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二章 空降圣旨

作者:漓公子 字数:339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酒足饭饱之后林采薇美美的倒在丝滑的锦被里闭目养神,觉得这小日子实在是美。四仰八叉的占了马车的绝大部分空间,将楚风挤到角落里。

楚风静静的坐在一旁看书,车内安静无语,但一种自然亲密的气氛却在两人中间流淌。

“驾!驾!吁!”一辆带着皇宫标志的马车飞快的朝他们驶来。马车来到近前不待停稳,陆公公便连滚带爬的从车里跳了下来,扑到马车前拦住了马车。仓促之中追雾急忙拉住奔跑的白马,白马腾起的前蹄险将陆公公踹翻在地。

陆公公是南凤国主的近身太监,南凤国主的亲信,追雾也不敢怠慢,忙下车致歉,“陆公公,没踢到您吧?属下失礼!”

陆公公拖着长音尖声尖气的说道:“哎呦,无碍!无碍!是咱家太着急自己个往这畜生身上撞!但如今出事情紧急,就是这畜生踢死我这把老骨头,咱家也没功夫理这茬子。”急急的从怀里掏出明黄的圣旨,对着马车宣旨,“风世子接旨!”

追雾急忙跪地接旨。

楚风见了圣驾尚可不跪,见圣旨自然也不用跪。便只在车中隔着帘子应了一声。陆公公对楚风的无理见怪不怪,对着马车高声宣旨。

“国主圣谕,北溟琼公主奉旨前来我南凤联姻,为结两国秦晋之好,千里奔波,路途辛苦。金枝玉叶、千金之躯,不堪路途劳顿,水土不服外加偶感风寒,玉体有恙,暂于沛城修养。风世子医术精湛,享誉南凤,特命风世子即刻前往沛城给琼公主调养身子,不得有误。琼公主与大皇子佳期已定,风世子需尽心竭力医治公主,切不能耽误公主与大皇子的婚期。钦此!”

追雾双手接过圣旨,恭敬的递到马车内。为了避免外人看见车内情形,楚风只掀起车帘一角,将圣旨卷到了手中。

“哎呦,咱家可算交了差了!”陆公公垂着老腰,在车夫的搀扶下上了马车,临走前还不忘再三交代追雾,让楚风不必回京最好尽快启程。

“看来我无法陪你回京了,沛城在西北方向,距此三百里地,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我让人另找辆马车送你回去,或者你在此地等一等玉子涵,让他护送你回京?”楚风注视林采薇的眼睛幽幽的问道。清泉的眸子中透着丝丝的不舍和隐隐的期待。

不是林采薇不愿和楚风四处奔波,只是她刚刚恢复武功,还没有很好的融会贯通,想要回去好好的修习一下。况且俩人也不能总腻歪在一起,还是需要给彼此独立的空间,这样才能距离产生美。

“你放心去沛城,我在附近的客栈住下等玉子涵,然后和他一道回京。”

楚风垂下长长的睫毛,盖住他黑曜石般漆黑闪亮的眸子,看不出在想什么。须臾,楚风对车外的追雾吩咐,“追雾,到前面镇上的清风茶楼停下,给玉子涵传信,就说采薇小姐在此处的清风茶楼等他一道回京。”

“是,世子。”

“怪不得有那么多银子买紫檀木,感情你这茶楼开的遍地都是。你确实有这个实力可以任性。”林采薇看着楚风不悦的脸,故意揶揄他。

“与南凤东面接壤的漓疆盛产紫檀木,我命人在那里买下了一个专门种植紫檀木的林场,所以我用紫檀木是不用花银子的。”楚风看着窗外,漫不经心的说道。

好家伙,这就是所谓的跨国贸易吧?感情人家就是种紫檀的,还有什么可说的么?林采薇彻底被打败了。

“你到底有多少产业?”林采薇来了精神。

“你很感兴趣?”

这叫什么话,这个地方也流行傍大款?怎么说的她好像就只是看上了他的钱一样。

“随便问问?”林采薇不以为然的说道。

“药草、木材、茶楼、成衣,凡是我感兴趣的,想要经营的都可以。”

“成衣,那京城赫赫有名的丝锦轩可是你的产业?”

“嗯。”楚风点头应道。

什么?这家伙真是的,亏得她还为楚风给她买的那件五百两银子的衣服感慨了半天,觉得这家伙出手阔绰,一度为了这事对他改观许多。谁知他竟是从他自己的铺子里拿的,根本一分钱都不用花!

“哼!等回到京城,本小姐也要开个商铺!”要不这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经济还是要独立的!

