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七章 有机可乘

作者:漓公子 字数:361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风在空中一个倒转,飞起右脚直奔玉子涵后心,玉子涵身子猛的向下一滑,堪堪躲了过去,头上的紫金冠擦着楚风的脚底滑过。

楚风感觉到脚下的硬物,右脚一用力,玉子涵头上的紫金冠松动,玉簪横着飞了出去,玉子涵身子往左侧一闪,如墨的青丝在空中散开。

玉子涵在空中转了个圈,稳稳的落地。一摸头上的簪子没了,气的跺脚,猛的一甩手中的碧玉扇朝楚风掷去。楚风腾在空中的身子轻盈的一转,雪白的衣袂飞扬,宛如凌空降世的上仙,碧玉扇贴着楚风的衣角飞过。

情急之下掷出碧玉扇,玉子涵立刻就悔了,在碧玉扇要落地的一刹那,玉子涵急扑过去,宝贝似的抱住了碧玉扇。

楚风闪身飞进车厢车里,林采薇正好挡在门口,楚风就像一道线一样,从林采薇旁边的空隙中飞过,连林采薇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玉子涵恼怒的骂道:“楚风你这个小气的家伙,本皇子坐下你的马车有何不可?你至于跟本皇子动手么?”

“玉子涵!我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楚风隔着车帘冷冷的说道。

“哼!什么狗屁规矩,我看你就是重色轻友!薇儿不是第一次坐你的马车吧?”

薇儿两个字入耳,楚风凤眸立刻卷进一团黑雾,原本冰冷的语气更多了三分寒意,“这是我的事,不用旁人置喙!”

“这么坚固的马车,本皇子坐一会还能给你坐坏了不成?就算坐坏了,本皇子赔你一辆新的便是!”

追雾赶着马车飞奔,玉子涵在下面施展轻功与马车并行,随时准备着跃上马车。

“二皇子!我们世子的规矩您知道,我们世子不喜旁人碰他的东西!”

玉子涵也不理会他,一提真气想要跃上马车,追雾一挥马鞭缠向他的下盘,逼的玉子涵不得不后退躲开袭来的马鞭。

“追雾,让二皇子好好长长记性!”楚风冰冷的声音再次隔着车帘传出来。

听到楚风吩咐,追雾一甩马鞭腾空而起,直奔玉子涵扑来。玉子涵在空中一转身,口中一打呼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飞驰而来,玉子涵纵身飞落马背,纵马驰骋而去,追雾紧追其后。

拉车的白马极有灵性,追雾追玉子涵而去,白马却像识途一样该左转便左转,该右转便右转。

途径一片枫树林,枝繁叶茂的枫树挡住了烈日的阳光,路上显得十分清凉。

突然“嗖嗖……”一阵密集的箭雨飞过来的破空之声如雷贯耳,枫树林两边蹿出无数只弓箭直奔马车射来。

只听一声惨烈的嘶鸣,拉车的白马马腿被飞来的弓箭以势不可挡的力道射穿,鲜血喷射而出,一会便阴湿了整条腿。

就在无数只弓箭要对穿马车千钧一发之际,楚风大手一揽林采薇的楚腰,抱着她从车厢顶破空而出。

白马不堪忍受锥心的刺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紫檀木马车应声倒地,车厢被无数弓箭射成了筛子。

楚风揽着林采薇飞出车厢,飘落到一旁的大石上。双脚尚未站稳,树林中冲出一批黑衣死士,黑巾蒙面,手执利剑,朝二人杀来。

楚风单手揽着林采薇,内力灌注于右掌对着树梢猛劈一掌,片片枫叶如点点寒星罩向黑衣死士。枫叶正中黑衣死士眉心,冲在最前面的死士应声倒下,眉心处插着一片枫叶,一点血都没流。

第一排死士倒下,第二排死士踏着死者的尸体,挥着利剑,朝楚风和林采薇杀来。最后面一排死士绕到二人背后包抄过来,拔出腰间别着的短刀,十几把短刀一齐向二人的后背袭来。

楚风急忙松开林采薇,双手两把枫叶如利剑朝两边飞射出去。“砰砰……”枫叶和短刀在空中激烈相撞,砰砰作响,柔软的枫叶却四两拨千斤,将一把把短刀击落在地在地。

两面进攻的死士同样没讨到便宜,分别被枫叶击中了或手臂,或肩膀或额头,无一人不挂彩。

这帮亡命的死士一看偷袭计划落空,奋勇而上,将楚风团团围在中间。在楚风应接不暇之际,树梢之上突然飞落一名黑衣死士,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寒光闪闪朝林采薇劈来。

林采薇撒腿往树林后面的山坡上跑,只听身后“嗖”的一声死士手中寒光闪闪的利剑擦着林采薇的耳边飞过。林采薇忽觉脖子一凉,一缕青丝被斩断,登时吓出一身冷汗,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

紧跟着小腿传来剜心的疼痛,一块碎石击中了林采薇的小腿,林采薇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栽到在地。不等她爬起来,黑衣死士扑到她身后,一脚踏到林采薇背上,大脚在她背使劲的拧。

“啊!”林采薇惨叫,树上栖息的鸟受到惊吓,扑扑啦啦一哄而散。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我?”林采薇怒吼。

黑衣死士嘿嘿奸笑两声,怒吼道:“少废话!受死吧你!”

