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四十六章 春意浓浓

作者:漓公子 字数:36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风将林采薇的头贴到自己胸口,林采薇清晰的听到楚风剧烈的心跳声。

楚风附到林采薇耳边低声呢喃,“听见了么?”

林采薇故意明知故问,“听见什么?”

楚风再次将她的头摁在胸口处,“听到了么?心跳的声音。”

林采薇故意不解风情的低声道:“不跳人不就死了?”

楚风推开林采薇,顶着她的额头,感受着她唇齿间的幽香,淡淡说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魔怔了!”

林采薇推开他,恼道:“现在醒了也不晚!”

楚风把林采薇复又拉到怀里,“我愿意为你永远魔怔,但愿你能和我一起魔怔!”

愿为你魔怔,愿你和我一起魔怔,这个家伙这是在向她表白?在对她讲情话?那这便是她两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情话。

林采薇双唇勾起,嘴角上翘,深情款款的望着楚风黑曜石般明亮的眸子。看了多少次他如画的容颜,可每次看都忍不住的赞叹,真是鬼斧神工的造化。

忘不了初见时的惊艳,眉眼如画、温润优雅、翩然若仙,“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除了这句话再想不出更合适的言语来形容这个人。

一次次的舍命相护,一次次的生死相随,青春妙龄的她怎会不知他的心意,只是她不敢多想。她怕这是一场奢侈的梦。

莫名其妙的到来,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消失。她收起她的心,她不敢招惹这个世上的任何人,不想伤人伤己。那种不可控制的时间空间的阻隔,她承受不起这样的痛。

她不想她美好而青涩的初恋就这样留在一个不可与人言说的空间,等到情缘散去,只能自己一个人孤寂的舔舐伤口。

她以为她足够的冷静,以为她可以一直将他拒绝在心墙之外,不让他走进她的心里。她以为她足够的理智,可以像拒绝那个世界众多的爱慕者一样,控制自己的心不被诱惑,不沉沦。

可今夜,只一个吻,便将她所有的信念都摧毁了,她的心柔软了,她的心房原来早已被攻陷。今夜,她真的迷醉了!

那个世界轻而易举做到的克制,对爱慕者脱口而出的拒绝,只缘于没有真正的心动,只缘于没有像现在这样为眼前这个玉一般美好的人心动情动!

她想和他一起沉沦,哪怕只是一个梦幻的泡影。她愿意像荼蘼花一样,在花季尽情的绽放,极尽妖娆,待到荼蘼花事了,片片花瓣随风飘零,终是无悔。

在最好的时光遇到最好的你,让我怎么忍心错过!

林采薇笑着依偎到楚风怀里,轻轻抱住他精瘦的腰身,竟没发现他这么瘦,腰部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

阿嚏……阿嚏……林采薇再次打起喷嚏。

“冷吧?”楚风低头柔声问道。

林采薇嘟囔道:“明天你就可以把我当成冰凌吃掉!”

“那一定极美味!”楚风将宽大的袖子交叠放在林采薇背后为她挡风。

林采薇嗔了他一眼,楚风轻轻一笑如绽放的雪莲,极美极魅惑。左臂揽住林采薇的楚腰温声道:“我知道不远处有一个山洞,洞里有个天然的温泉,我带你去暖暖身子吧。”

“好!”

林采薇紧紧抱着楚风的腰身,小脑袋贴到他胸前,感受着他的气息与体温。这人虽然瘦了点,但臂膀还是挺有力的,怀抱尤其温暖。林采薇满足的闭上眼睛,将整个人都交给楚风,随她把自己带到哪里都好。

在山谷的另一面,山洞里果然有一个温泉。一进去就感觉水雾缭绕,白烟袅袅。

洞内生长着形态各异的石钟乳,洞顶还有水滴不断的滴答滴答的往下淌。温泉旁边的那尊石钟乳最是奇特,宛如一位刚刚沐浴过的少女,轻盈的白纱裹着她玲珑曼妙的身子,风情妩媚。

“进去泡泡,暖暖吧,你衣服都被雪淋湿了,我帮你烤一烤。”

林采薇欢快的跑到泉边,脱掉鞋子,将冰凉的小脚丫伸进水里。顿时暖融融的感觉从脚底蔓延到全身,林采薇举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舒服的想哼哼。

楚风缓步走到林采薇身后,双手扶在她的肩膀上,下巴顶着她的头,“傻瓜,不是让你泡脚,是让你整个人都进去泡泡。”

林采薇正在水里欢乐的晃荡着的小脚丫,闻言登时停了下来。啊?整个人都进去,这能行么?她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但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她和楚风刚刚定情,还没熟稔到可以赤诚相见的地步吧。

看出林采薇的犹豫,楚风轻笑,在她头顶轻敲了一记,“想什么呢?我去山腰拣点干柴,你把衣服换下来放到池边就行,我在那尊石钟乳后面哄衣服,看不到你的!”

