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四十二章 是非恩怨

作者:漓公子 字数:380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玉子涵三人正在一寸一寸地毯式找寻机关,突然听得石壁后面咔擦一声巨响,石壁如两扇门一样从中间打开,一条灯火通明的石道赫然出现在眼前,三人鱼贯而入。

上官磊刚要关闭石壁的机关,突然三条人影飞来,上官磊挥动手中长剑迎了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一剑飘红一抖手中的一把碎石,如点点寒星罩向上官磊周身大穴。上官磊在空中一个倒翻躲开了上半身,左边小腿却被灌注内力的石子打中,一个趔趄从空中栽了下来。

一剑飘红大步走过来,没等上官磊站起来,一脚踢到他的后背上,“小猴崽子,什么人都敢跟我老人家动手了?”

上官磊忍着疼痛,一跃而起,一看踢他的人。立马气焰全消了,一揖到底,“前辈,您怎么得空来忘忧谷了?晚辈失礼!”

“什么狗屁失礼不失礼的,咱们非亲非故,你也用不着礼遇我老头子!”

“小侄不敢!前辈您快请!我这就让人去禀告家师,贵客远道而来!”

一剑飘红不跟上官磊客套,大步往里走,一看前面的人是楚风和林采薇,“小兔崽子没想到你俩已经在这了,害的我们爷们好找!”

追雾一见楚风,急忙扑到楚风近前,哭诉道:“世子!您安然无恙实在是万幸,属下该死,属下护您不周,请世子责罚!”

楚风微微一笑,示意追雾起来。追雾起身跟在楚风身后,仍自责不已。林采薇看着追雾湿润的眼角,知道他真是吓坏了,没想到楚风这么得人心。

林采薇跑到一剑飘红身侧,抱住他的胳膊关切的问道:“师傅您老人家没事吧?”

一剑飘红伸手要揍林采薇的头,林采薇激灵的往旁边一躲,调皮的说道:“哪有一见面就打人家的,您还是我的亲师傅么?”

一剑飘红手落了空,瞪了一眼林采薇,想要伸手再打,看着林采薇明媚的笑脸又下不去手,重重哼了一声。“竟废话,徒弟都没事,师傅能有事?你要不是我的亲徒弟,打死我都不来这个地方!”

跟在后面的上官磊,急忙补充道:“前辈,您已经整整十年没有来忘忧谷了!”

“听见了么?死丫头,不是为了你,为师一百年都不在踏入这忘忧谷!”

一剑飘红话音刚落,只见两道紫色的绸缎灌足内力,朝一剑飘红呼啸而来。人未到先闻其声,“剑一,有本事你一辈子都别来忘忧谷!”说话间一名紫衣女子飞身而来,一抖手中长绸,缠向一剑飘红的脖颈。

一剑飘红一见来人竟不还手,撒腿就往回跑。

“想跑!没门!忘忧谷是你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么?”来人一甩手中长绸,劈向一剑飘红后心。林采薇心猛的一惊,刚要张口提醒。

一剑飘红往下一哈腰躲了过去,转身红着老脸说道:“玉蝶,我不是不想来看你,而是怕你见了我更生气才不敢来的!”

“胡言乱语!胡说八道!”玉蝶厉声吼道。

“真的!不骗你!玉蝶,你别生气!我这就走行了吧?”

玉蝶不依不饶,一甩手中的长绸,灌足内力的绸缎尾端堪堪扫到一剑飘红的胸口,一剑飘红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剑飘红却不生气,继续耐心的轻哄道:“玉蝶,这样你可解气了?”

“解气!杀了你我都不解气!”玉蝶低吼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当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逍遥子那个混蛋算计了!”不提逍遥子还好,一提逍遥子玉蝶更气愤,一甩手中长绸劈向一剑飘红的面门。一剑飘红急忙往左侧闪身,长绸擦着他的耳边飞过。

“玉蝶,真正可恶的人是逍遥子,不光你恨他,我也恨他。今天我给你带了个人来,要杀要剐随便你,保准你解气!”一剑飘红一指旁边的楚风,“小蝶,你看见了么,他就是那个混蛋的徒弟,你找他出气才是正理!”

玉蝶一听,一转身两手变爪凌厉的像楚风抓来,楚风一闪身,堪堪躲了过去,“前辈,冤有头债有主,您就是杀了我,恐怕也不能真正的解恨吧?”

玉蝶当时抓向楚风的双手,便慢了许多,不等追雾上前,玉子涵纵身一跃,手中玉扇一迎,挡住了玉蝶的攻势。

玉蝶恶狠狠的瞪向玉子涵,玉子涵笑着撒娇道:“姑姑,侄儿千里迢迢来看您。不想您又换阵法了,害的侄儿都找不到入口,误触机关,差点就见不到姑姑您了,您就忍心这样对待侄儿?”

