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六章 怒极交锋

作者:漓公子 字数:355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二小姐,您就带上我们吧,您一个人出门我们实在不放心,您每次从外面回来不是生病就是受伤,就没有安然无虞的。”玉环和翠环俩人抱着林采薇的包袱不松手。

林采薇小脸一沉,挑眉道:“谁说我是一个人?不是说了玉子涵和楚风同我一起么?有他们俩在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嗯?”俩手胡乱揉着翠环的头发,翠环整齐的发髻被她揉得像鸡窝。

林管家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进来催促道,“二小姐,您收拾好了么?风世子的马车已经在门外等着您了!”

“嗯?是么?”林采薇趁玉环走神,抓过包袱撒腿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对林管家喊道:“林伯,麻烦您告诉我爹爹一声,楚风在门外等着我,来不及跟他老人家辞行了,我走了!”

楚风那辆紫檀木马车就停在门外不远处,林采薇快步朝马车走去。来到近前,一看赶车的车夫林采薇愣了,“咦,恩公!怎么是你?那天在大街上多亏你降服了那匹烈马。”

追雾急忙从车上跳下来,朝林采薇抱拳道:“林二小姐严重了,追雾愧不敢当!属下乃是奉世子之命,要说恩公,世子才是您的恩公。”

林采薇心领神会,拍着追雾的肩膀笑道:“总之,多谢了。”

林采薇刚一挑车帘,楚风一把将她拉上来,拽到自己身侧的软垫上。

林采薇现在对楚风莫名的奇怪动作已经有了免疫,也不恼,开口问道:“不是说城门口见么?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嗯,顺路就过来了。”

林采薇无语的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楚王府在城东,林府在城西,城门在北边,顺得哪门子路,这家伙,撒谎眼都不带眨的。

“这也是你的护卫?追云呢?”

“嗯,上次在清风茶楼刺杀你的刺客这几天有了眉目,追云去调查了,有消息会沿着我们留下的记号,前去寻我们。”

林采薇眼睛转向别处,幽幽开口道:“我欠你的人情越来越多,都不知道该怎么还了?”

楚风欺身过来,盯着林采薇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确实是不少,玉清涵一案帮你洗刷冤屈,云裳阁仗义相救,街头命属下降服烈马,忍痛割爱暖玉棋,迷踪阵与你九死一生,现在又陪你去忘忧谷。”

楚风说的很慢,每说一句就贴近林采薇一点,楚风每往前靠近一点,林采薇便往后退一点,直到将林采薇逼得“砰”的一声,紧紧贴到身后的车厢上,楚风才适可而止的撤了回来。

无法否认,事实确实是如此,短短的一段时间,她欠楚风的人情,仔细算算或许还不止这些。

昨日夜里在城外树林,她不慎一脚踩空从树上落下,若不是楚风及时抓住她,拿他的身体给自己当肉垫,她现在哪能这样活蹦乱跳的到处跑,不死也残了!

不想承认也不行,她的确欠楚风许多,遂勾唇一笑,朝楚风调皮的眨着水眸,“风世子侠肝义胆、古道热肠、见义勇为、助人为乐、不求回报,实在是我南凤国民的楷模,学习的典范!”并且还特意加重了“不求回报”四个字。

楚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把戏,很不配合的说道:“我若图报,你当如何报?”

林采薇装糊涂不理他,故意转头看向外面,假意欣赏风景,楚风拉过她的衣袖不依不饶,“你可愿报?”

林采薇转过头嘿嘿一笑,反问道:“那风世子,您想要小女子如何报答?”美丽的水眸中明媚的神彩,说不出的灵动。

楚风掩嘴轻笑,清泉般的眸子上下不停的打量林采薇,一遍一遍的把林采薇从头扫到脚,又从脚扫到头,看的林采薇毛骨悚然。

林采薇忙往后退,双手环抱胸前,瞪着水眸低道:“以身相许可不行!”

楚风登时像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以手扶额,笑的胸膛都震动了起来。

林采薇被他笑的浑身汗毛直立,怒吼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

楚风立刻很听话的停止了笑声,“以身相许便不必了!你还是改别的报答方式吧!”

“你不要断章取义,我本来说的也不是以身相许,我!”林采薇坐直身子吼道:“我本来说的也是以身相许可不行!哼!你说吧,你想要本小姐怎么报答你,本小姐就怎么报答你!”气呼呼的把头别过去,低声哼道:“哼!才不要欠你的人情!”

林采薇气恼的别过身子许久,也不见身后的楚风说话,追问道:“想好了么?想好了便说!”

