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四章 不翼而飞

作者:漓公子 字数:368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屏风后的紫衣女子始终面带微笑看着林采薇拿着银票走出当铺。小伙计来到屏风后面,恭敬的将那套妃子笑罗裙捧给紫衣女子。紫衣女子刚要开口吩咐,隐离迈步走了进来。

不等人招呼,隐离一走进来便开门见山,“掌柜的,刚才那位姑娘当的玉簪我们公子要了!”伸手从怀里掏出两张一千两的银票拍在柜台上。

老学究睁开混沌的双眼,仔细打量了隐离一番,“客官不是我们南凤人?”

隐离心中一惊,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老态龙钟的老者。“是与不是又何妨,两千两银票老先生可愿意脱手!”隐离那张冰冷的面孔比追云强不到哪去,他往那一站就让人感觉周身发凉。

紫衣女子低声对小伙计吩咐了几句,小伙计立马跑过来传话。得到紫衣女子的命令,老学究立马温顺的将玉簪卖给了隐离。

紫衣女子转身对身后的婢女吩咐道:“找个手艺好的师傅,把这条裙子裁短一点。”

林采薇揣着银票一边走一边盘算,后面有人尾随了半天竟未发现。跟了她半天的上官磊觉得无趣,突然脚下运功施展开轻功,一道风一样从林采薇身边走过。林采薇只觉得身边一凉有风刮过。

林采薇来到街边一个露天的茶棚,要了壶清茶。刚好可以看到街对面的兴隆酒庄。兴隆酒庄位于清风茶楼的斜对面,红砖绿瓦的三层小楼盖得别致精巧,室内布置的也很有格调。只是门可罗雀,与人来人往生意兴隆的清风茶楼比起来显得格外冷清。

可惜了这好地段。第一次和玉环她们逛街的时候,林采薇就发现了这座酒庄的不同寻常。

“老板,来一叠茶点。”茶摊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两口子真是般配,一个比一个矮胖。尤其是那中年老板圆滚滚的身材,加上肉嘟嘟的圆脸,咪咪的小眼睛,一笑活像弥勒佛,简直就是茶棚的活招牌!

茶棚老板欢快的挪动着肥胖的身体,端了一叠糕点放到林采薇面前。林采薇也不看点心,伸手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放到桌上,茶棚老板极其上道的将银子揣到怀里,笑的没了眼睛。“姑娘,您想打听点什么?”眼角的余光只往兴隆酒庄的方向瞟。

林薇想,这个人可真是成了精了,看来是问到明白人了。“老板,这兴隆酒庄这么好的地段,又装璜的如此雅致,为何这般冷清?”

茶棚老板果然如此的点点头,刚要开口,老板娘突然拉过茶棚老板,摸出他身上的银子,重重的放到了桌上。狠狠瞪了他一眼,“少在这胡言乱语,还不赶紧烧水去!”顺势踹了茶棚老板一脚。

呵,感情这圆滑精明的老板还是个妻管严。老板娘将老板一脚踢走,自己却站在桌子前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盯着林采薇怀里。

林采薇心中鄙夷,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伸手又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老板娘圆圆的小眼睛立马亮如马灯。却仍然站着不动,林采薇又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放在了桌上。

这下茶棚老板娘终于心动了。两只肥厚且粗糙的大手赶紧紧紧包住了六两银子,塞到怀里,用手摁了摁,才放心的谄媚的看着林采薇。

“这位姑娘,您想知道点什么问我也是一眼的。”转身大嗓门高喊道:“当家的,还不快发给姑娘换壶热茶!”

茶棚老板心里不乐意,不让我说,如今你自己又来说了,腿上也不敢含糊,赶紧重新沏了一壶热茶端过来。一双小眼睛紧紧盯着老板娘揣到怀里的银子,舍不得挪地,生怕拿银子会长了翅膀飞走一样。

“老板娘,不知道这兴隆酒庄何事如此冷清?”

“嗨!您问这个呀?那您可是问对人了。”老板娘拖着长长的尾音,嗨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这兴隆酒庄原本是生意极好的,怎奈半年前突然吃死了人。”

老板娘看林采薇听得认真,得意的一挑眉,继续说道:“要说这么大的酒庄死个人也不算什么,花点银子把事平了也就算了。可偏偏这死的人不是一般人,是当今大皇子宠爱的章侧妃的娘家表哥,您说那样的人家能是差钱的主么?”

林采薇点头认同,老板娘继续说道:“隔三差五的带人来闹事,回回都得花银子打点。老板的小儿子在一次跟他们理论中,被人一棍子打到后脑勺上,当场就昏了过去。说死了吧还有有一口气,说没死吧还不睁眼。如就这么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好几个月了。你说这谁还有心思经营买卖。再说了,摊上这样的事,谁还赶来这吃饭,这京城里有的是饭庄酒庄,谁上这来凑热闹!”

茶楼老板娘说的唾沫星子四溅,说的口渴了,端起林采薇刚用过的杯子,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猛灌。

“这事就没人管?”

