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六章 尘埃落定

作者:漓公子 字数:251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玉红,几个月前突然离奇死去的宫女玉红?

众人闻言惊诧不已,八皇子玉墨涵更是心尖一颤,拳头在袖子里紧紧握了又握。

说话间,大雨滂沱中一名身着翠绿色宫装的宫女手里拖着一个木盒子由远及近飘然而来。不见脚步移动,恍惚间便飘到了门口,脸色惨白,双目黯淡无光,宛然幽灵一般,众人无不骇然。

所幸的是玉红飘至门口,便不再往里走,不然瑶妃和梅妃定然被吓坏了。生前文弱女子的玉红突然左手一抖,木盒中飞出一个人偶,身上各处大穴都扎着银针,人偶背后用醒目的朱砂赫然写着七皇子玉清涵的姓名及生辰八字。

玉箫涵登时脸就沉了下来,怒喝道:“何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宫中用巫术害人?”

茹妃掌管凤印,要是然让南凤国主知道宫中出现此等事情,那她离皇后的宝座就不是一步之遥而是十万八千里。茹妃的根基动了,玉箫涵必然唇亡齿寒。

“八皇子,您让奴婢办的事奴婢都办到了,您是不是该兑现您对奴婢的承诺了?我们的大婚之礼呢,我的凤冠霞帔呢墨涵?”玉红呜咽着如鬼魅一般的声音,听起来甚是骇人。

玉墨涵脸色惨白,不敢置信的看着玉红的鬼魂,“你胡说什么,本皇子让你做什么了?你一个下贱的婢女,本皇子岂会对你有如此承诺!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本皇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哈哈哈,玉红突然狂笑起来。

“嗖”的一下,幽灵般闪到玉墨涵近前,恶狠狠的盯着玉墨涵恨声道:“您让奴婢去诱惑七皇子;您让奴婢趁七皇子意乱情迷之时在他酒里面下药;您让奴婢在他气绝身亡后给他胸口补上一刀;您让奴婢嫁祸他人,正好那天林二小姐来宫中看望她姨母瑶妃娘娘……”

玉红还要继续说下去,玉子墨恼羞成怒朝玉红脸上扇去。玉红呵呵冷笑了几声,轻轻往旁边一闪就躲过了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

这时玉子墨额头终于渗出了冷汗,他和玉红暗度陈仓恩爱缠绵多年,对玉红甚是了解。玉红是他母妃丽妃身边最得意的宫女,聪明谨慎,行事果断狠辣,但却不会一点武功,这身法轻灵飘逸的女子,莫非真是鬼魂?

听到这里凌薇什么都明白了,也弄清楚了她和瑶妃的关系。虽然不清楚这玉红是人是鬼,但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她身就是一个鬼魂,还是一个借尸还魂的异世鬼魂。

凌薇水眸半眯,盯着玉红的鬼魂问道:“我不管玉墨涵和玉清涵之间有什么仇恨,为什么把我无端的扯进来?”

玉红轻忽的飘到凌薇近前,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讥讽的笑容,“怎么能说是无端呢,我们等林二小姐入宫很久了。”

玉红再次嘲讽的看着凌薇开口道:“谁都知道林家二小姐痴傻木讷,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这么多年要是不是有瑶妃照应着,早就死在林府的后院了。选上哪个精明伶俐的主事情都麻烦,唯有选上你这个傻子事情才好顺利圆满。却不想谣传不可信,林二小姐并非如传闻一般啊?我们认为最万无一失的环节,却最终让我们功败垂成,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玉子涵一个箭步来到玉墨涵近前,凤眸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道:“玉墨涵,你用巫术残害手足;过河拆桥,利用玉红成事后,不守承诺改变原定计划,让事先安排假死的玉红永远消失,诸多罪行已经令人发指,不想你竟将无辜的林采薇也牵扯进来。八弟你好深沉的心机,好毒辣的手段。皇位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我们这几个成年的皇子你都不会放过吧?谁会成为你皇权路上要扫除的下一个障碍?是我还是大皇兄?嗯?”

玉墨涵无言以对,凤眸怒视玉红厉吼道:“你这个贱人,好好的一盘棋都毁在你这个贱人手里了!”

玉子涵一把推开玉墨涵,对着屏风后面喊道:“三位可都听明白了?”

“自然听明白了。”屏风后应声走出三个人,刑部尚书,当朝太傅,当朝左相。

众人方才恍然大悟!

这三个人在朝中的地位不言而喻,尤其是陈太傅,三朝元老,还是南凤国主的启蒙老师,在朝几十年,南凤国主对陈太傅的话向来深信不疑。玉子涵能将这三位请来,看来这二皇子在朝中的根基同样不可小觑。

“恩,既然听明白了,那剩下的事本皇子就不管了。”话落,门外冲进四名护卫将玉墨涵强行带出了韵雅阁。

瑶妃激动的冲到凌薇近前,“薇儿,多亏了二皇子的好谋略方才还你清白,快谢谢二皇子。”

“姨娘说的是,理当道谢。”

却不想凌薇刚一靠近玉子涵,玉子涵竟“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碧玉扇,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她拽进怀里。

谁知凌薇身体反应的比大脑还快,抬起左脚朝玉子涵膝盖踢去。玉子涵轻轻一闪转到凌薇身后,抓着她的胳膊,“咔咔”两声将她脱臼的手臂复了位,紧接着一抖手将凌薇甩了出去。

在快着地之时,凌薇身子一弹站了起来,转身扑到玉子涵近前,水眸怒视着他低吼道:“我本是要上前感谢你的,你可真是奇葩,帮了别人还让人家这么讨厌你。”

玉子涵伸手抚了抚锦袍上根本看不出来的褶子,俯身到凌薇近前,低声道:“我本就不需要你谢,你真正要谢的人原本也不是我,而是那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的冷血动物楚风。本皇子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凌薇挑眉,“你说我该谢的人是楚风?”

“不错,就是那个传说中名扬天下名动九州,被天下人当神邸一样敬仰的楚风世子,路是他指的,甚至连玉红的尸体也是他找到的,本皇子打赌又输给了那家伙,不得不听他使唤。”

凌薇心中疑惑,不晓得这楚风又是何人,为何要救她,但眼下也不敢多问。

第二日,南凤国主颁下诏书:丽妃教子不严,纵子行凶,禁足琉璃宫;八皇子残杀手足,令君父痛失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杖责三十,生死由命。

养尊处优的公子哥怎经得住三十杖刑,尽管丽妃多方打点,但此事非同小可,关注人甚多,掌刑司收受丽妃再多好处,也不敢让八皇子不伤筋不动骨的走下邢台。

三十杖棍后,八皇子皮开肉绽、双腿残废,丽妃抱着自己残废的儿子在琉璃宫哭的几度昏厥。

当日夜里,在玉子涵寝殿的密室里,墨玉取下玉红的人皮面具,将其仔细收了起来,做这个面具着实花费了他好多功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