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九章 识破玄机

作者:漓公子 字数:355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府一派悠闲,宫中却火烧了眉毛。

“国主,上官公主在驿站突然沉睡不醒,连风世子竟也查不出病因。”陆公公急急忙忙跑进御书房,连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

南凤国主大惊失色,放下手中奏折,惊诧道:“楚风竟也看不出所以然,这等蹊跷?婚期已定,岂可耽误?小陆子,速传令宫中御医,逐个前去驿站为上官公主医治。另张贴皇榜昭告天下,悬赏黄金千两,招募能人异士。”

一个时辰后,南凤京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张贴的皇榜,毛遂自荐者不乏其数。

只有林采薇事不关己,懒散的倚在软榻上看上官磊的笑话。正笑的得意,突然一道黑影从窗外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林采薇面色一沉,肆无忌惮的笑声哑然而止。

什么情况?大白天的居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闯进她的房间,红果果的无视她这个主人的存在,她这小院的安全性能也实在太让人不敢恭维了。

不等黑影站定,林采薇随手洒出一把葵花籽,点点寒星罩向黑衣人。黑衣人空中一个旋身,一挥宽大的袍袖,所有寒星全部收入袖中。

林采薇一扬手,头上的玉簪直奔黑衣人面门。黑衣人爆伸双指,夹住了飞来的玉簪。躲开林采薇的攻势,连退三步,朗声道:“林二小姐,莫动怒,属下青鸟,奉我家太子之命,前来请我家四皇子!”

随后单膝跪地,对上官磊恭敬的说道:“四皇子,琼公主在驿站突发怪病,沉睡不醒,御医束手无策,连楚风世子也看不端倪,属下特来请四皇子!请四皇子跟属下速回驿站!”

上官磊以手扶额,避免与林采薇直视。

林采薇勾唇一笑,佯装大惊失色的反问道:“四皇子,我竟不知道我这小院居然住了这么一尊大佛,堂堂的北溟四皇子竟然身无分文,连住店的银子都没有?青鸟,你们北溟到底是多少年收不上赋税,多少年财政赤字,竟让你们金尊玉贵的四皇子囊中羞涩到这种程度?”

上官磊不动声色的饮掉桌上的凉茶,压抑下面上的愧色,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克制,沉声道:“青鸟,你先回驿站禀告太子皇兄,我随后就到。”

“是!属下告退!”青鸟犹豫了片刻,飘身离开小院,如来时一样,连一丝风都未惊动!

青鸟离去后,上官磊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的低声道:“他是太子皇兄的贴身护卫,轻功出神入化,犹如飞鸟,飞檐走壁来去自如。他要是连你这小院都进不了,那……”

林采薇挥手打断上官磊,沉声道:“四皇子,您的行李送到何处?城外驿站?北溟行宫?麻烦您指个明处,不要让我林府的家丁白白跑腿!”

上官磊心中有愧,也不恼,淡淡一笑,温声道:“我的行李就放在这,哪也不去。采薇,不是我有意隐瞒你,而是你从来不曾问我的身份?”

听着上官磊话里话外透着的无辜,林采薇狠狠白了他一眼,心中苦笑。她在这个异世活的还能再憋屈点么?一个个的都拿她当猴耍,人人都深藏不漏,就她一个傻傻的透明物。

“四皇子不必解释,确实不是您没说,是我没有问。只是如今您金枝玉叶的公主妹妹还在驿站苦等您救命,我这小院实在不敢再挽留!”林采薇冷冷撂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林采薇决绝的撵人,上官磊无奈,飘身飞落墙头,朝城外驿站而去。

一刻钟的功夫,来到上官琼所居寝殿,正好碰见往外走的楚风,两人身子交错之际,上官磊低声道:“楚风,你想把我拉进来,也不需要用这么蹩脚的理由。诊断不出病因,亏你说的说口。”

楚风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风,医术不精,确实没有参透琼公主的病情。”

上官磊心中明镜,不再与楚风做无谓纠缠,径直来到上官琼床前,看着如婴儿一般睡得香甜的上官琼,突然很是羡慕。不管什么原因能这么香甜的睡几天,已是一件幸事。

他多少年没有如此酣畅的睡过了?是从他窥破了他母妃的心事,还是从他跟着师傅学医,亦或是从他明白了自己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他早已记不清楚从何时开始,他习惯了睡觉的时候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四弟,你来了,你可要好好给皇妹看看才是!”上官睿一见上官磊便立即吩咐他为上官琼医治,话语中满是急切,但却能让人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上官磊也不道破,只面色沉静的低声道:“臣弟定当尽心竭力!”