楚风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清泉一样的眸子静静看着她,许久,突然轻轻一叹,幽幽的说道:“我不要你如何报答,你只要记得我的好就行!”黑曜石的眸子灿烂胜过夜间的星光。

楚风突然无欲无求,反倒是将了林采薇一军,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低头不语。

追雾赶车的技术一点不比追云差,林采薇坐在车上晃晃悠悠的像坐摇篮,楚风手底下真是人才济济,她什么时候也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就好了。可她孤身一人想要在这异世建立自己的势力,谈何容易。

林采薇一边想着一边透过车窗看外面的风景,每次看到这京城的大街,感受都不一样。唯一不变的是这街上一样的热闹,一样的拥挤,一样的充满世俗气,每次不一样的只有她的心境。

楚风在南凤的特权,不光见君主不用行跪拜大礼,出入城门只需登记无需停车检查。

追雾赶着马车来到城门口,只因人多稍微放慢了点速度,随后便快马加鞭直奔城外。林采薇想起与玉子涵的约定,急忙吩咐追雾停车,“追雾,停下!快停下!”。

追雾却像没听见似的,一扬马鞭,宝马撒欢的奔驰起来。

楚风拉车的两匹白马都是难得的宝马良驹,通体雪白的毛色光滑油亮的如同一匹锦缎,浑身上下一根杂毛也没有,高大、健硕,日行百里。追雾一抽马屁股,两匹白马奔腾起来,四蹄腾空,真如白驹过隙!

林采薇见追雾无动于衷,趴到楚风耳边大声喊道:“你快让他停下来!离城门越来越远了,我还没跟玉子涵碰头?”

楚风推开林采薇,抚了抚被她抓皱的衣袖,慢悠悠的道:“他又不是不识路,不必等他了,赶路要紧!”

林采薇这才知道楚风的预谋,分明就是想甩掉玉子涵,“你!要是我们走岔了怎么办?”

“放心!差不了,他没你想的那么笨!”

伸手一摁旁边的暗格,弹出一张精致的小桌子,又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叠桂花糕、一叠蜜饯、一盘马奶提子、一壶茶水和一只精致的白玉杯子。悠闲的倒了一杯茶水,浅浅抿了一口,玉指轻轻夹起一粒提子放进嘴里嚼了起来。

林采薇喊了半天,楚风也不理她,看着他吃的悠闲,更是来气,伸手抓了一块桂花糕就往嘴里塞,狠狠的嚼起来,嚼的牙齿咯吱带响,好像嘴里的桂花糕就是楚风。

楚风连眼皮都不抬,自顾自的吃着。吃了十几个提子粒,便一推桌子,倒在了后面的锦被上闭目养神。

林采薇大口大口一块接一块的吃着,一盘子的桂花糕被她解决了大半盘,“咳咳……”吃得太快,一下子噎住了,拿起桌上的杯子,倒的杯子满的茶水直往外溢,捧起来狂喝,足足喝了六七杯。

楚风躺在锦被上,凤眸微睁,用眼角余光看着林采薇,不觉眉眼含笑。

林采薇一口气喝饱后,才恍然发现,自己用的杯子竟是楚风刚刚用过的,杯子上还留有他手指的温度,杯沿上还留有他唇齿的幽香,顿时脸皮烧了起来,浑身麻麻的不自在。

正在这时,林采薇忽觉背后一凉,车帘飞了起来,眼前一晃一道紫影朝车厢内飞来。追雾一扫马鞭迎了上去,紫影在空中一转踢开马鞭,直直朝马头上落去。

追雾撤回马鞭,灌足内力朝紫影的黑色绣着金丝边的靴子扫去。紫影双脚轻轻一踩马头,稍微一借力,凌空飞起数丈。

追雾虚晃一鞭,随即撤回马鞭狠抽马屁股,白马吃疼,嘶鸣一声,拉着马车飞奔起来。追雾紧跟着纵身飞离马车,一甩手中的鞭子再次朝紫影的脚面缠去。

打了半天,林采薇才看清楚空中那道飘逸的紫影正是追赶而来的玉子涵。一看追雾的马鞭缠向玉子涵的脚面,不由得替玉子涵担心,右手紧紧抠住车厢,高声提醒玉子涵,“玉子涵,小心!”

楚风微闭的眸子突然睁开,见林采薇趴到车前,小手紧紧的抓着车厢,由于太过用力,手上的青筋突起。

楚风突然坐起来,手指轻轻一摁车板飘了出去。楚风飘到半空中,左脚在空中凭空一踩,身子再次掠起数丈,足足高出玉子涵一个身子。飘到玉子涵近前,左脚飞起直奔玉子涵面门踢来。

林采薇心中一惊,失声喊道:“子涵,小心!”

玉子涵手中折扇往上一迎,打散了楚风左脚传来的力道。玉扇一抖在楚风面前虚晃一招,阻挡住了楚风的攻势,趁这千钧一发的空隙,玉子涵魅惑一笑,朝林采薇大声喊道:“薇儿放心!我没事!”

楚风出手,追雾立即退了回来,大手一拉马缰绳,控制住了狂奔的马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