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雨夜神社惊魂

作者:兔牙0 字数:251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而神社这种地方,历来是供奉神明的地方。日本的神社一般较为常见,通常会建造在深山中,保佑一方土地平安。平时都是空着的,也不会有什么人,沈晴天有点犹豫。

可是,风雨交加,她无处可去,又找不到回去的路。

前面,是黑黢黢的无人神社;后面,是诡异阴森的树林。神社虽然没人,但是可以挡风遮雨,而这种天气的树林,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

她咬着嘴唇,思前想后,终于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硬着头皮踏着石板朝山腰走去。

风声潇潇,夜雨簌簌。石板路上湿漉漉的,似乎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参拜,路两旁长满了深绿色的苔藓。

沈晴天小心翼翼的走着,直到看到巨大的鸟语牌坊。

夜晚中的神社静谧而诡异,大门两旁分别蹲坐着一只石狮,瞪着圆圆的眼睛,威严的审视入侵者。

空荡荡的院内挂着白色的灯笼,微弱的烛火随风摇摆,忽明忽暗,映出光怪陆离的影子。院子里侧生长着一棵巨大神树,树干上绑着白色的绳子。神树旁,是供人洗手的水池,放着长木柄勺。雨水落在水池里,激起朵朵水花。

叮铃铃——

一阵风刮来,门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沈晴天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努力安慰自己,只是个空的神社,没有什么,不要自己吓自己。可是越这样想,就越容易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平时看过恐怖电影里的画面一股脑的涌了上来,贞子花子伽椰子……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的看着自己。

可是雨越下越大,沈晴天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长发黏糊糊的贴在脸上,抱着双肩在风中瑟瑟发抖。

她看着夜雨中的嗣堂,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里面也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恐怖,只是没有任何灯光,只能借助院子里的灯笼来辨认。

这里的神社和国内的寺庙不太一样,并没有供奉任何神明,却又是神明居住的地方。所以嗣堂内也是空荡荡的,除了供奉的用品和祈福用的铜锣并无其它特殊的物品。

沈晴天长舒了口气,稍微安心,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她解开背包,脱下湿漉漉的外衣,准备坐下来休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响起。

沈晴天停下手上的动作,竖耳聆听,怀疑自己听错了。沙沙的雨滴打在院内的青石板上,有并不明朗的脚步声传来,夹杂着呼呼的风声,朝着嗣堂的方向缓缓走来。

沈晴天的心猛然收紧,这个时候,深山野林的,即使是来参拜的人,谁又会顶着雨来呢?

沈晴天的一颗小心脏突突突的跳起来,她以最快的速度在嗣堂内张望了下,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一根木棍。拾起,紧紧的握在手中,再悄悄的躲在门旁。

不管是人是鬼,手里有了防身的武器,多少也有了安慰。

当脚步声由远而近,最终挺在嗣堂前的时候……

沈晴天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咯吱——古老的木门被推开,发出腐朽的响声。

三、二、一……

沈晴天在心里默默倒数,数到一的时候,闭紧眼睛,手中的木棍不管不顾的劈了下去。

啊……

当啷一声,木棍掉落在地。除了空气,似乎没有击中任何人。继而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沈晴天你想死啊!”

诶?

这个熟悉的声音,这个熟悉的语气……

沈晴天狐疑的睁开眼睛,嘴张成O型,惊讶的合不拢。

“苏……苏璟涵?!你怎么会……”

破旧的门廊下,站着同样狼狈不堪的少年,墨色的短发滴答着雨水,削薄的嘴唇冷的发白,妖媚的桃花眼里愤怒的火焰喷薄欲出。

“我还想问你躲在这里干嘛?就为了暗算我?”

“啊?不……不是,”沈晴天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不知道是你。”

“知道是我就会换根更粗的棍子?”苏璟涵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好吧,虽然话是这样没错,但她这次确实没有想过。光顾着害怕了,此刻的沈晴天根本没心思和苏璟涵斗嘴。而苏璟涵的出现,令她所有的恐惧统统的烟消云散,他像个救世主,踏着七彩祥云而来,光芒万丈。

“沈晴天?你傻了?”苏璟涵狐疑的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被苏璟涵连唤了两声,沈晴天才回过神来,目光炯炯而炽烈,“怎么了?”

“……”

今天的沈晴天确实不太对劲,不但不和自己顶嘴了,而且言行举止都很怪异……不会真的傻了吧?

苏璟涵下意识的侧开两步,与沈晴天保持陌生人的安全距离,顺便脱掉湿透的外衣。拍摄结束的时候,他也想四处走走,就给助理放了假,让他们自行活动,自己则沿着富良野的乡村小路闲逛。没想到越走越深,莫名其妙的就迷了路,之后天色渐晚又下起了雨,他无处躲避,远远的看见这座神社,就走了进来。

谁知,在这里竟然也会遇到沈晴天!

“喂,你手机能打出电话吗?”

同样的情况,苏璟涵的手机也显示毫无网络。他想尽快联系助理过来接他来开这个地方,他还不想在这个破地方过夜。所以他只能看向沈晴天,扬了扬玉锥子似的下巴。

“不……不能。”腾的一下,沈晴天的小脸涨的通红,望着苏璟涵的目光躲躲闪闪。

“……”今天的沈晴天绝对没吃药!

苏璟涵惋惜的叹气,好好的孩子,居然是个智障。

沈晴天也惋惜的摇头,好好的男生,居然是个变态。

苏璟涵并不知道,脱掉外衣的他,里面的T恤也已经湿透,紧紧的黏在身上,透出里面若隐若现的性感身材。墨色的发湿漉漉的垂在额前,橘色的烛火映亮他白瓷一般的皮肤,红唇勾起妖魅的弧度,习惯性的半眯起微醺的桃花眼,整个人若一株午夜摇曳的曼陀罗,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沈晴天只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别过脸去。

“沈晴天……”曼陀罗朝她伸出手,手指白皙而修长,微微弯曲,骨节分明,小指一枚尾戒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什么?”沈晴天愣愣的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一颗心又莫名其妙的跳起来,开始无限脑补。

他要做什么?干嘛把手递给自己?这荒郊野岭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