上官磊袖中的冰蚕丝一缠上上官琼的玉腕,登时心中骇然,不可思议的看着沉睡的上官琼,心下暗自感叹,他这个皇妹真是长大了。

众人只见他漆黑的剑眉一时舒展一时又紧蹙,似了然又似茫然,刚毅的脸上表情不停的变换,心里都跟着打起了鼓。

许久,上官磊才将冰蚕丝收回袖中。

“四弟,如何?”

“无碍!但若要转醒,至少需三日以后。”

“哦?那真是太好了!四弟不愧是忘忧谷谷主的弟子,果然名师出高徒!”上官睿连声夸赞上官磊的医术,状似极其高兴,只是狭长的眼眸中深藏的阴鸷泄露了他的口是心非。

一连三天上官磊都亲自给上官琼煎药,并亲自端过来,直至看着明月一勺一勺将汤药灌进上官琼的嘴里,才满意的离去。

明月一边喂药一边在上官琼耳边絮叨,“公主,您看四皇子对您多好,您就看在四皇子为您这样不辞劳苦,煎药送药的份上,也该快点好起来呀!”。

每次听到明月的絮叨,上官磊冷峻的面庞上便会浮现一丝淡淡的浅笑。但今天例外,明月喂完药,将空碗端了出去,上官磊却依然不紧不慢闲适的坐在桌边自斟自饮,足足喝了一壶茶才起身离去。

听到房门啪嗒一声被带上,一直昏睡的上官琼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连喝了三天的苦药汤子,一连三天身子不得动弹,浑身难受得紧,正想趁无人之际舒展下筋骨,去而复返的上官磊却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皇妹,醒了?”语气温和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四皇兄,你!”

上官磊凤眸平静的注视着上官琼反问道:“我怎么来了?”

“四皇兄竟然诈我,没想到我连风世子都能骗过,却骗不过四皇兄你,四皇兄不愧是忘忧谷主的亲传弟子,果然是医术……”

不能上官琼说完,上官磊勾唇一笑,迈步走了进来。“连风世子都能骗得过,你当真认为你骗过了楚风?你若真骗得过,那你服下去的云散是什么?不会对你身体造成任何伤害,却会干扰你的脉象,迷惑我的判断。药物都是相生相克的,诊断不出你的病情,会轻易给你用药?”

上官琼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连续几天的卧床,猛一起来顿觉头晕眼花,赶忙扶住了床头的红木茶几。不敢置信的问道:“倘若风世子一开始就识破了我,那他为何不拆穿我?”

上官磊优雅的在桌旁坐下,凤眸盯着窗外的花树,若有所思的说道:“他若揭穿了你,如何能引我前来。我猜的没错,果然如我想的那般。其实他已经做的很明显,我又何必不信?他本无心欺瞒,可我却偏偏不信自己的眼睛。”

上官琼听得一头雾水,但如今她最关心的不在于此,只迷茫着一张小脸急切的问道:“四皇兄,可会帮我?”

“皇妹,认为四皇兄帮的了你?没有人能改变父皇的旨意,我不能,你也不能,太子皇兄也不能!”

上官磊一连三句的不能,道出了事实,上官琼眸中刚燃起的神彩又黯淡了下去,“那四皇兄可会将实情禀告太子皇兄?”

上官磊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反问道:“你认为你能瞒多久,你有把握他一定会来?”

上官磊此话一出,上官琼的心登时颤动了,她从没想过她深藏在心底的秘密,自以为包裹的严实的连她的母妃都不知道的秘密,居然会被她这个久不在京城的四皇兄一语道破。

上官磊如何会知道?他一直在忘忧谷钻研医术,身在异国他乡竟能将宫中的人和事都了解的这般透彻,她这个四皇兄到底有多可怕?他在北溟的势力,难道就像他的医术一样深不可测?

上官磊看着上官琼变幻莫测的小脸,起身离去,但走到门口时复又转头说道:“四皇兄虽然帮不了你,但也不会从中破坏,该如何筹谋,全凭皇妹自己定夺,愚兄就不置喙了!”

看着上官磊一身玄衣消失在转角,直至看不见。上官琼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心中五味杂陈。

是啊!那个她相思了数年的人可会来?这么多年,那抹紫色的影子时时刻刻住在她心底深处,他那绝世艳丽的容颜,他那魅惑众生的嫣然一笑,始终挥去。越是想要忘记,越是思念的刻骨。

今生若能追随身侧,她宁愿抛弃这高高在上的地位,抛弃这锦衣玉食的生活,抛弃她拥有的一切。可叹,她却不知那个人心里是否也有她?

她的那首小诗,那块锦帕是否还被他珍藏着?还是早已经被他随意丢弃?

她如今这般孤注一掷,最终可能等到他的回应?

但愿君心似我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