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五十一章 荒诞真相

作者:漓公子 字数:36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看着赶车的追雾,嘿嘿一笑,夸赞道:“追雾,你赶车的技术真是没话说,就是比较脸。”

追雾一听,抡起的马鞭险些抽到自己,您这是夸我呢还是害我呢?您现在可是世子的眼珠子心头肉,咱可是真心得罪不起。

林采薇看着追雾蔫吧受挫的样子还满意,有一个追云就够了,不能楚风的属下都给她脸色看。

遂转身拉着楚风道:“以后她对我黑脸,我就对你黑脸,谁让你是他的主子,你这叫管教不严,当受连坐之罪;以后他对我黑脸,你就对他黑脸,谁然你是我的”说道这里林采薇突然顿住了。

楚风笑着接过话茬,逼问道:“我是你的什么?嗯?说呀?”

林采薇俏脸通红,嗔了他一眼。

楚风却不肯放过,继续逼供,“说,我是你的什么?”大手抵到她的腰间威胁。林采薇最怕痒,楚风轻轻一胳肢,她就笑的不行。

她越笑,楚风越来劲。直笑的林采薇前仰后合东倒西歪,连声求饶,“我说,我说,你快停!”林采薇好容易抓住楚风的手,制止了他。

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半天,看着楚风殷切的眼神,含情脉脉的开口道:“你是我的风公子,以后你得护着我!”

大家都叫他楚世子,风世子,从来没有叫过他公子,逍遥宫的属下也都是叫他主子。楚风觉得林采薇这个公子的称呼极好,亲切又别致。额头碰着她的额头,鼻尖碰着她的鼻尖,吐气如兰,满意的说道:“好!”

追雾悬着的心登时就凉了,以后打死他都不得罪这位,他那英明神武的主子完全倒向那边,毫无胜算哪!

突然车帘一动,一片嫩叶从车外飞进来,直直插入车厢木板上,足足一寸深。林采薇不禁赞道,好俊的功夫,多深厚的内力,才能将这么一片轻薄柔软的树叶射进木板内。

楚风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夹,将树叶从木板上取下来,树叶完整无缺一点破损和褶皱都没有。只见楚风不慌不忙的从抽屉里取出一瓶美人泪,一个白玉杯子。

美人泪是一种香气极淡雅的酒,刚喝的时候只觉甘甜绵柔,度数很低不上头,但是后劲却极大。一般酒量的人一杯即醉,酒量大的人也不过三杯。

美人泪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美人落泪,梨花带雨看起来极美,但却让人无法消受。没有几人能眼睁睁的看着如花似玉的美人在自己面前伤心落泪而无动于衷。

楚风两指夹着叶片轻轻放进白玉杯里,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支小巧但做工极其精致的羊毫笔,笔身上画着几片竹叶。

楚风用毛笔蘸酒如墨,笔尖轻轻涂树叶,一行行精工小巧的字迹清晰可见。如此精密的传信方式,上书内容定然是机密。林采薇很知趣的躲开,继续与盒子里的玫瑰酥糖战斗。

楚风看着她的举动不觉嘴角微勾,眉眼含笑。可低头细看叶片上内容时,眸中杀机顿现,随即对上面的汇报作出批示。楚风的字如他人一样风姿翩翩、清新飘逸、刚柔相济。

待墨迹干后,楚风如刚才一般将笔尖蘸饱酒,在字迹上轻轻涂抹,字迹瞬间消失不见。叶片上无半点残留的痕迹,只余留淡淡酒香,叶片依然宛若新摘,脉络清晰可见。

楚风轻轻一抖手,柔软的叶片如利剑一般飞出,随后车帘缓缓落下。

“不必躲这么远。”楚风靠过来,倒了杯水,递到林采薇的嘴边,“喝杯水,一路上就见你吃个不停。”

林采薇小手拍拍嘴角的点心沫,就着楚风递过来的杯子,喝了几口。满意的笑道:“不错,伺候周到。”

“伺候的好,可有赏?”

“风公子缺什么?我能有什么让你风公子看上眼的东西?”林采薇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楚风,明眸善睐说不出的灵动。

楚风陶醉的看着林采薇眸中的神采,不假思索的说道:“你!”

林采薇笑着嗔了他一眼,“想的美?本小姐可是不那么容易骗到手的!”

“看来我得继续努力!”楚风以手扶额,佯装叹气。随后正色道:“还好我早已开始用功,追云刚才传书,已查探清楚。”

“什么原因?”林采薇问的很急。

楚风轻抚她发丝,示意她稍安勿躁,“丽妃的父亲是南凤驻守西北边疆的镇远将军李鸿。李鸿是个极有才能的人,不仅擅于领兵打仗,还擅长文治。自他接管西北地区后,与相邻的北溟开通边境贸易,互通有无,西北在他短短五年的治理下,兵强马壮,富裕安康。当地百姓敬他如神。”

“然后呢?”

“李鸿与上官睿私交甚好,上官睿一直心存拉拢。玉墨涵被废,丽妃被禁足。丽妃将仇恨算到你的头上,说服李鸿报仇。李鸿怕事情败露有损声名,便请上官睿相助!”

