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绽芳华 第三十三章 窥见真相

作者:漓公子 字数:339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采薇看着连连点头附和的玉子涵,水眸一转反问道:“虽然我与陆云裳仅有一面之缘,但俗话说相由心生,单看陆家小姐那一双灵动的眸子,便知其七窍玲珑心。但任她再聪慧无双,都与我无关。我们素无瓜葛,没有嫌隙,她有下毒的能力,却没有下毒的动机,所以推理依然不成立。”

玉子涵一抖手中的玉扇,笑道:“你有所不知,陆尚书和陆掌柜是亲兄弟,弟弟陆掌柜妻妾儿女众多,可哥哥陆尚书却膝下无子,陆云裳从小冰雪聪明,甚得陆尚书的喜爱,自幼便被过继到陆尚书膝下,视如亲生。”

林采薇偏头反问,“所以呢?”

“所以,陆云裳是上兵部尚书府的嫡系千金,容貌倾城,与才华冠盖的风世子郎才女貌;南凤国唯一的异性王府楚王府与掌控南凤兵权的兵部尚书府门当户对。”

林采薇再次反问,“然后呢?”

“二人若两情相悦,两心相许,共结连理,便是金玉良缘,传世佳话。”

林采薇白了玉子涵一眼,一甩袖子,掉头大步往回走。

玉子涵疾步上前拦住她,笑道:“你且稍安勿躁,我言归正传,不卖关子。陆云裳爱慕楚风,在这京城之中并不是秘密。你以为她去沉香亭赴我的寿宴,是与我交好么?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为与楚风一见罢了。”

林采薇噗嗤一乐,迷人的小嘴角边梨涡若隐若现,纯真无暇又风情万种。

双手环抱着肩膀,不以为然的笑道:“可惜那陆云裳枉自聪明,眼光却着实不好,竟然会看上楚风这样黑心黑肺又妖孽的家伙,真是白瞎了那一副天生丽质。”

玉子涵闻言眸中诧异之色一闪而过,凑过来,俯到林采薇耳边语重心长的提醒道:“陆云裳为何对楚风情有独钟暂且不论,重要的是楚风先在云裳阁救了你,后又与你共乘一车,护送你回。这事你或许不放在心上,但以陆云裳对楚风的心思,却未必如此,定然是十分介意。她一时妒火中烧,对你下此毒手,也不无可能。”

林采薇连连摇头否定,“不至于吧,就为了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这得多小肚鸡肠?”

“不是因为度量狭小,不过是爱之太甚罢了!你知道楚风有洁癖,性情淡泊,从不亲近任何人。无论是木槿的情意绵绵,还是陆云裳的倾心痴恋,他都不假辞色,唯独对你另眼相待。他的紫檀木马车,整个南凤国就载过你一人,这还能算是小事么?”

听到木槿的名字,尤其是听说木槿爱慕楚风的时候,林采薇心里突然莫名的一颤。

她从来没觉得搭楚风两次顺风车有什么大不了的,如今听玉子涵这么一说,虽然猜不出楚风的用意,但也感觉到了楚风待她的与众不同。

但令她更没料想到的是,她被人下毒竟然是因为女子间的争风吃醋。

林采薇哑然笑道:“倘若真如你猜测这般,那她又是怎么接近我的?林府与陆府可有往来。”

“那是自然,陆云裳和你姐姐林雪晴曾一起向云溪先生学过琴艺,两人关系虽不多亲厚,但还是有往来的。”

听到此处,林采薇不再认为玉子涵是胡乱妄言了。初见林雪晴时,林雪晴对她的厌恶玉不屑,显而易见。后又怂恿林夫人关她禁闭,却在她被关禁闭后吩咐厨房给她炖鸡汤,她始终觉得此事难以理解,原来事情的症结竟在这里

“我那日确实是在服用了林雪晴让人送来的鸡汤后,才中毒昏迷的。原来竟是林府中人所为,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从玉清涵一事开始,我就晦气不断,接二连三的被人陷害,我脸上写着很好欺负几个大字么?怎么谁都冲着我来?不管是谁,也不管她为了什么,这笔账我都记下了,定要和她好好算算不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林采薇心里憋屈,满肚子火气,握拳朝着旁边的竹子就砸了过去,细嫩的小手顿时殷虹一片。

玉子涵急忙抓过她的手反复查看了好几次,确认只是拍红了,并无大碍后才放开了她。只是在大手触碰到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时,指尖传来温滑细腻的感觉,似乎还带着淡淡的幽香,玉子涵的手不由得颤了颤。

“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再气愤也不能拿自己撒气。”

