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八章 是你老子

作者:漓公子 字数:415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风不还手,只宽大的袍袖一抖,卸去掌风的力道,飘身朝林采薇扑去,在她快要落地的时候,伸手接住了她,脚下豋豋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青衣道人见楚风不接招,怒目圆睁骂道:“臭小子,狂的你!连本道爷的招数你也敢不接?也不怕本道爷给你后心一掌,送你见阎王。”

楚风放下林采薇,冲着青衣道人优雅一笑,“前辈德高望重,风才敢将留此空门。”

一剑飘红一口酒喷到地上,“呸!什么德高望重,少给道爷我戴高帽子。狡诈!跟你那死鬼师傅一样属狐狸的!”

楚风见林采薇解开穴道后仍面色苍白,满头虚汗,手指冰凉,知道她吓坏了。握着她的手一点点给她体内输送内力。

一剑飘红见林采薇木讷的跟楚风站在一处,也不上前来,遂怒吼道:“死东西!混账玩意你在那磨蹭什么?还不快给老子过来?刚才真不该救你这死丫头,白瞎了老子一坛好酒!”

林采薇这才知道原来那千钧一发之际是一剑飘红救了她,是他用酒坛子罩住了那个死士的脑袋。但还是站着没动,白了他一眼,只当没听见。

丝丝内力入体,林采薇顿觉浑身舒暖,像寒冬腊月泡温泉,指尖发梢都跟着暖融融。

一剑飘红怒了,几个箭步窜过来,指着林采薇的鼻子破口大骂,“混账东西,学会记仇了?见了你老子也不理,长本事了?”

林采薇疑惑的看着一剑飘红,“你是谁老子,我老子是林府的林学士?”

一剑飘红更怒了,老脸涨红,“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是你师傅,你说是不是你老子!”

靠,林采薇登时哑口无言了,什么师傅,哪冒出来的师傅,她哪认识?感情那死去的林采薇还真是个武林高手,师傅都蹦出来,这下铁板钉钉了!

见林采薇噎住,一剑飘红更得了理了。

怒视着林采薇发狠道:“果然是长本事了,几个月不见,竟学的牙尖嘴利了?说呀!我到底是不是你老子!敢说个不字,老子今天就宰了你,清理门户!让你个死丫头记仇!”说着两根粗大的拇指和食指一弯,又要弹林采薇的脑袋。

林采薇这回学精了,她可不想自己光洁漂亮的额头都满是红肿的大包,刚才被弹的那几下到现在还疼呢,一缩身子藏到了楚风的身后。

楚风回头看着林采薇轻笑,眉眼间藏着不着痕迹的宠溺。林采薇眨着水眸祈求的看着楚风,双手合十求他庇护。

楚风淡淡一笑,转身朗声道:“前辈,我车上有一瓶上好的百里飘香,不知道前辈您可愿赏脸品评一二!”

一剑飘红闻听老眼立刻就亮了,可随即又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你小子少蒙我,你的马车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哪还有什么百里飘香来孝敬我老人家?”

楚风闻言温声反驳,“前辈,我的马车是上好的紫檀木打造,坚固的很,马车就算被射成筛子,也依然不会散架,我藏在车厢底部暗格内的百里飘香定然完好!”

“少吹吧你!我才不信!”

“前辈不信算了!”楚风拉车林采薇朝马车走去,“这瓶百里飘香是神仙醉前辈亲手酿制的,被他的后人放入谷底山洞中洞藏了百余年,我本来是要在我师傅寿辰之日送给他老人家的,既然一剑飘红前辈不稀罕就算了!”

本来一剑飘红还犹豫,可一听是楚风打算送给逍遥子的,二话不说飞身朝马车飘去,一溜烟钻进马车里,啪啪在车厢底板上一顿乱拍。

半天没找到机关,一挑帘子,气呼呼的探出脑袋,瞪着大圆眼睛吼道:“臭小子,机关在哪?暗格在哪?”

走到马车前,一看变成马蜂窝的紫檀木马车,楚风面不改色,林采薇却肝疼。天哪!这得多少钱?暴殄天物啊!以后她要是有钱了就用黄金打造一辆马车,俗是俗了点,但胜在结实。

楚风看着林采薇肝疼的小样,笑道:“等回到京城再打造一辆就是了。”

林采薇无语的白了楚风一眼,土豪啊土豪!再打造一辆,比黄金还昂贵的紫檀木,楚王府的紫檀木是大风刮来的不成。

楚风不慌不忙修长的手指在车厢壁上轻扣三下,严丝合缝的车厢底板突然往两边分开,原来这车厢底部还别有洞天。

底部不规则的排列着大小不等十几个格子,楚风从一个略大的格子中取出一个锦盒,叩开弹簧,锦盒里静静躺着着一只白玉瓶。

一剑飘红一见白玉瓶登时俩眼放光,伸手抢过瓶子,宝贝似得捧在手心,老眼贴到瓶子上,仔细端详。

白玉的瓶身干干净净一点装饰都没有,一剑飘红颤抖着大手用力一把瓶塞,顿时周围酒香四溢,浓郁的香气使人闻着就觉得醉了,连林采薇这不爱喝酒的人都觉得口齿生津。

一剑飘红激动的大嘴对准瓶口,想要喝又不敢喝,犹豫了半天突然猛的一抬瓶底,狠狠灌了一口。百里飘香在嘴里含了半天没舍得咽下去,却突然“噗”的一口对准白玉瓶身喷了出去。

林采薇大惊,心想这怎么回事,这老头激动疯了还是高兴傻了?

