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四十九章 破碎记忆

作者:漓公子 字数:33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盘膝而坐,气聚丹田,推动内力游走全身,浑身舒畅运用自如。脑子飞快的旋转,一幕幕画面跳跃式的浮现在脑海。

一个极其美丽的小女孩,看穿着打扮像个官家小姐,却被几个仆人模样的指着鼻子骂。小女孩一动不动的木讷的站在那里,低头不语,美丽的大眼空洞无神,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几个仆人一你下我一下的推搡着小女孩,鄙夷的眼神,恶毒的言语,小女孩却始终不为所动,不恼不怒,任由他们欺凌。几个人越说越来劲,直说的唾沫星子四溅,口干舌燥才罢休。

一个大点的小女孩,一身剪裁得体的淡粉丝罗裙,颐指气使的使唤身后的两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小婢女。三个人石头剪子布,谁赢了谁就在小女孩的脸上画一只小王八。小女孩依然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毫不反抗。

每隔一阵宫里的瑶妃,小女孩的姨娘就会派人把她接到宫里一次。去之前林夫人便会精心的给她打扮一番,漂亮的衣裳,好看的头饰,把她打扮的如一个金枝玉叶使奴唤婢的千金小姐。

小女孩虽然木讷不善言辞,却能分辨出谁是真心对她好。每次来瑶妃的玉瑶宫,瑶妃都给她准备一大桌子的好吃的,怜爱的将她抱在怀里。

几年后,小女孩的哥哥长成一个少年老成稳重又寡言的少年,她的姐姐那个喜欢和婢女在她脸上画乌龟的女孩,也出落得格外水灵标致。

俩人带她到野外游玩。姐姐告诉小女孩,哥哥不见了她要去寻找,让小女孩在原地等她,千万不要乱跑,天黑之前她一定回来接她。小女孩一个人在野外一直等到天黑,等到月亮爬上树梢,再等到天空发白,也没看到有人来接她。因为姐姐告诉哥哥,小女孩累了先他们回府了。

小女孩一个人又冷又饿,只能凭记忆自己走回家。不幸途中遇见山贼将小女孩强抢回山上,却幸运的被一个腰间别着酒葫芦的青衣道人救下。道人看女孩虽然木讷不聪慧,但却骨骼清奇极有习武天分,而且做事认真是个一根筋的主,便收了小女孩为徒。

每到三更的更声敲响,青衣道人都会消无声息的潜入小女孩的院子,趁夜黑无人之际将她带到城郊,悉心教她武功,并把自己独处的一门绝学“凌霄真经”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她。

因为宫里盛宠不衰的瑶妃是小女孩的姨娘,是她娘亲的孪生妹妹,每到宫中有宴会文武百官皇亲国戚的家眷被接到宫中的时候,小女孩也会被破格接到宫中。

这时候姐姐便会来亲近她,给她精心装扮一番,把自己不喜欢的裙子给她穿,把自己几年前带过的簪子和步摇给她戴,明明她天姿国色倾国倾城,却总不如身边的姐姐耀眼。

在宫中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悉心照顾她的姐姐,每每一看到大皇子出现,姐姐的视线便会紧紧的追随着大皇子,再也无暇关注她。她常常一个人呆呆的看水里的鱼,看着欢快无忧游来游去的鱼儿,她就会豁然开朗,人只要奢求不多,要的简单,快乐也会很简单。

哥哥是个极有才华的少年,可哥哥的光环不光没有照耀到她,反而给她带了许多奚落和嘲讽。大家都替哥哥难过,青年才俊的哥哥怎么会有这样呆傻的妹妹。可当大家知道了她只是同父异母庶出的妹妹时,才长长舒了口气。

哥哥虽然没有欺负过她,但是很少记得有她这么个妹妹,她也很少想的起自己还有一个哥哥。

去宫中偶尔会见到一个一身白色锦袍的俊美公子,眉目如画,温润儒雅,飘然若仙。白衣男子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或对她鄙夷或对她不屑或对她报以同情,替她惋惜,也没有如那些总是以好奇的以探究的目光将她打量一遍又一遍。

白衣男子对她像对所有高高在上的王府公子小姐一样,甚至曾经有几次她感觉到白衣男子,以一种极为亲切友好的像看见多年故人的目光看着她,但是她却借故躲开了白衣男子的目光,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直到不久她又一次来宫里,她因为筋脉逆转气息不畅内力被封存,竟不慎着了一个宫女的道。她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被抬到床上,然后便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一幕幕的画面放电影一般展现在林采薇的脑子里。

她彻底迷惑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穿越到这个身体上,为什么她和林采薇的身体没有排斥,为何她疏通了大脑中的记忆,她会看到林采薇的过去,冥冥中到底有什么牵连?

