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八章 睡美人

作者:漓公子 字数:341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世子的医术果然高明,才三天公主就大好了!”明月一边摇着蒲扇一边给上官琼捶背。

上官琼浅浅抿了口茶,淡淡开口道:“恩,身上确实轻快了不少。”

上官琼每次喝茶的时候,习惯把无名指上的戒指反扣在茶杯上,茶水的热气给戒指上的红玉蒙上了一层白霜。

每每此刻,明月便趁上官琼不察,暗中记下红玉变色的时辰并悄悄画到随身丝帕上,趁着给上官琼熬药的空当,偷偷将丝帕转交给上官睿的近身小太监。

为了便于俩人私下接触,小太监甚至谎称俩人结了对食。八卦消息不胫而走,反倒方便了二人。每每有宫人看到两人在一处私语,也只是揶揄一番,而不再往别处想。

上官琼身子大好后,北溟和亲队伍便立即重整旗鼓,朝南凤京城进发。

队伍行进至城外五十余里,便看到玉箫涵一马当先,率五百多名御林军浩浩荡荡前来迎接。

“公主,你看,南凤的使臣来迎接咱们了。队伍最前面,白马上端坐的应该就是大皇子吧?”明月激动而兴奋的瞅着玉箫涵。

看上去又羡慕又欣慰,但眼眸的深处却难掩深深的鄙夷和不屑。在明月的眼里,再没有人比太子上官睿更完美优秀了吧?那才真正是瑟兮僴兮,赫兮咺兮,终不可谖兮。

远远的看到玉箫涵一骑白马迎风而来,衣袂飞扬,英姿煞双。上官睿身边的近身护卫青鸟忍不住赞道:“玉皇子好重情义,亲自来迎接您和上官公主!”

上官睿半眯凤眸,别有深意的勾唇一笑,朝身后的青鸟一挥手,青鸟立即退立一旁不敢再言语。

队伍最前面得到礼仪官,此时也一溜小跑来的到上官睿近前,“启禀太子,南凤的大皇子亲自迎接而来,您看队伍是继续前进,还是原地停下等候?”

上官睿轻轻捻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极品田黄玉,闪着淡淡的金光。府身对礼仪官吩咐,“队伍按照原速继续前进,并禀告琼公主,大皇子玉箫涵亲自前来相迎。”

话一传到上官琼耳朵里,上官琼精心描画的小脸不由得暗淡了下来。

眨眼功夫,玉箫涵胯下宝马良驹便来到近前,拉住马缰朗声道:“睿太子和上官公主一路辛苦,箫涵在此恭候多时了!前边不远就是驿站,睿太子和上官公主旅途劳顿,不如先到城外驿站稍事休息,再回城内行宫从不迟。”

上官睿哈哈一笑,俊美的脸上像镀了一层阳光一样明媚。极其亲切和善的说道:“大皇子不必如此客气,很快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倒无妨,只是不知道皇妹身子可还受得住?为了来南凤,她这一路可着实吃了不少苦,不如大皇子去问问皇妹,看皇妹是何意思?”

“也好。”

玉箫涵打马来到上官琼乘坐的车前,隔着车帘问道:“公主一路辛苦,前面驿站已经命人收拾妥当,公主不如先屈尊降贵到驿站稍事休息,明日再前往城内行宫,公主以为意下如何?”

玉箫涵刚说完,车内便传出上官琼柔和娇美的声音,“但凭大皇子安排,本宫没有异议。”柔美的声音一传出,便让人忍不住的猜想,究竟是怎样的一位美人才会拥有如此美妙的声音?声音清澈甘甜,如潺潺流淌的泉水,真的就是耳朵都会怀孕的天籁之音。

玉箫涵闻言温声笑道:“如此箫涵便自作主张,请公主先在城外驿站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再启程前往行宫。”

“如此安排,甚好!”车内再次传出上官琼娇美的声音,让人听在耳朵里如喝了蜜,简直无法拒绝这声音的任何要求。

玉子涵再次打马来到队伍前头,“睿太子,请移驾驿站,稍作休息。”

上官睿从善如流,爽快的答应,“好!青鸟传令队伍,前面驿站休息。”

楚风远远的跟着队伍,信马由缰犹如春游。

看的追雾直发懵,明明在沛城的时,世子还归心似箭。怎么如今反倒不着急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队伍便集合好了,只等上官睿下令出发。

上官睿也甚是着急,日上三竿仍不见上官琼的影子。一连几次青鸟去上官琼房间催促。明月在门外用力敲了半天门都不见上官琼应答,情急之下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上官琼穿戴整齐,面色红润的躺在床上,宛如睡美人。清浅绵长的呼吸,睡得十分香甜,像个摇篮中贪睡的婴儿,让人不忍心叫醒她。

