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十章 受伤

作者:秋月照 字数:223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华唐见左清取出黑魔剑,知他忌惮自己,他轻轻一笑,“左清,你每五十年来我岛上挑战一次,如今已是第六次了,五十年不见,不知你修为进益如何?”

如山此时已经退在一旁气喘吁吁,但见左倾亮出兵器人脸丽说到。“左清,你是不是怕了我师傅,仗着黑魔剑想取胜吗?”他知道黑魔剑威力不小,乃是魔教极其重要的宝物。

左清冷哼一声,并不理如山,“华唐,废话少说,你既然做下亏心事,就别怕鬼叫门,我要是怕你们就不会找上门了,废话少说,看剑!”说着一股强大的剑气向华唐袭去。

华唐不敢大意,抬起长剑向前刺去,破了左清的剑气,同时左手食指发出一股深厚的真气指向左清胸部,左清没想到五十年不见,华唐修为提升的这么快,他向旁边急闪,勉强避开华唐手指,黑魔剑向上一抬,只见一股黑气直奔华唐的面门,华唐也暗自佩服,魔界中除去鬼见愁魔法高深,就要数左清了。五十年中他的魔力竟也增强不少,他聚精会神地将真气注入长剑向前递去。

左清在这五十年中潜修魔法,又有魔教的魔尊亲自指点,魔法进益神速。见华唐的长剑向他刺来,心想,我每次和他对招时间一长都会落败,五十年又过去了,难道这一次也会输吗?今天我就偏不信这个邪,就和他拼一次真气,且看看是他的道法厉害还是我左清的魔法厉害,想到这,他将黑魔剑对准华唐的长剑,将全身的真气凝结于剑尖。

华唐没料到左清竟然孤注一掷,要和他比拼真气,眼见黑魔剑上黑气越来越重,他不敢大意,赶忙将自己真气也灌注到佛尘上,将真气输送出去,顿时两股真气对在一起,二人均觉得心头一震,长剑和黑魔剑僵持在空中一动不动,二人集中全力都不肯退后一步,怒视着对方。

如山见众魔兵正自盯着左清,担心他的胜败,他灵机一动,向旁边几位师弟低声道:“各位师弟,我们杀过去,把魔兵冲散,搅乱左清心神,助师父一臂之力。”

他的几位师弟找对魔教之人恨之入骨,听闻此言,纷纷赞同。个个都持剑在手向后轻轻传达命令,分成几拨悄悄地向魔兵靠近,将魔兵远远包围起来,待魔兵有人发现时,为时已晚,如山等蓬莱弟子已经大声喊叫着冲杀过来,众魔兵慌忙迎战,顿时蓬莱弟子的白衣和魔界的黑衣交织在一起,长剑和魔刀乒乒乓乓,喊杀之声不绝于耳。

左清正和华唐比拼真气,忽听身后喊杀大作,不禁心中焦急,他每五十年来挑战一次,每次都会败在华唐手,难免心生怨恨,此次他亲自向魔尊求取魔法,自认为不会再输给华唐,因此只带了一百来名魔兵。但如山等人虽不是他的对手,对付这些魔兵却绰绰有余,他内心担心自己的魔兵,禁不住想偷偷看一眼,但高手对决,岂能容他半点分神,刹那间他只觉得长剑真气迅速向他逼过来,他不禁心头一紧,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离开体外。他大叫一声,飞了出去,有魔兵赶紧接住他,他将黑魔剑插在地上才勉强站住,刚想说话,只觉得嗓子发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旁的魔兵见他受伤不轻,急忙问道:“大护法,你觉得怎么样?”

左清努力定住心神,轻声吩咐,“快告诉其他兄弟,我们撤!”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华唐,没想到努力多年最终还是败在他手下,“华唐,你给我听着,五十年后,只要我不死,还会来向你报仇的。”

华唐冷笑一声,“左清,不管什么时候,邪不胜正,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这时如山飞身过来向华唐建议,“师父,趁此机会斩草除根吧。”说完不等华唐吩咐,持剑向左清刺来,他恨刚才差点儿死在左青手下,因此用了全力,剑式去的极快。左清哈哈大笑,牵动气息,不禁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用手擦擦嘴角,轻蔑地看着如山,“如山,就凭你想杀我?做梦去吧!”他奋力将黑魔剑挥出,刹时一团黑气将他护住,如山只觉得眼前一团黑雾,根本无法刺到左清,他努力睁大双眼,寻找左清的踪影,却一无所获,待黑气散尽,地上已空无一人,左清已消失不见。如山一跺脚,“又让他跑了。”眼见远处还有没来得及逃走的魔兵,他冲上去把怒火发泄在这些魔兵身上,将他们连刺数剑,直到魔兵倒在血泊中,他才停手。

众人打扫战场,如山走到华唐面前,懊恼地说道:“师父,这次让左清逃走,只怕他以后还会来的。”

华唐似乎没有听到徒弟的话,他抬头看着天空,一脸忧愁之色,“如山,左清的事是小事,为师现在有一件更更要的事想让你去做。”

如山一愣,师父居然不在意左清之事,左清的事怎么会是小事?在他看来,左清不除,后患无穷。见师父一脸郑重,忙问:“不知是什么事?但请师父吩咐!”

王莲无花水及冰言一行三人这一日来到一个镇子,镇子西侧有一条溪水流过,水面上搭有一座浮桥,桥上写有六个大字:催西镇浮水桥。无花水率先走上桥,大声道:“莲妹妹,待到了镇子里,哥哥要让你吃最好的饭菜,住最好的客栈,买最漂亮的衣服。”王莲笑笑,知道他说话没正经的,也就没有作声。这一路上,无花水舌如弹簧,说个不停,王莲初入江湖,对江湖之事一无所知,听无花水讲述江湖异事,只觉得新奇不已,倒是冰言,静静地在一旁听着,既不作评论,也不觉得奇怪,无花水见他对自己的话兴趣全无,心中不悦,有时就找个借口针对冰言损上几句,但那冰言似乎并不见怪,无花水自负才高八斗,却拿冰言毫无办法。

待三人过了桥,来到镇子里,看到镇子里面的景象时不由大吃一惊,只见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甚至街道两旁的店铺在大白天都关着门,他们顺着路走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到一家饭馆,王莲不禁有些害怕,“这不会是个空镇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