林采薇想要奋身而起,背上的大脚却踩的死死的,她用尽全力的反抗,背上的大脚却纹丝未动。

就在林采薇失望、无奈又极其不甘的一闭眼的时候,突然头上“乒乓”一声巨响,紧跟着一声惨叫,身上的大脚突然拿开了。

林采薇一个咕噜爬起来,刚才制住她要取她性命的黑衣人,头上扣着一个酒坛子,人已经倒在地上,地上一滩鲜红的血迹。

林采薇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瞬间生死两重天,心脏像要爆炸一样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林采薇踉跄的跑到一棵大树下,远离那个死士的尸体,虚脱的靠在树干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的衣服湿透如水洗一般。

好半天才平复了心跳,突然林采薇感觉到自己靠着的大树,轻轻一颤,林采薇浑身一哆嗦,急忙转身后退。

紧跟着树梢一晃飘落下一位青衣道人,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青衣道人须发皆白,光头没戴帽子,头上别着一根杨木簪子,腰间挂着一个极大的酒葫芦。光看这出奇大的酒葫芦,便知其对杯中之物的贪恋。

林采薇愣了半天见青衣道人没有要对她出手的意思,转身撒腿就跑。青衣道人也不拦她,任她逃走。

林采薇撒开腿朝着楚风所在的位置拼命的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青衣道人是否追过来,迟迟不见道人的影子,林采薇一抹头上的冷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可就在她稍稍松口气的时候,突然眼前人影一晃,青衣道人稳稳的停在了她的前方,不偏不倚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采薇无奈只得折回去,等她跑出了好远,可青衣道人再次一翻身又落到了她的前面。林采薇再折回去,青衣道人再次脚尖轻点,落到她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采薇呼呼喘着粗气,再次准备转身逃跑,虽然也知道很傻很愚蠢,但是她没有选择,总不能伸脖子让人家砍。

就在她再次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青衣道人突然一跺脚,吼道:“混账东西!跟你家老子玩老鹰捉小鸡呢?跑什么跑?”紧跟着飘落到她身后,林采薇吓得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青衣道人抓着林采薇的脖领子,提着林采薇撒腿就跑。林采薇被吊在空中,拼命的扭动身子使劲往下坠,“你放开我!放开我!混蛋!”

林采薇刚骂出混蛋两字,青衣道人突然大手一拍林采薇的头顶,大声训斥,“兔崽子,叫你没大没小!”

林采薇不服的狠狠瞪着青衣道人,青衣道人看到林采薇瞪过来的愤怒的眼神,比她还生气。猛灌一口酒,“噗”对着林采薇喷出来,口中酒化作一道道剑气直奔林采薇周身各处大穴。

林采薇顿时觉得浑身麻木僵硬,动弹不得,心中大惊,怎么回事?被这道人施了咒术了?

点了林采薇穴道以后,青衣道人还不解恨的朝着林采薇额头上猛弹几个暴栗,林采薇疼的刷拉一下,眼泪夺眶而出,青衣道人乐呵呵的捋着胡子,才算满意。

青衣道人一路提着林采薇像提垃圾一样的来到方才出事地点,最后一个黑衣人被楚风射出的枫叶击中眉心。周围死士倒了一片,浓重的血腥味让人想作呕。

一个人击毙了百十来号死士,难得的是楚风纤尘不染的雪白锦袍上面却连一滴鲜血也没有。依然那样的从容镇定,林采薇看见楚风比见了亲爹还要亲,欢喜的泪流满面。

楚风一回身看到青衣道人像拎小鸡子似的提着林采薇,急忙飞身过来拦住了青衣道人。

林采薇满含热泪的看着楚风,明媚的水眸因满含泪水变得更加雾气昭昭,水蒙蒙的大眼仿佛在说,“亲人啊!我可算见着你了!亲人啊!”

楚风看着林采薇嘴角微勾,弯腰对青衣道人深深一礼,“一剑飘红前辈,不知道我这位朋友怎么得罪了您,还请前辈看在晚辈的薄面上,放了她。”林采薇还从来没见过楚风对谁这般尊敬。

谁知道青衣道人不但不领情,反而圆眼一瞪,张口骂道:“小兔崽子,毛没长齐呢,你哪来的薄面,滚开!”

楚风再次拦住青衣道人,“前辈,不管我这位朋友怎么得罪您了,都由我来替她还,但若想带走她,绝不可能!”

青衣道人哈哈一笑,一甩手把林采薇像皮球一样抛向空中,劈掌朝楚风面门打来,“臭小子,几年不见,让我老人家看看你长了多少能耐,你那死鬼师傅给你传授了多少棺材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