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四十三章 定情信物

作者:漓公子 字数:379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朝一剑飘红的住处边走边嘀咕:红颜知己,佩剑,那岂不是定情信物?痴心女子负心汉,始乱终弃,会是这样狗血的桥段?想不到他师傅的手段还真高明,竟能俘获玉蝶这样优雅美丽女子的芳心。

不过话说,一剑飘红虽然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但依然身手矫健、声如洪钟、精神矍铄,精力比小伙子还旺盛。花白的胡须更显得仙风道骨,宛如神仙降世,年轻时应该也是个难得的美男子,那玉蝶是外貌协会的也说不定。

一剑飘红自从到了忘忧谷,除了吃饭其它时间都在会周公,也不知道这一路上到底有多累。

林采薇敲了半天门不见动静,遂在门外吆喝道:“青天白日的就知道睡觉,太阳都把屁股烤化了!”

房门哗啦一下从里面打开,一剑飘红沉着老脸对林采薇训斥道:“一个女孩子家张口闭口就屁股屁股的,也不害臊!”

“日上三竿,您还闷在屋里撅着屁股睡大觉,您都不害臊我害臊什么?”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能跟我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子比么?”

林采薇嘻嘻一笑,眉眼弯弯的甚是可爱,趁一剑飘红不备伸手抓住他花白的胡子,揶揄道:“年纪一把了,还惹这种风流债,如今把自己的徒弟都连累了,你说该不该羞臊?”

一剑飘红老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怒目圆睁吼道:“什么风流债,谁惹风流债了?”声如洪钟,听上去很是理直气壮,但眼睛却滴溜溜乱转不敢正视林采薇。

林采薇也不急,慢慢悠悠的说道:“师傅,您老人家可是神剑门的大弟子,绰号一剑飘红,一剑封喉毙命,您的剑术如此出神入化,徒儿为何从没见过您佩剑?飞龙莫非真的飞上天了?”

一剑飘红平生最怕别人提起这件事,撅着胡子吼道,“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我从收你为徒就没说过我是神剑门的人,更没教过你剑法,只教了一套我自创的凌霄真经。”

林采薇得意的摇头,“这个无可奉告。”

“哼,跑不了那臭小子,除了他没人知道的这么门清!”

林采薇突然话锋一转,幽幽说道:“师傅您老人家好容易收了我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徒弟,又得了您的真传,我若英年早逝,谁来发扬您独创的凌霄真经?再说就算不为了徒弟我,这么多年过去了,您也该跟玉蝶前辈化解恩怨了,总不能将这一世的恩怨再纠缠到下一世。倘若不是为此,您也不会暗中指点我们找到忘忧谷?”

“谁暗中指点你们了?你这丫头不要信口开河。”一剑飘红顿时有一种把戏被识破的尴尬,心想这丫头现在真是聪明的要不得,突然怀念起以前那个傻傻的一根筋的林采薇了。

林采薇轻眨灵动的水眸笑道:“是谁一直不动声色的给带路,是谁在岔路口暗示我要走这个山谷?嗯?是谁?”

以忘忧谷的凶险莫测,要不是一剑飘红一直在旁边使眼色暗示,她林采薇还至于莽撞到用那首点兵点将的童谣就选定了路线。拿自己的性命开冒险可以,但她没有权力拿其他人的性命给她陪葬。

一剑飘红心虚的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只气的胡子翘起老高。

林采薇勾唇淡淡一笑,也不再为难一剑飘红,转身大步往外走。林采薇一走,一剑飘红顿时舒了一口气,心想可算走了。

谁知林采薇走到门口,已经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气恼的一拍小脑袋,补充道:“哎呀,瞧我这脑袋,还是不够聪明,竟忘了大事。师傅,我已经让人通知忘忧谷主,说您今晚后山最后一次当面向玉蝶前辈请罪,若这次前辈再不原谅您,您就当场自刎,以死谢罪!”

说完赶紧逃命似的溜之大吉。

一剑飘红简直肺都气炸了,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圈直蹦高!“兔崽子,我什么时候说她不原谅我,我就自刎了?亏你这个死丫头想得出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林采薇拽着楚风躲在后山的一棵大树上。兴奋的在树枝上跳来跳去,踩得树枝一颤一颤嘎吱作响像玩蹦蹦床,有楚风在她一点也不担心会掉下去。

林采薇正玩的疯,楚风突然将她拉回来摁下,“坐好!再不消停点就不是你看热闹,而是你变热闹了。”林采薇一吐舌头,赶紧凝神屏住呼吸。要是让那老道知道她不光惹了祸还跟在后面看热闹,她吃不完兜着走。

远远望去,枝繁花茂的海棠树下,一身紫衣的玉蝶如踏月而来的仙子,端庄、优雅、高贵、明艳。

玉蝶焦急的左顾右盼,俨然芳心萌动的少女在焦急的等待自己的情郎。银色的月光洒下,映出海棠斑驳的影子,给芬芳的草地镀上一层朦胧。清风吹过,花树随风摇曳,隔墙花影动,可玉人却迟迟不见赴约而来。

玉蝶秀眉紧蹙,闭目沉思,突然若有所悟,对着四下无人处大吼:“剑一,你再不滚出来,我便走了!我等着你横尸自刎!”

