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七章 背后猫腻

作者:漓公子 字数:3554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十日后,按照林采薇信上要求,醉红楼开张的礼炮响彻整条街。

“来来,排队报名了,吃面大赛!终身免费吃面白给银子喽!”堂倌一边敲锣一边扯着嗓子吆喝。

一旁排队报名的百姓,你挤我我挤你,排了一条长龙,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变戏法的,说书唱曲的,白发的老人,哄抢糖果的孩子。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说的笑的,喊得闹得,醉红楼前门庭若市。

“好了,好了,别挤,别挤了!见者有份,见者有份!吃面大赛连举三天!连举三天喽!”堂倌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卖力的吆喝。

正午时分,二十个青衣打扮的小厮,每人手里端着一个大托盘,托盘上六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香气扑鼻,馋的人直流哈喇子。

二十张长条桌并在一起,组成一个简易的赛台。二十个小厮一趟一趟往外端面,足足端出了八百碗阳春面,整条街都飘荡着面香。桌子旁边围了上百号参赛选手,醉红楼新聘请的曹掌柜三击鼓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鼓声响罢,参赛者迫不及待的端起大碗开始狼吞虎咽,哧溜哧溜吃面的声音响彻半条街。

醉红楼的后院,一百多名乞丐捧着热气腾腾的阳春面吃的热火朝天,争抢着吃完面赶紧排队领银子。

林采薇伫立在二楼雅间窗前,看着前门后院的热闹,微笑不语。

“没想到你还是个做买卖的好手。”上官磊满意的称赞林采薇。

“你也不错,很有眼光,赚了我们五五分成!本小姐绝不会忘记识我于微末的人。”林采薇后背依着窗棂笑道。

“无需那么多,我一不出人二不出力,两成便足矣,当初说平分不过是玩笑。”

“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欺负你?”林采薇眨着水眸调皮的说道。

“吃亏的买卖我自然不干,赔赚我不管,我该的银子每月月底一分不少的存到我指定的钱庄!”

林采薇瞟了上官磊一眼,这个世界的人都贼精贼精的,他确实半点不吃亏。但还是笑道:“你比起我更是做买卖的好手,你这可是稳赚不赔。不过也无妨,本小姐今天高兴,便应了你!”

上官磊勾唇一笑,冰山脸上如积雪处融,光彩耀眼。可惜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收敛了笑容,让人以为是看花了眼。

沛城驿站,上官琼孱弱的斜倚在床前,白净的小脸因为不住的咳嗽而绯红,厚厚的脂粉掩不住憔悴。愁得一旁的明月连连唉声叹气。

“不要再叹了,看你愁的样子,眉头都解不开了!”上官温声琼责备婢女明月。

“公主,你就这么一直下去可怎么得了?”

明月一边絮叨一边拿手帕给上官琼擦汗,仅仅是坐一小会,上官琼就虚汗直流。

“公主,我还是扶你躺下吧,你现在不宜劳累。”

“好吧,瞧我这没用的身子,还没到南凤就病成了这样。”上官琼长长的叹了口气。

“公主,风世子到了!”上官琼刚躺下,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从外面跑进来。

“吵什么吵,没看公主刚躺下?”明月厉声呵斥小太监。

“明月姐姐,风世子已经到了驿站了,太子让小的来请公主。”

“咳咳……,明月你扶我起来。”上官琼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歪歪斜斜的从床上爬起来。

“公主,你快躺着别动了,还是有劳风世子跑一趟吧?”不等上官琼吩咐,明月便自作主张的吩咐小太监,“公主身体抱恙,不宜劳累,麻烦风世子前来公主房间为公主诊治。”

小太监应声退下。

不大会的工夫,太子上官睿陪同楚风从前厅而来。

上官睿是北溟中宫嫡子,十几岁便被册立为太子。多年来承蒙敏皇后的悉心栽培,文韬武略样样出众,言谈举止端的是一国储君的风范。只是狭长的凤眸藏着冷漠和薄情,尤其低头沉思时,来回转动的眼珠子,泄露了他深藏的狡诈和无情。

“风世子,一路奔波,辛苦了,只是皇妹身子要紧,等风世子看过皇妹的病情,本宫定要好好为风世子接风洗尘!”

“睿太子不必客气!”楚风微微一笑。恬淡的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浅浅的一笑,让人仿佛听到了栀子花开的声音。

“太子,明月给太子请安!”上官睿一进门,明月忙跪下行礼。

上官睿一摆手制止了她,大步来到床前,紧张的看着上官琼,满脸关切,“皇妹,你可好些了?”