难不成她们就是一个人的两个分身,分别身在两个世界。如同彼岸花,花开不见叶,叶茂时无花。生生不相见,生生错。

难道这一世她跨越时空历劫而来,二人合二为一,只为成全一个完整的林采薇。这是不是太匪夷所思?倘若真如此,那凌薇算什么?一个为了他人存活能舍弃自己性命的人又算什么?

她是要继续找回血玉开启时光之门,还是留在这里成全一个涅槃重生的林采薇?

何况如今她遇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个如玉一般美好的人儿。她到底该何去何从。

良久之后,林采薇终于想到了她要走的路。楚风是她所爱她定不会轻易舍弃。血玉她会继续寻找,经历了迷踪阵之后,她更相信这世界有一种未知的强大能量,她的穿越之谜最终会解开。不管她是凌薇还是林采薇,她都一定要活的明白!

想到重伤的楚风,林采薇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咚咚,咚咚”,小药童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纷乱的思绪。

“林二小姐您要的药已经熬好了。”小药童板着脸冷冰冰的说道。林采薇开门接过药碗,小药童转身便走。

林采薇端着药碗一叹,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什么人玩什么鸟。忘忧谷从玉蝶到上官磊再到下面的小药童,个个都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家钱不还一样。

在这么安宁,美如仙境一样的地方,过着世外桃源一般美好的生活,凭借高超的医术享受着天下人的敬仰,还整天板着一张臭脸,究竟还想闹哪出?

林采薇端着药碗,拿了一袋蜜饯朝楚风房间走去。

“好重的药味!”林采薇一进来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

追雾立马黑了脸,看着楚风憔悴的容颜,追雾终于忍不住给林采薇脸色看。

“追雾,你和追云不愧是好兄弟,模样也越来越像了,我什么时候也欠了你的银子?”林采薇调侃道。

“您是不欠我银子,您还不如欠我银子呢?”

“怎么说?”林采薇挑眉。

“欠钱好办,还清了就好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您这可倒好。”一边说着一边偷瞟楚风,见楚风脸色不悦,忙住了嘴,转身离去。

“喝了!”林采薇将药捧到楚风面前,楚风一言不发接过来,一仰而尽。

以前楚风逼她喝药的时候,她总想着有天楚风喝药的时候,她定要好好嘲讽调侃一番,可如今她竟恨不得以身代之。

楚风眉眼含笑的看着林采薇,“一点都不苦,为什么你拿过来的药是甜的?”

林采薇心中一酸,将蜜饯藏到身子后面的桌子上,知道楚风是有意宽她的心,她自然更不应该在病人面前期期艾艾。遂歪着小脑袋朝楚风一摊手,“哪有什么蜜饯?”

楚风欺身上前,将她围困在桌子前,上半身往下压,林采薇立即往后退。她每退一点,楚风便往下压一点,渐渐,楚风放大的俊颜靠的越来越近,林采薇能清晰的感受到楚风身上的玉兰香,小脸立刻飞上红晕。楚风满意的欣赏着她红透的小脸,许久才满意的支起身子。

“还不把蜜饯拿出来?”楚风挑眉说道。

身上的威压一去,林采薇赶紧从桌子上起来,一袋蜜饯全扔给楚风。楚风拉住林采薇的手,指指蜜饯,“你喂我。”

“你多大了?”林采薇好笑的看着他。

“我就是想你喂我。”

林采薇无语,这个家伙是在对她撒娇么?心中好笑,手上却很配合的夹了一颗蜜饯,送到楚风的嘴边,没好气的说道:“张嘴。”楚风立马很乖觉的张口吞下。

吃完一颗,楚风又示意她再喂一颗。喂了两颗之后,林采薇又夹起一颗伸到楚风嘴边,楚风一张嘴,林采薇立马缩回手放进自己的嘴里,得意的朝楚风挑眉。明媚的大眼睛里流淌着灵动的光泽,扇羽一样的长睫一眨一眨,说不出的可爱,说不说的萌。

楚风痴痴然的看着林采薇,将她拉进怀里,眉目含情宠溺的看着她。林采薇又喂了楚风一颗蜜饯,然后自己又吃一颗,就这样一人一颗,足足消灭了半袋子蜜饯,却不觉得甜的是蜜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