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九章 多此一举

作者:漓公子 字数:363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路之上,每到分岔路口,楚风就在附近的石头上刻上一个复杂的标记。

“喂!”林采薇蹑手蹑脚的走到楚风后面,冷不丁的猛拍下他的肩膀,然后抱着小脑袋等着看楚风惊慌失措。

可楚风半点不配合,刻完最后一笔,慢悠悠的擦掉匕首上的灰渍,优雅的一转身,反到用看白痴的眼神瞥了她一样。

林采薇撇嘴不满的嘟囔,“真没意思,一点也不懂配合!永远都是这么一副云淡风轻的温吞样。”

一剑飘红实在看下去了,飘身过来,朝着林采薇头上就是重重的一记。

林采薇跺脚吼道:“师傅,你怎么又打我,再打更傻了!”

一剑飘红圆眼一瞪,气的胡子翘起来,“不打也傻的无可救药了,这小子的轻功出神入化,方圆百里内的动静都瞒不过他的耳目,要是你这么笨手笨脚的走到他身后他都没有发现,不等他被人杀了,他师傅逍遥子就先气死了!你以为谁都像我这么想得开,收了你这么一个笨蛋徒弟!”

林采薇嘻嘻一笑,眉眼弯弯的好似夜空的上弦月,“师傅,您老人家武功如此神通,却收了我这个笨蛋做徒弟?那一定是我的过人之处打动了您老人家。”

一剑飘红,一扬脖子猛灌了口酒,长叹一声,说道:“你虽然木讷愚笨,内向孤僻,但却根骨奇佳,极有习武天分,而且你这种性格的人做事专注,没有那些聪明人的花花肠子。所以在你十岁时,我就开始教你修习凌霄真经,五年你就练到了第四层,比为师当年整整早了一年半。”

一剑飘红笑呵呵的捋着胡子,回忆着过往情景,脸上满是开心快乐的神情。看着这位古稀老人幸福的回忆以前师徒学艺的时光。

林采薇不禁鼻子一酸,倘若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爱徒早已香消玉殒,此生不得复见,不知该何等的伤心,人生最大不幸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但紧跟着一剑飘红脸色骤变,不满的怒视林采薇,“都是你这个死丫头不听话,我说了一百遍你功力尚不扎实,且为师尚未在僻静之地寻到得日月之精华的古洞,要你不要急功近利,先不要修习第五层,你偏不听。”

说到此处,一剑飘红再次惋惜的长叹一声,“也许你命中注定该有此劫难!你在山中修习,一连三日都平安无事。偏偏在你即将练成的最后关头,一个上山打柴的农户被一头猛虎追至你练功的山崖,走投无路眼看就要掉入身后的万丈悬崖。你为救他,不顾筋脉逆转强行收回内力,打死了猛虎。将他救下,却不慎筋脉逆转功力被封。想不到你平日呆呆傻傻木头疙瘩一样,倒还有一副菩萨心肠,但愿此次去忘忧谷你能求仁得仁!”

林采薇消化着一剑飘红传递的大量信息,又见一剑飘红愁眉紧缩,笑着冲他扮个鬼脸,“您老人家放心!忘忧谷主一定会医治好我的!”

看着林采薇的自信乐观,一剑飘红哈哈一笑,“也是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现在不已经是求仁得仁了么?用一身武功换来个聪明的脑袋瓜子也不错!”

林采薇无语,转身去追楚风。

楚风一直走在他们前面,明明是步履轻缓,优雅从容,可偏偏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追不上。不管她是加快速度还是减慢速度,俩人间的距离都是一样远。

哼!林采薇心里冷哼,知道又是楚风这家伙在戏弄她!双手握拳隔空狠狠揍了楚风几拳。

林采薇刚打完,楚风微便笑着回头说道:“打过瘾了?”

林采薇小脸一红,做了坏事当场被抓现行的感觉真不好,这家伙后脑勺还长着眼睛?有武功和没武功的人差别真不是一般的大,在这个世界混,没武功的人真心伤不起啊!

林采薇嘿嘿一笑,追上楚风,顾左右而言他,“你刚才在石头上刻得那个跟鬼画符似的东西是什么?”

楚风很无语的白了林采薇一眼,淡淡开口道:“一个风字。”

林采薇疑惑的瞪大眼睛,风字有这么复杂的写法?

楚风解惑道:“独幽国一个少数民族的文字。”

“为什么用其他国家少数民族的文字做记号,凭这个记号追雾他们就能找到我们?”

楚风以一个你还不算太傻的眼神瞟了她一眼,“独幽与南凤相距最远,是一个少数民族纷繁复杂的国家,且南凤与独幽甚少往来,很少有人认识他们国家的文字,何况还是独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数民族的文字。”

林采薇深以为是的点头,这个暗号绝对的安全。随即话锋一转,“你认识我师傅认识很久了吧?反正路上闲的也无聊,你给我讲讲我师父吧?”