楚风这么一点破,林采薇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小脸飞上了两片红云。低头说道;“好!但是你别走太远了!”

“好!”楚风说完便闪身出了洞外。

林采薇跳入池中,飞快的脱下衣服扔到池边。冰冷的身子一下子进入温暖的泉水中,全身舒畅的想要飘起来。看着洞外依然纷飞不停的雪花,洞内迷蒙的水雾缭绕温暖如春。

泉水暖暖的滑滑的,脚底下泉眼处不断的有活水汩汩的往外淌,像是在做足底按摩。林采薇忍不住的感叹,这样的好地方究竟是怎么被楚风发现的?

林采薇舒服的靠在池子旁,忍不住的遐想,怪不得唐玄宗要赐杨贵妃沐浴华清池,果然是舒服!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林采薇忍不住轻声念出白居易的《长恨歌》。

“你念的诗是何人所作,当真写的极好。”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楚风便抱着一捆干柴回来了。

“你怎么不说是我作的?”林采薇沉着小脸反问。

“这样的诗句,你定然是做不出来的。”楚风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那尊较大的石钟乳后面,拿出火折子点着火。

“反正是一个你不认识的高人所作。”

“能作出这样的诗句的确算得上是高人,等有机会我一定要见一见。”

林采薇一吐舌头,“你这辈子估计是见不着了!”

“那是为何?”

“啊!我说你这辈子估计是有机会见着的。”林采薇急忙打岔,指着池边的衣服,“我的衣服。”让一个男子给自己哄衣服,她还真有点抹不开,小脸红彤彤的如染了烟霞,幸好水雾缭绕楚风看的不是很清楚,不然定要笑话她一番不可。

楚风目不斜视的走到池边,捡起地上的衣服,小心的架到火上。看到楚风走回原位,林采薇狂跳的小鹿才慢慢平静下来。

不是她经不住考验,实在是这个考验太艰巨,三更半夜美人在侧,不光楚风要把持住,她自己也要把持住不扑倒楚风才行。

林采薇的小心脏刚平复下来,楚风突然挑眉问道:“怎么就一件衣服?我明明感觉到是两件!”

林采薇本就通红的小脸登时红的滴血,恼怒的低吼,“哪有两件,只有一件,你赶紧哄干就是了!”

楚风疑惑的走过来,“我的确感觉到你里面还有系着的带子,女子不都会在里衣里面再穿一件贴身的?你难道不穿?”

林采薇“扑通”一下羞愧的没进水里,她实在不好意思将贴身的底裤和肚兜也脱下,便只脱了外面的。该死的,这家伙能不能别这么懂!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古人通常小小年纪就谈婚论嫁了,女子十五六岁就有当娘的,而一般大户人家的男子更是十三四岁就进行性启蒙。而且大户人家的男子在没找到门当户对的正室前,可以先纳妾,甚至可以先找几个通房丫头服侍男主子。

普通富裕人家尚且如此,更别说皇亲国戚、达官显贵家的男子。楚风都已经二十岁了,难不成他也有通房丫头了?要不然他怎么什么都懂。

刚刚在梅树底下,那可是她的初吻,两世的初吻!而且她完全是被动承受,楚风却不一样,他的吻技称不上娴熟,但绝对没有她那么生涩。林采薇心里再次酸酸的,微微的疼。

半天不见林采薇出来,楚风知道她是害羞了,便吓唬道:“你再不出来我下去了!”

林采薇一听,“呼啦”一下钻出水面。如墨的青丝如一匹黑色的锦缎披在身后,雪白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脸上粘着水珠,如闪着露珠的雪莲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林采薇一步步从池子中央向池边走来,宛如水中的仙子踏浪而来。楚风痴痴的看着林采薇,眼中再也装下其他。

“你的衣服刚才在雪中也弄湿了,怎么现在如此干爽,你什么时候烘干了?”

“我刚才生火的时候用内力烤干了。”

林采薇嗔了他一眼,“转过去,把衣服给我!”

“衣服还是湿的,怎么穿?”

“你用内力给我烘干!”

楚风背过身子,林采薇麻利的穿上衣服,湿漉漉的头发不停的往下滴水,轻薄的纱衣黏在她身上,玲珑曼妙的身子纤毫毕现。春光被人看尽,某些人还丝毫不知。楚风眉眼间俱是藏不住的笑意。

林采薇坐到火堆旁边,楚风双掌刚触碰到她的后背,林采薇便感觉丝丝暖意流过全身,很是舒服。不禁感叹,内力在这个世界真是个好东西,更加期盼自己早日恢复武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