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四十章 神秘枯藤

作者:漓公子 字数:377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有钱就是好办事,说买一辆马车就买一辆马车,虽然和你那辆紫檀木马车没得比,不过本小姐比较随和,将就一下好了。”

林采薇悠闲的斜靠在抱枕上,一边吃着追雾刚从镇上买回来的还热乎的杏仁酥,一边嘴里不闲的嘟囔着。

楚风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对林采薇一路不停的嘟囔充耳不闻。

林采薇一挑帘子,半盒剩下的杏仁酥朝玉子涵扔去,“接住!”

玉子涵勾唇一笑,鲜艳的红唇如雨后的玫瑰,“薇儿,还是你想着我!我正好也饿了!”玉子涵一抖手中的缰绳,缠住了林采薇扔出的盒子。

楚风眼睛依然盯着书本,看也不看手指一嗯桌子,桌上的白玉茶杯直直朝着玉子涵的马鞭飞去,白玉茶杯如一柄利剑,“咔嚓”一声就割断了马鞭。

楚风再次抖手飞出一只白玉茶杯,后飞出的茶杯一撞前面那只杯子,两只杯子碰撞在一起,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那已经悬在空中多时的半盒糕点飞去。

轻轻一碰,半盒杏仁酥便飞进了车厢,稳稳落在了茶几上。随后那两只白玉杯子也飞进车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林采薇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飞进来的糕点和茶杯,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牛叉,以前她以为会打水漂的人很厉害,扔一下可以让水面接二连三的出现好几个圈圈。今天看到楚风这一手,哇塞!打水漂简直弱爆了!

林采薇发自内心的赞叹,楚风却吝啬的一个眼神都舍不得给她,修长洁白的玉指轻轻夹了一块杏仁酥,放到口中优雅的嚼了起来。

“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半盒糕点而已!”

“你倒挺你会借花献佛,那也得等我吃过了吧?”

林采薇立即反驳,“你又不喜欢吃,哪次买回的糕点你吃过?”

“以前不饿,但是这次饿了!”楚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谁能证明你饿了?”

“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饿?”

“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不饿?”

“你也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不饿?”

林采薇被绕晕,不情愿的闭了嘴,狠狠剜了楚风一眼,灵动的水眸即便生气也依然带着少女特有的妩媚风情。

楚风的眼睛至始至终没有离开书本,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清泉的眸子先露痴然,而后情不自禁的溢满喜色。

林采薇透过车帘笑着对车后的玉子涵喊道:“子涵,到了下个城镇,我亲自去给你买一盒糕点,管够!”,明媚的小脸如兜了一池春光,鲜妍明媚。

玉子涵勾起他魅惑的红唇,笑的灿烂,“还是薇儿对我好!”打马扬鞭快速追来。

前面的追雾像后脑勺长眼睛一样,一扬马鞭,马车飞速前进。

越接近忘忧谷马车行进的越慢,这里山谷一个挨一个,一层套一层,沟壑纵横。几个人不得不弃了车和马匹步行前进,看着一条条一摸一样的岔路,楚风那两条漂亮的眉毛也不禁打起了结。

“师傅,您以前可来过忘忧谷?可知道怎么走?”

一路上极其安静的一剑飘红,急忙甩开被林采薇抱着的胳膊,“没,没来过!”

大家都没办法,林采薇大模大样的站在路中间,伸出纤细的食指,一边点着一边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面,打你个小王八蛋!点了一圈,最后指着左边第四个山谷,“从这里走吧!”一挥手率先朝山谷走去。

玉子涵急忙追上来,“薇儿,你刚才念得童谣我怎么没听过,那首童谣有选路的神通?”

林采薇看着玉子涵笑而不语,心想,我们隔了不只一个时空的距离,我念的童谣你要能听过就怪了。

以前上学考试的时候,每次遇到不会的选择题,林采薇都是这么做的,每次靠这个方法考试都及格了,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个方法对她很适用。

“反正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走,所以走哪一条路正确的概率都是一样的!”

山谷较窄,刚好可以容他们几人并行,但是很深,望不到头。入眼处皆是杂乱丛生的灌木丛和不知名的野草。草很深,矮的齐腰,高的没过头顶。

谷内很静,只能听到树叶沙沙作响和几人的脚步声。地上很滑,石头上面长着厚厚的苔藓,苔藓上面似乎还挂着露水,完整清澈的水滴证实从来没有人到过这里。

往前看看是望不到边的灌木,往后看看还是望不到边的荒草,真是越走越泄气。每走一段路追雾就用匕首在树上可一个风字,作为记号。

“世子,你看!我们刚刚走过这里,这是我刻的记号?”正走着,突然听到最后面的追云喊道。大家立即停止了脚步。

林采薇趴到近前一看,果然是追云刻得记号,一个很复杂的独幽文字,跟楚风在石头上刻得一模一样。

“奇怪了,我们明明是往前走的,怎么又转回来了?这山谷明明是贯穿南北的走向?”

