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四章 怒不可遏

作者:漓公子 字数:390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来到小院上空,林采薇低头瞥见玉环正在低头修剪花草,极其专注,忽然很想捉弄一番。调皮的冲玉子涵眨眨眼睛,用手一指玉环,玉子涵十分上道的飘到玉环的背后,轻的连一丝风都没带起。

林采薇扑过去紧紧捂住玉环的眼睛,哑着嗓子低声喊道:“小妞,你是给钱呢还是给钱呢?”

玉环突然眼前一黑,眼睛被人从后面死死的捂住,刚想大叫,便被那人堵住了嘴巴。只听来人低哑的声音吼道:“别动,再动,爷就不客气了,小美人!”

玉环吓得连连点头,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却呜咽着不敢哭出声。林采薇觉得闹大了,不好意思的赶紧松了手。玉环身子一软就往地上栽,玉子涵手疾眼快伸手扶住了她。

玉环怔怔的看着眼前美艳绝伦的紫衣男子,半天说不出话来。林采薇轻轻咳嗽了一声,“还不快谢谢二皇子!”

怔忪的玉环闻声一扭头,见是林采薇,扑到林采薇怀里放声大哭。林采薇拍着玉环的背,轻哄道:“乖不哭了!我错了!”玉环仍未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一直窝在林采薇怀里呜咽。

林采薇无奈用眼神向玉子涵求救,玉子涵勾唇一笑,轻摇玉扇,步履从容的向屋里走去。

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林采薇水眸一转,低哑着嗓子吓唬道:“别哭了,再苦,明日便将你发卖了!”

玉环霎时停止了哭泣,泪眼婆娑不敢置信的看着林采薇。林采薇调皮的一吐舌头,一挑帘子泥鳅一样钻进了屋里。

玉环哭着追进屋里,“二小姐您太坏了!您吓死吓奴婢了!”

林采薇嘿嘿一笑,摸着玉环的头,像哄小狗似的给她顺毛。

玉子涵悠闲自在的倚在软榻上,翘着二郎腿,玉扇在手中有节奏的打着拍子。

玉环缓过劲来,上下打量着林采薇一连串的问道:“二小姐,大公子说您掉进了碧湖,您怎么会掉进湖里?后来又听说风世子救了您,您在楚王府调养身子,如今您怎么反倒跟二皇子一起回来了?”

林采薇苦着小脸,听着玉环婆婆妈妈的一连串的疑问。心想,玉环啊,事情太复杂了,这让我从何说起呢?

遂佯装气恼,小脸一沉,开口道:“事情太复杂,以后与你细说,现在金尊玉贵的二皇子,大驾光临咱们府上,你还不速去备茶,以待贵宾。”

玉环闻言,急忙道诺退下。

连哄带吓支开玉环,林采薇突然长叹一声,正色道:“今如确实冲动了,其实不应该离开楚王府”

玉子涵闻言,俊颜一变,正色道:“后悔了?舍不得?”

“切,何来不舍一说。只是我这么一走了之,毁了之前的约定,楚风必然不会再兑现之前的成诺。忘忧谷之行,岂不落空。”

玉子涵红唇一勾,呵呵笑道:“原来是担心这个,大可不必,他不陪你去,我陪你去便是了!”

林采薇疾步走到软榻前,蹲下身子,眸中掩饰不住的惊喜,“此话当真?”

玉子涵看着林采薇水眸中灵动的光彩,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抚到耳后,笑道:“当然!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启程。”

林采薇感觉到玉子涵动作的亲昵,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了,以后绝不能再助长这种气焰。

“我没什么好准备的,上次我突然昏迷不醒,永和堂的大夫也没查出什么端倪,如今只需告诉我爹,说找到了症结所在,前去忘忧谷求医,他定不会阻拦。倒是你诸事繁忙,可容易脱身?忘忧谷远在千里之外,这一去需要不少时日。”

玉子涵潇洒一笑,扇子把轻叩林采薇额头,“这个你就无需多虑,本皇子自有脱身妙计。”

林采薇一听,欣喜的说道:“如此甚好,两日后的辰时三刻,我在城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好!”玉子涵起身,爽快的伸出大手,“来,本皇子与你一言为定。”

看着玉子涵伸出的修长洁白的手掌,林采薇突然想起了和楚风的击掌为誓,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迎了上去。

见林采薇犹豫,玉子涵挑眉反问:“你这小丫头,你又不吃亏,你犹豫什么?”说着伸手刮了下林采薇的鼻子。

林采薇再次身子往后一退,不满道:“不要这么毛手毛脚的,男女授受不亲知道不!还有不要叫我小丫头,你也不比我大多少。”

玉子涵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伸手扶额掩饰自己的尴尬。

接下来的这两日,林采薇努力发挥她米虫的优势,每天的任务就是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加之古人的夜生活原本就很单调,昏暗不明的灯光让林采薇也提不起任何做事的兴趣,每每天一擦黑,便关门睡觉了。

在清风苑的这些天,感觉很是舒爽,她也没觉得少了空调和风扇的夏天有多难熬。可回到林府的这两日,林采薇总是觉得屋里闷热的厉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每每三更过后,才能勉强睡着。

为了帮助入睡,林采薇便耐着性子,躺在床上数纱帐上的格子。刚数到一千零一下的时候,突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白色的影子从窗外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林采薇举在空中的手一顿,一咕噜爬了起来。

“谁?”林采薇颤抖着声音问道。

半天却无人回答,可她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再次厉声呵道:“谁?出来!”可屋子里静静的,仍然没有人回答。

刚要躺下去,身子刚一挨床,便听“啪嗒、啪嗒”两声轻响,窗户被合上了。林采薇猛的坐起来吼道:“什么人装神弄鬼,滚出来!”

