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离家出走

作者:兔牙0 字数:263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江宸希?!

这个时候看到他,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沈晴天恨不得扑过去。

可是……

见一个爱一个,花痴女……苏璟涵刺耳的声音还清晰的回荡在耳边,沈晴天脚下一顿,负气的转身,没有上车。

“你不上来?”江宸希一怔,不明白沈晴天是在闹哪样。这是在高架桥上,难道她要走回去?

“不用你管!”她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撒,没好气的回了句,继续一瘸一拐的朝前走。

望着女孩倔强的背影,江宸希的眉头紧锁。想了一会,还是放慢了车速,默默的跟了上去。

沈晴天侧眸看了一眼,不理他,兀自朝前走。

想到苏璟涵那个语气那个神态,沈晴天就要炸了。在他心里,所有的女生接近他都是有利可图,他可以打她骂她,但是他不能侮辱她。

两只脚越来越痛,似乎磨出了水泡。

沈晴天咬了咬牙,索性一弯腰脱掉了高跟鞋,提在手上,光着脚走在柏油路面上。

为了尊严,她也不能屈服。

车内的少年眉头蹙的更紧,他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他很了解自己的死党,知道他不会就这么简单送她回家。所以他跟了出来,就看到她一个人走在高架桥上。

这个女孩,比他想象的要倔强多了。

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江宸希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又连着按了两下喇叭,试图唤起她的注意。

没反映。

沈晴天仿佛听不见一样,固执的往前走。

这条路好长,根本看不到尽头。双腿好酸,脚好痛……沈晴天的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

她抹了一把脸,依然没有回头。

“你准备走到天亮吗?”江宸希按下车窗,冲她喊道。

沈晴天还是不回答,依然倔强的走着。

“沈晴天!”江宸希气的大吼。

沈晴天瘦弱的肩膀微微一颤,但还是没有回头。他也想逼她就范,可她偏偏不要。

就算走到天亮,就算磨破双脚,她也要走回去。

小学的时候,每次她都努力考双百分,为了能让爸妈参加自己的家长会……可是沈晴天父母的座位上总是空的。

数学比赛她得了第二名,她永远忘不掉第一名得意的脸,于是她强迫自己每天都要做完一套练习题,哪怕解题解到通宵……之后,她再也没有拿过第二名。

她喜欢唱歌,入选SC之前她拼命的练习发音和技巧,扁桃体发言,她高烧不退……但她依然带着病完成了比赛。

她努力做了很多,只是不想输给任何人。

不需要任何人,她也一样能够活的很好。

猛然间,脚下钻心的痛,沈晴天迫不得己蹲下了身。

尖锐的石块划破了脚掌,她痛的眉脚直跳,似乎渗出了血迹,她赌气的扔掉石块,咬着牙站起身,一阵阵眩晕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在她就要倒下的时候,一双手接住了她的身体,随之打横将她抱起。

“放开我!不要你管,你走开!”她挣扎着想要跳下来。

“闭嘴!”冷冷的声音透着不耐烦。

大步走到车前,将她放在副驾驶上,江宸希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医药箱递给她。

沈晴天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过来。

身体是自己,她没必要和自己置气,因为受伤影响了宣传活动,文宣肯定不会放过她。

这样想着,沈晴天打开了药箱,找到消毒水和纱布,折腾了一会,终于笨拙的包扎好伤口。

抬头看了一眼江宸希,他已经驱动了车子朝市区驶去。

两个人不再说话,沈晴天也没什么交谈的欲望,望着窗外飞逝的景物发呆。

“回公司宿舍?”进了市区,江宸希侧眸看着沈晴天。

“不,我今天回家。”沈晴天摇摇头,指了路线给江宸希,直到车子停在泰海小区的门前。

“谢谢。”沈晴天关上车门的时候,轻声道。

江宸希看了看她,没说什么,只是扬了扬手,示意让她快点进去。

*********

一打开门,沈晴天就看见了鞋架上那双陌生的酒红色高跟鞋,不觉蹙起眉头。

她刚爬上二楼,女人放纵的喘息声就清晰的传来,她叫的声音这么大,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沈晴天长吁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默默走向壁柜上的那只陶瓷花瓶,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嘭——

陶瓷花瓶落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支离破碎的散落一地。

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片刻,沈万宗从房间里急匆匆的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个烫着大波浪一身紧身黑裙的女人,看年纪,似乎没比沈晴天大不了多少。

“晴天?!”沈万宗楞了一下,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

沈晴天不动声色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虽然年过四十了,但依然有着英俊的面孔和保持很好的身材,加之事业如日中天,从她记事起,似乎他身边的女人从来就没断过。

“手滑,不小心打碎了花瓶,”沈晴天拍拍手,若无其事的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沈万宗心虚的陪了笑脸,“怎么回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打了电话还能看到这么精彩的画面吗?”沈晴天一侧头,冲女人眨眨眼,轻蔑的道,“你的品味越来越差了,比上次那个还要丑。”

“晴天!有你这么和爸爸说话的吗?!”沈万宗低吼了声。

女人却快步走到沈万宗身边,八爪鱼一般挽住他的胳膊,风情万种的道:“万宗,别生气嘛,小孩子到这个年纪多少都有点叛逆。”

“那么你又比我大几岁呢?”沈晴天嗤笑着反驳,又看向沈万宗,“你是巴不得我不回来才高兴吧?”

“晴天,你不要太过分了。”沈万宗忍无可忍,这个女儿似乎越长大越喜欢和自己对着来。

“我很过分吗?”沈晴天冷冷一笑,“抱歉,我就不该回这个家。”

说罢,转身摔门离开。

沈晴天抬腕看看表,已经很晚了,而自己又从家里跑了出来,无处可去。

这样的场景似乎和记忆中的某次渐渐重叠,那时的沈晴天还小,父母就整天吵架,终于有一天母亲抛下了她和父亲远走他乡,此后再无音讯。得知母亲走了的那天晚上,她从家里跑了出来,沿着大路一边哭一边走。夜色阑珊,万家灯火,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夜风袭来,她下意识抱紧肩膀,不争气的泪水就簌簌而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