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好好享受我的折磨

作者:兔牙0 字数:241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晴天。”苏璟涵慢悠悠的开口,一步步走过来,整个人释放着危险的气息。

“啊……”沈晴天余光看了下身后空荡荡的走廊,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手腕倏然就被提了起来,死死的握在苏璟涵的手中。

“你,你干嘛?”她挣扎的很没有底气,手腕传来清楚的疼痛,她用力抽了几次都无动于衷。

“你说呢?”苏璟涵觉得自己是不是脾气太好了,让这个小丫头屡次在自己的底线上肆无忌惮,一次又一次的惹恼自己。

沈晴天心虚的不敢抬头,她知道以苏璟涵记仇的性格,早晚会找上自己。只是这是20层的会议室,沈晴天竖起手指,小心的指了指上面的监控。

苏璟涵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分说拉起她的手腕朝走廊的深处拖去。

“喂……苏璟涵,你放开我……”沈晴天欲哭无泪,一只手被苏璟涵死死抓着,另一只手抱着一叠文件,在后面小跑才不至于跌倒。

苏璟涵大步流星的走着,根本不顾沈晴天是否能跟上,直到走到楼梯间的拐角,才停了下来。

四下无人,又是视频监控的死角,喊救命都没人听得见。沈晴天暗自懊悔,刚刚为什么要提醒他,这下想跑也跑不掉了……

“苏璟涵,那个……那个我上次不是故意的……”思忖良久,沈晴天还是决定先低头认错,不轻易去惹恼他,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就是一时冲动,你不要……生气。”

“哼……”苏璟涵冷冷一笑,带着不屑一顾,抓起沈晴天的手腕,迫使她贴近自己,弯下腰,看着她圆滚滚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你觉得,我会接受这个道歉吗?”

沈晴天忽然就记起江宸希说过,他们在高中的时候,苏璟涵曾逼的一个人退学。而自己和他的瓜葛实在是太多了,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溢满邪气的眼睛:“那……你想怎么样?”

“我会,一点一点的……”他忽然垂下头,贴近她的耳边,轻轻吹气,“折磨你。”

沈晴天的浑身猛然打了个冷颤,她盯着他过分漂亮的五官,实在想象不出,这样一个外表仿若天使的少年,内心却比毒蛇还要冷毒。她深吸一口气,轻声开口:“所以,你同意我去参加那个比赛也只是为了看我出丑对么?”

事到如今,她早就该明白,苏璟涵从来不会有如此的好心。因为他是我为歌狂的特邀评委,所以他才会同意她去参加那个比赛,不是为了给她机会,仅仅是为了让她在银幕上当着全国人的面——出丑。这就是他折磨她的第一步。

“恭喜你终于学聪明了。”他甩开她的手腕,冷冷的睥睨,“好好享受吧,沈晴天。”

这个享受是指什么,沈晴天再清楚不过。

他是聪明的猎人,懂得怎么做才会让猎物痛不欲生。他恨她,他想要她死,他怎么会放过折磨她的机会,看她的笑话?

苏璟涵双手插进裤袋,轻松的冲沈晴天眨眨漂亮的桃花眼,深色的瞳仁中满是阴森的邪佞。

“那就后会有期咯!相信很快我们还会见面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留下沈晴天一个人,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滑落,心里一片凄凉。

************

沈晴天重新整理好散落的文件,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文宣的办公室。

“你去哪里了?”文宣推了推鼻梁上金丝边眼镜,目光紧盯着失魂落魄的少女。“怎么无精打采的?”

“没事。”沈晴天摇摇头,放下文件夹。

“真没事?”文宣狐疑的目光打量着沈晴天,不放心的问,“是担心比赛?”

“呃……宣哥,”沈晴天垂下眼睛,绞着手指,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比赛,我能不能……不参加?”

“什么?”文宣眉脚直跳,“你说什么?不参加?!”

他辛辛苦苦磨破了嘴,据理力争,又以自己担保……多么不容易才为她争取到这次机会,她一个不想参加就完了?文宣简直要被沈晴天气炸肺,额头上的青筋凸起,手指指着沈晴天说不出话来。

“我……”沈晴天更加内疚,又不知如何解释,难道要告诉文宣,苏璟涵会利用评委之便折磨她?文宣会信才怪。

“沈晴天!”

“到!”

“少给我说有的没的,我重新告诉你一次,参赛,好好准备;退赛,想都别想!”

文宣简直要被沈晴天气疯,手按着太阳穴不停的揉着,明显感觉最近血压急速飙升。

“别人想要这个机会还没有,你竟然不知足的想要退赛。如果你觉得自己做不了艺人就赶紧给我滚蛋,少在我眼前晃悠,我也不想管你。”这样下去,他早晚要被这个小丫头气死。“机会来之不易这种话我不想说,相信你也听不进去,你只要告诉我,是参赛还是辞职就好。”

“宣哥……”沈晴天咬着嘴唇,头垂的更低,“对不起,我错了,我刚才是脑袋抽了,我不该说要退赛。”

“晴天,”文宣忍不住叹气,“我跟你说,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请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耐性好吗?”

“对不起宣哥……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沈晴天的声音越来越低,低的像文字哼哼。此时的她懊悔不已,她不该一冲动就要退出比赛,再次惹恼文宣。

“好了,不想听了。”文宣无力的摆摆手,“我拜托你以后让我省点心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哦,知道了。”沈晴天咬着嘴唇,偷偷看了文宣一眼。

“还有,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坚信自己,无论听到什么或是看到什么,如果自己先动摇了,那么就已经先输了,懂吗?”文宣语重心长,苦口婆心,恨不得把所有的道理都给沈晴天讲透彻。

沈晴天用力点头,鼻子酸酸的,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块地方被棉花堵住了,有点闷。

“距离比赛还有一段时间,从明天开始你每天下午四点后都到公司来,我会帮你请个最好的声乐老师帮你辅导。”文宣整理着桌上散落的文件,冲沈晴天点点头,“好了,你先回去吧,记得随时保持良好的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