明月轻手轻脚来到床前,小声喊道:“公主醒醒,该起床了!公主!公主!”一连催促三声都不见动静。

明月心中顿觉不妙,慌忙来推上官琼。手是温的,身上也暖暖的,像是睡着了,可却怎么都叫不醒?心下一慌,撒腿便往上官睿的房间跑去。

听了明月的禀报,上官睿狭长的眸子登时就阴沉了起来,眸中布满黑雾。

沉声道:“好你个上官琼,真是不到黄河洗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都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耍心眼子,醒不醒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就是想死,也得等本宫我事成了以后!青鸟,快去请风世子!”

楚风随青鸟来到上官琼的房间,看到床上睡得酣甜的上官琼,薄唇微勾,笑的极浅,似有还无,如一闪而过的流星。

随后一抖袖子中的冰蚕丝搭上官琼的脉搏上。

上官琼强劲有力的脉搏,楚风不由得会心一笑。同时也很是佩服上官琼的胆识,并不是谁都能放手一搏。

“风世子,皇妹她如何了?为何会好好的沉睡不醒?”上官睿急切的询问道,话语间毫不掩饰的担忧和焦虑。

楚风轻笑,闻声说道:“公主的病越来越玄,风也猜不出个所以然,为了不耽误公主的病情,还请睿太子另请高明。”

“这般严重,连您的医术都看不来,还有何人能医治好皇妹?”上官睿愁眉紧锁。

“忘忧谷谷主!”楚风不慌不忙的说道。

“忘忧谷谷主!”上官睿如梦初醒一般,顿时来了精神,“是啊!忘忧谷谷主医术出神入化,几十年来医好了无数疑难怪症,定能医好皇妹!”上官睿激动的颤声喊道:“青鸟,持本太子手谕,去忘忧谷请谷主!”

青鸟却犯了难,“太子,此距忘忧谷数千里,来回一趟快马加鞭仍需十几日,公主的病情可能耽搁得起,再者,忘忧谷谷主性情乖张,不好相与,属下怕……”

青苗话中隐含的意思众人都明白,忘忧谷主不是谁都能请得动的,上官睿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楚风坐在一边悠悠的喝茶,喝完了一杯,又自己伸手去倒第二杯,追雾急忙上前斟茶。并乖觉的开口道:“有事属下服其劳,哪用得着世子亲自动手!属下失职!”

这一句话顿时点醒了愁眉不展的青鸟,对呀有事属下服其劳,哪用得着主子亲自动手。同样有事弟子服其劳,哪用得着师傅出马!

青鸟眸中一亮,朗声道:“太子,属下这就去请四皇子来为公主诊治,四皇子可是忘忧谷主的亲传弟子,而且人就在南凤京城!”

一语点醒梦中人,上官睿猛拍脑门,“是呀!这真是关心则乱,我怎么就把四弟给忘了,去忘忧谷求医,岂不是舍近求远?”

楚风眸中藏笑,满意的瞟了一眼追雾。传音入密道:“抛砖引玉的功力见长,孺子可教。”得到主子的夸奖,追雾喜得心花怒放,面上却不露分毫。

上官磊急忙吩咐青鸟,“青鸟你可知道四皇子在京城的具体所在,速去将四皇子找来!”

青鸟点头道:“属下知道四皇子的所在,四皇子正在林府作客。”

一提林府,上官睿狭长的眼眸不由得眨了眨,两道剑眉忽上忽下的跳了几下。一旁悠然喝茶的楚风,云淡风轻的脸微不可见的黑了下来。

“睿太子,风先给公主开副草药,稳住公主病情,以等候四皇子前来救治。”楚风给追雾使了个眼色,追雾立马会意,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倒了一粒红色的小药丸给明月,顿时屋内药香四溢。

“这是我特制的云散,可护住公主心脉,清水送服便可!”

明月立刻千恩万谢的接过去,就着温水给上官琼服下。追雾看着上官琼服下云散,心中暗暗替同情上官磊。

四皇子,您跟我们家世子也是多年的朋友了,怎么就这么不了解我们家世子?您这回可真是逆了龙鳞了!云散不会对服用者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但却会干扰让服用者的脉相。不费一番心血,就是忘忧谷主怕也把不透上官公主的脉相!更别说四皇子您了。

城内的林府。

正窝在软榻上看书的上官磊,身上顿觉发冷,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一旁正美美的磕葵花籽的林采薇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一声想,两声骂!哈哈,上官磊有人在骂你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