不料那个滚字刚一出口,一道劲风从身侧刮过,桌上的蜡烛“噗”的一声亮了起来,烛光的映照下,桌子旁边的白影清晰了起来。

“楚风!三更半夜你这是作何?”林采薇吼道。

住在厢房的翠环,见林采薇房间的灯亮了,急忙披衣服过来,隔着房门问道:“二小姐,您有什么事么?”

林采薇白了楚风一眼,清了清嗓子冲门外答道:“没事!”

“二小姐我和玉环都还没睡,您有什么事就叫我们。”

“不用,你们都睡吧,我不用你们伺候!”

“二小姐您有什么事尽管喊一声就是,我和玉环睡觉都很轻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回房吧。”

听见翠环往回走的脚步声,林采薇才松了口气。猛的往身后一躺,把厚厚的靠枕压成了薄片。回眸瞪着楚风说道:“风世子三更半夜溜进女子闺房,传扬出去,整个漓玥大陆的百姓眼珠子都得掉到地上!”

楚风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淡淡开口道:“晚饭刚过,初更不到,怎么就三更半夜了?”

林采薇挑眉,呛声道:“哼,就算不是三更半夜,你一个男子也不该私闯我的闺房!”

楚风勾唇笑道:“我有事找你。”

“我没事找你!”林采薇摆明了送客。

楚风全当不知,继续说道:“你为什么突然跑回来了,走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还有几天便满一个月了,你这岂不是半途而废,到时候别怪我不守诚信。”

楚风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话,林采薇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扑倒楚风近前,愤怒的吼道:“你还好意思说这话!风世子,好好看看我在你府上为奴为婢受的证据!”

随后愤怒的将一双纤细小巧的手伸到楚风面前,光洁白嫩的手指上好多道划破的口子,左手手背和右手手腕都烫红好大一片。

楚风盯着林采薇的手,低沉着声音问道:“这都是你在楚王府干活弄伤的?”

“废话,我在林府再不得宠,再没地位,也不用干那些粗活,当然是在你府上弄伤的!”

楚风起身,伸手将林采薇拉到窗前的软榻上,从怀里掏出凝脂露,托起林采薇的左手,想要给她伤口上药。

林采薇忙抽回,“不用你假好心,不是你的黑心剥削,我也不会受伤,如今又大晚上的跑来给我上药,真是猫哭耗子。”

林采薇抽回去,楚风又拉过来,“你的手划伤了,总要上药的!”

“那也不用你帮我上!”

“那你自己来也行!”楚风说着将药瓶塞到林采薇手里。

林采薇抬手将药瓶往地上砸去,楚风急忙开口道:“等你手上的伤好了再扔了也不迟,没有比凝脂露治疗外伤更好的药了,到时候留下疤痕别怪我。”

林采薇低头看着自己纤细白嫩却好多划痕的双手,银牙一咬,拔掉瓶塞,倒了半瓶凝脂露,也不管有伤没伤,像涂护手霜似得,整个手涂抹。一边涂抹一边得意的看着楚风,心想最好心疼死你,这可是你让姐抹的。

楚风看着林采薇得意的小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林采薇立马训斥道:“笑什么笑?不许笑!”

楚风很配合的收敛了笑容,正色问道:“你为什么突然离开清风苑,还是和玉子涵一起?”

林采薇水眸一转,低声哼道:“不用你管?”

楚风面色微怒,用力钳制住她的双臂,使她动弹不得,沉声问道:“说,为什么?”

林采薇登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不容拒绝的气势压下来,一股无名怒火立刻就窜了上来:“为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不过,最讨厌你这副装模作样的嘴脸,我不过区区一个不受宠的庶女,与你这名动天下的风世子无亲无故,却三番两次得你相护,甚至不惜性命入水救我!真是让我猜不透你的企图。”

楚风凤眸一沉,紧抓着林采薇肩膀的手突然松了力道。

察觉到楚风手下力道的放松,林采薇更肯定了自己和玉子涵的猜测。

愈加理直气壮的吼道:“我中的芙蓉丹乃永和堂独门之物,下毒害我的幕后主使就是那位倾国倾城的陆大小姐。这一切的根源竟是因为她觉得我和你走的太近了,她醋了,恼了,恨了!我无辜被你所累,而你还假惺惺的以此要挟我给你当牛做马!真是心黑肺黑腹黑无人可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