道:“你嘴下留德,小心气恼了它,把你的手背都啄烂。”那黑鹰见王莲拦它,倒也乖巧,立刻停下来,傲然站在她边上。

璃落笑道:“无花水,你在王莲的心中连一只鸟都比不过,不兀自取笑别人,小心王莲哪天真的一脚把你踢得老远。”

无花水闻言,伸出手指,指着璃落的鼻尖,气道:“你,你又开始气我。”

几人说说笑笑,走了大半天,终于出了山谷。一路上,王莲细心呵护黑鹰,吃饭时买新鲜的肉给它吃,走路时只要看到它停步,她就央求大家休息,无花水因为璃落的加入本就不快,这时又见王莲将全部心思投在黑鹰身上,更是不开心,他时不时的在王莲面前扮可怜状,求取她的关心,王莲见他如小孩子般争宠,倒也觉得好玩。

这一日,四人来到一条大河前停住脚步,河水湍急,深不见底,无花水长叹一声道:“我自从遇见莲妹妹,就经常遇见水,先是鄱阳湖,然后是催西镇的溪水,后又在红蛇谷中看到溪水,此时又有大河拦路,若是这些水全涌到沙漠之中该有多好,那得增加多少个沙漠绿洲?”

王莲不以为然,“南方多水,北方多旱,环境使然,怎会有这么多感慨?”璃落笑道:“你不用理他,他最近争宠争不过黑鹰,正自郁闷,借此发牢骚而已,又向北面一指道:“那边有一座木桥,我们从木桥上过河吧。”

几人沿着河边走到木桥前,那木桥不知何年所搭,已年久失修,甚至上面有些木头早已腐朽,王莲看这木桥并不稳妥,怀疑道:“这木桥能承受咱们吗?不会一踩上去就断了吧?”

无花水眼睛一亮,觉得炫耀的机会来了,赶忙说道:“我的好妹妹,你别担心,哥哥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看你快要落水时,哥哥一定接着你,不会叫你溅上一滴水。”

王莲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这家伙从遇见她时总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但每次在危急时刻都是璃落和冰言相助,他只会动嘴抢功罢了。

冰言率先上了木桥,想试探一下木桥是否结实,哪知刚一上去,木桥就吱呀响个不停,而且木桥身有些摇晃不定,他赶忙站稳身形,向前小心地迈了一步,突然咔嚓一声,脚下一截木头断裂,掉入河中,幸亏他早有准备,向后一纵,退回岸边。

王莲见冰言只迈了一步就踩断了一根木头,越发不敢上桥,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另找方法过河吧,要不冰言你还把你的长剑变成剑筏送我们过河吧。”

冰言愁道:“若是水面平静自然好办,只是这水流湍急,河面又宽,我并无十足把握,只怕一个不稳,就会有人落入水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