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又见急诊室

作者:兔牙0 字数:232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晴天的心里很难过,这一刻她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做错了很多事,惹了很多祸……每一次,都是文宣在后面护着自己,替自己收拾烂摊子,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

那个综艺通告是文宣好不容易替SC拉来的,为的是给她们的MV造势宣传,如果因为自己参加不了……

沈晴天就成了千古罪人。

“算了,伤的重不重?能不能拆掉纱布?”文宣站起身,走到沈晴天跟前,撩开她的头发,担忧的道。

沈晴天用力点点头:“没问题,用头发挡住就可以了。”

“嗯,我回头叮嘱化妆师化妆的时候注意点吧,发炎就不好了。”文宣说着摆摆手,“你先回去吧,今晚早点睡,好大的黑眼圈。”

沈晴天吐了吐舌头,哦了一声。

“对了,”文宣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下个礼拜,公司要为SC拍宣传写真,取景地点是北海道,拍摄时间三天,回来之后就要紧锣密鼓的准备校园演唱会了。”

“知道了。”

“时间很紧,所以,你千万不要再给我出什么差错。”

“嗯。”

*************

第二天的节目录制还算顺利,为了掩盖伤口沈晴天特意嘱咐化妆师在额头多打点粉,可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沈晴天只觉得头重脚轻好像踩在棉花上。

好在这几天学校那边也都请了假,沈晴天又重新躺回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不知多久,直到被没完没了的门铃声吵醒,才挣扎着起床去开门。

这个时间,SC的其他成员都已经去学校上课了,偌大的宿舍里只有沈晴天一个人。

她没想到,居然是李若。

“路过这里,顺便来还伞。”

李若拿出雨伞,沈晴天才恍然记起那天晚上回来把伞借给了他。

“不过,你的额头怎么了?受伤了?”李若的目光落在沈晴天缠着纱布的额上。

“嗯,不小心……撞到的。”沈晴天发现自己说谎的技术越来越溜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伤的重不重?有没有上药?”

看着李若一脸关切,沈晴天有点尴尬的抓着头发:“不严重,只是有点头晕。”

“头晕?”李若狐疑的将手指贴上沈晴天的额,不觉一怔:“晴天,你发烧了。”

沈晴天也伸手摸了摸额,摇摇晃晃的起身:“没事,我睡一会就好了。”

李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态度很坚决:“不行,你得去医院。”

又是医院?沈晴天真是怕了。

李若不由分说的拉着沈晴天下楼,拦了车子直奔医院。

沈晴天怀疑自己最近是冲了哪座神,接二连三的受伤和生病,看着李若忙前忙后的为自己挂号,检查,拿药……沈晴天坐在走廊里难受的快要晕过去。

检查结果是伤口感染导致的发高烧,要吊水消炎才行。

沈晴天病恹恹的倚在静点区的靠椅上,左手扎着白色的软管,头晕沉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沈晴天的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李若看了一眼沉沉入睡的少女,按了挂断键。可是很快对方锲而不舍的又打了过来,李若犹豫了一会,拿起手机走到一旁按了接听。

电话通了的那一刻,苏璟涵就迫不及待的怒吼:“沈晴天,你是不是没长记性?又挂本少爷的电话?!”

自从那晚她受伤之后,他心里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思前想后了很久,决定打电话问问她的情况,毕竟是他叫她去的阳鼓山,她才会受伤……于情于理,问一下,也算仁至义尽。

唉,谁让自己心地善良呢。

苏璟涵这么想着,却被对面突如其来的挂断搞的莫名火大,敢挂他电话的人,沈晴天绝对是第一个,不仅是第一个,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听,真是要气疯了!

李若听着对面的吼声蹙起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屏幕上方的号码,并没有存名字:“不好意思,请问……”

陌生的男声响起,苏璟涵愣了一下,旋即更加火大的吼道:“你是谁?为什么拿着沈晴天的电话?”

“我是晴天的朋友,”面对苏璟涵毫不客气的质问,李若依然不急不缓的开口,“晴天发高烧现在在医院吊水,不方便接听电话,所以……”

“你是那个叫李若的?”

“呃……是。”

“好啊,我以为谁呢,原来是奸夫。”

“你说什么?”李若的眉脚直跳,他实在想象不到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一点礼貌没有也就算了,说起话来居然这样难听。

“我有说错吗?挖人家墙角的奸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璟涵继续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

“抱歉,”李若咬着牙,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如果你是晴天的朋友就不该在她生病的时候说这些难听的话,作为朋友,难道此刻不是该关心她的身体状况么?”

“切,谁是她朋友!”苏璟涵不以为然,“想当本少爷的朋友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哦,那还真是万幸。”李若不急不恼,字字珠玑,“不然我都要心疼晴天了。”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对不起,不能和你说了,我得去叫护士换药。如果你真的关心就来看看她,立花公立医院。”李若顿了一下,继续说,“最后送你一句话,尊重别人的同时也是尊重自己。”

李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沈晴天,快步走了过去。

妈的!他以为自己是谁?!苏璟涵摔了电话,莫名的火大。

关心她?探病?做梦吧!

一对奸夫淫妇,不知廉耻。

苏璟涵忿忿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前想后,还是拾起沙发上的电话拨了一串数字:“Jacky哥,帮我把车子开到公司后门……对,我要出去……嗯,放心,很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