话音刚落,一剑飘红“扑通”一声从身后的树上栽落下来,在快要着地的一瞬间,赶紧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面搔头,一面支支吾吾的解释道:“玉蝶,让你久等了!其实……其实我早就来了!嘿嘿……早就来了!”

干笑几声,低头不敢再看玉蝶。

玉蝶冷哼道:“剑一!你当年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娶我?”

玉蝶这话一出口,躲在暗处的林采薇身子一颤,险些从树上摔下来。心想,我师傅可真雄起,这么漂亮的媳妇都不要!确定脑子没进水?

一剑飘红羞得脸更红了,低声说道:“都一把年纪了还说这个干嘛?”

玉蝶杏眼圆睁低吼,“少打岔!我就问你是不是?”

玉蝶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得一剑飘红连连后退。一剑飘红往后退一步,玉蝶就往前跨一步,一步一步紧逼,只把一剑飘红逼的退无可退。

玉蝶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问道:“到底是不是?”

一剑飘红把心一横,抬头看着玉蝶正色道:“当然是!”

“你确定不是故意伙同逍遥子来骗我?”

“当然不是!”

“你再说一遍不是?”

“小蝶,真的不骗你!”

玉蝶怒视着一剑飘红低吼:“不是骗我,那你为什么和我交换了定情信物,信誓旦旦的对我起誓后,一转眼就将我送给你的香囊给了逍遥子?我亲手秀的香囊,还在里面装了一束木槿,我满怀希望将以后托付给了你,你就是这么负我的么?”

动情处,秀美的大眼中流下两行清泪。

一剑飘红有心上前安慰,可半天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只低声说道:“我带着你送我的香囊,满心欢喜回神剑门,不巧途中碰上了逍遥子。”

一剑飘红看着远方的夜空,痛苦的回忆起几十年前的事情,那情景他终生都无法忘怀。

在前往神剑门的路上,逍遥子突然现身,手中宝剑一横拦住了一剑飘红,“拿出来!”

“什么拿出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剑一,你少装蒜!我跟了你一路,把你怀里的东西拿出来!否则你今天就别想再踏入神剑门!”

“逍遥子,到了我们神剑门的地盘你还敢这么嚣张!东西就在我怀里,能不能拿走,就看你的本事了!”伸手去拔身后的宝剑,一摸竟然空的,这才发现飞龙已经让他送给玉蝶做了定情信物。

逍遥子一晃手中的宝剑,挽了个剑花,宝剑凌厉的刺向一剑飘红的双目。一剑飘红急忙弯腰躲了过去,纵身一跃落到了路旁的树上,脚踩树干一个轻巧的借力凌空飞起,空中一个倒转,以棍代剑向逍遥子头顶刺去。

两人打了一天一夜也没分出胜负。最后打的筋疲力尽的一剑飘红脚下一滑,一个趔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深不见底的无极崖栽去。

逍遥子空中一个倒转头下脚上的伸手去抓一剑飘红,眼看俩人悬空的身子,急速的向下坠落。

逍遥子急中生智扯下腰间玉带,宝剑穿过玉带扎入了石壁当中,俩人悬空的身子才止住了下坠。靠着片刻的喘息,逍遥子强提真气,带着一剑飘红飞到上了崖顶。

逍遥子将一剑飘红救上来,一句话不说转身便走。

一剑飘红却急了,急忙喊道:“喂!逍遥子,你就这么走了?”

逍遥子也不会回头,继续大步朝前走。

“喂!你真的就这么走了,打了一天一夜险些连命都没了,你就这么走了?”

逍遥子突然顿住脚步,沉声道:“我不这么走怎么办?本来我可以凭本事打赢你,让你心服口服的将东西给我。如今我再要你的东西,反让别人误会我逍遥子是以救命之恩相挟,我丢不起这个人!逍遥宫更丢不起这个人!你们神剑门可以有恩不报,我们逍遥宫却不能以恩要挟!”说完毫不留恋的大步离开。

一剑飘红闻听,登时怒了,大步追上逍遥子,“我们神剑门的人同样恩怨分明,有恩必报!”伸手从怀里掏出玉蝶绣的香囊,“你跟我打了一天一夜不就是想要这个!给你!”抖手将香囊扔给了逍遥子。

逍遥子接过香囊连句客气话都没说,回眸一笑,便消失不见。等一剑飘红琢磨过味来,再去找逍遥子理论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一剑飘红收起回忆,满是痛苦和悔恨的说道:“后来就从逍遥宫传说消息,说是我将香囊送给了逍遥子,可实际上是他从我这里骗走的。我不小心从崖上跌落,但完全可以自己上去,根本不需要他救。他故意施恩,然后用激将法将香囊骗了去。才造成了我们之间这天大的误会。”

玉蝶打断一剑飘红,怒吼道:“够了!不要再说了!明天我就给你徒弟医治,然后你赶紧带她走,再也不要踏入忘忧谷一步,否则我定让你有来无回!”

说完,一拂袖子,愤然离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