上官琼微微一欠身,“有劳皇兄挂牵了,好多了。”

上官睿急忙引荐楚风,“皇妹,这位就是名动九州的风世子,风世子医术冠绝天下,不逊于忘忧谷主,风世子定会医好皇妹。”

上官睿说好话不要钱似得,将楚风好一顿恭维。这么一番话从一国太子口中说出来,换了旁人定当受宠若惊,可楚风却司空见惯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谦逊的微微一笑。

上官琼极其配合的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楚风,“见过风世子,上官琼失礼了,还望世子见谅。”柔柔软软的声音如黄莺初啼,娇的很,媚的很!

楚风优雅的走到近前,一抖手中的冰蚕丝,缠住了上官琼纤细的玉腕。“楚风,给公主号脉!”

上官琼美艳的小脸微不可见的白了几分,芳心如一只调皮的小鹿不停的乱蹦。藏在被子下的另只手,紧紧攥住锦被又松开,松开又再死死的攥住。秀美的眸子盯着床顶的纱帐,一动不动,似乎想证明什么,又似乎是怕泄露了什么。

楚风手捻着两根冰蚕丝,根根分明交错黑如点漆的眉毛轻轻皱了皱,又慢慢的舒展开。随后手指一动,两根冰蚕丝如装了弹簧一样缩回了袖里。

上官睿要比上官琼紧张多了,急忙问道:“风世子,皇妹的病情如何?”

楚风微微一笑,“公主的病似乎不是水土不服。”楚风看着上官睿,眼角余光却打量着上官琼,将上官琼的惊慌和害怕看在眼底。

上官睿闻言,登时诧异道:“哦,此话怎讲?驿站的大夫都说皇妹是水土不服所致。”

“太子,您看公主虚汗直流,怎么会是水土不服的症状?”明月急急的插嘴道。

楚风眉毛轻轻一动,上官睿面色一沉微露不悦,明月立马住了嘴。

“我先给公主抓副药,稳住病情,观察几天再做定论。”

上官睿拱手道谢,“也好,有劳风世子费心了!”

“公主奉旨前来我南风和亲,两国永结秦晋之好,乃是造福数万百姓的高义,楚风能为公主尽力实乃荣幸。”

“风世子谬赞了,上官琼实不敢当!身为公主,这是上官琼应尽的本分。”

楚风笔走灵蛇,刷刷点点一张药方一蹴而就,“睿太子,请按照药方抓药,每天煎服一次,连用三天。”

“好字,好字!”上官睿哈哈大笑,连声夸赞,“果真是字如其人,风世子的字就如同人一般,清新、飘逸、灵动、温润如玉。”

楚风微微一笑,转身告辞。

看着楚风离开,上官琼紧绷的弦终于松弛了下来,紧攥着被褥的玉手悄悄的松开,手心的汗将被褥都湿透了。

上官睿目光温和的看着她,温声细语的安慰她,“皇妹,大可宽心,风世子医术高明,相信皇妹不久便能康复。你自己也要放松,不要太紧张了。良好的心态对病情的康复是极有好处的!”上官睿说话的同时,凤眸别有深意的盯着上官琼藏在被子下的手。

察觉到上官睿的异样,上官琼赶紧放松了手臂。假装困倦,单手扶额,掩饰住自己的不安,秀气的打了个哈欠。

上官睿知道上官琼是在撵人了,再次看了看她藏在被子下的手臂,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心中鄙夷,小妮子长大了,敢在你皇兄面前耍心眼了。

但嘴上仍然好言宽慰,“皇妹好好休息,皇兄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差人告诉皇兄,什么大事也比不上皇妹千金之躯来的尊贵,皇妹切记不要再胡思乱想,安心养病才是。”

“请皇兄见谅妹妹的失礼,明月,替我送太子。”

明月立即欢喜的跟了出去。

上官睿冷冷吩咐道:“好好服侍公主,公主有什么需要立马告诉本宫!”

明月毕恭毕敬的应道:“请太子放心,明月一定会好好看顾公主,公主有什么需要,立即禀告太子!”

上官睿满意的点点头,明月漂亮的小脸立马明媚了起来,喜的心花怒放。

上官琼隔着门缝,远远的看着明月在上官睿面前的尊敬和卑微,默默记在心上。

不远的树上,追雾身影一闪悄悄隐去。回转客房,将看到的、听到的仔仔细细禀告给楚风。

“世子,您刚才给上官琼诊脉时一定也发现了,堂堂一国公主岂会如此上不得台面,一个诊脉就吓成这样;还有那个婢女明月,对上官睿这个太子比对自己的主子还要恭敬,做为奴才,太子再大也大不过自己的主子。这其中定有猫腻。”

楚风单手擎着白玉杯斜倚在窗前,痴痴的看着远方,半天不语。良久才幽幽的开口问道:“追雾,你说现在她在干什么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