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六十章 黑色岁月

作者:漓公子 字数:349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上官琼依然沉睡不醒,御医一个接一个的来驿站看诊,民间揭皇榜的人越来越少。南凤国主深锁的眉头越爱越深。

“子涵,你跟你姑姑学了好几年医术,你也去给上官公主瞧上一瞧吧。”

话音一落,玉子涵手中的黑子啪嗒掉了下来,南凤国主哈哈大笑,“子涵,你输了!哈哈哈哈,今天终于有件让孤高兴的事了!”

玉子涵伸手抓过自己不小心掉落的棋子,“不算!不算!父皇这个可不能算!”

南凤国主大手打掉玉子涵握着棋子不放的手,冷哼道:“臭小子,怎么不算,落子无悔!在孤面前也敢耍赖!”

“父皇,这哪是儿臣耍赖,明明是父皇你……”耍赖那两个字还未吐出口,南凤国主立刻瞪起了眼睛,玉子涵吓得一缩脖子噎了回去。

难得看到玉子涵的囧样,南凤国主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兵不厌诈!兵不厌诈!怎么一提上官琼那丫头就把你吓成这样,她一个小黄毛丫头你怕她干什么?哈哈,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还记得?”

一提起上官琼,玉子涵就忍不住想起那黑色的岁月。

七年前南凤皇太后八十大寿,上官琼跟随北溟丞相来南凤给皇太后祝寿。每天天不亮就跑到玉子涵门外,啪啪的狂拍玉子涵的窗户,每天必须要玉子涵和她共同尝一位药材才罢休。神农尝百草那是神话,真的亲自品尝草药却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有一次,上官琼不知从何处采到一位无名草药,黑色的根茎,褐色的叶子,还散发着刺鼻的酸臭气。上官琼毫不介意的当着玉子涵的面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玉子涵却受不住那腐臭的如同尸体一样的气味,转身便逃。

可上官琼却一把抓住他,小手胡乱将草药揉搓成团,强行塞到他的嘴里,直到他咀嚼烂了告诉自己草药的特性,才放过了他。

玉子涵如同嚼了尸体一般,狂奔到茅厕,哗哗吐了半个时辰,胃里的苦胆险些都吐出来了。

不想到了晚上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玉子涵不光全身长满小红疙瘩,还奇痒无比,双手把身上抓出一道道深深的血槽。婳妃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只得命人将他五花大绑的捆绑在椅子上。

就这样玉子涵在椅子上睡了三天,吃饭喝水全靠人喂。最让玉子涵无法忍受的事,三天内的大小便还要别人帮忙,每每想起这件事,玉子涵就恼恨不已。

类似的事情还不止一件,不是吃了药腹痛难忍,就是浑身起斑过敏,各种倒霉。要命的玉子涵还不敢得罪上官琼,毕竟她是别国的公主,又为祝寿而来。

玉子涵找疼爱孙子的皇太后撑腰,可无奈那个神医姑姑,却说这是学医识别药材的最好方法。有玉蝶的保驾护航,上官琼的学医方法再也无人敢质疑。玉子涵足足被上官琼折磨了一个月,直到她回北溟才得以解脱。

可叹的是以后每年上官琼都要跟着使臣来南凤,玉子涵无奈只得每年都在这个时候溜出宫。直到后来躲到了忘忧谷避难,才算躲过了上官琼的迫害,却被迫跟着玉蝶学了好几年的医术。

玉子涵最怕的人就是上官琼,却不想今日南凤国主竟让他去给上官琼看病。

玉子涵抱着南凤国主撒娇,“父皇,您说儿臣的医术比楚风如何?比上官磊又如何?如今他们二人都没有办法,儿臣能有什么办法?”

玉子涵巴巴的央求,南凤国主却不为所动,玉子涵无奈只得继续苦口婆心的做思想工作。“儿臣只跟了姑姑学几年的医术,还不是自愿的,自然学的不精,儿臣的医术连她上官琼都不如,又如何能给她看病?”

“正所谓医不自医!再说她如今沉睡不醒,如何自己给自己看病?”

“那父皇也不能病急乱投医,万一儿臣治不好或治坏了,丢的可都是南凤的脸面和父皇您的脸面,儿臣绝对不能做那抹黑南凤和父皇的事!”

南凤国主不悦的冷哼一声,“如今那上官琼躺在驿站,昏迷不醒,而我南凤出动了所有的御医,整个国家张贴皇榜都没有找到一个能医好她的人,我南凤脸上就有光了么?”

“这……”

“行了!不要再推辞了,死马当做活马医。你尽管去试一试,不管成与不成,这是命令!”

