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十四章 黑气

作者:秋月照 字数:228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鬼催西见他居然能猜到他吸血的原因,心中不由吃惊,忙问道:“为什么?”

无花水神秘地压低声音说道:“那是因为没有弥水玉,没有弥水玉助你修炼,你就算吸食千人之血也无法变身为人,无法长时间走在阳光下,更无法脱离翠屏山。”

鬼催西恍然大悟,“弥水玉?怪不得我都吸了二十多人的血,还是一点血色也没有,你快说,弥水玉到底在哪里?只要你说出来,我就饶你们不死。”

王莲心中也是一动,她没想到无花水居然对鬼催西的事了如指掌,听他提到弥水玉,想起刘家庄消失时有非常多的蓝色烟雾,事后无花水说只有弥水玉能散发无穷的蓝色烟雾,此时他又一次提到弥水玉,居然说这弥水玉可以帮鬼催西变成真正的人脱离翠屏山。她盯着无花水但盼他再多说一些关于弥水玉的事,却见无花水神气十足的在屋中走了几步才又道:“我可以告诉你,只是此时你的主人鬼见愁就站在窗外,我若说出来只怕他也会将弥水玉夺去。”说着一脸不放心的看着窗户,长叹一声道:“唉,不管是你还是鬼见愁,只要有一个人我们就没有活路,你只要先和鬼见愁商量好,都别杀我们才行。”

鬼催西望着窗户半信半疑,他确实是从翠屏山偷跑出来的,那鬼见愁对手下惩罚残忍,因此魔兵鬼兵都不敢轻易触犯山规。这鬼催西是鬼兵的一个头目,一日和一个魔兵发生冲突,将那魔兵打死,有人禀报了左清,左清当场将那个魔兵的死尸扔入翠屏山西边的山谷。鬼催西见状知道自己下场好不到哪去,因此纵上空中逃离翠屏山,他一口气逃了四个晚上才到了催西镇,见镇子的名字和他的名字重合,便留了下来。他想起曾听翠屏山中的魔兵说过,鬼要是吸食一百个人的新鲜血液就能变成真正的人,从而脱离翠屏山的控制。于是他每晚吸食一个人的血,直到今日碰到无花水三人。他见无花水知道他的来历,更加相信他的话,听他提到弥水玉,心中大喜,他在翠屏山时曾听左清提到过弥水玉,知道这是一件上古宝物,没想到它还可以帮自己修炼成人。他见无花水总看着窗外,明白他想引自己出去,若是魔尊鬼见愁在外面,自己哪能活到现在?但无花水一心想骗他出去,肯定是他们在外面布下了什么埋伏,他又一想,这三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还怕什么?不如先破了他的埋伏,再逼他说出弥水玉的下落,想到这,他冷笑一声说道:“那我就开窗出去看看,总之你们不说出宝物的下落,谁都别想跑!”

无花水急不可待,说道:“那你快出去,我们也一起出去看看。看那鬼见愁到底在不在外面?”

鬼催西飘起身形从窗缝里钻了出去,无花水拉起王莲推开窗户也跳了出去,冰言身形一纵挡在他二人前面。他们站定向四周查看,外面除了微弱的月光什么也没有,鬼催西大怒,回头就要来抓无花水,王莲心惊肉跳,只怕他情急之下把无花水杀死。却见无花水双手扔了什么东西到鬼催西的身上,只听“噼噼啪啪”的响了起来,鬼催西吓了一跳,连忙化作黑气飘到空中,王莲和冰言一见不禁笑起来,原来那噼啪作响的东西竟是几根鞭炮,也不知无花水怎么会有这玩意,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点燃的。

无花水哈哈大笑道:“鬼催西,你看这鞭炮好不好玩?”鬼催西在空中看清居然被无花水戏弄,心中气极,他从空中直接扑向无花水,口中说道:“你竟敢戏耍于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无花水连忙躲到冰言身后说道:“冰木头,我让你歇了会儿了,现在你该出场了。”

冰言早已做好准备,抬剑向空中刺去,鬼催西只得放弃无花水来战冰言,那冰言不是他的对手,没一会儿又累得气喘吁吁,额头冒汗,王莲一见赶忙叫无花水想办法,无花水双手一摊道:“好妹妹,哥哥可没东西了,不过这冰木头死不了的,你放心好了。”王莲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死不了?”无花水一乐道:“因为咱们吉人天相呀!”

王莲再也不理他,心想,冰言是我叫着他一起上路的,又是我求他捉鬼的,无论如何我不能看他被鬼催西杀死,想到这她猛得向黑气之中冲去,无花水见状,在后急赶,口中大喊:“妹妹,等等哥哥,哥哥保护你!”二人一前一后冲入了鬼催西的黑气中。鬼催西心中大喜,你们三个人进了我的黑气,休想再逃出去。

他本是孤魂野鬼,因前世作恶太多,怕到冥界受苦,飘荡在人间不肯归去,但终究被冥界使者发现,他被追的无处可逃,只得去往翠屏山,到了山中他甘愿被抹去记忆修炼魔道,到如今已有五十多年,所以他练的黑气非同一般,既能吸走人的真气,又能限制对方法力的发挥,如今见三人都被他包围,他加大力量压迫三人的气息,冰言立刻觉得心头沉重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赶忙看王莲与无花水二人,却是丝毫无碍,他放下心来,对无花水道:“你......你先带......先带王莲离开这里。”王莲见冰言说话都不连贯,知道他已累极,她扶住冰言道:“别说了,我们是朋友,要走一起走。”无花水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听见了,不是我不带妹妹走,是她不想跟我走,我也没办法,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陪你这块木头吗?”

鬼催西见他二人丝毫不受自己黑气影响,心中大骇,这二人资质平平,为何不怕我的黑气?难道他们二人竟是深藏不露吗?他又加大力量,将自己全身的黑气散发出来。但见王莲二人还是随意在黑气中走动。那王莲却还道鬼催西想知道弥水玉的下落,因而对他们手下留情,又哪里知道对手已使上了十成十的功力。

冰言已然不支,此时鬼催西用上全部功力,他顿时觉得全身骨架都要散掉了,他将剑插入地中勉强支撑住身体,对王莲道:“快,快将你的手给我!”王莲见他面色血白,眼神有些涣散,心中害怕,赶忙依言伸出手放到他的掌心中,只觉得他掌心全是汗水,她心中担忧,不禁流出泪来,问道:“冰言,你怎么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