“没事,一点都不疼,不过刚才确实气愤,如今发泄一下便好了,咱们走吧。”林采薇拉着玉子涵的衣袖,急急的往回走。

“嗯,好。”玉子涵朱唇轻启,吐出个好字,便顺从的任由林采薇拽着往回走。俩人挨的极近,淡紫色的锦袍和雪白色的罗裙裙摆交缠在一起,形成一道优美的风景。

林采薇走的很急,心里突然莫名的烦躁,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旁敲侧击,可是单刀直入直接开口问道:“清风茶楼你应该常去吧?三楼全是布置高雅奢华的雅间,其中有一间名为云裳阁的雅间你可曾去过?”

玉子涵突然闻听此言,回眸深深的看了林采薇一眼,淡淡开口道,“嗯,清风茶楼是京城也是南凤装潢最清雅有格调的茶楼,我自然是常去,不过你说的云裳阁却从未进去过。”

“嗯?这是为何?”林采薇登时就放慢了脚步。

玉子涵勾唇淡淡一笑,悠悠的说道:“确实没进去过,因为清风茶楼所有的雅间都对外开往,唯独这间云裳阁从不对外开放,仅供清风茶楼老板专用。”

林采薇圆睁水眸,诧异道:“仅供茶楼老板专用,原来清风茶楼的幕后老板竟然是楚风!”

玉子涵点头道:“的确是他,这个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

林采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酸酸的,莫名的滑过一丝忧伤,说不清在恼什么。

因为知道了陆云裳痴恋楚风,还是因为证实了木槿对楚风有情。

当日在玉子涵的寿宴上,林采薇便察觉到木槿在楚风面前的拘谨以及看楚风时眸中的含羞带怯。她早已才想到木槿对楚风的情意,如今不过是从玉子涵的口中证实了她当日的猜想罢了。

可这些又有什么可让她心神不宁的?

至于楚风隐瞒了他清风茶楼老板的身份,这更算不得什么,甚至谈不上隐瞒,只是人家没说罢了。自己和楚风本来关系便不亲密,人家没必要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她。何况楚风早就说过楚王府也经营着商铺营生。

那她到底为何突然这般?

脚下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但心里却不自主的念道:“果然很有诗情,到底是以佳人命名!”

玉子涵跟在一侧默不作声,却始终盯着林采薇,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看到她突然的烦躁不悦,不由得眸色深沉。

待走到岔口时,林采薇突然甩开玉子涵,掉头向另一边走去。

玉子涵急忙跟上去,开口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林采薇头也不回,冷哼道:“回府!”

“你就这么就走了?不跟楚风打个招呼么?”

“打个屁!”林采薇突然回头白了玉子涵一眼,忍不住爆粗口。

可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了。

“玉子涵,你可愿用轻功带我越过这湖面?过了湖我自己回去,你再返回便是。”

玉子涵凤眸一转,笑道:“这样吧,我正好也闲来无事,不如就送你回府吧。”说着几步来到林采薇跟前,左臂轻轻一览林采薇的楚腰,脚尖一点,飞身落到湖面的莲叶上。

不等脚下的莲叶有丝毫的摇晃,便已飞身离开,落到了另一片叶子上,几个起落便抱着林采薇越过了宽广的湖面。

林采薇赞赏的冲玉子涵一笑,露出贝蕾般的小虎牙,浅浅含笑的梨涡,明艳动人。

玉子涵回眸一笑,并没有放下林采薇,而是抱着她飞身上了房,施展轻功,脚尖轻踩房脊,向林府的方向而去。

林采薇紧紧抱着玉子涵的腰,头贴在玉子涵的胸前。感受着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看着下面大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忍不住的赞叹,“你这轻功真俊,可以称得上飞檐走壁,踏水无痕了!”

玉子涵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乖巧可爱的依偎在自己的胸前,不由的紧了紧放在林采薇腰间的手,放慢了脚下的速度。

感受到玉子涵突然慢了下来,林采薇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怎么突然慢下来了,我正在体验凌空飞翔的快感!”说着一只手抱着玉子涵,一只胳膊伸出来欢快的上下摆动,笑道,“看,雄鹰展翅飞翔。”

“错,是鸳鸯比翼双飞。”

玉子涵看着林采薇调皮的模样,也学着她的样子,伸出一只手臂,做出飞翔的动作。两人在空中如一对比翼的鸟儿,直奔林府而来。

两盏茶的功夫来到林府的上空,玉子涵揽着林采薇越过林府重重屋脊,在林采薇的指引下,直接朝她住的小院飘去。

关闭