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东窗事发

作者:兔牙0 字数:280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的郦城,带着丝丝凉意,沈晴天向来怕冷,下意识的抱紧双肩,微微

打着冷颤。一件还带着温度的外套就裹住了她。

沈晴天讶异的抬头,银发少年的身上只剩一件T恤,却什么都没说,直奔停

停车场启动了车子。

并不是昨晚的那辆V12,是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辆黑色R8。

“昨晚的车?”

“送去零街了。”

昨晚在最后的路段的时候,对方撞过来的时候,双方的车子多少都有损伤。

沈晴天坐进副驾驶,仍心有余悸。昨晚的一切都是像是一部惊悚电影,而她与死神擦肩而过,险些丢掉了性命。

一夜没睡,整个人都要虚脱了,沈晴天上了车就无力的靠在座椅上,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先去吃点东西吧。”江宸希侧眸看她,一贯冰冷的语气略显关切。

沈晴天点点头没有拒绝,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在茶餐厅里,江宸希依然点了满满一桌子的食物,对于饥肠辘辘的沈晴天来说是最好的慰藉。她已经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少年冷淡的薄唇划过一丝揶揄,扯了张面纸递给嘴角沾满牛奶沈晴天,指了指唇角。

沈晴天一脸大写的尴尬,迅速的抹了抹嘴唇,继续把头埋进可口的食物中。

“那个……”少年轻咳两声,有些不太自然的开口。

“什么?”沈晴天诧异的看着他。

“昨晚和你吃饭的人是……”

“昨晚?”沈晴天楞了一下,恍然大悟,“你说李若?”

听到这个名字,江宸希微微蹙眉。

“是我的学长。”沈晴天漫不经心的回答,忽然顿了一下,抬起头,狐疑的打量着欲言又止的少年。“安澜,为什么要偷拍我们吃饭的照片?”

这个问题,她昨晚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江宸希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他躲开沈晴天追问的目光,低声问:“吃好了吗?”

沈晴天皱皱眉,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避开话题,只好点点头。

在宿舍楼下,沈晴天抱着一袋子药下了车。

“这几天好好休息,注意伤口不要沾水。”

沈晴天很意外,江宸希居然也会讲这种关心的话,虽然有点别扭……

“学校,也不要去了……”江宸希想了一会又说,“公司那边,我叫北北帮你请假?”

“哈?千万不要!”沈晴天一口口水差点喷出来,头摇的像拨浪鼓,“他要是去和文宣哥说我就更说不清了。”

再说她也不会相信苏璟涵会帮她说话,除了刁难和折磨,他什么时候做过一件让她不堵心的事?从认识他的那天开始,她就噩梦不断,她巴不得这辈子都和他不会有交集。

“那好,有事给我电话。”江宸希说着晃了晃手机,“身体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沈晴天点点头,觉得江宸希有点小题大做,只是划破了额头,大猫却带着她从内科到外科拍了各种X光和三维四维的片子,并且做了全身的检查。她本想推辞不做,可是大猫坚持说少一项回去都会被江少骂。

……

回到公司宿舍放下一袋子的药,沈晴天就爬上了床。她实在是太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大作,沈晴天翻了个身,没有接。可是对面很执着,再次打过来,大有不接听就打到没电的架势。

唉……烦死了……

沈晴天从被子里伸出手抓起床头的手机放在耳边,含糊不清的喂了一声。

“沈晴天!”

升了九个key的男高音在对面炸开了锅,沈晴天一个激灵,翻身起来,大脑里有轻微的短路。

“这个时间你居然在睡觉?!你不知道下午有声乐表演课吗?你昨晚干嘛去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到公司来!”

……

沈晴天脑袋嗡的一下,大了。张口结舌的解释:“宣哥,我,我今天好像……去不了……”

“什么?!沈晴天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次?!”沈晴天能想象文宣在那边气得跳脚的样子。

“我……我……”沈晴天摸着额头上的纱布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是不是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文宣的洞察力一直都不是摆设。

“没,没有……那我,现在过去吧。”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么明显的伤口,文宣早晚会发现。

“好,立刻过来,我还有别的事要和你说。”

挂了电话,沈晴天对着镜子重重的叹气,用碎发刻意挡在额前,又配了一顶棒球帽,才磨磨蹭蹭的出了门。

但愿,能躲过文宣的眼睛。

可是,沈晴天忘记了,文宣属狗的,而且是特级警犬,嗅着味道都能猜个大概。

“你昨晚出去了?”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沈晴天一个人,SC的其它成员并不在。

“唔……”沈晴天支支吾吾的答不出,事先想好的说词在文宣锐利的目光下无处循形。

“去哪了?和谁?做什么?几点回来的?”

“……”

“你过来……”文宣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镜架,盯着沈晴天的额头。

沈晴天朝前挪了两步。

“站到我这里来!”文宣无奈的扶额,这个女孩总是能让他莫名的火大。

沈晴天不情愿的走过去,刻意低下头,看着脚尖。

唰的一下,头顶一凉,帽子被文宣摘了下去,露出贴着纱布的半边额头。

“沈、晴、天!”

沈晴天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心虚的把头垂的更低。

“怎么回事?给我个解释!”文宣手指着沈晴天受伤的额头,气得浑身发抖。

“我……”要怎么跟文宣解释,自己大半夜的被苏璟涵拉去阳鼓山,莫名其妙的陪一群疯子赛车,又在生死关头捡回一条命……

如果照实说了,文宣会不会直接灭了自己替公司除害?

“我……洗澡,不小心,撞的。”思前想后,还是说谎为妙。

“你大半夜去哪里洗澡了?”

“不是,在宿舍。”

“还给我撒谎?”文宣的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要不要我把恬甜找过来,把你怎么接个电话就匆匆出门一个晚上没回来的事说一说?”

……

竟然被队友出卖了,沈晴天在心里默默悲哀。

“形象既是脸面,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一个艺人连最自己的身体都保护不好,还怎么继续表演?沈晴天,你到底怎么回事?”

“文宣哥,我错了……”

事到如今,惟有低头认错。

“这种话,我已经听了无数次,听腻了,每一次你都说错了,可是你改过吗?”文宣叹了口气,“明天的节目你要怎么参加?顶着块纱布玩植物大战僵尸吗?”

“……”

“真是不知道我当初选了你做主唱是对还是错。”文宣无力的陷进沙发座椅里,摘下眼镜,揉着鼻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