“你说什么?”楚风回过头来问她。

“啊?没什么?我说有个铺子真好!呵呵,还有多远才到前面的镇上?给玉子涵传信时一定说清地址,千万别让他找不着我。”

“放心!所有的清风茶楼都在城镇中心最热闹的路段,他没那么笨!”楚风脸色微沉。

“那就好,要不然我这一路就无趣了。”林采薇丝毫没有察觉到楚风的黑脸,继续不知死活的说道。

“追雾,加快速度将采薇小姐安顿下,我们也好快些启程去沛城!”

“嗯,追雾你快点!早点到了,你们好早些启程!”

追雾听到吩咐立即急甩马鞭,驱车飞驰前进。一边赶车一边咧嘴,由衷的佩服林采薇的粗线条。他在车外面都听到他家世子话里有话,明显的不悦,不用想都知道现在世子的脸有多黑,这采薇小姐居然就没发现,还顺高爬。

果然如楚风所说,清风茶楼都开在城镇最热闹的地段,十分好找。追雾将林采薇安顿下,便和楚风赶往沛城。

主子亲自送来的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得好生伺候。掌柜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地道的买卖人,很会做事。茶点、瓜果、饭菜全是按照林采薇的喜好送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琢磨出来的。

晚饭过后,林采薇紧闭门窗,在床上盘膝而坐,按照记忆运功。丹田处有一股很强大的内力在体内盘旋,足足一个甲子的功力。以前的林采薇木讷憨傻不说,年纪也只有十六岁,居然有一个甲子的深厚内力,实在匪夷所思。

“薇儿,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玉子涵从窗外刚飘了进来。掌柜的便闻声而来,“采薇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他就是我要等的那个朋友。”没想到一个茶楼掌柜还有这样的身手,楚风手下的人真是个个不能小觑。

玉子涵凤眸一转,手中玉扇轻轻敲了林采薇头一下,朗声笑道:“能在楚风手下做事的,岂能是泛泛之辈!你也真是的,竟跟着那个家伙跑了,将我甩了那么远,害我这好一顿赶!你看看!”玉手伸到林采薇面前抱怨,“手都磨出血泡了!”

林采薇理亏,但嘴上却不示弱,“谁让你追的那么急,我又丢不了。”

“我还不是怕楚风那个家伙欺负你?”玉子涵别有深意的看着林采薇。

“我哪是那么好欺负的?”

“薇儿,你千万离那个家伙远一点,他就是一只成了精的狐狸,当心你给他骗了!”玉子涵极其认真的说道。

“嗯,我会当心的!”林采薇懒得和他辩解,遂应承道。

心想,她有什么好骗的,要钱没钱,要势没势,他能骗的就只有她这个人了。要说骗她的心,那她的心已经被他给骗走了。现在怕是已经收不回来,而且她也不愿意收回来。她林采薇说出口的喜欢,没那么不值钱!

林采薇从怀里掏出剩余不多的凝脂露,给玉子涵手上药,玉子涵风情万种的凤眸不看自己的伤口,却直勾勾的盯着林采薇手中的凝脂露。“薇儿,这瓶凝脂露?”

“楚风的!”不等玉子涵问完,林采薇很干脆的说道。

林采薇的直言不讳让玉子涵吃了一惊。

林采薇白了他一眼,“不就是一瓶凝脂露?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再好也不过是一瓶药罢了。你知道在京城的清风茶楼我脖子受了伤,我也不想自己脖子上留道疤,所以就从他那里抢了这瓶凝脂露。”

“什么人能从他手里抢走东西,他若不愿意给,别说是这种治疗外伤祛除疤痕的圣药,就算是无用的药渣,也没人能抢走!他果然待你不同!”

“你太小题大做了,明天我们顾辆马车回京,你的手这几天一定不要碰凉水。”

看林采薇如此关心自己,玉子涵一扫刚才的抑郁,朗声笑道:“一点小伤而已,薇儿不必放在心上!”

说着一抖手中玉扇,长身玉立站于窗前,玉扇轻摇送爽,举止潇洒,体态风流,俨然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凤眸眺望远方星空,温声道:“薇儿,你看天上那两颗连在一起的星星,前些日子还相距甚远,如今竟相依相伴紧紧偎依,亲密至此。你说他们真的就永远这样成双成对了?”

林采薇别过头去,淡淡的开口道:“我不懂星象,人也好星星也罢,能够找到情投意合的爱人结发共比翼,总比一个人孤零零的好。”

玉子涵回头眸色深深的看着林采薇,眉眼间满是深藏的忧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