南凤国主态度甚是强硬,玉子涵不敢再多言。皇家父子间,本来就是先君臣后父子。刚才南凤国主一副慈父的模样,他可以是子,如今南凤国主变成了掌控生杀大权可以操控他人命运的君主,他就只能是臣。君命怎可违?

所以这一日,咬着牙苦等了数日的上官琼,终于等来了她期盼已久的玉子涵。

玉子涵疑惑的看着乖巧沉睡的上官琼,服了嗜睡散的人,怎能不睡?这小小的嗜睡散,上官磊和楚风又怎么可能诊断不出来?脉象被云散干扰了,可云散是楚风配制的药,如何会迷惑了他?

一连多日躺在床上,上官睿已经不像前几日那样,凡有给上官琼医治者都在一旁观看,今天只有婢女明月在一旁伺候。

沉思了半天,玉子涵对明月吩咐道:“你出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明月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上官琼,犹豫了一下,退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玉子涵的上官琼,玉子涵挥手关上门窗,附身看着乖巧可爱的上官琼忍不住嘴角上扬。想不到几年不见,当初那个黄毛丫头如今竟出落的这般标致,沉睡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玉子涵“砰砰”玉指轻叩床头茶几,一连数声也不见上官琼有动静,遂大声说道:“上官琼,你打算装睡到什么时候?你不是一直都在暗中服用嗜睡散的解药?这又是唱得是哪一出?”

玉子涵盯着上官琼的脸,上官琼静静的躺在那里,连睫毛都没有眨一下。玉子涵有点心虚,继续试探,“上官琼,难不成你不服用的不是嗜睡散,而是其它我解不了的奇毒,那你只能另请高明了!”说完,转身大步往门外走。

一看玉子涵要走,上官琼猛的坐了起来,“玉子涵,你站住!”

玉子涵心中一惊,随之又一喜,果然被他猜对了。玉子涵悠悠的转过身,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上官琼。

上官琼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梦中虚幻朦胧的影子,如今就这样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即便就只是这样静静的站着,就如此惑人心魄,激动的从床上跳下来。

可看到玉子涵那波澜不惊平静的双眸,又忍不住的悲从中来,扑倒玉子涵跟前,再不掩饰自己的心思。“玉子涵,你可知我为何要给自己服毒?为何如此迫害自己?”

玉子涵愣愣的看着激动不已又似乎愤恨不平的上官琼,机械的摇头。

上官琼突然冷笑起来,“不知道,你竟然说你不知道?每年我都来南凤,可每年都见不着你,每年我都亲自绣一副手帕,托人送给你,你竟然说你不懂?哈哈……”上官琼忍不住大笑起来。

上官琼一步一步将玉子涵逼退到门上,一改往日的楚楚可怜,恨声道:“丝帕你可收到?上面的琼花你可看到?你才华横溢,见闻广博,你不会说你不知道琼花代表什么吧?”

玉子涵恍然惊醒,他做梦也想不到那个曾经喜好捉弄他,害他浑身长包起泡他避之如虎的小女孩,如今竟这样如泣如诉的诉说她的情意。玉子涵眨了眨凤眸不敢看上官琼满是愤怒同时又饱含深情的眼睛,美丽的眸中闪着点点的泪花,泛着清冷的光泽。

“我奉旨和亲你可知道?我父皇要我嫁给你皇兄玉箫涵你可知道?我在嗜睡散中加入损伤心脉的毒药,希望可以借此将你引来,可如今你来了却这般模样,来了又有何用?”上官琼颓然的跌坐在地上,眼泪如断线的珠子。

玉子涵静伫了许久,却不知何言以对,默默转身出门。

上官琼扑上来拽住玉子涵,“玉子涵,你打算就这么走了?”感觉到抓着的大手的冰凉,上官琼如坠冰窟。

“我去找我父皇!”

上官琼水雾蒙蒙的大眼闪出喜悦的光。

“我尽力,但成不与不成,我不敢许诺!”

上官琼眼泪婆娑,凄婉的说道:“有心便足矣!”

楚风看着玉子涵身形轻盈的一闪而过出了行宫,淡淡勾唇,吩咐追雾,“收拾一下,咱们回府。”

“现在就回府?”

“玉子涵已经来了,想必上官琼定然已大好了,我们留下亦无用。”

“属下愚钝,为何二皇子来了,上官公主就一定能好了?难道二皇子的医术比上官磊和您还好?上官磊可是忘忧谷谷主的亲传弟子,世子您的艺术也是冠绝天下!怎么会?”

楚风微微一笑,“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追雾摇摇脑袋,似懂非懂。

楚风倚在窗前,如玉的手托着线条优美的下颚,凝神望着林府的方向,清泉的眸子如漾进了一汪清水。

须臾却剑眉轻蹙,眸色微深,轻声低语道:“对于不听话的人就该好好教训一番才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