“没错,我也是一直看着太阳,明明太阳一直在我们身后,我们是一路由南而北行进的。”玉子涵也不解的说道。

只有楚风一动不动的盯着树藤后面看,突然疾步走到一片枯藤后,扒开密密麻麻盘根错节、覆盖在石壁上的枯藤,一个黑洞赫然出现在眼前。

就在大家定睛往洞里看的时候,一阵阴风从洞内呼啸而出,狂风呜呜叫着,像打着呼哨的鬼魅。挤在最前面的林采薇,被吹得一个趔趄倒退好几步,险些摔倒。

可一阵怪风过去之后黑洞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暗暗的隐在枯藤后面,如果不是楚风这么心细如发的人绝对不可能发现。

林采薇踉跄的往身后平整的地方退,突然脚下一紧,一根手腕粗的枯藤缠住了她的脚踝,刷拉一下,林采薇就被头上脚下的掉了起来,林采薇越是挣扎枯藤缠得越紧。

林采薇这一动仿佛触动了机关似的,紧接着便看见无数根手腕粗细的枯藤,突然间像活了一样,飞快的转动起来,沿着大家的小腿开始往身上缠,一眨眼的功夫玉子涵和追雾便被枯藤给困了个结结实实。

一根粗壮的枯藤“嗖”的一声朝楚风的肩膀缠来,楚风挥手将枯藤劈成两段。没有根的那段枯藤如死了一般,摔落到地上不动一动,另外那段长在石壁上的枯藤却如杀红了眼睛赌徒,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朝楚风的腰间缠来。

楚风一闪身躲过枯藤的袭击,一剑飘红挥掌如刀斩断了一根朝他面门袭来的枯藤,大声朝楚风吼道:“小子,快砍断这片怪藤的根,它与石壁相连接的地方就是这怪藤的根!”

楚风挥掌砍断朝他袭来的枯藤,飞身飘落到石壁上,以掌代刀朝着石壁上最粗的一根枯藤的根砍去。“扑哧”一声,手起刀落,一股腥臭的红血喷射而出!

“哇哇……”随之如婴儿一般的啼哭声响彻整个山谷,林采薇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楚风,快救我下来!”

楚风脚尖一踩脚底的枯藤,飞落到林采薇身边,手腕一转,无数章影,捆着林采薇的枯藤碎成了一段一段,掉落在了地上。

林采薇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段枯藤,心中诧异,明明是毫无生机的枯藤,怎么会有鲜血喷射出,还会发出婴儿的啼哭声?

林采薇伸手刚一触碰到地上的枯藤,一霎时,地上碎成无数段的枯藤,突然之间飞到空中急速的盘旋。如蜘蛛结网迅速结成一张大网,铺天盖地的朝林采薇罩来。像包粽子一样紧紧包住了林采薇,“嗖”的一下裹着她飞速朝石壁上的黑洞冲去。

楚风急忙抓住枯藤,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拽着,随林采薇一起被枯藤吸进了洞里。

两人刚一进去,石壁上的黑洞突然间就凭空消失了。

一剑飘红砍断捆着玉子涵和追雾的藤条,三人飞身来到刚才的黑洞旁。追雾扑倒石洞跟前,大手拼命的拍打石壁,双手渗出了血,石壁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完全看不出有洞口的痕迹。

“世子!世子!您听见了么?世子!”

一剑飘红一把将追雾拽开,阻止他继续无用的自残,“傻小子,你就是把手拍成碎末,你家世子也听不见!躲开!”一脚将追雾从石壁上踢下来,冲玉子涵喊道:“看着那个傻小子!”

随后,气聚丹田,双掌灌足内里,一把抓住石壁上刚才受了楚风一掌的枯藤,牙关紧咬,卯足力气,“嘿!哈!”拖住粗壮的藤条一边往后慢慢的退,一边一圈一圈的将枯藤缠到腰上。

眼看着枯藤扎在石壁中的根就要被拽出来,突然一声婴儿的哭啼,枯藤在空中飞速的旋转,卷着一剑飘红狠狠的甩向石壁。

玉子涵推开追雾,飞身上前,飞舞手中玉扇,在枯藤上砍下了一道道切口。玉子涵每砍一下,便有一股血喷射而出。

“傻小子还愣什么!还不快上!砍这根怪藤的根,给它砍断!”

追雾猛一激灵,挥动手中的匕首朝石壁飞去。灌足内力,朝枯藤蔓延在石壁上的根部砍去!

噗的一下,一股带着浓重臭味的血喷射而出!枯藤再次如婴儿惨叫起来,直至粗壮的藤根从石壁上垂落下来方才止住了嚎叫。

霎时间所有的枯藤都如失去了生命一般,任你怎么砍,怎么斩都再没有半点动静。

玉子涵收回碧玉扇,对一剑飘红说道:“前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藤?”

一剑飘红点头道:“没错,这就是食人藤,整个谷中的枯藤,都是由这一根千年古藤繁衍而来的。它不光会流血,还会像婴儿一样的嚎啕大哭,甚是骇人!但只要斩断了这一根主藤,其它所有的食人藤便都失去灵性,与一般藤条无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