“这位姑娘,一听您说这话,就是那深宅大院没见过世面的小姐,京城里的官员再大再多还不是都玉家的官员?”

林采薇深以为是的点点头,“那章侧妃的表哥真的是吃饭吃死的?”

“那谁知道,人家一口咬定是,不是也得是喽!谁敢说不是?”

在一旁憋了半天的老板终于得了个机会,赶紧插了一句,“不过后来听说,那侧妃的娘家表哥天生有心绞痛的毛病,以前也有过突然昏迷不醒,可是后来都被救醒了,谁知道那次怎么就没醒过来?”

老板娘说道正得意,忽见茶棚老板这一插嘴,肉包子眼一瞪,狠狠踹了他一脚。茶棚老板疼得直咧嘴却也不敢吱声,赶紧谄媚的赔笑。

林采薇心里打定主意,直奔对面的兴隆酒庄。

刚一进去,兴隆酒庄的老板便亲自迎了上来,看着空落落的大堂,林采薇心里更有了底。

“我想见见这的掌柜?”

“姑娘要见老夫何事?”酒庄老板立马警觉的看着林采薇。

林采薇微微一笑,“能否借一步说话?”

酒庄掌柜狐疑的看着林采薇,上下打量了半天终于开口道:“姑娘请随我来。”

来到二楼的雅间,不光一间间布置的高雅,巧的是二楼所有房间家具、屏风隔断全部由红木打造,实在是太应景了。林采薇更满意了,这会真是势在必得了。

林采薇也不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我想买下你们兴隆酒庄!”

此话一出,惊得酒庄掌柜忽的一下从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采薇。“你是章侧妃派来的还是?”

林采薇知道掌柜的误会了,立马截住他,“我不认识你说的章侧妃,我就是看上了你们的酒庄,仅此而已。”

掌柜的半天才消化林采薇的话,“这位姑娘抱歉,这酒庄是我们方家的祖业,我不打算卖!”兴隆酒庄的方掌柜腰板直了起来。

林采薇微微一笑,“怪我没有说清楚,我也不是要你们酒庄改姓,我只是想投上一股,以后酒庄由我来经营,方掌柜您只管数银子就行!”

方掌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林采薇,“由姑娘说了算,还不叫改姓?天上掉馅饼的事我方某人不稀罕,但稀罕的大有人在,姑娘另寻别家吧!”方掌柜转身欲走。林采薇急忙起身拦住了他。

“如果为了吃一道菜,而得罪了皇家的人,为了品一碗汤可能连性命都丢了,换了是方掌柜你可会去?如果没有客人上门,一天天的吃老本,祖宗留下的家业能够支撑几天?先祖辛苦打拼留下的家业就这么坐吃山空,百年以后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一个破落户家的儿女子孙,想要谋个好前程需要比其他人多付出多少?”

方掌柜已经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半天才徐徐转过身来,“这位姑娘高姓大名,一个女儿家小小年纪竟有这般心计,老夫失敬。只是我们兴隆酒庄惹上的事,得罪的人,姑娘既然清楚,想必自有应对的办法。”

“这个我自有分寸。”

方掌柜也来了兴趣,“敢为姑娘是何人?竟不怕那皇城里边的主?”

“这个吗?方掌柜就不必打听了,您若有意,我们谈谈价钱如何?您是打算同意我入股呢,还是愿意忍痛割爱,将整个酒庄都给我?”

方掌柜沉思了半天方开口道:“同意你入股,怎么讲,至于将整个酒庄都卖给你,我…”

林采薇看着方掌柜纠结痛苦的表情,明媚的小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以前酒庄怎么日进斗金咱不算,那都是过去式了,甚至可以说昨日辉煌一去不复返。就说这半年来,酒庄一天的进项可能连一百两银子都没有,我给方掌柜两千两银子的租金,租你们兴隆酒庄一个月如何?”

“租?怎么个租法?”

“这一个月由我来经营管理,对于我的任何决策您都不能干涉,店里所有的伙计都随我支配。一个月后赔了算我的,赚了算您的!一个月以后您再决定是让我入股,还是将整个酒庄都给我,您只管在家享清福数银子。”

林采薇抛出诱人的苹果,静等嘴馋的人上钩。慢悠悠的喝着茶水,饶有兴致的欣赏墙上的字画。方掌柜陷入了痛苦的纠结。

只见方掌柜布满皱纹的额头,越来越抽吧,一道道只见沟壑不见额头,一会又一条条的舒展开。然后又拧巴到一起,随后又一点点抻平。几经变换之后,终于痛下决心,一拍桌子,“老夫赌一把,如姑娘所言两千两银子将兴隆酒庄租给姑娘一个月。”

“好!”林采薇也激动的一拍桌子,忙伸手入怀,掏,掏,掏了半天,林采薇的脸上挂不住了,银票呢?折腾了半天,关键时刻没钱!林采薇的小脸立马黑了。

林采薇干笑,嘿嘿。哪个混蛋的家伙扒了她的银票?混蛋透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