“你想知道什么?”

林采薇想了想,偏头问道:“我师父叫什么名字,一剑飘红的绰号因何而来?”

楚风用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林采薇紧紧挽着自己臂膀的小手,淡淡开口道:“你师父是神剑门第十一代门主的大弟子,名剑一,三十年前便成名于江湖,和我师傅逍遥子是朋友,是对手,也是”,说到此处,楚风突然止住,清泉的眸子深深看了林采薇一眼,方才继续说道“因为剑术奇高,擅用一柄窄长剑,杀人毙命一剑封喉,一剑必见血飘,所以人称一剑飘红。”

“哇!这么厉害!神剑门门主的大弟子,这么说我也是师承神剑门了?”

“嗯。”

“擅长用剑?那我为何没见他佩剑?”林采薇眨着水眸不解的望着楚风,眸中波光潋滟,楚风不觉痴然。

忙掩唇轻咳,待清泉般的墨子恢复以往的清明,方才说道:“一剑飘红前辈的佩剑飞龙早已入鞘,已经快二十年没有人见他用过兵器了。”

林采薇点头,“也是,像他那么牛叉的人,应该已经鲜有敌手了,已经没人能逼他使用兵器自保了吧。”

楚风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思索间只听,“哒哒……”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三个人影由远处纵马驰骋而来。

林采薇定睛一看,兴奋的一跳三尺高,抓住楚风的胳膊使劲摇晃,“玉子涵!你看到了没有,最右边那个一身紫衣的是玉子涵!他终于赶上我们了!”

林采薇兴奋的朝玉子涵挥手,丝毫不觉得自己抓疼了楚风。“喂!玉子涵!我在这!在这!”

楚风看着林采薇,清泉的凤眸中满是黑雾。

玉子涵双脚一踩马鞍,从马上飞身而起,几个箭步蹿到林采薇近前,“薇儿,你们走的可真快,害我好一顿追!可算追上了!”

林采薇明媚的小脸上因兴奋而光彩照人,似兜住了漫天倾泻的阳光,只照耀她一人。林采薇哥们似得一拍玉子涵的肩膀,“你跟追雾打到哪里去了,害我好担心!”

玉子涵听闻,妩媚风情的凤眸陡然一亮,“真的?你这么担心我?”

“废话!当然担心你了,”说着踮起脚尖,趴到玉子涵耳边悄声说道:“你没看追雾那黑脸的样子,简直就是要跟你玩命,吓死我了!”

玉子涵哈哈一笑,一合手中的碧玉扇说道,“薇儿,有你这句话,也不枉我纵马狂奔了这一天一夜。”

“世子!”追云和追雾纵马来到楚风近前,翻身飘落马下,跪地请罪,“世子,属下无能让世子您受惊了!”

“起来吧。”楚风负手而立,轻声说道。

“属下有罪,请世子责罚!”追云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楚风凤眸一转,心下了然,“在枫树林围攻我的那批死士和在清风茶楼袭击林采薇的是同一伙人?”

“正是!属下无能,才让贼人得逞,再次加害世子!”

“可查出他们的身份?”

“启禀世子,正如世子所料,他们确实是北溟国的皇家隐卫,据逍遥宫打探到的消息,他们实际上是北溟太子上官睿私养的隐卫。”

楚风脉络清晰的剑眉不由得蹙起来。

玉子涵手中玉扇一拍追云的肩头,“你可调查清楚了?北溟国的太子何故这么大动干戈,派死士潜入我国只为暗杀一位闺阁小姐?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同时凤眸疑惑的瞟向林采薇。

林采薇脑袋摇的拨浪鼓似得,“我更不明白,我可不认识什么北溟国太子。”

楚风对地上跪着不敢起身的追云吩咐道:“速命逍遥宫再探,上官睿可是受人所托?又受何人所托?速将朝中与上官睿交好的官员名单整理出来。”

“重点查一查这些人当中谁和我有牵扯?”林采薇急忙补充道。

追云抬头看着楚风,见楚风点头默许,遂恭敬的对林采薇一抱拳,“是,属下明白!”

“追云,追查一事由你全权负责;追雾,你去前面的镇子上找辆马车,我们去忘忧谷。”

“是!属下告退!”追雾和追云二人一闪身如两道黑影急速消失。

林采薇痴痴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二人,羡慕不已。

玉子涵一拉林采薇衣袖,“行了,别羡慕了,等你武功恢复了,你的武功远在他们之上!一剑飘红前辈的弟子可不是浪得虚名。”

林采薇回过神来,故作轻松的嘻嘻一笑,心想这里的人真可怕。玉子涵仅仅给她号过脉,就知道她的武功师承何门何派,高低如何,那楚风岂不是更知道的一清二楚。

原来她在人家面前就是一张透明的白纸,亏她还整天劳心费神的东掩西藏,真是多此一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