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十七章 疗伤

作者:秋月照 字数:22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无花水却不爱听,“莲妹妹,有哥哥保护你,保你到哪儿也不怕,不用学这些粗鲁的玩意......”话还没说完,头上就被璃落打了一记,“什么叫粗鲁的玩意?我看你就粗鲁的很,处处欠打的样子。”无花水委屈地揉揉头,说道:“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也不温柔?你看看莲妹妹,比你强多了。”

璃落一笑,“对付温柔之人就温柔,对付无赖之人就无赖,不要把我和你的莲妹妹比,她是她我是我,我要是和她一样了,岂不有了两个王莲?到时还不把你吓死?”突然看到冰言,她“啊”了一声说道:“你是凡人,被鬼催西黑气侵体,要赶快把体内的毒气驱散才行。”

王莲见无花水平时神气活现,油嘴滑舌,此时被璃落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站在那干瞪眼,口舌之争竟落在下风,她心中暗笑,终于有一人可以整治无花水,叫他老实呆着了。但一听璃落说冰言被黑气侵体,不由担忧。仔细观察冰言,果然见他印堂发暗,她赶紧求璃落,“你既然能除去鬼催西,当然也能除去冰言体内的黑气,求你帮帮我们。”

璃落见她着急,嫣然一笑,道:“不用担心,我自然可以帮他,只是麻烦这位无花水先生走远些,别打搅我。”

无花水哼了一声,“你以为我爱看吗?原来只有一个冰木头,现在倒好,又多了一个会说话的小鹦鹉。”

王莲赶忙答应,见无花水一脸不服璃落的样子,拉起他说道:“元刚母子受了惊吓,现在不知好点没有,我们去看看他们吧。”

璃落见无花水被王莲拽走,这才对冰言说道:“其实我只是不喜欢他啰唣,他在不在场都没关系。”冰言笑道:“无花水话是多了点,人也比较贫,但心眼还不坏,而且有时还算聪明。”璃落扑哧一笑,道:“无花水叫你木头可真是叫错了,你的心地又好又善于为别人着想,是个好人!”

冰言听她夸赞,有些不好意思,璃落又道:“你把左手给我,我们掌心相对,把你的毒气除去。”冰言依言抬起左手与璃落左手相对,他见璃落小手纤细,手指白皙,整个手还没有他的手掌的一半大,两手贴在一起,只觉得她的小手柔软无骨,却甚是冰凉,他刚想问她是不是很冷,璃落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专心运功。片刻之间,冰言就觉得身如火烧,他不禁“啊”的一声,喊出之后,陡觉在一个小女孩面前连这点痛楚都熬不住,不由有些扭捏,璃落却只是温柔一笑,说道:“没关系,是有点不舒服,你尽管喊出来好了。”

冰言这才明白她刚才把无花水支走,实在是为了自己考虑,若是无花水听到自己这一声呻吟,只怕不知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没想到璃落才十五六岁,居然如此体贴别人,他不由心生感激,对她顿生好感。他此时运功相抗,极力忍住疼痛,觉得火烧之感减少许多,又过了一会儿,觉得身体经脉通畅,甚是舒服。他知道此刻黑气的毒已经除去,刚要收回手掌,忽然感到从璃落手掌处传来绵绵真气,柔和深厚,,虽不是正道之力,却也大为受用,他没想到璃落不仅帮他消除了自己身上的黑气,还帮他恢复功力,不禁感激一笑,这时璃落已收回手掌,问道:“你觉得怎样?”

冰言笑道:“我身上毒气已除,功力已复,多谢姑娘。”璃落也笑道:“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璃落就行,你既然没事了,我们去找王莲他们吧。”冰言点点头,两人走了几步,他忽然问道:“半夜时分,雾气湿重,你穿得单薄,可别冻着了。”说完紧张地看着前面,生怕璃落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冷?”也不知为何,虽然与璃落初见,但一向冷淡少言寡语的他,却忍不住关心这个鬼灵精怪的小女孩儿。但璃落只是笑笑,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的确是有些冷。”

冰言不加思索,脱下外面的袍子就想让她披上,但袍子拿在手中却不好意思递过去,他们初次见面,又是深更半夜,他怕璃落会对他产生误会,尴尬的把袍子拿在手中不知所措。他本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之人,此时更不知说些什么,生怕她错会了他的好意。

却见璃落笑语盈盈地将袍子拿了过去,口中说道:“冰言,你真好,自从我长大后,再也没有人为我做过这种细微之事了。无花水叫你木头实在太不应该了,他要再叫你木头,我一定骂他给你出气。”说着将袍子披在身上。

冰言见她披上袍子,心中松了口气,又听她说要替他骂无花水,不禁一笑,想起了刚才她和无花水斗嘴的情景,无花水平时舌如弹簧一般能说,今天遇到璃落却是遇到了对手,丝毫占不到便宜,想到这,他脸现微笑,忽听璃落说道:“无花水和王莲居然不怕鬼催西的黑气,你不觉得奇怪吗?”

冰言看了看她,没想到她会问这件事,他犹豫片刻道:“也许他们和你一样有什么特殊的法力吧。”

璃落点点头道:“不错,世上能人异士太多了。”但眼神却有些暗淡,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忘记了我,再见面时虽然仍是不由自主的关心我,却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肯相信我。

待二人回到屋中,只见元刚喜气溢于颜色,正亲自下厨为几人做菜庆祝,他的母亲受过惊吓,听说鬼催西已除,再也不用害怕,已经安然入睡。无花水一见璃落披着冰言的衣服,笑道:“原来冰木头也知道关心人,第一次见面就把袍子给璃落穿,可惜都没见你对王莲这么好过。”冰言没有说话,璃落不慌不忙地说道:“夜深露重,我有些冷了,人家冰言好心知道关心我,总比那些只会动嘴却把自己捂得发热不顾别人感受的无赖要强太多了。”无花水一时气结,指着璃落道:“你、你......”璃落轻轻一笑,坐在桌子旁边,这时元刚为他们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说道:“各位恩人,你们不仅救了我们母子的性命,更让这个镇子有了重新繁荣的希望,我元刚多谢各位了。”说完深深一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