林采薇打心里对丽妃的霸道逻辑无语,“我可真是荣幸,劳烦这么多大人物出手,真是看得起我!”

“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楚风看着林采薇的眼睛正色说道。

“好,风公子,那我就把我的身家性命交给你了!你可要罩住我啊!”林采薇笑眯眯的偏头看着楚风,两个小虎牙甚是可爱,嘴角边浅浅的梨涡,给她出尘脱俗的绝美容颜增添了一份俏皮可爱。

车外的追雾突然问道:“世子,前面就是巫城的清风茶楼了,我们中午可在那里用膳!”

“好。”

追雾一扬马鞭,将马车赶进巫城。

巫城是距离京城不远一个很繁荣热闹的城镇,四通八达的街道,清一色红砖绿瓦的临街门市小楼,十分有特色。茶楼、酒馆、客栈、钱庄,林林总总的商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处处彰显着巫城的安逸富庶。

追雾的马车未及停稳,迎客的小厮赶紧过来作揖打拱。

“爷,您来了!快请!”

追雾沉声道:“快去禀告掌柜,主子来了!”

小厮一听,一溜烟的跑去通报。

楚风一掀车帘,优雅的跳下车,又伸手去扶林采薇。林采薇打开他的手,轻松一跃从车上跳下来。身法轻盈落地无声,林采薇得意的回头朝楚风眨眼睛,风世子您忘了我已经恢复武功了。

林采薇大步走在前头,刚一进去,茶楼掌柜立马迎了出来,“姑娘楼上雅间请!”她这回来清风茶楼受到得待遇与上次可真是天壤之别,笑着回眸瞟了眼身后的楚风。

已近中午,茶楼人满为患,熙熙攘攘,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高谈阔论聊的很是投入。这里面有钱,有权势,有身份,华衣锦服的人比比皆是。

但有些人天生就是耀眼的宝石,放在哪都会引人注目,即便麻布素衣放于千万人群中,依然无法掩盖他的光彩。楚风一袭雪白色的锦袍,通身上下除了腰间一枚玉佩,再无别的点缀,但绰约的风姿依然让他鹤立鸡群。

和京城的清风茶楼一样,三楼依然是装潢各异清幽雅致的包间。看到“云裳阁”三个字,林采薇心里莫名的不舒服,感觉心里发闷,堵得慌!双脚不停使唤的迈进云裳阁。

云裳阁内一应俱全依然全是暖白玉,暖白玉的桌椅,暖白玉的茶几软榻。窗户的珠帘也依然是暖白玉,颗颗珠圆玉润,通透饱满。不用林采薇吩咐,一排青衣小厮鱼贯而入,每人手上一个托盘,精美的白玉盘子里盛着各色茶点、菜肴。

饭菜上齐以后,掌柜的静立一旁,见楚风进来,急忙躬身打帘,态度要多谦卑有多谦卑。不等楚风吩咐,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你这茶楼的生意真好!”林采薇半酸半讽的说道。

“饿了吧?净手吃饭吧。”楚风挽起袖子,走到脸盆旁边,净面洗手。明明很平常的动作,可有些人做出来就如同艺术,可入画。

见林采薇坐着不动,楚风走过来,拉她走到脸盆边。轻轻挽起她的袖子,白皙修长的双手沾湿了水,一点点仔细的给她洗手。温凉滑腻的顿时从十指指尖传递到全身。

洗过之后,又绞湿了毛巾一根根的给她擦干净,最后后帮她放下袖子,抚了抚微不可见的折皱,牵着她来到餐桌旁。

菜量不大,但胜在精美。八宝兔丁、玉笋蕨菜、姜汁鱼片、糖醋荷藕、桂花酱鸡、蕃茄马蹄,全是她爱吃的,还有一壶梨花白。顿觉心里暖暖的,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做的功课,连她喜欢吃什么都知道。可他什么时候吩咐掌柜的?明明她刚到菜就上来了。

楚风夹了块桂花酱鸡放到她盘子里,“尝尝好吃么?”

鸡肉入口,又鲜又嫩,还有淡淡的桂花香,“肉酥骨烂,香而不柴。”

“你倒还挺在行,喜欢就多吃点。”楚风又给她夹了块桂花酱鸡。

林采薇对每一道菜都雨露均沾,不偏不向,大口大口吃的极香。楚风却吃的很少,细嚼慢咽,吃相十分文雅。

林采薇吃一块楚风便给他夹一块,有美人服侍的感觉真好,林采薇这顿饭吃的极满意。

小手拖着下巴,歪着脑袋看包间门匾上的字:云裳阁。忍不住的在心里鄙视自己,这肚量?以前她最不屑那些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的女人,如今她有过而无不及。这才刚开始,就七想八想,以后当如何?真是太可怕了!

“反省够了!走吧。”

“嗯,好。”

林采薇乖巧的跟着楚风下楼,丝毫不觉他刚才的话有何不妥。看到林采薇如此呆萌,楚风忍不住勾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