楚风微笑不语,示意她看瓶身。林采薇再细看一剑飘红手中的玉瓶,惊的眼珠子险些掉地上。

原本洁白无瑕干净无一物的白玉瓶子,瓶身上赫然出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里拎着一只白玉瓶,醉醺醺的斜靠在一棵梅花树上。

一剑飘红激动的语无伦次的念叨道:“没错,没错,真的!是真的!只要朝空无一物的白玉瓶身上喷上一口瓶中的酒,瓶身就会现出神仙醉的画像,果然是洞藏百年绝不掺假的百里飘香,神仙醉亲手酿制的杯中极品,不同于他后人酿造的赝品。寻找了几十年,不想今日竟得一见,不负此生!不负此生啊!”

“哈哈哈哈哈……”一剑飘红自顾自的念叨完,大笑不止。

良久才回过头来,狠狠剜了林采薇一眼,艳羡的对楚风说道:“你那死鬼师傅还真是又福气,有你这样孝顺的徒弟,不像我收了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林采薇心里那个委屈啊!亲爹呀,俺哪知道你是俺师傅,早知道有你这样武功高强的师傅,乖乖,俺早三拜九叩的去朝觐您老人家了!

“前辈与百里飘香命中有缘,早晚会寻到真品。不知前辈看在这美酒的份上,能否饶恕她了?”

“哼!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还是得狠狠教训一番!走吧,先跟我回去,面壁思过一个月!”

“不行!不行!”林采薇连忙摇手后退。

“怎么不行?你目无尊长,忤逆不孝!面壁一个月还是看在这绝世佳酿的份上!”说着急忙把瓶子塞进怀里像怕人抢了去似的。

“不是我不愿意受罚,是现在不行,我现在要往忘忧谷求医!”

“求医?”一剑飘红瞥了林采薇一眼,看她不像作假,大步走到林采薇面前,抓住林采薇的左手腕给她诊脉。

林采薇对这个异世的古人都会望闻问切已经见怪不怪。只是一剑飘红两道入鬓的寿眉,一会紧皱,一会又舒展,一会打结,一会又疏散,让她担心。

许久一剑飘红才放开林采薇的手腕,叹道:“你体内有两道很强的气流相互挤压,经脉堵塞的地方正好在大脑处,不光限制了你的武功还封存了你一部分记忆,怪不得你这个死丫头刚才竟被一个宵小的死士,险些取了性命!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一剑飘红白了林采薇一眼,但是这一眼明显已经不同于刚才,温和了许多,“不仅如此,你体内还有一种阴寒的毒物,芙蓉丹!你这死丫头,我才闭关了几个月,你就得罪了这么多人?”

林采薇赶紧无辜的摇头,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知道?被人下了毒都不知道?真是笨的无药可救!”说着又要弹林采薇的额头。林采薇急忙往后一躲,调皮的朝一剑飘红吐舌头,样子甚是乖萌可爱,弄得一剑飘红哭笑不得,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林采薇赶紧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道:“师傅,不是徒弟故意顶撞您老人家,也不是徒弟故意孬种败坏师傅您的名声,实在是我因为功力被封,失忆又遭人暗害下毒才会这样!您不能怪我,师傅您最疼我了!”说着过来一把抱住一剑飘红的胳膊,小脑袋枕在他的胳膊上,撒娇卖萌。

林采薇发现一剑飘红其实是个面恶心善的主,明明生她的气,但见她有危险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救了她。

自己因为是冒牌的林采薇,不是人家真正的徒弟,不光没人认出自己的授业恩师,还骂人家混蛋。徒弟骂师傅,在这个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社会,仅这大不敬的一句就够逐出门墙了!可一剑飘红一听自己要去忘忧谷求医,立刻不计前嫌为她把脉,足见对她的疼爱。

林采薇登时觉得眼前的一剑飘红亲如家人。

一剑飘红一把推开林采薇,像见鬼似得看着林采薇,伸手摸摸她的额头,“病糊涂了?”

林采薇笑着摇头。

“鬼附身了?”

林采薇笑着点头,吓得一剑飘红急忙往后跳了三步,林采薇又笑着摇头。

“那被掉包了?”

林采薇再次抱住一剑飘红的胳膊,“如假包换!师傅我以前木讷了点,现在还您一个聪明活泼的徒弟不好么?”

一剑飘红狐疑的看着林采薇,但又看不出什么破绽。

林采薇赶紧转移话题,“师傅,我们要去忘忧谷,你可与我们同行?”

一剑飘红急忙摆手,“不去!不去!你们自己去就好!”

“前辈不去看望一下老朋友?再说她武功想要恢复,恐怕还需要您助她一臂之力!”楚风在一旁说道。

不会吧,自己原来去忘忧谷除了解芙蓉丹,还要恢复武功?怪不得玉子涵说,单为一个芙蓉丹,楚风绝不会带她千里奔波前往忘忧谷,原来还有这一层重要的原因。

林采薇激动不已,一剑飘红的武功如此厉害,那她这个徒弟也应该差不到哪去吧?

一想起楚风和玉子涵那俊逸得轻功,林采薇就激动的小心脏要爆发。等恢复武功了,哈哈,先去宽广无垠的碧湖上飘一圈,嘚瑟一把!

遂赶紧煽风点火,“要是我的武功恢复不了,那师傅您可就白教我一场了!”

见一剑飘红犹豫,林采薇赶紧拽着他就走,“师傅,不要犹豫了,您要不想自己白忙乎一场,不想您这一身绝顶神功带入棺材,就陪徒儿去吧!”

一剑飘红老脸一沉,怒目圆瞪,“什么带入棺材,死丫头,咒你老子呢?”

林采薇嘿嘿一笑,急忙讨好,只要能拽上一剑飘红一同前去,林采薇绝不惜做小伏低。何况还是在自己恩师面前,她半点心里压力都没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