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不交钱就别想放人

作者:兔牙0 字数:254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宸希一回头就看见车里的少女手忙脚乱抓头发,咬手指,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不觉莞尔。

快步走近,叩了两下车窗,沈晴天猛然抬头,一副受惊小鹿的模样,瞪着两只圆圆的眼睛。

腾的一下——小脸再次涨得通红,尴尬的绞着手指,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她最怕的就是江宸希提起昨晚的事,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更不知道怎么面对江宸希。

“去吃点东西吧。”江宸希上了车,侧眸看了沈晴天一眼。

“唔,好……”沈晴天尴尬的抓着头发,挡住半边脸,含糊不清的应着。

对于昨晚的事,江宸希只字未提,沈晴天一颗悬着的心稍微落了地。

时间还早,又折腾了一夜,沈晴天这会早已饥肠辘辘了,一个人解决掉两只三明治一杯热牛奶,再抬起头的时候,分明从江宸希的眸子中扑捉到一抹戏谑。

“呃……”她噎了一下,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问,“你……一晚都没睡?”

“嗯。”江宸希点点头,仰头喝光了手中的咖啡。

“那个,谢谢了。”一不小心还是联想起昨晚自己醉酒的状态,沈晴天有点崩溃,垂着眼帘道,“给你添麻烦了。”

江宸希看着似乎很纠结的沈晴天,没说话。

“那个,能不能送我回宿舍?”

上午还有课,衣服也没换,一身的酒气去了学校肯定又要被人拿去造谣了。

沈晴天很头疼,这是有史以来第二次醉酒。第一次是和初中同学吃散伙饭,莫名其妙的就被灌了酒,据别人回忆,她当晚在餐厅抱着酒瓶唱了一夜的歌……从此,沈晴天再也不敢喝酒。

昨晚,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经不住江宸希的劝说,又醉了酒……

沈晴天越想越尴尬,到了宿舍楼下甚至忘记和江宸希道别就落荒而逃。

“喂——”

江宸希探出头来,冲着沈晴天的背影喊道。

沈晴天诧异的转身,一个白色的纸盒就从江宸希的手中飞出,打了个旋儿,稳稳落在自己的手中。

沈晴天低头一看,解酒护肝四个小字刺的她眼痛。刚想抬头说点什么,黑色的R8就扬长而去,留下在风中凌乱的自己。

沈晴天有种感觉,自己苦苦经营的淑女形象即将毁于一旦。

***************

江宸希一开机,铺天盖地的短信和语音留言钻了进来。

逐条看过去,大多数都是来自安澜的。还有一条似乎是刚刚发的:零街,速来。发件人是苏璟涵。

江宸希放下手机,一踩油门向零街驶去。

早上的零街还很安静,但车厂的铁门却敞开着。

江宸希在门前按了两下喇叭,径直开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围在里面,争论着什么。一个眼尖的男生喊道:“江少来了!”

众人让开一条路,江宸希这才看清,正中央的位置上,苏璟涵跷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重金属风的黑白拼色皮衣,磨得发白的破洞牛仔裤,大大的墨镜遮住半张脸,一条黑灰色的蛇纹皮鞭在手中把玩。

他的面前,跪了两个人,双手被捆了绳子反绑在身后。

这两个人,江宸希自然是认得的。红头发的T仔和他的小喽啰狗牙,从他们脸上的淤青来看,显然这一夜过的不是很舒服。

看见江宸希,苏璟涵扬了扬玉锥子似得下巴,算是打了招呼。

“阿希,你昨晚去哪了?”安澜一见到江宸希就迫不及待的抱怨,“打了一晚上的电话你都关机。”

“喔,在外面就关机了。”江宸希轻描淡写,转过头看向T仔,话却是问安澜,“就为了这事?”

“是啊,你不知道,昨晚我送完恬甜回来,北北说去喝酒,我俩就刚到酒吧门口就逮到了这两孙子!”

北北,正是苏璟涵的乳名,因为三个人从小玩到的死党,也就习惯称呼彼此最熟悉的名字了。

“两孙子还想动刀,你猜怎么着?北北一脚过去,丫就栽了……”安澜说着夸张的抱着肚子笑起来,不忘看向苏璟涵,“你说是不是,北北?”

安澜的话音刚落,立即有人附和道:“我们苏少也敢惹,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是,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这大郦城谁不认识苏少!”

苏璟涵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噤声。站起身,蛇纹皮鞭在修长的十指间缠来绕去,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向跪在面前的两人。

“T仔,我们来聊聊天吧。”苏璟涵摘下墨镜,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弯,释放出看见猎物的光泽,蹲下身用鞭子挑起T仔满是淤青的脸。

“苏少,我错了,饶了我吧。”还未等苏璟涵说话,T仔就砰砰的磕头求饶,显然被吓怕了。他旁边的狗牙看到了,也赶紧跟着一起磕头,口口声声念叨着自己错了。

对于这种见风使舵还没开始就认输的软骨头,苏璟涵鄙夷的冷哼:“你在背后捅刀子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T仔浑身一哆嗦,忙道:“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一时糊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

苏璟涵单手支着下巴,侧眸看了一眼始终阴沉着脸的江宸希:“阿希,你说怎么办?”

“留一只手吧。”江宸希云淡风轻的道,语气平淡的就像回答今天晚饭吃什么一样轻松。

T仔一听眼泪都下来了:“江少,江少,那天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不是人!我罪该万死!您行行好放我一条生路,所有的医药费都算我的好不好?”

“医药费?!”苏璟涵佯作吃惊的点头,回头看向安澜,“小安,算一下,阿希的医药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一共多少?”

安澜会意的点头,拿出手机上的计算器加了一通:“九万三千四百七十一。”

“唔,那就算个整数,十万好咯。”苏璟涵轻松的道,叫人解开了狗牙的绳子,“回去准备,明天中午之前把十万现金送到这里,晚了的话……”他站起身,手中的蛇纹皮鞭在T仔的手臂上指了指,邪邪一笑:“这里就没了。”

“知……知道了。”狗牙战战兢兢的看向T仔,听见T仔骂道还不快去,才连滚带爬的出了车厂。

“苏少,这个人现在怎么办?”一个穿着黑色皮裤的男生指着还跪在地上的T仔问。

“关起来!”苏璟涵微眯起猫一般的桃花眼,眸光倏然变得锐利,“不交钱就别想放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