玉蝶刚一收回手势,玉子涵便泥鳅一般的贴了上来,抱着她就撒娇,姑姑长姑姑短的叫个不停。

玉蝶回身,朝一剑飘红厉声吼道:“剑一,你马上给我滚出忘忧谷,以后永远不许再踏入忘忧谷一步,还有你这个小子以及这个小丫头,所有闲杂人等立刻滚出忘忧谷。”

林采薇这才看清楚玉蝶的面貌,顿时惊为天人,好美的女子。如墨的青丝,雪白的肌肤,柳眉杏眼,保养得益,完全看不出年龄。既有四五十岁的女人的成熟与稳重,又有二三十岁女人的妩媚与风情。

可惜人家让她滚,林采薇忙解释道:“前辈,晚辈是来找您医治的,所谓医者父母心,您……”

不等林采薇说完,玉蝶怒吼道:“果然是什么人玩什么鸟,你就是剑一那个混蛋的徒弟,果然和他一样口蜜腹剑,鬼话连篇。”

一旁的玉子涵见玉蝶迁怒于林采薇,连忙求情,“姑姑,薇儿可不是您说的那样,等我们在忘忧谷住下,用不了几天您也会和我一样喜欢薇儿的!”玉子涵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林采薇一眼。

林采薇接收到他的视线,赶紧别过头,假装没听见。楚风原本布满黑雾的眸子随之恢复了清明。玉蝶将林采薇和楚风的举动看在眼里,拍着玉子涵的手说道:“只怕君心不似你心!”

玉子涵魅惑一笑,假装不懂,玉蝶不由得微微叹气。

忘忧谷果然不负其名,绝对是一个让人忘忧的仙境。放眼望去,海棠、杜鹃、水仙、君子兰、风信子、金鱼草、虞美人各种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尤其是那一树迎风峭立的海棠,明媚动人、楚楚有致、花开似锦。

怪不得刘子翚曾赞美海棠,“幽姿淑态弄春晴,梅借风流柳借轻,......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海棠不愧为花中神仙的美称。清风拂来,阵阵花香覆雅。

拗不过玉子涵,玉蝶只等将几人留下,安置在后山的几间木屋中。但却不再理他们,一连几天心急如焚的林采薇连玉蝶的影子都没见着。

玉子涵悠闲的斜靠在软榻上,哼着小曲,晃动手里的碧玉扇轻轻打着节拍。林采薇来到软榻前,笑嘻嘻的托了一盘洗好的果子放到玉子涵面前,“二皇子,您尝尝奴婢新摘的果子。”

玉子涵眯缝着妩媚的凤眼,魅惑一笑,鲜艳的红唇风情万种,将一颗果子放进嘴里,笑道:“嗯!甚好,酸甜可口,唇齿留香!”

林采薇急速变脸,水眸瞪着玉子涵,“享受了本小姐的服务,那是不是该有所表示?一路你都隐瞒了你和忘忧谷主是姑侄关系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还不赶紧将功补过!”

玉子涵从软榻上坐起来,幽幽一叹,“哎!最难消受美人恩!我姑姑的脾气很拗,别说我了,连我父皇和皇爷爷都得让她三分!”

“不看生面看佛面,看在你的面子上,她也该为我诊治一番吧?”

“要不是因为她是我姑姑,我们早就被赶出忘忧谷了,那还能在这悠哉快活!”

林采薇泄气的说道:“我们千里迢迢好容易来到这里,总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这也太折损我们几人的威名了!”林采薇无法只得用这种低劣的激将法对付玉子涵。

玉子涵凤眸一转,一点不上套。

林采薇冷哼一声,甩门而去。玉子涵急忙起身追问,“薇儿,你去哪?”

“不告诉你!”

林采薇径直来到楚风的房间,一袭白衣的楚风正临窗而坐,自己和自己对弈。林采薇不满的撇嘴,都是什么人一个个的,说好跟自己来医病的。好几天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一个个都跟没事人似得。

林采薇一屁股坐到楚风对面,自己斟了一杯茶,一口气灌下。追雾忍不住在心里默念,这采薇小姐还真如追云说的那样,真是粗鲁不堪!

林采薇也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说道:“都来了好几天了,那个什么谷主连个影子也见不到,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林采薇等了半天不见楚风开口,手捻白子双眉轻蹙完全沉浸在棋盘上,林采薇伸手打乱棋盘。“喂!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听见了!”楚风慢条斯理的回答,一颗颗继续摆弄棋子,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将林采薇弄乱了的棋盘复原。林采薇诧异的看着楚风,这家伙居然还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生下来就是为打击别人的吧?

林采薇等楚风走完这盘棋,又等着楚风慢悠悠的一个子一个子的将棋子收拾起来。林采薇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转身便走。

刚要迈过门槛,便听到身后的楚风慢悠悠的说道:“来此之前,我竟不知你居然是一剑飘红前辈的徒弟,只是这几十年的恩怨不是你我能解决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林采薇猛的转身,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找我师傅,只有解开了忘忧谷主和我师父之间的恩怨,玉蝶才可能为我医治?”

楚风赞赏的点头。

“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你可知道?”林采薇迫不及待的问道。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听说二十年前,一剑飘红前辈将自己赖以成名的佩剑飞龙送给了一位红颜知己,从此便再无人看到过他用剑!”

呵,林采薇心里大喘气,原来她那英明神武的师傅不用剑,是将宝剑转赠了红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